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三章 帮你教育一下弟子,不用谢我 - 神医圣手

第九五三章 帮你教育一下弟子,不用谢我

“闫叶飞,李娟?他们是谁?” 中年人想了想,也没能想起了这两个人是谁,当初闫叶飞和李娟在他们倚天派,实在太过不起眼,这个中年人身为倚天派大弟子,最重要的就是专心修炼,自然不会去过多的关注门派里的末流弟子。 “大师兄,就是那两个曾在我倚天派待过一段时间的两个弟子啊,您不记得了吗?” 赵海亮发现中年人没有想起闫叶飞李娟两人,不由有些着急,连忙再度追问了一句,说道:“您再好好想想,就是当初我被师傅收为徒弟之前,离开了咱们倚天派的那两个人!” 经过赵海亮这么一说,中年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皱眉凝神了一会,猛然一顿,这才想起赵海亮所说的那两个人是谁。 他虽然不知道闫叶飞和李娟,但是却知道,曾经有两个体质特殊的弟子,就在赵海亮拜师前一段时间,主动离开了倚天派,好像那两个人的名字,就叫做闫叶飞与李娟。 “哦,是不是那两个拥有五大特殊修炼体制之一的那两个人?” “不错,不错,就是他们!” 中年人随即问了一句,赵海亮接连点头,马上说道:“就是那两个拥有渡厄体质与影魅体质的人,他们现在,就在那个医圣武宗里当弟子!” 看到自己的大师兄终于想起那两个人,赵海亮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紧跟着补充道:“弟子怀疑,医圣武宗的那个人敢这么贬低咱们倚天派,肯定跟这两个人摆脱不了关系,看来就是他们加入那个医圣武宗之后,就处处贬低咱们倚天派,所以才会让他们的人口出狂言,那么看不起咱们!” “虽说那两个人现在不是咱们倚天派弟子了,可毕竟也在咱们倚天派待过,当初咱们没有追究他们离开倚天派改投别派的罪过,就足够宽宏大量的了,可他们如果真这么做,那就不能放任不管了!” 中年人冷哼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接着扭头看着赵海亮,不悦的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前面带路,带我去见识见识,到底是谁如此出言不逊,污蔑我倚天派!” “是,是,大师兄,我这就带您去!” 赵海亮猛地回过神来,顿时觉得肿起的半边脸这会也不疼了,马上快走几步,抢先除了帐篷,顺便还替身后的大师兄掀起帐篷帘子,谄媚般的讨好道:“大师兄,这边走!” “哼,没用的东西,真给我们倚天派丢脸!” 嘀咕了一句,中年人走出帐篷,跟在赵海亮身后。 虽然听到了这个中年人的嘀咕声,可赵海亮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反而在心中暗喜,大师兄如今修为,已经达到内劲二层中期,而那个敢打她的小丫头,看上去也就是二层初期,有大师兄出面,一定能够狠狠的教训那个小丫头,给自己报仇! 距离赵海亮回去,再到他带着那个身为倚天派大师兄的中年人回来,过去的时间并不长,在张阳等人的帐篷前,似乎跟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在看到赵海亮领着那个中年人走过来之后,那些不属于倚天派的弟子们马上散开,躲得更远一些,然后瞄向赵海亮身后的中年人,他们这些小门小派的,可不敢得罪倚天派的那位大师兄,远远躲着看好戏,才是他们心中的想法。 至于倚天派那些被赵海亮专门叮嘱再次看着曲美兰他们的后辈弟子们,看到中年人,紧跟着站直了身子,然后微微弯腰,低头恭维道:“大师叔!” 声音整齐,显然训练有素,看来平时在倚天派,这种形式上的要求也很严格,这些小辈弟子,遵守的一丝不苟。 “嗯。” 摆足了架子,这个中年人看来也很享受这种感觉,微微颔首示意,这才望向张阳那边的帐篷,看到一旁的闫叶飞李娟两人。 对于闫叶飞、李娟两人,他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两人拥有的渡厄体质与影魅体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在倚天派的历史上,曾有一位掌门,未到不惑之年,就已经修炼到内劲三层后期,突破再望,只可惜,到最后突破的紧要关头,一时不察,以至于走火入魔,功亏一篑,不幸损落,成为倚天派历史上的一大遗憾。 对于从小就在倚天派长大的他来说,这件事他耳熟能详,因此对修炼的心魔很是忌讳,而渡厄体质最出名的地方,就在于修炼会更为顺利,而心劫,灾难都比起其他少许多,那时候他知道心来的弟子拥有这样的体质,就十分妒忌。 不过后来听说,那两个人因为年纪太大,错过了修炼界的最好时候,因此被门派放弃,放任自流,这才没多想什么。 现在再看到这两个人,听赵海亮说他们已经内劲一层中期,这则说明,医圣武宗起码是有办法,让他们重新修炼,没有多去想他们为什么可以重新修炼的中年人皱起眉头,一想到这两个人今后不用担心走火入魔的问题,当初对他们二人的妒忌这时候又忍不住冒了出来。 “海浪,你说是他们打的你?” 当着闫叶飞李娟的面,中年人扭头,看着赵海亮问了一句,他的声音洪亮,四周的人都听得清楚。 那边的曲美兰和米雪两人,也注意到赵海亮领着一个中年人过来了,不禁皱起眉头。 看到那个中年人,闫叶飞李娟楞了一下,接着小声对米雪和曲美兰介绍道:“这个人,好像就是倚天派掌门赵志成的大弟子赵执柄,昨儿在进营的时候,我就见他在赵志成的身后站着。” 曲美兰点点头,她才不担心赵海亮带来的是谁呢,至于米雪,就更加不担心了。 帐篷里,张阳忍不住乐了起来,外面来的人自然逃不过他的感觉,这就像是小孩子打架,吃亏了打不过对方,就跑回家找家长来帮忙,不过令张阳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孩子找来的不是做父母的,而是找了个家里的大哥哥。 张阳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帐篷里等三大灵兽的消息,干脆走出帐篷,只当是看了热闹。 看到张阳走出来,米雪最先露出一个笑容,冲张阳挥了挥手。 “师傅。” 