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五章 意外收获 - 神医圣手

第九八五章 意外收获

“这样也好,那乔兄,我就先走一步了。” 龙风点点头,见乔易洪这么说,也不多停留,冲赵志成拱了拱手后转身就走。 赵志成连忙向龙凤拱手回敬,等龙风走远之后,才小声的向乔易洪询问道:“乔兄,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似乎也有内劲三层的实力,他也是医圣武宗的弟子吗?” 乔易洪摇了摇头,微笑道:“他不是我医圣武宗的弟子,那位就是龙家的龙风。” “原来是龙风!” 赵志成暗暗一惊,轩辕龙家最近风头最旺的龙家子弟就是龙风,而且据说他已经被内定为龙家的下一任族长。 望着龙风的背影,赵志成眼中流露出一股羡慕的神情来,到底是超级大世家龙家的子弟,不但年纪轻轻就已经突破了内劲三层,而且将来还是龙家的家主。修炼界还有一个谣言,据说龙风本身是没有资格被内定为轩辕龙家族长,可是因为他是龙家与张阳私交最好的弟子,加上张阳又拯救了守护者断层的龙家,所以他才被破格内定为龙家的下一任族长。 想到这里,赵志成心中更为苦涩了,如果不能消除倚天派与医圣武宗之间的误会,谁知道将来倚天派是什么下场呢?一个不过和张阳有着良好私交的年轻人就能成为一个超级大世家的下一任族长,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着怎么讨好张阳。 赵志成可不希望倚天派成为别人讨好张阳的垫脚石,想到这里,他更坚定了自己一定要求得医圣武宗原谅的想法。 “乔兄,不知你是否有空,我们倚天派就在这附近,虽然条件简陋了一些,但也有酒有肉,不如我们过去喝几杯?” 忐忑的看着乔易洪,赵志成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乔易洪可是他唯一与医圣张家攀上关系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好,正好我也没事,走,我们去你那边喝几杯。” 乔易洪发现自己怎么抓都抓不住那个关键之处后,只得放弃,见赵志成邀请自己,正没有头绪的他想了想后就答应了下来。 赵志成大喜过望,连忙带着乔易洪向自己倚天派那些弟子所驻扎的地方走去。 龙家平原外,最好的几个营地被华家李家武当少林魔门周家所霸占,像倚天派这种二流小门派的驻地,是根本无法靠近龙家平原的,所以赵志成带着倚天派的弟子在龙家平原前实际上就没有驻扎的营地,而是随处寻了个没人的小山坡,支起几顶帐篷就算了事。 乔易洪跟着赵志成来到他们倚天派的驻地之后,也是暗暗吃了一惊。 当初在昆仑山脚下,倚天派和灵蛇门虎拳派那些小门派驻扎在一个营地的时候,整个营地可以说有四分之一的地方都属于倚天派,他们的帐篷一个个也十分气派。 可是眼前,倚天派的帐篷比起那时候,少了太多,而且一个个看上去也十分寒酸,这些都足以说明,赵志成现在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乔兄,这边请,这边请!” 赵志成看着自己的营地,脸微微一红,接着伸手请乔易洪到那边一个空地上去,那里有一棵大树,树下还有个石桌很适合坐在一起喝酒。 接着,赵志成冲帐篷内大吼道:“执柄,赶紧,把咱们的好酒全都拿出来!” 这时候赵执柄从一顶帐篷里走出来,只是看到了掌门赵志成身旁的乔易洪,马上就明白过来,应诺了一声后就转身离开。 不过一会,赵执柄和几个倚天派弟子已经把酒全搬到石桌这边,而且还在准备了不少的饭菜。 之后,赵执柄就站在赵志成身后,不敢说一句话,不过他一直偷偷的瞄着石桌上那些饭菜,时不时喉结还会上下移动一番,看来对这些吃的也是十分垂延。 乔易洪能看出来,恐怕这些就是赵志成现在所能准备最好的饭菜了,否则的话,身为倚天派大弟子的赵执柄也不至于看见这些饭菜就变成这个样子。 坐好之后,赵志成把倚天派的其余弟子全部遣散,只留下了大弟子赵执柄在身边,接着他望向乔易洪,咬了咬牙,下了很大的决心之后,端起一杯酒敬向乔易洪。 “乔兄,这一次我直话直说也就不遮掩了,还请乔兄一定要帮帮我!” 乔易洪端起酒杯,他大概能猜出赵志成想说什么,余光憋向站在赵志成身后的赵执柄,轻轻的叹了口气,暗道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初若不是他们倚天派这些人看不起闫叶飞李娟夫妇,蔑视医圣武宗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 “乔前辈,我真的错,我真的知道错了,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亲自上门给张掌门赔礼道歉!” 