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三章 鱼死网破 - 神医圣手

第九九三章 鱼死网破

赵磊与杜旭刚两人几乎是同时倒吸了一口气,他们虽然没有像龙江那样反应夸张,可也被眼前一幕结结实实的震撼到了。 有谁见过依附在树根下生长的树木? 又有谁见倒悬向下生长的桃树? 这颗倒立生长的桃树枝繁叶茂,散发着柔和的金色光芒,仿佛一层薄纱轻轻的披在树枝上,它每一根分叉出来的树枝在这昏暗漆黑的地下却又异常显眼,每一根树枝都仿佛二八少女的手臂一般纤细修长且光滑细腻。 金色桃树的四周,那原本看不见摸不到的天地能量与这充沛灵气竟然自行化为实体形成一片一片的洁白雨雾,将其笼罩其中,就像是传说中生长在九天之上由西王母亲手种下的万年蟠桃树。 一颗几乎褪去了青色的泛红蟠桃就在这树枝之中,摇摇欲坠,几欲脱落树枝。 这足以说明这万年蟠桃随时都有成熟出世的可能。 “赵兄、杜兄,我龙江先前答应过你们,只要你们肯帮我对付龙家,我就带你们前往万年蟠桃所在之地,如今这万年蟠桃就在眼前,你们两人还等待什么?” 龙江平复下自己的激动心神后,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对完全还处于震惊之中的赵磊杜旭刚两人说道。 “啊!” 赵磊、杜旭刚猛然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接着他们两人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来的全是对那万年蟠桃的贪婪欲火! 他们三人此刻所站的位置是一处高坡,通往万年蟠桃所在的地下湖泊还需要向下行走一段距离。 两人几乎同时跨出一步来,向那地下湖泊狂奔而去,龙江扬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之后紧随而上! 然而还未到地下湖波之处,三人几乎同时停下脚步,赵磊、杜旭刚两人眼中的贪婪欲火几乎也被浇灭一空! 龙江跟在两人身后,才走下高坡不久就看到了那地下湖泊的湖畔边上,坐着一个和尚,还有一只类似巨型犬一样的金色灵兽蜷缩在地上时不时抽搐,看样子十分痛苦,而它的额头上有一条微微张颌的缝隙,缝隙之中却是一颗灰白色的眼球。 三眼兽! 龙江第一时间就认出这是什么灵兽,接着惊呼起来! “守护这万年蟠桃的灵兽竟然是三眼兽!” “那是、是、释鸣大师……” 然而赵磊杜旭刚两人却是指着三眼兽身旁的那位盘膝静坐闭目养神的和尚尖叫起来,他们看到释鸣大师就在此地之后浑身一个寒颤连话都结巴起来! 释鸣大师,少林大圆满! 他们两人对其早有耳闻,而且上次在龙家平原还曾有幸远远的见过释鸣大师一面,对这位少林大圆满印象极为深刻,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一只三眼兽,一位少林大圆满……赵磊与杜旭刚同时萌生退意,转身欲走! “你们两个干什么!” 幸好龙江一直跟在他们两人的身后,这才及时的拦住了这两个准备逃跑的家伙。 “你还没看清楚,那可是少林大圆满释鸣大师,就算我们三个内劲四层的人联手,也不可能从他手中抢走万年蟠桃,更何况那边还有一只金色三眼兽守护着万年蟠桃!” 杜旭刚发现退路被龙江堵死,马上恼怒起来! “龙江,你还不让开!若是我们被释鸣大师发现,今后你让我西北赵家如何在这西北生存下去!” 赵磊虽然因为贪图万年蟠桃而选择与龙家的叛徒龙江合作,但他也没有信心从一个大圆满手中抢走万年蟠桃,初见释鸣大师还留在这里之后,他心中同样也只有逃走一个念头。 杜旭刚与赵磊同时逃走,龙江只能拦住两人一时,两人说完之后再度躲闪就轻松越过了龙江向来时的路折返往回逃。 “你们两个蠢材!” 龙江再也无法容忍这两个人的愚蠢与懦弱,破口大骂道:“你们两个以为现在逃走释鸣这秃驴就不知道你们与我来过这里了?” 赵磊与杜旭刚的脚步一顿,心中顿时一片冷凉,龙江的话不无道理,释鸣大师身为少林大圆满自然有实力在他们到来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们。 