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七章 天劫 - 神医圣手

第九九七章 天劫

药炉内的温度不断变化着,原本的蟠桃已经不见,出现在张阳面前的是一片火红的浆果,浆果还散发着诱人的芬香。 “雪莲,龙果!” 张阳心里再次一动,两种千年灵药再次被他丢入药炉,火红的浆果顿时变换了颜色,不在是火红一片,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泛青,好像没有成熟的苹果一般。 “圣女花,千年蛇衍草!” 这个变化仅过去一会,张阳又丢进了两种灵药药材入炉,药炉内再次发生了变化。 此时距离张阳配药也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时间虽短,但对张阳来说却犹如一个世纪般那么长,这会的张阳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甚至忘记了他是谁,他的心神之中个只有那药炉内的果浆。 就是现在! 张阳猛然一惊,当即左右开弓,一手扬起一个玉盒将其打开露出玉盒之内的玉斑灵菌,一手抓起那枚最为珍贵的六千年三色果,随时准备投入药炉。 “玉斑灵菌,六千年三色果!” 张阳心中有种感觉,这便是最后一次添加灵药药材,所以他选择的便是最为珍贵的玉斑灵菌与六千年三色果! 以最适合的时机将玉斑灵菌与六千年三色果投入药炉之中后,静室内突然泛起芬香,转瞬便充斥着整个静室。 那枚果浆突然由红转青,并且正不断的翻腾着。 翻腾的果浆带出一片白雾,张阳愕然发现,这片白雾渐渐在扩散,很快将他都完全包裹了起来。 此刻的张阳,完全笼罩在了这层白雾之中。 “这,这是什么?” 白雾之中,一枚小小的果核轻轻从天空飘落,在张阳的面前缓缓下降着。 张阳忍不住伸出手,手却从果核上轻轻穿过,这枚果核就如同水中之月,让张阳什么都没有抓到。 小小的果核,直接掉落在地上,消失不见。 张阳蹲下身子,还没找到消失的果核,他的脚下突然冒出一片小小的绿尖,很小但很精巧,让张阳眼中不断的闪烁着惊讶。 静室中要有别人的话,这时则会发现,张阳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眼睛似乎带着一点迷离,整个人也是一种完全恍惚的状态。 看着地上的绿芽,张阳心中有了一丝小小的明悟,这枚果核,发芽了。 发了芽的果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生长着,很快长成了一棵小树,周围的白雾也不断的在小树身边环绕,被小树快速的吸收着。 张阳呆呆的注视着这一切,这一刻他的心里突然明白了这一切。 他所看到的这些便是万年蟠桃的生长经历,从果核到小树,看似成长的很快,但现实中却需要上千年的光阴,千年时光,弹指而过。 至于那些白雾,则是雾化的天地灵气,万年蟠桃的养分不是土壤,正是这蕴含在天地之中,平时大家看不到,摸不着的天地灵气。 有了这层感悟,张阳不在迷茫,他的嘴角慢慢带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小树继续生长,长出了更多的叶子,变大的小叔对周围白雾的吸收更为猛烈,连张阳都感觉周围的白雾似乎稀少了很多。 很快,小树变成了大树,它开始开花了。 蟠桃开花,三千年。 这是神话传说,但在蟠桃的身上却是真的如此,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方可成熟,或许那神话传说,便是从此而来。 蟠桃树,只开了一朵小花。 晶莹的小花,轻轻的摇曳着,似乎还有些害羞,不敢见人,又似乎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好奇,总想往远处看一看。 注视着这小小的花朵,张阳嘴角的笑意变的更浓了。 静室之外,张道峰,龙浩天他们都猛然抬起头,愕然的看着身后。 静室之上,一层灰色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正在上方漂浮着,这层乌云让他们每个人都有种不同的压抑感。 不止是他们,龙家平原内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边的变化,全都往这边看去。 而此时此刻,昆仑山内所有的灵兽也都全部转过头来,看向了一个方向,这便是龙家平原的方向。 确切来说,是张阳所在的静室方向。 昆仑山不远的蜀山山脉,正在修养的李剑一直接走出密室,站在山头,眺望着远处。 他的眼睛内不断的闪烁着各种光彩,有惊愕,有羡慕,还有着嫉妒和悔恨,这些感情交织在一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野人山,两只嬉笑的鹦鹉突然站直了身子,直直的注视着远方。 它们的小眼睛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晶莹,还带着一股激动。 