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八章 形势突变 - 神医圣手

第九七八章 形势突变

张阳望着帝万方那张扭曲的脸,轻轻的问了一句。 先前因为要布置这阵法,令他无暇分心,直到现在阵法初成,张阳才有机会松了口气。 “该死!!”帝万方大喝一声,他可不甘心就这么失败,接连举起扇形神兵,一连进攻数次,可每次都无功而返,根本无法打破张阳身前的阵法防护罩。 这无疑说明,张阳以太极棍所布九宫八卦阵,此刻初成,虽然暂时还没有进攻的能力,但防守得却是滴水不漏! “老爷子!!” 抬起头,看了下眼前的形式之后,张阳脸色一变,到现在他才发现老爷子方寸大乱,被重伤倒在地上! 张阳只觉得嗓间翻涌上来的一股暖流,狠狠的咬着牙齿,紧闭嘴巴,才抵住了这股暖流。 随即,张阳将手中的太极棍,往前挪动了一步,在地上划出一道深邃沟壑来。 帝万方双目瞳孔猛的扩大,他忽然发现,在张阳的四周,天地能量变得极为不成正常,似乎所有的天地能量,都被这八根看似毫不起眼的棍子所控制了一样,在张阳的身外,变化多端! “该死!” 李剑一与周蛊发现帝万方失手,当即明白张阳只怕是将这个阵法基本完成了,他们两人再也顾不上张平虏,急急忙忙闪过身来! 两人联手合力,凝聚这四周天地能量,意图趁着张阳大阵初成,全力一击抢先破阵! 一道淡白色的天能能量凝聚在两个大圆满身前,眨眼间几乎就转为刺眼的金黄色,随即,这到能量化为剑芒,夹杂着两人无比凌厉的攻击,冲向张阳! “去!” 面对那道凌厉无比的金色能量剑芒,张阳轻喝一声,直接摁倒了身前这根太极棍,大约有二十厘米长的太极棍正好可以与之前划出的深邃沟壑叠合在一起,没入地下! 这道李剑一和周蛊两人合力击出的金黄色能量剑芒,骤然停在张阳身前的太极棍上方,随着张阳一声清喝,这道金黄色能量剑芒突然改变了方向,打向一旁的帝万方! 帝万方发现这到金黄色能量剑芒居然冲向自己,仓促之下也只能用手中扇形兵器来抵挡! 轰!!! 一声巨响,那金黄色能量剑芒在与帝万方手中的扇形神兵碰撞的一瞬间,帝万方只觉得从扇形神兵上传来一股巨力,在顷刻之间,震碎了他的经脉! 噗! 一口鲜血喷出,帝万方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 又是咚的一声巨响,帝万方笔直的砸在地上,瞬间炸出一个巨坑。 帝万方本身就有重伤在身,这两位大圆满的合力一击,他哪里抵挡得住,最关键的是,直到此刻他都没有想到,张阳居然能把这一击转移到他的身上来! 强行使用魔门龟缩大法,帝万方这才保住一条性命,在那大坑内奄奄一息。 “果然是九宫八卦阵!!” 李剑一、周蛊两人齐齐色变,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惊讶! “啊!!” 华飞天在与张鹤峰两人合力缠住那只灰白色大圆满三眼兽的时候,却因帝万方这一声惨叫而分心,扭头望向张阳的一瞬间,没能躲开灰白色三眼兽一口喷出的毒雾,当即一声惨叫,从空中跌落! 张鹤峰急忙撇开灰白色三眼兽,瞬间过去接住华飞天,然后远远的躲开,暂时避开这大圆满三眼兽的锋芒。 华飞天脸色乌青,在被张鹤峰救下之后,马上盘起静坐,全力抵抗三眼兽的剧毒,可十大毒物之首的三眼兽毒又岂会一般,张鹤峰看了眼华飞天,就知道华飞天接下只有全力抵抗三眼兽的剧毒,才不至于当场被毒死在这里,等于说,华飞天算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李剑一周蛊两人对视一眼,没想到情况竟然骤然突变,帝万方和华飞天两人算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无力再战。 五个大圆满联手,不过眨眼之间就损失了两个战斗力,双方形势突变,这让李剑一等人无不震惊。 医圣张家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爆发如此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太极棍,加上灵药辅佐,谁知道医圣张家还有没有别的手段,他们的潜力,根本无法推测。 “张兄,李兄,我们别无退路了,今日必须将张阳斩杀于此!” 