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二章 黄雀在后 - 神医圣手

第九六二章 黄雀在后

没有人知道,少林、武当、李家和华家的四位大圆满居然在暗中碰面,并且达成了联手这一目的的事情。 四位大圆满自然不可能把这种绝对丢人的事情宣扬出去,所以说,就连武当少林的掌门,以及李家华家的族长对此都一无所知。 在南疆魔门与周家的联盟营地内,气氛并不如之前那么平静,自从张阳来到龙家平原后的消息传出后,魔门的大圆满帝万方,和周家大圆在一起秘密商讨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 “周兄,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得到万年蟠桃!” 一尊极大帐篷内,帝万方脸色惨白,可仍遮不住他激动的神情,这句话,在这段时间内他重复过太多次。 似乎是上次在龙家平原落下的伤势还未痊愈,帝万方脸色惨白,时不时还会咳嗽两声,他看着周家大圆满,眼中怒火旺盛,咬着牙继续说道:“万年蟠桃一旦落入医圣张家的手中,这整个修炼界谁还是他们的对手? 看着帝万方惨白的脸色,周家大圆满没有丝毫表情变化,安稳坐着,没有丝毫回应帝万方的意思。 “周兄,我还是那句话,这一次,我不要万年蟠桃,我甚至可以承诺下今后我们魔门在南疆,将尊你们周家为首,条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张阳!” 帝万古对张阳的恨意,如滔天骇浪,这也难怪,自从上次龙家平原一战,魔门五位四层以上的强者,死了三个,随后魔门打乱,实力一落千丈,如今在南疆,若非他这个大圆满还活着,他们魔门只怕在南疆都难以存活下去。 他这么说,可以说已经完全丢弃了身为大圆满的骄傲,也丢弃了魔门的骄傲,目的,只为了报张阳当日那一剑之仇! 周家大圆满深知帝万方心中的恨,他何尝对那个叫张阳的年轻人不是心存芥蒂,年仅二十一岁,就已经功成大圆满,还掌握了不属于四层强者的强大攻击能力,他实在太可怕了。若不是这次出世的是万年蟠桃,他也绝不会来参与到这趟浑水之中。 “好了,帝兄,我知道你心中的怨恨,但是那个张阳,实在太可怕了,就算我们能够杀了他,也难逃医圣张家的报复,你别忘记了,医圣张家并非只拥有一位大圆满。” 周家大圆满叹了口气,他的目标,只有万年蟠桃,至于帮魔门和帝万方报仇,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一点都不想跟那个可怕的年轻人结仇。而且,上一次在龙家平原之所以会救帝万方,完全是因为他知道魔门周家两大势力之间有着唇亡齿寒的关系,为了顾全大局,这才会想方设法保住帝万方的生命。 他抬起头,看着帝万方,接着劝说道:“帝兄,我还是希望,这一次你我两人能够联手,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争夺万年蟠桃之上,一旦你我得到了万年蟠桃,那时候难道还会去怕张阳那个小子吗?” 帝万方苦痛的咳嗽了两声,他对万年蟠桃基本不抱有希望,于是恨恨说道:“这次争夺万年蟠桃,李家华家武当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且就连少林都来了人,咱们如何能得到万年蟠桃!” “呵呵……” 周家大圆满突然笑了一声,他认真的看着帝万方,然后说道:“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帝兄你现在伤势未愈,可能没有察觉到,就在之前不久,在这龙家平原之外,有四个大圆满气息的强者,聚在了一起。” “嗯?”帝万方眉头一紧,他现在实力远不如从前,无法察觉到其他大圆满的气息,这很正常。 “也就是说,李家大圆满李剑一、华家大圆满华飞天、少林释鸣大师、武当大圆满,这四个人暗中瞒着所有人,在一起碰面,帝兄,你想一想,他们几个这么隐晦的碰面,是为了什么?”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再次联盟?”帝万方皱着眉头问道,接着又自顾摇头反驳道:“不,这不可能,如果他们四家联盟,这不就等于是针对医圣张家,这次大家只是来争夺出世的万年蟠桃,完全没必要这样的罪如易中天的医圣张家。” “不错,他们四家联盟,这不可能,但他们四个大圆满联手,这倒是很有可能!”周家大圆满点点头,接着说道。 “什么!” 帝万方一下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周家大圆满,失声说道:“四个大圆满联手,这,这怎么可能!” 他之所以愿意放弃自己身为大圆满的骄傲和周家大圆满联合在一起,这全是因为自己身受重伤未愈,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少林武当华家李家四位大圆满,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骄傲,联手在一起,他们联手,那只可能是对付张家了。 “万年蟠桃的诱惑力太大,而且医圣张家现在太强,大家都不想让医圣张家独享万年蟠桃,所以联手也就没什么不可能的。”周家大圆满对此显得深信不疑,他微微眯起眼睛,接着说道:“帝兄,李剑一华飞天他们只是在一起碰了个面,可这四大势力依然是各过各的,这侧说明,他们最多是联手,而非联盟,这对咱们来说,不也是个机会。” “你是说……咳咳!” 帝万方明白了周家大圆满的意思,惨白的脸色微微恢复一点点血色,可话没说完,他就觉得嗓子间又有不适,接连咳嗽起来。 “呵呵,他们如果真的联手,肯定就是为了在最后万年蟠桃出世时候,针对医圣张家,阻止张家的人得到万年蟠桃,到了那个时候,只要你我两人联手,夺走万年蟠桃的可能性极大!而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们,就是要做这只黄雀!” 周家大圆满接过话,温和的说着,说完,又安慰了帝万方一句:“放心吧帝兄,只要我们得到万年蟠桃,我一定会分你一些,这样你的伤势也就不会再有问题……当然,只要我得到万年蟠桃,实力大涨,一定会帮你向张阳讨回那一箭之仇!” “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会全力帮你抢夺万年蟠桃!” 帝万方咬着牙点点头,他没发现,周家大圆满在说这话的时候,眯起的眼中眼神闪烁,所思所想,显然不仅仅只有嘴上所说的。 ******************************************回到龙家平原,进入到龙家宫殿后,老爷子张平虏与龙家族长龙浩天带着龙凤张道峰等人,早就等着迎接他们了。 而当张平虏看到张阳的第一眼之后,就大吃一惊,张阳的变化,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就连张道峰与张运安,也发现了张阳的变化。张平虏与张道峰几乎同时把目光投向张运安,因为张阳离开长京的时候,张运安基本上是一路陪伴,可当他提前回到龙家的时候,却没有说过张阳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龙浩天也是一脸惊讶,费解的看着张阳,至于龙凤,早就忍不住,走上前去端详了张阳一番,然后出口问道:“张阳,你怎么变成一个普通人了!” 龙风与龙浩天看着张阳,他们都发现,现在的张阳,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内劲的普通人。 “阳阳,你怎么……” 老爷子忍不下去了,他看着张阳直接开口问道,张阳现在给他的感觉,不完全像是一个没有内劲的普通人,反而是云里雾里,根本看不清楚的那种感觉。 苦笑了一声,张阳只得再度向大家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变化以及自己再度突破的事情。 老爷子和张道峰两人听完,满脸惊喜,张阳居然再次突破,完全又获顿悟,这岂不是说,张阳在距离五层强者的道路上,又进了一步! 龙浩天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阳,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距离上次龙家大难才过去了多长时间,张阳居然再度获得突破,这个年轻人,太恐怖了。 龙风反而是一脸真诚的笑容,他听到张阳再有进步之后,是发自内心的祝福。 “好了,现在也回到龙家平原了,就算是回到咱们自己的家,来来来,我早就准备好了宴席,我们大家好好先饱餐一顿,替张阳接风洗尘才是!” 龙浩天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马上笑着对大家说道,张阳越厉害,那么现在守护者断层的龙家也就越安全,龙浩天对张阳再度突破,自然也是无比欢喜。 大宴之后,米雪曲美兰等人很快就被龙家的人安排好住处,张阳这次带着他们出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历练,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与他们无关,所以不需要他们参与。 米雪看到龙家富丽堂皇的宫殿后,惊讶不已,自然满心欢喜,拉着曲美兰到处乱逛,知道米雪是张阳的未婚妻,龙家的人,对米雪等人,十分毕恭毕敬,十分客气,一切招待,都以参照对待最高贵宾的规模,就闫叶飞与李娟两人,都不例外。 闫叶飞和李娟在龙家享受顶级待遇的同时,每每回想起曾经在蜀山李家为奴的经历,都充满了感慨,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在龙家平原外,他们两个已经成为各个门派年轻弟子们心中最羡慕的人。 宴会之上,老爷子张平虏特意传音,让张阳在宴会之后不要惊动任何人,单独去一下他那里。 等张阳在宴会之后来到老爷子张平虏的房间里后,发现外公张道峰以及舅舅张运安都已经在房间内等候多时。 房间里,包括龙凤在内,没有一个龙家人在场,也就是说,在这个房间里的都是他们张家的人。 “老爷子,这么隆重把大家聚在一起,到底有什么事情?” 发现房间里没有龙家的人后,张阳也知道,老爷子这么做,必然有他的用意。 老爷子一脸平静的坐在上方,若有所思。舅舅张运安最先起身,让张阳坐下,然后说道:“这次,算是我们张家的私人会议,所以只有咱们几个人。” 等张阳坐直身子后,张平虏才抬起头,脸上还带和一股从没有过的严肃,看着张阳,拧着眉头问道:“阳阳,你来龙家平原的路上,是不是和其他大圆满见过面了?” “嗯,来之前,我见到蜀山李家大圆满李剑一,以及华家的大圆满华飞天两个人。” 张阳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点点头。 “唉,阳阳,你毕竟太年轻了。” 听到张阳话,张平虏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忧愁来。 “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张阳皱起眉头,不明白自己见了李剑一和华飞天两人反而会让老爷子愁云密布。 “本来是没什么的,可你现在再度突破,实力又一次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这就使得这件事,变得复杂了。” 老爷子眼中,喜忧参半,他既欢喜张阳变强大了,又为接下来的事情感到头疼,他见张阳还没想明白,于是提点道:“阳阳,你应该感应到,外面那些大圆满,除了魔门与周家之外,包括少林在内,在你回到龙家平原后不久,有过一次短暂的碰面吧?你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四家大圆满,第一次聚在一起,一开始我也没有着在意,不过后来转念一想,才猛然发觉不对。他们相聚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眼前这个争夺万年蟠桃的节骨眼上,就必须得引起咱们的重视了!” 华夏大圆满的修炼者寥寥无几,互相之间可以说都十分了解对方的气息,这次大家又都聚在龙家平原,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动静,都很难瞒过其他的人,毕竟不是每个大圆满都像张阳一样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 张阳当然对四位大圆满聚在一起有所察觉,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只是听老爷子这么一说,他有些明白了,但也因此更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