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六章 倒悬生长的桃树 - 神医圣手

第九六六章 倒悬生长的桃树

张阳从树后走了出来,望着远方那能量袭来的放心,紧皱眉头。 追风站在张阳的身后,全身绷紧,大有一副稍有不对,马上就带着张阳离开的架势。 “叽叽叽!” “吱吱吱!” 无影和闪电从树冠上跳了下来,爬到张阳的肩膀上,马上大叫起来,它们的意思,自然也是要让张阳赶紧离开这里。 灵兽本身就是这天下最聪慧的生物,尤其到达无影闪电这个境界的,智慧和人类相比已经不相上下,而且它们又有着自己独特的灵感,对危险和对环境的适应,都远远超过人类。 现在无影、闪电以及追风这三大灵兽的样子,它们显然知道到底是什么引起这么大的动静,那澎湃如潮水般的能量,又是因为什么而起。 无论是这股能量,还是引起这股能量的那只灵兽,都令它们三个非常忌惮。 “这到底是什么动静?” 即便是张阳,对这股能量也不甚清楚,不过他毕竟处于这能量爆发的重心,对于这股澎湃的天地能量之中所包含夹杂的负面能量,他感受的更为清晰。 暴躁,不甘,以及无法抑制的愤怒! 这种情绪,甚至根本不可能来自于一个人的身上! “叽叽叽!” “吱吱吱!” 无影和闪电见张阳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马上担忧的叫了起来。 “大圆满的灵兽!” 张阳瞪大了眼睛,原来这股能量来自于一直刚刚突破,晋升为大圆满的灵兽,至于他们,不过是纯粹凑巧经过,这股滂湃的能量与他们的到来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灵兽本身就比修炼者更为强大,四层的灵兽紧要超过同样四层的内劲修炼者,如今这只大圆满的灵兽所引起的动静,就足以证明它比一般的大圆满修炼者厉害许多! “难道是守护那株万年蟠桃的灵兽?” 张阳已经镇定下来,而且,他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对方突破晋升为大圆满的消息根本没有吓住张阳,反而令他更加兴奋起来。 让张阳兴奋的原因也很简单,既然是刚刚晋升为大圆满的守护灵兽,那则说明了,守护在万年蟠桃的灵兽只是大圆满的实力,虽然很强大,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如果守护在万年蟠桃附近的灵兽是如同引龙山长白山的五层灵兽,这才是最不妙的消息! “走!” 张阳一脸兴奋,轻叫了一声,向那能量爆发的中心地段走去! 这股能量的出现,反而给张阳指引了方向,这下张阳再也不担心找不到那株未成熟的万年蟠桃了! 虽然万年蟠桃真正生在的方向飘忽不定,但在这一刻,它起码有很大的几率就在守护灵兽的附近! 无影跟闪电对视了一眼,然后马上跟了上去,追风紧紧跟在张阳身边,依然随时准备带着张阳离开。 大圆满的灵兽,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恐怕没办法对付,但要是一心想逃命,也绝不是难事,至少,绝对有把握让张阳逃出去! 为了保护张阳,无影和闪电甚至跑到了张阳的前面,既是带路,也是为了保护张阳。 他们已经十分强大,但这次面对的是刚刚突破成为大圆满的未知灵兽,不得不小心翼翼,如此谨慎。 唯一让三大灵兽微微心安的,是这只灵兽才刚刚突破成为大圆满,否则的话,三大灵兽也不会同意张阳冒然前进的决定。 越往森林深处走,那残留的能量就越是浓厚,无影闪电走在前面,凭借它们出色的灵觉,准确无误的带着张阳向能量爆发的地点走去。 这一路上,他们再没有遇到一只零售,甚至连普通的生物都没有遇到。 走了没多久,这林子里的树木越来越密集,到后面,几乎每棵树木之间相隔的距离还不到一米,头顶上全是交错的树枝树叶,到了这里,连追风通过都十分困难。 越是这种情况,连张阳也凝重起来,他虽然兴奋,但可没准备把命丢在这里。 