曲美兰看到张阳,连忙过来向张阳问了个好,就连闫叶飞李娟,也凑了过来。 “呵呵,外面这么热闹,我出来看看。” 看着外面,张阳笑着说道,说完他还看着闫叶飞李娟,补充道:“看来有人妒忌你们现在飞黄腾达,所以来找事了?” 闫叶飞李娟看到张阳出来,本身还觉得因为自己以前的事给张阳惹了麻烦,可听到张阳这么一说,两个人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一行人,完全当四周的人都不存在,哈哈大笑。 那边的赵海亮与倚天派的大师兄,完全被他们彻底无视了,那个被赵海亮请来的中年人发现张阳他们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已经气得脸色发青。 现在的他,彻底相信了赵海亮之前所说的话,这个什么医圣武宗的人,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一点都不把峨眉倚天派放在眼里,难不成他们还以为,自己门派名字前挂了医圣两个字,就真的和如今修炼界如日中天的医圣张家有关系吗! “喂,你们刚才是谁,敢打我们倚天派的弟子!” 忍无可忍的这个中年人,猛地往前踏了一步,走向张阳等人,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 “一个只有内劲二层中期的家伙,就以为自己能来找回场子了?” 随便看了这个中年人一眼,张阳微微一笑,然后摇头嘀咕了一句。 “内劲二层中期?那不就是说,跟我实力一样了吗?” 米雪听到张阳的嘀咕,眼前一亮,她还记得,前段时间,她刚刚突破了二层中期。 张阳点点头,米雪现在,的确已经是内劲二层中期的实力了,而这还是有他控制着的缘故,否则的话,张阳放手让米雪突破,她现在的实力,还会更高。 内劲双修的心法,本身就是修炼界最神秘的一个修炼心法,这个功法的修炼速度,完全取决于双修的双方两人,以张阳现在的实力来看,如果全力帮助米雪修炼,米雪的修为自然不会是眼前这么低。 但是修炼太快对米雪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没有相对性的心境,只会是拔苗揠长,得不偿失,比如在乐山大佛那里,大家都有所顿悟,可在修炼上面取了巧的米雪就什么感悟都没有。 眼见张阳他们还不理自己,顿时有一种被无视感觉的中年人再度忍不住,又是怒斥了一句。 “你们医圣武宗,也太不把我倚天派放在眼里了,我倚天派门下弟子,岂是任你们羞辱的,如果不赶紧把动手的人叫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曲美兰看了眼那个中年人,不屑的奴了奴嘴,然后走了出来,对对面那中年人说道:“我打他,是为了让他张长记性,别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这个婊——啊!!!!” 赵海亮在中年人的身后,听到曲美兰这么一说,顿时火冒三丈,尤其是趁着现在有大师兄在替他撑腰,马上指着曲美兰破口大骂! “啪!” 不等赵海亮骂完整一句话,米雪突然加速,离开了张阳身边,抬起手,出现在赵海亮的面前,对准赵海亮另一边脸,狠狠的又扇了一巴掌! “啊!!” 惨叫一声,赵海亮顺势腾空,巨大的惯性带着他再度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十米开外。 “噗!” 这下,他两边脸全高高的肿了起来,嘴巴里本就为数不多的牙齿,又一次被打碎了好几颗! 赵海亮完全想不到,自己在早上这一会会儿的功夫,就接连被两个看似羸弱的漂亮姑娘,连扇两个嘴巴,一嘴的牙齿,反而到剩几颗好牙。 他趴在地上,疼得再也爬不起来了,呜呜的惨叫着,身上的衣服都破烂了好几处,现在的样子,可是说是狼狈不堪,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乱说话,当心我打烂你的嘴巴!” 米雪一脸寒霜,怒气十足的看着飞出去的赵海亮,冷声警告着。 这一幕,看傻了所有人! 包括那个被赵海亮请来的倚天派掌门大弟子赵执柄,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也会有如此霸道的时候。 米雪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因为她和曲美兰认识的最早,可以说,曲美兰早就是米雪现在最要好的闺蜜了,这也是曲美兰从来不会称呼米雪师娘而是称呼为米雪姐的原因。 以前就有带刺的玫瑰这样外号的米雪,一旦生气动怒起来,那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听到那个赵海亮刚骂一个字,米雪就知道从他的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干脆冲了过去,再赏给这个赵海亮一巴掌。 “你们,你们!!!” 终于反应过来,身为倚天派的大弟子赵执柄浑身微颤,他瞪着米雪,那样子仿佛恨不得一口吞了米雪! 赵执柄完全想不到,对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还敢动手打人! 米雪的动作,他看在眼里,不过因为完全没想到,这才没有出手阻止,而这更加让赵执柄觉得收到了侮辱,看向米雪的目光里,也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神情! “你们到底是怎么管教自己门下弟子的,居然能教出这样的弟子,真是不可理喻。” 米雪拍了拍手,转过来对着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赵执柄皱眉抱怨了一句道:“这样的弟子,就是要敲打敲打,他才会长记性,不至于给你们倚天派惹麻烦。哦,我帮你教育一下你们的弟子,你也不用谢我了。” 抱怨着,米雪还不忘笑了一下,打了这一巴掌,她出了气,当然心情不错。 可另外那一边,赵执柄气得牙齿都开始打颤,他完全无法理解,对面那个女人,怎么能够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