第一零零一章 九层天劫 - 神医圣手

第一零零一章 九层天劫

静室之中,药炉内粉红的药汁已经黯淡了下去。 这是即将成药的表现,张阳只要做好最后一步,也就是将药汁的精华全部浓缩在一起,这炉从没有过的蟠桃仙药也正式出世。 若是放在平时,以张阳配药的熟练度和超强的感知力,最后一步可以说非常的容易。 不过此时,对眼中受伤并且还正在渡劫的张阳来说,这最后一步将是非常的艰难。 “他,他怎么又回静室了?” 张运安愣愣的说了句,之前张阳回到静室的时候他们看到过,才会有这样的疑问。 不止是他,就连张道峰的脸上也都露出疑惑,不理解张阳这是要做什么。 现在来看,只有一种可能才能解释张阳为什么数次返回静室,而不是安心的在外面等待着渡劫。 院子之中,老爷子张平虏的脸色却瞬间变了色,他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马上脱口大叫了一声! “不好,他还在配药!” 原本就在苦苦支撑着劫云所带来压力的曲美兰,听完老爷子的话之后,脸色变得更为苍白。 “胡闹,真是胡闹!” 张平虏激动的大叫了起来,渡劫的时候还在配药,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从来没有听说过。 其他的大圆满如果功德圆满,迎来了天劫,哪个不是全神凝注的渡劫,毕竟这关系着生命,一旦渡劫失败那可是小命都没了。 渡劫的时候别说是配药,做任何其他杂事的人都没有。 “老爷子,他这是为了您!” 曲美兰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艰难无比的说了一句,她跟随张阳的时间最长,也最明白张阳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平虏脸色再次一变,他脸上的肌肉也不受控制的颤动着,曲美兰的话他很明白,蟠桃灵药关系着他能不能恢复,也等于关系着他的生命。 哪怕是在渡劫,张阳也不放弃配药,张阳这是拼了命也要救他。 可张阳并不明白,张平虏需要的不是这些,他要的是一个安全的张阳,只要张阳在,哪怕他现在死去都愿意。 可惜这个时候说这些都晚了,张平虏的心里有着强烈的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死去,让张阳渡劫的时候都要分心想着他。 “能不能派人去阻止他,药不要了,全力渡劫!” 张平虏突然说了句,曲美兰惨笑一声,她此时光站在这里就异常艰难,怎么可能去阻止张阳。 张阳现在可是在渡劫,别说曲美兰,就算是身为大圆满的释鸣大师,也不可能深入到渡劫的区域中去,况且这个时候进去谁进去都等于是找死。 进不去,等于没人阻止得了张阳,只能看着他去做这一切。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龙家宫殿的卧室内,释鸣大师重重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重新回到静室,张阳将为数不多的天地灵气再次灌注进药炉中一部分,外面的劫云他已经顾不着了,眼下是成药的关键。 药汁不断的浓缩着精华,很快变成了艳红色,像鲜艳的灵桃。 “噗,噗,噗!” 连续三道清脆的闷响,张阳完全顾不上去观看已经成型的药丸,提起身上剩余的天地灵气,快速离开了静室。 “轰!” 第七道劫雷这个时候也落了下来,一开始还是对着静室的位置,半空突然改变了方向,落在了张阳的身上。 这道劫云只有手腕般粗细,但颜色却泛着鲜艳的红色,它的威力,比之前第六道劫雷又大了许多。 “不行,快撤!” 劫雷落下来的瞬间,张道峰,张运安他们脸色都猛然变的很难看,这次的劫雷威压之大连他们在这里都抵挡不住,再继续留在这里,很有可能被劫雷的威压所伤。 他们两人从塔楼上跳下,快速向后退去。 退出了老远,他们才回头看了一眼。 最后一道劫雷终于落了下来,七道劫雷的天劫也要结束了,两个人脸上没有一点喜色,都是浓浓的担忧。 他们担心张阳顶不住最后这道可怕的劫雷,顶不住这道劫雷,前面过去多少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我去看看!” 张道峰首先说了句,此时劫雷还没有散去,天空依然弥漫着浓厚的乌云,不过他们都感觉到天空乌云的威压下降了许多。 这应该是天劫即将过去的征兆。 “我和你一起去!” 张运安急忙说了句,张阳对他来说一样很重要,他也很担心张阳此时的安慰。 “也好,我们马上过去!” 张道峰直接点了下头,两人都没有说话,身子迅速向前一跃。 他们的身影,很快变成了小点。 两人刚走没几秒钟,那小点又快速的变大,两人一起又都跑了回来,脸上还都带着惊骇。 整个昆仑所有的人,也在此刻全都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天空。 