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七章 不要着急 - 神医圣手

第零九七章 不要着急

一瓶酒,被张阳和苏展涛完全分完。 张阳的酒量不错,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在,都有差不多一斤多的量,有内劲在身,体质又好,总比一般的人占点优势。 喝了半斤五粮液,苏展涛倒是有点晕晕的,不过走路什么还算正常,只是晕,没到醉的程度。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张阳便起了床。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张阳都有早起的习惯,早上起来,在太阳升起的那一会,吐息锻炼比平时的效果要好的多,这个时候修炼内劲,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长期以来,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张阳都会早起,锻炼他的内劲。 出去锻炼了一圈,洗过澡张阳直接去了餐厅,意外的发现苏展涛已经在那用餐,手上还拿着一份报纸。 张阳本以为,昨天他喝了酒,加上白天休息不足,早上要多睡一会,才没去叫他。 “张阳,你回来了?” 张阳还没坐下,正在看报纸的苏展涛突然抬起了头,对他笑了笑。 苏展涛问的是回来了,张阳猜测他应该是去叫过自己,见没有回应,知道自己不在,才去的餐厅。 “你今天挺早的!” 张阳微笑点点头,餐厅是自助早餐,这会刚过七点,人还不算多,张阳也没急着去拿餐盘点餐。 “我平时习惯这个时候起床,早起精神更好一些,你看看这份报纸!” 苏展涛嘿嘿笑了笑,把手上的报纸给张阳递了过来。 这是一份本地办的中药报纸,除了对一些药材进行介绍外,还有一些市场行情,市场行情就占了两个板块。 苏展涛递过来的,就是市场行情那一版。 这里面些的是最近药材价格的波动,有涨价最高的,也有跌幅最大的,此时报纸中涨价位列第一的,就是三七。 而且还是三十头三七,昨天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五十多块,直逼二十头三七的价格。 谁都明白,质量差点的三十头三七涨这么高,那么质量更好的二十头三七,还有精品十头三七价格只会更高,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抢购三七。 “等我一会!” 张阳只是看了一眼,便把报纸丢在了一旁,起身去拿餐盘点餐。 “你!” 苏展涛猛的一愣,手上正拿着的个鸡蛋也放在盘子里,气鼓鼓的坐在那里。 这份是今天最新的报纸,这个报纸在焦邑本地很出名,许多药材商每天都会看这个报纸,好方便了解最新的行情。 苏展涛让张阳看这份报纸,就是想告诉他,现在三七市场行情很好,应该可以进了,等高价的时候卖出去,多少能赚一些。 尽管他不知道张阳的‘内幕’是什么,可他自己感觉,现在的三七行情真的很不错,让他很是心动。 没一会,张阳带着一盘子食物回来了,坐在那里细嚼慢咽,苏展涛想说什么也都说不出口来,只能自己在那吃东西。 早饭之后,苏展涛没在提三七的事,只是说今天去市场逛一逛。 对此张阳没有反对,他对这个市场也很好奇,上辈子就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是一直没能来过,这次总算来见识了一下。 市场真的很大,上午他们就开始逛,一直到中午,也只是逛了一小块的地方。 里面的药材也很全,常见的,还有那些不常见的都有,缺少的只是那些罕见,或者不经常用的药材,不过你想要的话,只要说出来来名字,这里的人都有办法帮你弄到,就是价格稍微高一些。 逛的时候,苏展涛最关心的还是三七。 市场内卖三七的不少,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人正在问价或者交易,苏展涛亲眼看着,二十头三七从五十七元每斤的价格涨到了五十九,看着这些三七涨价的时候,苏展涛的牙似乎都咬的响响的。 他们要是早点买的话,一脱手就等于每斤赚上了两块钱。 不仅如此,等下午的时候,三七的价格仍然在涨,交易大厅那边,二十头三七的挂牌价已经是六十一元,三十头三七的价格也涨到了五十五,连带着四十头,五十头,一百头等低品质的三七价格也在飞涨。 逛完这一天,张阳才说返回宾馆,一天的观察,让他对这个市场有了不少的了解,同时心里的计划也更加的清晰了。 “张阳,咱们到底什么时候进?” 回到酒店,苏展涛都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直接跑到了张阳那里,急急的问道。 