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四章 中毒 - 神医圣手

第零九四章 中毒

“张阳,你等等我!” 苏展涛从后面急忙追了过来,吴胜则提着行李走在最后,全都朝着门口跑去。 酒店门口,这会已经围了一二十人,其中有六七个显得非常的焦急,在地上还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老人躺在地上,表情显得很痛苦,还捂着胸口,此时周围没人敢动他。 这倒不是像后世那样,怕出现扶老人被讹诈的情况,是因为有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一直在那大叫,不让他们随便碰人。 那几个面露焦急的人,几乎都拿着手机,在那拨打电话,其中有几个人说的还不是汉语,像是东南亚那边的一些土话方言。 “让一让,能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看,我是医生!” 一二十个人,围在一起也成了个小圈,至少张阳站在外面是不好进去的。 听到张阳说自己是医生,前面的几个人很自觉的让开了路,那个阻止别人触碰老人,一直喊着等救护车来的男子,看着张阳则犹豫了下。 张阳先是往地上仔细的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那男子,随即说道:“我是医生,先让我看看他吧!” 张阳语气很轻,面前这男子和地上的老人面向依稀有些相像,而且面前男子虽然阻止众人接触老人,不过他的脸上却显得非常着急。 “多谢,不用了,救护车马上就到,我爷爷平时有心脏病,这会不能乱动!“男子最后还是摇了下头,他是很着急,可张阳的年纪实在让他信不过,只能在那等救护车。 心脏病? 张阳眉头轻轻跳了下,老人捂着心脏,痛苦的样子的确很像突发性心脏病,不过这类病一旦发作非常的危险,不及时抢救很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张阳也回头看了看,周围压根就没有救护车的身影。 “这位大哥,我不动老人家,让我给他号号脉行吗,只是号号脉!” 张阳抬起头,轻声对那男子说了一句,他知道对方不信任自己,可眼下病人的情况很急,他担心等不到救护车来就会出现危险,所以才提出了这点。 男子又看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点惊讶,直接问道:“你是中医?” “是,我是长京三院的中医!” 张阳点了下头,他其实只是三院的实习医生,具体去哪还没分配,不算是中医。 不过为了让这男子相信,他只能这么说,反正张阳只要愿意,去吴有道的中医科完全没有问题,整个三院中医都没有比他更强的人。 “那好,你看一下吧!” 男子终于点了下头,说完又抬起头望向远处,还用着周围听不懂的话对旁边的人大叫,那几个人这会大都停止了电话,不过也都显得很是着急。 张阳蹲下身子,轻轻叩在老人的脉门上。 十几秒后,他的眉头渐渐凝结了起来,老人的脉象很弱,缓而弦,细而不定,这的确很像是突发性的心脏病,而且老人捂着心脏,加上那男子所说老人有心脏病史,若是其他的中医,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就是心脏病发作了。 只是在脉象中,张阳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脉象是很细,但速度有些太快这就有点不太符合常规了。 早在张阳小时候学诊脉那会,他的爷爷就告诉他,如果脉象中有一丝的不对,都不能妄下判断,必须完全确定才行。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脉象亦是同样,有一点的不同都可能南辕北辙,这老人是有心脏病发作的迹象,但应该不止这一点。 想了下,张阳往前凑了凑,想要撬开老人的嘴巴。 “你干什么?” 那男子突然叫了一声,张阳的动作让他很紧张,他是这个老人的亲孙子,他爷爷以前也犯过类似的病,医生曾经严格嘱咐过,犯病的时候千万不能乱动,一定等专业的医生来才行。 “我想看看他的舌头,对了,你们有没有给他服药?” 张阳蹲在那里没在动,抬起头又问了一句。 “刚才爷爷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了药,不过吃药后反而更严重了!” 男子点了下头,说起爷爷的时候眼睛微微还有些发红,他还不断的看着远处,救护车一直没能到,让他显得十分的焦躁。 “吃药后更严重了?” 张阳微微一愣,低头仔细的看着老人的眼睛,额头,联想到刚才的脉象,他已经明白了一些。 