引龙山,那只比无影更大身体的幻鼠正站在最高处,它的眼睛也看注视着远处,而它注视的方向,正是昆仑山所在。 注视了一会,幻鼠突然幻化出一头巨龙,巨龙仰天长啸了一声,引龙山周围千里所有的灵兽全都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长白山,天池。 天池水突然向上翻涌了起来,一颗巨大的蛇头从水底冒了出来,直直的伸到了上方。 好在这会属于深夜,天池这没人,普通人若在这的话肯定会被吓昏过去。 即使那些修炼者,看到这一幕恐怕也会吓的不敢动弹,这颗巨大的蛇头上面,赫然有着十二只金冠。 十二冠金冠蟒,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昆仑山的方向,过了好一会才潜入天池之中。 长京城内一间府邸,原本悠然自得躺在沙发上的一个老头猛然翻身,一个鲤鱼打挺便从沙发上跳下,坐在他对面的三个黑袍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老人已经打开了房门,闪身出现院子之中向西北远眺。 就在老人离开之际,两名个黑袍人猛然皱眉,感觉很不舒服,至于另外一面黑袍人黄龙士,他刚想张嘴询问,紧接着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来,跌跌撞撞的起身往院子中走去。 “这个小家伙,太可怕了!” 过了一会,出现在院子里的老头嘴里才慢慢吐出了几个字来,轻轻的摇着头。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他仿佛从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一般。 韩国首尔,有一处宅门大院,这里属于韩国朴氏财阀的私有财产,除了朴氏集团中仅有的几名高层之外,其余人根本不允许进入。 往日极少有人的这处宅院之内,突然被一股浓浓的黑雾所笼罩,其中更是传出一个尖锐刺耳直接冲击心脏的怒吼之声,让韩国几乎所有的修炼者在这一刻全都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这一日,整个华夏大地只要修为到了四层之上的人都有所感应,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心底的那股压抑却让他们很不舒服。 龙家静室之外,张运安看了很久才很小声的问了句,他的嘴角还微微颤动着,眼睛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这是?” 看着那乌云,过了一会张道峰才轻轻点了下头,激动的说道:“这是,天劫!” 天劫,对很多人来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相传,只有四层大圆满完全掌控自然之道,准备进阶五层的时候才会产生天劫,这是上天对强大修炼者的考验。 渡过天劫,则成为最高的五层强者,若是渡劫失败,那一切自然飞灰湮灭。 这个传说很多四层强者都听说过,更不用说龙浩天和张道峰,不过听说归听说,谁也没有见过,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五层强者实在是太少太少。 根据传说,天劫出现之前一般都会有征兆,这种压抑的乌云便是最初的征兆,也只有天劫的乌云才能让他们这些四层修炼者产生如此压抑的感觉。 这一会,张道峰已经激动的快说不出话来。 “张兄,会不会是仙丹出世,蟠桃可是万年灵药!” 龙浩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急急的问了一句,张道峰猛的一愣,随即使劲的摇着头。 “不,不可能,仙丹是超越于灵丹的存在,必须使用高强度的天地灵气来辅助配药,只有五层强者才有那么一点希望炼制出来,张阳只是大圆满,他不可能配制出仙丹来,他的修为本身就比其他大圆满要高,这次肯定是他的突破,引动的天劫!” 张道峰慢慢的说着,说到最后‘肯定’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神情变的异常的坚定。 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丹是很好,张家从没有人练出来过,这也是张家很多大圆满的一个心愿,但对张道峰来说仙丹的诱惑远远比不过张阳真正的突破。 张阳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大圆满,他突破就是突破到五层,张家从没有出现过五层强者,如果张阳真的突破到了五层,那将是可以改变整个张家的事情,让张家拥有连他都不敢想象的辉煌,就好像当初的少林和武当都曾经统帅整个修炼界一样。 这样的吸引力自然比仙丹大的多,这也是他这么说的原因,他的内心也是希望张阳突破,而不是侥幸炼成了传说中的仙丹,此时张阳突破到五层明显要比飘渺的仙丹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