看到他们两人停下了逃走的步伐,龙江马上追上来面对两人说道:“难道你们没发现,这只三眼兽与释鸣和尚十分古怪吗!” 赵磊、杜旭刚两人对视一眼,他在们看见释鸣大师之后只想着逃走,其余什么都没想,反而是现在停下听龙江这么一说之后,两人同时察觉出古怪来。 两人转身望向金色三眼兽与释鸣大师,这才发现那只金色三眼兽身子蜷缩在一起抽搐,表情异常苦痛,从它的身上根本察觉不出本该属于三眼兽的强大实力来。 至于释鸣大师,从刚才到现在,他都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虽然脸上浮现着笑容,但却紧闭双眼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尊佛像一般。 龙江松了口气,接着指着这四周到处都是的坑坑洼洼接着说道:“你们这两个蠢材,我早就说过,昨夜几个大圆满之间必然有一战,现在眼前的这些不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听到龙江口中蠢材使得赵磊与杜旭刚脸上闪过一道愠色,但他们两人还算冷静,四顾望去,从先前那高坡下来之后的一路上的确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激烈战斗过之后的痕迹,而且在这附近还有好几只四层灵猴的尸体。 龙江走到其中一只四层灵猴的尸体旁边,蹲下身子自己检查了一番后,抬起头对两人说道:“这些灵猴已经是四层灵兽,从尸体上大致可以看出它们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到现在它们体内的精血居然没有被人取走,这说明了什么你们想过没有?” 赵磊与杜旭刚看到这些灵猴尸体就想明白了刚才那只灵猴为什么放弃了来抢夺万年蟠桃夺路而逃,可听完龙江的话后生出了同样的疑问。 龙江叹了口气,他现在对这两人失望无比,可为了自己的计划还是不得不耐住性子解释道:“你们别忘记了,张阳可是医圣张家的传人,包括他们家另一位大圆满张平虏在内,难道不知道这些灵猴体内的精血是多么珍贵的灵药药材吗?” “他们没有取走这些精血就足以说明他们是匆匆离去,这也正说明了为何一早上周家华家李家武当魔门五大势力同时离开昆仑,而医圣张家却直接邀请少林入住龙家平原!” 龙江说道这里,眼睛里不断的闪出兴奋的光芒来,他望向闭目静坐的释鸣大师,浑身微颤的说道:“你们看释鸣那秃驴,他肯定就是因为昨夜战斗伤势过重,所以需要坐在这里静养,我们三个联手根本不需要害怕他。至于那只守护万年蟠桃的金色三眼兽,你们看它现在的样子连看我们三个一眼都顾不上,难道你们还需要怕它?” 龙江分析的头头是道,而赵磊与杜旭也不是傻子,这其中的道理一点即透,看眼下的情况恐怕真正的事实也不会偏差到哪里去,这下他们心中所有的恐惧与忧虑消失的一干二净,对万年蟠桃的贪婪垂涎之念再度涌进心中! 有谁能够面对万年蟠桃这样的奇宝不动心? 赵磊自认为没有人,当初他在龙家平原见过张阳一面之后,就被张阳的年轻所震撼,虽然他嘴上没说过,但张阳的天赋异禀、才华横溢带给了他太大的触动。 从没有一刻让赵磊觉得自己是那么渴望成为大圆满,是那么的渴望如同张阳一般高高在上,正是这股欲望使得他突破了多年的瓶颈终于达到了四层后期。 要知道就算是轩辕龙家,又有谁能够修成内劲四层后期? 然而成为四层后期之后,那么晋入大圆满还会远吗? 若非心中被这股欲望支配,赵磊也不会被龙江三言两语的说服,拿整个西北赵家当做赌注来豪赌一场。 眼下,这场豪赌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决出胜负的一刻,只要拿到那枚万年蟠桃,就算时候与龙江合作的事情败露,也不可能有人敢来威胁拥有一位大圆满的西北赵家! 赵磊已经往前踏出一步,接着他毫不犹豫的俯冲下去,接着猛然跃起向空中金色桃树直冲而去。 