张阳突然快速伸手,捏开老人的嘴巴,让他的舌头不自然的伸出来,仔细的看了几眼,随后轻轻点了下头,松开手来。 那男子又愣了下,随即露出愤怒的神色,张阳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他想阻止也晚了,张阳已经做完了这一切。 “展涛,把我的包给我!” 张阳对着外面叫了一声,此时他已经明白老人是怎么回事,这位老人的情况很紧急,再不施救,恐怕人就完了。 即使救护车来,方法不对也会让老人死亡,张阳是个医生,有着基本的医德,既然老人在他的面前,他又有办法,就不会见死不救。 对他来说,现在救人最重要,根本没去想其他,或者在意其他的。 “啊,好,让我进去!” 苏展涛还在外围,听到张阳的叫声急忙往里挤,把张阳的那个帆布包递了过去。 张阳的包,刚才拿房卡的时候就交给了苏展涛,一直没拿回来。 打开包,张阳从里面拿出个盒子来,这盒子苏展涛倒不陌生,还见过一次,上次张阳给苏邵华针灸的时候就带着这个盒子,里面是一套银针。 因为要给苏邵华,还有赵局长的父亲经常施针,他就把医院的一套针给随身带在了身边,因为东西不重,张阳又有点懒,所以就一直放在了包里,没想到在这里却有了用武之地。 “你想干什么?” 张阳刚打开针盒,那男子又叫了一声,其他几个人也都注意到了张阳,全都围了过来。 “他的病很危险,我要帮他治病,还有,老人家不是纯粹的心脏病,他是中毒后引发的心脏病,如果你们等救护车来,只按照心脏病来治疗的话,是救不了他的!” 张阳慢慢的说着,手底下却没停,他已经拿出了两根针来。 “中毒?” 男子惊叫了一声,显得异常惊讶,周围的几个人也都愣了下,不过他们的脸上还都带着怀疑,显然没相信张阳的话。 其中还有一人,脸上带出一丝慌乱。 “你别乱来,你说中毒就是中毒了,我们不相信你,我们要等救护车!” 这个人还大叫了一声,他的汉语有些生硬,但意思大家都能听得懂。 说着,他还想上前去拉张阳。 “住手!” 最先的那男子猛然叱喝了一声,还一把拉住了这个人,他的脸上有点犹豫,但更多的是一种刚毅。 “阿奎,听他的,让他来治,你先站一边去!” 男子冷冷的对那人说了一句,这个叫阿奎的眼中闪过道惊慌,不过还是乖乖的站在了一旁。 “你治可以,如果治好了我会重谢,治不好,我不会放过你!” 男子对着张阳,重重的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股威胁。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对他的话倒没怎么在意,这样的家属他见过很多,都是心急病人才会故意说出一些威胁的话来,其实他们本身并没有恶意。 对此张阳并不害怕,若是害怕的话,他也不会来这里,主动救人了。 两根银针,被张阳扎在了老人的面颊上,内劲顺着银针进入到老人的穴位之内,不断的在周身游走着。 老人的病情很急,但最急的并不是那突发的心脏病,而是他所中的毒。 心脏病,都是被这种毒催出来的,老人服的药效果很好,药力这会也在使劲,只是比不过毒性大罢了。 所以老人才会显得这么痛苦,一直都没好。 治病要治标还要治本,紧急解除老人心脏病的威胁张阳也能做到,但毒素不除,老人的心脏病还会再犯,而且是很快再犯,并且会更加的厉害,到时候也会更危险。 这样一来,救治根本没用,只有标本齐下,才能真正的治好老人,解除危机。 两根银针不断的颤动着,张阳又接着下了两根针,这次下针的位置在脖子上。 四根针后,老人脸上的痛苦表情减轻了许多,抓着胸口的手也没那么紧了,男子的脸上露出了喜悦,不过依然没有敢乱动,还是站在那里,仔细的看着。 不远处,救护车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他们要的救护车这会终于要到了。 蹲在地上的张阳,又拿出两根消过毒的针,在眉头那又各扎了一针,这针之后,老人脸上的痛苦基本完全消失,似乎还带着一点的笑容。 “好了,真的好了?” “太神奇了吧,这可是心脏病,扎几针就能好?” “这小伙子不简单,高手啊!” 周围还有一些酒店的客人或者工作人员,这会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每个人看张阳的时候都带着点惊诧。老人刚才的样子他们可是很清楚,对比一下老人之前和现在的表情,谁都明白病情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 那男子的脸上,也是带着惊喜,倒是那个被叱喝到一旁的阿奎,眼中的惊慌更多,看张阳的时候还带着点怨恨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