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零章 龙三长老的阴谋 - 神医圣手

第九六零章 龙三长老的阴谋

“三哥,三哥,我回来了,你在哪里!” 站在乱石岗外,龙守四大声喊道。 原来这个乱石岗的大石块太过凌乱,山洞石窟众多,许多的山洞石窟并非堵死,而是互相连通,所以这乱石岗的石窟山洞反而是一个天然的迷宫山洞,对于那些早就把这里的地形探测清楚的人来说,这里就是个最佳的隐匿之地。 “是守四回来了?” 不一会,就有一个声音从这如同迷宫一般的乱石堆中传来。 “不错,是我守四,三叔你在哪里?” 龙守四听到这个声音,马上追问着喊了一声,这个乱石岗路口洞穴极多,单凭声音,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很难找到说话的人。 “你过来,我就在第四个路口,往左数第十一个洞穴内!”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替龙守四指明了方向。 根据指示走进山洞之后,龙守四终于看见了说话的那个人。 这个藏在石窟洞穴之中的人,正是当初在龙家遭受五大势力围攻之后,从龙家叛逃出来的龙家三长老龙江。 龙守四与龙江之间,果然有联系,而且,看样子,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当密切! 这也不奇怪,龙家年轻一代的弟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秘密送出去一部分,在外面生活修炼,走一条和龙家总部完全不同的路。 这些人,便是龙家的外部护法,只有龙家遭遇重大危难的时候,他们才会出面。 这些外部护法,就算龙家内部,也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只有族长和长老才能知道的秘密。 其实龙守四,也是其中的一人,当年正是由身为龙家三长老的龙江亲自安排进去的一个人,是他绝对的嫡系,这么多年来,一直待在外面,直到上次龙家遭逢大难,才赶了回来,不过在回来之后,就被龙江一直安排在龙家平原外面,没有回到龙家。 所以,在龙江叛离龙家之后,他总是能够及时逃避龙家对她追捕的一个原因,龙守四的身份,毕竟在龙家还没有曝光。 现在的龙守四,以追捕龙江的名义离开了龙家,现在无疑就相当于是不方便露面的龙江的一双眼睛,替他紧紧等着昆仑山外各大门派世家的一举一动。 洞穴内,龙守四走进来之后,龙江头也不抬,还在专心致志的往一口大锅里添加草药,还时不时的,从身旁的一个布袋子里抓一把黑色的粉末丢进锅里。 这口大锅的下面,已经放好了柴火,但还没有点燃。 “守四,你回来的有些早啊!” 在投入锅里最后一剂草药后,龙江松了一口气,这才抬起头,皱眉看着意外回来的龙守四。 对于龙守四,龙江绝对的放心,所以即便龙守四提前回来,他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不等龙守四说话,龙江皱起的眉头很快舒平,他露出一个笑脸,安慰说道:“不过不要紧,反正就差最后一步了,你回来正好,替我看着,接下来只剩煮沸,熬一段时间,这锅毒药,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说着,龙家三长老龙江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他此时双眼布满血丝,为了配制这锅毒药,他已经熬了两天一夜,因为这毒药的特殊性,他不敢有一点马上,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好好休息,龙守四回来,他正好可以休息一下,把剩余的工作交给龙守四来完成。 “三哥,我这次提前回来,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龙守四看到龙江这个样子,脸上一阵心疼,马上过去扶着龙江让其做到一旁,然后说道:“我见到那个人了!” “你不是带毒药回去,那来干嘛,守四,你可千万不敢破坏咱们的计划……嗯?你说你见到谁了?” 一开始,龙江还有些生气,不过突然停顿,接着瞪大眼睛,转而疑惑的问道。 “张阳!” 龙守四想到那个随手一巴掌就把自己打飞出去的年轻人,脸上马上浮现一抹愠色,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个名字。 “张阳?” 龙江听到这个名字,刚堆起的笑脸猛然僵固,他豁然起身,接着勃然大怒,那原本就披散着的头发一下炸裂开来,灰白色的头发随着内劲外放根根竖立,这样子明显气得不轻。 当初他就是趁着龙老鬼意外暴毙的机会,把龙家守护者断层的消息传出去,引起各大势力对龙家的窥视,围攻龙家,而且,还主动在龙家的守护大阵上做了手脚,故意放敌人进入龙家,这一切,都足以让岌岌可危的龙家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没办法不恨这个叫张阳的年轻人,这个足以让千年大世家龙家堕入无尽深渊永世不得翻身的阴谋,最终却被那个叫张阳的年轻人彻底破坏,龙家最后损失惨重,可还是保留了最重要的根基,早晚还是可以恢复元气。 龙家守护者突然暴毙,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哪里还会有出现第二次的可能,可谁又能想得到,这个年纪轻轻居然就有着大圆满实力的家伙,以及他所代表的医圣张家,居然逼得五位联合在一起的大圆满不战而退,既保全了龙家,也暴露了他的阴谋,逼得他不得不离开龙家,躲在这个鸟不拉屎的乱石岗里,不敢见人。 可以说,张阳在龙江的心中已经升级到与龙家一样的程度,对其皆是恨之入骨。 现在忽然从龙守四的口中听到张阳的消息,这让龙江只感觉一股冲入脑门的炸气,一直在嗡嗡作响,模糊了眼前的世界。 发现龙江气得的身子都开始虚晃,有摔倒的迹象,龙守四连忙过来,扶住了龙江,急急忙忙说道:“三哥,你可千万不敢气垮了身子,颠覆龙家、报仇雪恨的事情,还得仰仗着您来完成呐!” 咬牙切齿之间,龙江才渐渐回过神来,龙守四的话成功的压制住了他几乎要爆发的那股恨意,渐渐平缓下心中的怒火。 这时候,龙江才发现龙守四此刻,身上还带着伤。 “守四,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负伤?” 面对龙江的追问,龙守四把营地里遇到张阳等人的一幕,一丝不漏的说给龙江听,尤其是在描述张阳的时候,特别说明了一下,他所看到的张阳,根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身上一点内劲修为的气息都没有,但当他靠近一出手,张阳才展现出自己大圆满的修为来。 而且,当时张阳身外的天地能量,更像是自动凝聚,保护张阳,这样的实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大圆满修炼者的理解,要知道,当初龙家的守护者龙老鬼,功成大圆满后那么多年来,都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 龙江听完,沉思了半天,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不等龙守四有所反应,他直接起身,兴奋的竟然一脚踹翻了自己辛辛苦苦两天一夜配置好的那锅毒药,随即哈哈大笑。 “三哥,您这是怎么了?您可千万不敢吓我” 看到龙江这个样子,龙守四有些慌张,还以为龙江听到张阳的消息后魔怔了。 “守四,咱们的机会来了,也就用不上锅毒药,使用那些没什么效果的下三滥手段了!” 龙江哈哈大笑过后,抓着龙守四的手激动道:“你别忘了,咱们的目的,就是整垮龙家,只要能整垮龙家,报了咱们的血海深仇,其余一切跟咱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呢?” 龙守四迷迷糊糊的听着,他想不出这为什么会导致龙江现在如此兴奋。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不一样,张阳这次,再也不可能保住龙家,龙家注定要像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的名门大派一样,万劫不复!” 龙江哈哈大笑,然后逐一向一头雾水的龙守四解释起来。 “我泄露龙家机密,把昆仑山即将有万年蟠桃出世的消息公之于众,就是要趁着龙家此刻元气大伤的时刻,再制造第二个机会。配制这毒药,也是准备让你用他控制一批不足以引人注意的小门小派,搅乱这次听闻消息赶来昆明的各门各派,最后利用你龙家弟子的身份,引起修炼界对龙家的公愤,那时候,就算是医圣张家,也难保龙家。” “但是现在,张阳的实力居然又有所精进,如果我没猜错,张阳此刻的实力,已经达到返璞归真,可以说,他已经站在了内劲五层的边缘上,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成了最好的机会!” “三哥,为什么张阳的实力精进,反而成了咱们最好的机会?” 龙守四越听,就越是迷糊。 “哈哈,守四,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这一次,与上次各大势力围攻龙家,可有着巨大的差别!” 龙江越说越是兴奋,他血丝密布的双眼之中,神采奕奕。 “上一次,那些老家伙们是来龙家,是在抢夺本身不属于自己的利益,以壮大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显得名不正言不顺;而这一次,他们聚在这里,可是为了即将出世的万年蟠桃,这种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大家全是靠本事去争夺这万年奇宝。” “万年蟠桃,它可以无限强化肉身,将肉身提升到能够承受的极限,还能够提升精神力,直接提升修炼者的精气神,这才是它连大圆满都能吸引住的原因。可以说,如果是那些大圆满得到了,他们就等于一只脚就踏进了内劲五层的境界,五层之下,再无敌手,当然,也许直接突破五层,也说不定!” “而张阳现在越厉害,那些名门大派对其就越是忌惮,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以为,那些自诩名门大派的老家伙们,会坐视不管,看着张阳轻松得到万年蟠桃,实力再度大涨吗?” “三哥,你的意思是……那些门派,会联合起来,对付医圣武宗?” 龙守四听完之后,恍然大悟,他现在总算有些明白,龙江心中的打算了。 “对,也不全对!” 龙江突然压低声音,语气怪异,桀桀冷笑道:“现在有资格对张阳造成威胁的,只有四个半的势力,少林、武当、蜀山李家以及长白山华家,算是其中四个势力,至于上次在龙家平原实力大损的南疆魔门与周家,合起来算半个势力。” “李剑一华飞天这些老家伙们,那么爱惜自己的生命,绝对不会与张阳明面上决裂,他们就算知道张阳实力大涨,也不会轻易指使自己的势力对付医圣张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张阳带走昆仑山即将出世的万年蟠桃。” “所以说,他们明面上不会有什么动作,但暗地里,必然会结盟,联合在一起,最后等万年蟠桃真正的成熟的时候,他们必然会有所作为!” “而我们的机会,就来自这里!” 龙江站说道这里,不由的直了身子,激动的浑身颤抖不已,接着说道:“到最后有资格争夺万年蟠桃的,只有这些拥有大圆满的家族门派,而那时候,张阳必然无暇顾及龙家。至于我们,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按照原定的计划双管齐下,直接利用你龙家弟子的身份,引起龙家和其余修炼界所有门派的矛盾,再加以龙家财富对他们的诱惑,必然可以让龙家家破人亡,不复存在!” “到时候,没有大圆满守护者,没有医圣张家的庇护,我倒要看看,龙家怎么面对修炼界那多如牛毛的门派!” “哈哈,哈哈哈哈……” 一通说完自己心中的计划,龙江心情大好,无比愉悦。 就连龙守四,在一旁听得,也是心生澎湃,两眼放光。 “守四,接下来,你赶紧回去,一旦时机成熟,我肯定会想法设法的通知你!不过你千万要记住,不到最后,千万不要做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事情,咱们的计划,只有在绝对隐密的情况下,才能万无一失!” “是,三哥,那我这就回去!” 龙守四马上应诺下来,接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