不得已的情况下,张阳把追风留在了这里,反正进入之后,即将面对的是一只刚刚晋升为大圆满的未知灵兽,一旦有危险,这片树林反而会拖累他们,不如让追风留在外面,一旦有情况,他们离开这片树林就可以马上离开! 追风留在这片密集的林子外之后,张阳随着无影闪电继续深入,这片密集的林子看来也就是只有这种密集程度,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树木之间的间距,才渐渐扩大,甚至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这片空地之上,一棵树木都没有,而当张阳等人靠近之后,才发现这里有个大约两三米宽的洞穴,斜向地下延伸,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叽叽叽!” “吱吱吱!” 无影跟闪电停在这片空地的中间,冲张阳大声叫了起来。 这片空地,就是刚才那股滂湃的能量所爆发之处,也就是说,那个刚刚突破成为大圆满灵兽的未知灵兽,就在洞穴里。 张阳四下张望了一圈,这里的树木全部都十分普通,与外面的树木没有任何区别,别说是万年蟠桃,就算是刚才刚才遇到的那一棵也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粗壮大树,都比这里的树木特比许多。 无影和闪电四下张望,警惕万分。 “无影,这里有宝物的气息吗?” 张阳皱着眉头,目光投向无影,轻声问道。 无影看了看那个洞穴,然后冲张阳叫了几声,它是在说,在附近没有什么宝物的气息,反而在这地洞之内,有宝物的气息,而且地洞内的灵气,异常充沛。 它这是在怀疑,那一株万年蟠桃,就在这地洞之内。 万年蟠桃怎么可能生长在底下……张阳也是十分不解,不过这一切,只有进入到地洞之内,才能明白。 “走。” 经过一番沉思,张阳皱起眉头,轻轻说了一句,领头跳进地洞里。 都到这里了,断然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不管怎么说,都要下去看一看! 无影跟闪电紧随其后,跟着张阳跳进地洞,地洞斜向下一直延伸,看来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头。 不过,这地洞越走越陡,到最后,竟然是没有路,直接被一面土墙所阻挡。 这不过只是一面普通的土墙,张阳走过去轻轻敲了下,随即让无影跟闪电先避的远一些。 看着土墙,张阳又摇了下头,这后面明显还有洞天,只是如何打开要先想好,力量一定要控制好,最好不要引起任何注意。 无影跟闪电往后退了退,它们看着张阳。 张阳掌中蕴含着大量的内劲,一股内劲运作在他的拳头之上,强大的能量瞬间爆发,朝着墙壁狠狠砸去,但同时,张阳没有让拳头内的一丝内劲外泄出体外。 “轰!” 一声巨响,土墙哗啦一下破裂开来,张阳急忙往后退了退,才没有被波及到,这次的力道用的还好,除了这声巨响并没有泄露一丝能量,而面前挡路的土墙也如愿的出现了一个大洞。 “走!” 张阳再度开口说道,随即往前穿过这大洞,无影闪电紧紧跟在张阳的身边,当土墙被打之后,这里的灵气以及那股巨大的力量也无所阻挡,全部外泄出来! 穿过土墙之后,张阳马上发现土墙后面竟然没有了地面,于是整个人直接向下掉落。 好在张阳现在掌握天地能量已经无比纯熟,在下落的过程之中,他马上控制一层能量凝聚而起,一圈白雾出现在他的身下,一下减缓了他掉下的速度,此时的张阳就好像在腾云驾雾一般。 无影跟闪电就在他的身旁,此刻也是加速下落,不过片刻,张阳就察觉到身下的殷实,也就是说,马上落到地面之上。 直到张阳双脚稳稳站在地面之上,身外凝聚的白雾才散去,无影闪电也平安落地。 站稳了身子后,张阳四下一望,就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原来在这地洞之下,是一片空旷之地! 这里就像是一处广场,目光所及,竟然看不到尽头。 张阳抬头看了看,头顶上,全是盘错交织的树根,头顶显然就是这片森林的地面,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处于这片森林的下方。 