周蛊大喝一声,他双眼通红,作为最积极提倡斩杀医圣张家两位大圆满的他,根本不敢相信今日若失败了,日后会面临张家怎么样的报复。 “那可是九宫八卦阵,而且除了张平虏之外,那只大圆满三眼兽还有余力,我们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斩杀张阳!” 李剑一眉头紧缩,眼下情况突变,他心中已经萌发了退意,今日除了魔门帝万方是全心全意要斩杀张阳,起码明面上他没有直接说明要斩杀张阳,日后就算医圣张家要报复,他李家也不会首当其冲。 “张阳如此虚弱,就算有精血丹为其补充内劲,可这么短的时间,他也不可能发挥九宫八卦阵的全部威力,不如我们先联手合力斩杀那只灰白色三眼兽,再合力破阵?” 张鹤峰微微思量一番,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随即提议说道。 “不用,张阳龟缩到这阵法之中,我们还可以去攻击张平虏,逼他出来!” 周蛊现在是一心要得到金色三眼兽,炼制蛊兽,所以他绝不会放过眼前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看了眼重伤在地的张平虏,马上生出一计来! “这……” 李剑一和张鹤峰对视一眼,微微疑迟了一下。 “现在情况紧急,你们还犹豫什么?好,你们不去,我去!” 周蛊看出李剑一和张鹤峰的犹豫,接着马上大吼了一声,只身重新重伤在地的张平虏! “吼!!” 那只大圆满三眼兽发现张阳身前布下阵法,不但把自己置放于阵法之内,就连身后的金色三眼兽,也在阵法的保护范围之内。 它心中生出一股感激之情来,眼看周蛊要攻击张平虏,不做任何思量,直接挡在张平虏的身前,替其迎上周蛊! 周蛊没想到这只大圆满三眼兽如此难缠,被它盯上,自己根本没机会去挟持张平虏! “你们还在等什么?等着日后医圣张家一个个的找上门去报复你们吗!” 与大圆满三眼兽僵持不下,周蛊冲着李剑一张鹤峰大吼一声,他完全已经孤注一掷,势必要将张阳斩杀于此。 “卑鄙!” 张平虏捋起袖子擦净自己口角溢出的鲜血,瞪着与大圆满三眼兽僵持不下的周蛊,怒斥一声,接着,他转身抓起掉落在身边的寒泉剑,横在自己的脖颈之上,冲张阳大声喊道:“阳阳,你不许出来,你若出来,我就直接死在这里!” “老爷子!!!” 张阳大吼一声,再也抵不住嗓间那股暖流,哇唔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八根被他摆放好的太极棍,也因张阳情绪波动猛然颤抖起来,那层保护在张阳身外的阵法防护罩,也随之泛起一层波动!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一直静站一旁,袖手旁观的释鸣大师终于安耐不下,喝了一声法号,站了出来,挡在张平虏的身前。 释鸣大师的举动,让周蛊猛然色变,急忙脱身,不再于大圆满三眼兽纠缠,跳到一边。 李剑一望向释鸣,阴起脸来,大声说道:“释鸣,你不是袖手旁边,不参与这件事吗?” “释鸣,你这时候出手,到底居心何在!” 张鹤峰盯着突然加入进来的释鸣,释鸣的加入,让当前的局势再度变化,如果释鸣决定帮助张家,那张家也就更难对付了! “阿弥陀佛,老衲敬佩张施主气魄,不忍张施主损落于此,所以今日,老衲要护张施主周全,还请几位见谅。” 释鸣双手合十,站在张平虏身前,对李剑一周蛊张鹤峰如是说道,他的意思,自然是要保护张平虏安全。 “释鸣,你这时候出手,难道不丢你少林的脸嘛!” 周蛊气得险些吐血,他看着释鸣大师,浑身微颤。 “阿弥陀佛,诸位在此争夺天材地宝,无可厚非,但没必要性命相逼。”释鸣望向周蛊,微微一笑,原本就像弥勒佛的他这时候更像是佛堂上摆放的弥勒佛像。 “如果当下情况颠倒,是周施主倒在这里有性命之忧,老衲一样会站出来,护住周施主安全。” 释鸣大师不卑不亢的继续说道,一点都不在意周蛊的指责。 “哈哈,你们几个老鬼,这下没办法拿我威胁我家阳阳了吧!” 张平虏见到释鸣大师出来,大松一口气,马上把寒泉剑放下,看着周蛊李剑一张鹤峰他们三个,哈哈大笑。 “释鸣大师,今日之情,我张阳铭记在心!” 张阳望向释鸣,马上致谢说道,不管怎么说,有释鸣大师出手,那么老爷子就算是性命无忧了。 “吼!!!” 这个时候,几乎被众人遗忘的那只大圆满三眼兽,突然跃向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