今天看着三七不断的涨,他心里像猫爪一样的痒痒,恨不得把三百万现在就全部买了三七,屯在仓库里等着卖高价。 “不用着急,该进的时候自然会进!” 张阳微笑摇摇头,一天的观察,反而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计划,他上辈子留下的记忆毕竟有些迷糊,只记得大概,不清楚具体事情发生的时间。 走过这一圈,有过了解之后,在对照上辈子所发生的事就变的更清晰,他的把握也就更大。 “那什么时候才是该进的时机” 苏展涛又急急的问了一句,他平时主要做医院的生意,这样炒作药材还从没有过,这也算是第一次。 也正是因为第一次,看到想要买进的药材不断涨价,他才会那么着急。 张阳想了下,轻声说道:“再过几天吧!” 苏展涛稍稍愣了下,随即苦笑道:“再过几天,那可能就是天价了,这几天很多人都在说,三七还会再涨,而且还会涨很多,云南那边发生了旱情,三七的产量降低了许多!” 云南大旱,这个消息盯着的人可不止一个,有心人不少,但真正会运作的,则是少数人了。 “放心,听我的,再过几天,这几天是能赚,但都是小利,咱们没必要这么急出手!” 张阳再次摇头,还把苏展涛推出了门,让他回房间去休息。 苏展涛离开的时候,张阳顺便把那二十万的支票交给了他,让他早点变现,好提前准备好资金进行后来的操作。 第二天,张阳没去逛市场,而是去了市场大厅,仔细的看哪里的交易规则和药品的大屏幕。 这一天又让他了解了不少,他毕竟是位老中医,对中药有着很深的研究,这里的一切也个学的很快,会的很快。 等晚上的时候,苏展涛又跑到了张阳这里,依然被他打发走了。 这一天三七的涨幅不像前面那么大,但也不少,十头精品三七的价格已经突破了百元,三十头的价格也达到了六十,二十头更是涨了好几块,到了六十七一斤。 苏展涛去的时候,还不断抱怨着,昨天他们进的话,只一天,每斤就能赚好几块钱,就等于赚了一二十万。 一天一二十万,苏展涛也是之前没想过的。 苏展涛的这些话,张阳只用了一句话就顶了回去。 张阳的话很简单,他就问,看到今天这样的涨势,你什么时候会把到手的货物卖出去? 这个问题,把苏展涛问的一愣一愣的,说实话,真是这样再涨,他还真不舍得去卖,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涨到头,每个人心里都想着,以后还能再涨,多放一天,就等于多赚一天的钱。 第三天,张阳还是在市场大厅,苏展涛则去了市场里面瞎逛。 这一天三七依然上涨,但没之前涨的那么厉害,听说是去云南进药的人有很多回来了,正在大量的放三七,市场交易量大了,价格涨势自然也变缓了许多。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再涨,苏展涛晚上的时候不免又有些抱怨。 第四天是周末,市场休息,张阳也休息了一天,还给米雪打了个电话,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给电信局又创造了一笔小收入。 第五天,一大早苏展涛就跑了出去,张阳还是去了市场大厅,熟悉那里的一切。 这一天的三七市场更加的火爆,不过价格却没在上涨,从云南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云南那边的商人还有其他地方的商人也在走货,往这运来了不少的货物,市场供求量大了,不像以前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不在向上升了。 这一天虽然没升,但好歹还维持了原状,加上最近流传很多三七涨价的消息,很多人对三七还是抱有不少的信心。 第六天,张阳没有出去,留在宾馆看一些收集来的东西,不过只看了半上午,苏展涛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张阳,跌了,跌了,三七跌了,原来二十头的三七六十多,现在已经掉到了五十九,而且很多地方都在出货,我估计还会再降!” 苏展涛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气喘吁吁,脸上更是带着一股复杂的表情。 他本以为,三七还会再涨,至少十头三七涨到一百五以上,二十头的三七也在百元左右的时候才会停下来,没想到停的这么快,转眼间价格就开始回落了。 不仅回落,而且降的非常快,半天的时间就掉了好几块,把两天上涨的幅度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我知道,今天不急,等明天在看!” 对苏展涛的消息,张阳仿佛没有丝毫在意,依然在研究他这两天找来的文件,他的态度倒是让苏展涛有些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