这里实在是太大了,而起十分昏暗,没有一点光,好在以张阳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看清这里的一切。 感受了下这里的空间,张阳判断这地方绝非天然形成,明显是有强大的存在,以一己之力,才在这片森林的地下早就出这样一个广场来,而头顶还好有那些交织相错的树根层层纠结在一起,足够坚固,根本不需担心有塌下来的危险。 这里,就类似当初张阳等人在杭州雷峰塔旧址所发现的那处宫殿。 “叽叽叽!” 无影落地之后,四下嗅了嗅,马上叫了几声,认准一个方向带着张阳和闪电向前方走去。 大约走了也没多远,地势突然再度向下,来看,这里还有更深入地下的地方。 张阳皱着眉头,带着无影闪电继续前进,走到这里,他已经清晰的能感受到在这里空气之中所蕴含的灵气了,这里的灵气,无比浓烈,完全不是外面所能媲美的。 最为关键的是,到了这里,那只灵兽强大的气息,再也无法遮掩,也就是说,那只刚刚突破成为大圆满的灵兽,就在前方。 一路无声,越是靠近,张阳和无影闪电也就更为紧张,这时候,连无影闪电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大约走了几分钟,张阳才停下脚步。 前面,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湖泊,水波粼粼,甚至还有几条鲤鱼在里面悠闲的游着。 这几只鲤鱼,看来受这里浓厚的灵气所影响,与普通的鲤鱼截然不同,它们身上的鱼鳞,此刻全是呈金黄色,而且个头也比一般的鲫鱼大上不上,在湖泊之中除了它们再没有任何生物。 看来这几只鲤鱼也已经把这片地下湖泊完全霸占了,可是这几只鲤鱼就算有了灵气成为灵兽,也不过是一层灵兽的低等灵兽,根本不是那只刚刚才突破了大圆满修为的未知灵兽。 “叽叽叽!” “吱吱吱!” 这时候,无影跟闪电突然大声尖叫起来,它们两个根本顾不上自己的惊讶,接连冲张阳比划,让张阳抬头向上面看去。 张阳疑惑的抬起头,再看去头顶上,待看清头顶上的东西之后,他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这……” 及时是张阳,在看清之后,也无法平复自己的内心。 头顶上,在那盘错的树根之中,有一棵金灿灿的桃树,倒立生长,位置就在这地下湖波的中间。 而且,这颗如同黄金一般的倒立生长在底下的桃树,根本就没有树根,就仿佛是那么一棵桃树,直接从树根截断,然后安插在这里一样。 张阳四下望了望,确定了下位置,他赫然发现,这里似乎就是在他们进来之前,遇到那只四层猴子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颗桃树就生长在他们之前所看见的那颗粗壮大树之下。 “难道这就是那一株万年蟠桃?” 张阳仰着头,久久注视着那颗金色桃树,轻声呢喃。 这颗倒立生长的金色桃树,枝繁叶茂,每一根分叉出来的树枝,都没有一丝粗糙的感觉,那金灿灿的树皮,竟好像是二八少女的手臂,光滑细腻,甚至还有一层柔光如轻纱披在上面。 一刻青色渐红的桃子,就在那树枝之间,安静悬着,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叹为观止! 这就是张阳、无影、闪电他们三个的感觉。 这样的一刻桃树,又怎么可能会生在在俗世之中? 在这一刻,张阳觉得自己的世界仿佛都被巅峰了。 刹那之间! “人类,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一个低沉无比的声音,竟然直接清晰的浮现在张阳的脑海之中。 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直接通过这天地之间的能量与张阳在脑海之中沟通,而非通过声音。 先前那股澎湃能量之中所蕴含的暴戾情绪,也随着这个声音,袭向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