见到乔易洪沉默不语,赵执柄突然之间跪在了地上,欲哭无泪的看着乔易洪,苦苦哀求道:“乔前辈,求求您了,帮帮我们倚天派,在张掌门那里替我们倚天派说句话吧!” 当初的事情全因赵海亮而起,可如果没有赵执柄在背后撑腰,赵海亮也不敢那么羞辱医圣武宗,但是现在赵海亮已经被赵志成驱逐出倚天派,倚天派里自然需要他来背这个黑锅了。 赵执柄已经听说了赵海亮的下场,据说当日他们倚天派离开之后,赵海亮被灵蛇门掌门凌云天那个家伙吊在营地之前示众了三天后,奄奄一息的被扔下了昆仑山。 一想到赵海亮的下场,赵执柄就心惊胆战,所以现在他见到乔易洪之后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见乔易洪还保持沉默,赵志成也坐不住了,把身边的那把代表倚天派掌门信物的峨眉剑拿了出来,横放在石桌上,开口道:“乔兄,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您就帮帮我们倚天派把,这把剑就是我倚天派的掌门宝剑,也是当初从峨眉派流传下来的宝物,我全送给医圣武宗,只求张掌门能够网开一面,原谅我们。” 乔易洪苦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仰头一口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张阳恐怕早就把那天在昆仑山下所发生的事情忘记了。回到龙家平原之后,张阳更是一句都没有提起过倚天派或者赵志成这个人,不过他也理解赵志成为什么会这样。 张阳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而现在医圣武宗整个修炼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得罪了都会寝食难安。 赵志成和赵执柄看到乔易洪这么痛快的喝下酒,眼中马上闪过一丝喜悦。 “赵兄,你们放心吧,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在我们掌门面前替你们说上几句好话。” 放下酒杯,乔易洪摇了摇头,语气之中颇有些无可奈何。 “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赵志成听到乔易洪这么说,马上堆起笑脸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亲自为乔易洪斟满酒杯。 “赵执柄在这里先谢过乔前辈的帮助了!” 赵执柄激动的站起身来,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恭敬向乔易洪举杯,接着一饮而尽,他脸上的阴霾也终于散去。 “对了,你们倚天派的弟子现在怎么都变得这么少了?” 乔易洪笑呵呵的喝着酒,环顾了一圈后,随意的问了一句。 “唉,这啊就说来话长了,自从张掌门带着医圣武宗离开了之后,我就带着我们倚天派的弟子赶来龙家,希望能够求得张掌门的原谅,一些倚天派弟子是被我送回峨眉去了,而有些倚天派弟子则叛离了我倚天派,改投别的门派去了。” 赵志成独自喝了一杯酒,随即苦笑着说道:“这也没什么,不过就有一位长老也走了,比较可惜。” “长老?”乔易洪正端着酒杯,猛然一惊,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抓住了那个关键所在! “乔兄你还记得那位跟在我身后的倚天派长老把,就是相对要年轻一些的那一位,他就是我在来到昆仑之后,意外拉拢加入我倚天派的四层强者,估计是看到我们倚天派得罪了医圣武宗,就不辞而别了。” 赵志成没发现乔易洪的异常,继续诉苦说道。 “对,就是这个!” 乔易洪一下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在见到赵志成之后所发现的那个关键之处是什么了。 一个四层强者,又是在昆仑附近游荡,最终还加入了他们倚天派一个区区二流的门派,这一切,实在太可疑了! “赵兄,关于加入你们倚天派的这个四层强者,你究竟了解多少?” 乔易洪直接放下手中的酒杯,盯着赵志成直接问道。 “嗯?这个人有问题吗?” 赵志成愣了一下,没想到乔易洪会对他拉拢来的那位四层强者感兴趣,不过既然乔易洪想知道,他自然会把自己所知道的的一切全部都告诉给乔易洪。 “不错,赵兄,还请你把你这个人的事情全部告诉给我。” 乔易洪哈哈大笑起来,他没想到,自己才从龙家平原出来,就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他基本已经认定,这个突然加入倚天派的四层强者,肯定跟这次龙家出现的意外脱离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