杜旭刚不甘示弱,两人一路狂奔之后踏空而起,共同冲向那颗万年蟠桃。 闭目静坐的释鸣大师终于睁开眼睛,缓缓站了起来,可就在这时——“赵兄,杜兄,我们有言在先,这万年蟠桃我龙江绝不插手参与,眼下你们二人为何不趁着释鸣那秃驴还没恢复过来,抓紧时间夺走万年蟠桃?” 龙江突然后退了一步,冲赵磊杜旭刚两人大声喊道,喊完之后还不忘再加上一句:“一枚万年蟠桃就算没有成熟也足以让你们其中一人功成大圆满!” 赵磊眼中的炙热没有丝毫缩减,然而就在龙江话音刚落之际,他突然出手,抽出兵器直接偷袭刚刚跃起准备踏空前行的杜旭刚! 一把长剑直接从杜旭刚的背后捅了进去,穿腹而出! 杜旭刚不过刚刚晋升为四层初期,而赵磊既有四层后期的实力再加以偷袭他如何能躲闪的掉? 惨吐一口鲜血之后杜旭刚跌坐在地上,看着腹部刺穿过来的剑锋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赵磊狗儿,你背信弃义,杜某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 惨叫一声,赵磊猛然扬手不顾腹部伤势将一枚锤形暗器全力打出! 赵磊偷袭得手之后还来不及喜悦,只觉得自己腹中一阵绞痛,接着也从空中垂落,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中了中原杜家的绝门暗器三寸钉! 中原杜家成名暗器三寸钉是一种长约三寸的锤形暗器,相传每一枚都需要上百种毒素淬炼,制作成本代价级大,就算是中原杜家也没有几枚。 看到赵磊没有躲开自己的暗器,杜旭刚哈哈大笑,再度带动腹部绞痛大吐一口鲜血! 两人谁也没有靠近万年蟠桃一步,就已经拼了个鱼死网破。 看到这转瞬的一幕之后,释鸣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出家人慈悲为怀,他一直没有出手便是想给这几个人最后的机会,然而现在却不需要他出手了。 释鸣大师举手抬足之间连一丝微风都没有带动,龙江等三人自然也没有发现原本闭目静坐的释鸣大师早就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 龙江看着赵磊被身受重伤的杜旭刚打落会地上之后,脚下突然加速,在赵磊还没起身之前就冲了过来,抬手一掌打在他的胸口! 噗! 杜家三寸钉虽然出名但还不至于让赵磊当场失去行动能力毒发身亡,他还有余力抢夺万年蟠桃,也深知万年蟠桃的药性必然能够压制三寸钉的剧毒,可龙江这一掌却彻底断送了他最后的希望。 噗! 咚! 赵磊惨吐几口鲜血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落在地,当即砸出一个坑来,这就足以见得龙江这一掌蓄力十足。 “你故意的!” 赵磊一直都不笨,看到龙江眼中那炙热目光,他终于明白过来,先前龙江说那一句根本就是故意勾引他出手针对杜旭刚,而杜旭刚好歹也是四层强者,这临死一击也不可能让他好受! 杜旭刚腹部一阵阵的绞痛,他虽然明白过来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哈哈哈!” 龙江大笑之间,也不着急去抢夺那万年蟠桃,而是走了过去将受了自己一掌的赵磊拎到杜旭刚的身边,将两人仍在一起。 “你到底想做什么……” 赵磊几乎咬碎了牙齿,恶狠狠的望着龙江,贪念害人,他最终还是上了龙江的当。 “我早就说过,最终得到这万年蟠桃的‘黄雀’,是我!” 龙江张开双臂,再难掩饰自己的情绪,疯癫大笑。 “你以为这万年蟠桃是你的?” 一个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龙江的笑容顷刻之间僵固在脸上,他双眼之中的瞳孔几乎猛然扩大。 转过头来,他才看见张阳与老爷子张平虏带着龙浩天出现在这地下,说出刚才那话的人,正是为首的张阳。 “阿弥陀佛!” 不知何时,那原本闭目静坐的释鸣大师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