本来已经开始消散的劫云,这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凝聚了起来,比刚才更恐怖的凝聚着。 天劫,还没有结束。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阳阳的天劫不是七道?” 张道峰大声的嘶吼着,他与张运安刚才是刚离开又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压才折返回来,对天劫他们已经不在陌生,知道这是劫云重新凝聚的表现。 “去找老爷子!” 院子之中,曲美兰已经跌坐在地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张平虏呆呆的看着前方,满脸的呆滞,他一连说了两个不知道,足以反应出他现在的心神也乱了。 天劫最多七道,这几乎是公认的事实,这还是灵兽的天劫。 张阳能引发七道天劫,已经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谁也没有想到,都要结束的天劫还没有完,竟然还在凝聚着,看这样子,天劫是要延续,是要继续下去。 继续下去,那岂不是九层天劫? 九层天劫,就是灵兽也都没有过,那可是从没有听说过的存在。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昆山山脉所有的灵兽也都呆住了。 金色三眼兽不可思议的看着上方的乌云,它也没有想到张阳七层天劫过后竟然还有,这完全颠覆了它的认知。 追风,闪电和无影都坐直了身子,傻傻的看着前面。 三个小家伙现在都想冲进去,看看张阳到底怎么样了,它们只能感受到张阳还活着,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即便还活着,但感受力非常的弱,仿佛张阳随时会消失一般。 可惜劫云的威压实在太大,三个小家伙刚进入区域就被逼退回来,它们不是不想往里冲,可它们都明白,这样冲进去见不到张阳就会这股威压压迫的爆体而亡。 那样做,根本无济于事。 “不对,不对,这不对!” 张平虏突然又叫了起来,天上的劫云再次成型,这次的乌云比刚才更厚,更浓。 “老爷子,什么不对?” 恰好在此时,张道峰已经带着张运安赶到院子里来,急忙问道。 “劫云下方有一股新的天地灵气出现,难道还有第二个大圆满在,正好也在那渡劫了,从而让天劫没有消散?” 张平虏慢慢的说着,眉头还紧紧的凝结着,新出现的天地灵气只有他能感受到,这是一股全新的天地灵气,绝对不是张阳。 张阳刚渡完劫,又有一个新的五层在同一个地方渡劫,这种事在以前想都不敢去想。 要知道两人同时渡劫,那会极大的增强天劫的威力,即使有另外一个大圆满也不会和另外一个大圆满同时渡劫,那样的话,本来有希望过的天劫绝无可能渡过,两人叠加的天劫威力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那样的话,两个人都会死。 这也是渡劫的时候,其他人都不能进去到渡劫区域的原因,有其他修炼者进入,会增强天劫的威力,渡劫的人会倒霉,误入的人也会被劫劈的渣都不剩。 “这不可能啊,大圆满就这些,没有其他人有突破的迹象了,再说了真有大圆满在这,不可能瞒得过您和张阳啊!” 张道峰连连摇头,大圆满之间互相都有感应,如果有大圆满隐藏在这,不可能瞒得过他们。 再说了,哪个大圆满脑袋抽筋了,跑过来和张阳一起渡劫。 还有一点,就算真有一个脑袋抽筋的大圆满在,之前的劫雷就已经找上他了,不可能到现在才出现。 “不是大圆满,不是大圆满,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张平虏嘴里念叨着,眼睛猛的一亮,声音也不自然的提升了几分。 “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您快说!” 张道峰,张运安他们一起大声的问道,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他们迫切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蟠桃,阳阳他将蟠桃炼丹成功,炼成了蟠桃仙丹,不过这蟠桃等级太高,加上他炼得又太好,这炉蟠桃仙丹只怕出世的不止一枚,这是这是几枚蟠桃仙丹出世共同引起的天劫!” 张平虏苦涩的说着,他说的很慢,他的脸上还带着浓重的后悔之色。 蟠桃仙丹成功出世,而且还不止一枚,这本是好事,若是平时张阳做到这一点,他肯定会兴奋的哈哈大叫,可此时此刻这却变为了最大的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