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二章 狗眼看人低 - 神医圣手

第九五二章 狗眼看人低

外面的动静,在帐篷里的张阳当然知道。 至于那个赵海亮从一开始到刚才的话,他也听到了,不过他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出来。 只是个不入流门派的小弟子,他根本就不在张阳的视野里。 外面的情况,张阳相信曲美兰他们一定能够处理的很好,根本用不着他出面。 “什么医圣武宗,居然让一个姑娘来当大师姐,真好笑……闫叶飞,你们是不是越混越回去了,还是说到了你们这一大把年纪,除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门派之外,就没人收留你们了!” 在外面,赵海亮因妒生恨,语气一下子变得阴阳怪气,紧跟着尖酸刻薄得叫了起来。 “赵海亮,你不要太过分了!” 闫叶飞和李娟终于按耐不住,再也无法忍受赵海亮这样连番的挑衅,脸上露出怒容来,这个赵海亮不停的对医圣武宗的蔑视和侮辱,完全超过了他们的底线。 “怎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 看到闫叶飞有些恼羞成怒,自以为说到闫叶飞痛处的赵海亮马上哈哈大笑,嚣张的样子好像他就是倚天派的掌门赵志成一样! “哈哈哈……” 四周那些小弟子,听完赵海亮的话,马上跟着赵海亮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这些人之中,也有过被那些大门派的弟子们嘲笑蔑视过的时候,这时候看到赵海亮欺负闫叶飞他们,马上有了一种报仇的痛快感觉。 “这位美丽的姑娘,说实话,留在这个什么狗屁的武宗里,来加入我们倚天派吧,相信我,有我在,我一定会帮你在我们赵掌门面前求情,保证你只要一来,就能拜我们赵掌门为师……” “啪!” 咚! “啊!!!” 一声响亮的耳光,宛若炸雷,接着,赵海亮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呼啸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七八米外,那群围观的弟子们面前。 曲美兰的回答,异常简单,直接一巴掌,代表了一切。 “噗!” 赵海亮挣扎着爬起来,张开嘴,一颗带着血的牙齿马上掉了下来! 曲美兰满脸寒霜,盯着赵海亮,那只雪白的小手还停在半空中,缓缓才收了回去。 “我们医圣武宗好像是没什么名声,但是你们那个什么倚天派,我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 看着远处挣扎着爬起来的赵海亮,曲美兰用更为不屑的声音补充了一句道。 “你敢打我!” 看着手中掉落这颗被打碎的血牙,赵海亮的脸几乎都因为疼痛而扭曲了,他缓缓的站起来,浑身颤抖,抬起手,指着曲美兰,好一会,才能说出一句狠话来,可惜,出了这四个字之后,就又因疼痛而再也说不出来别的。 “吸!” 四周的人,马上倒退了一步,那些还等着看笑话的人满脸僵硬,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曲美兰那么一个弱柳迎风看似不堪一击的小女子,抬手随便一巴掌,竟然就能把赵海亮打的这么惨! “师叔!” “师叔你没事吧!” ……倚天派的那些弟子看到自己的叔叔被人家一巴掌扇了出去,惊呼之后,马上围了过来,看着自己的师叔,接着,他们转过头来,看着曲美兰他们,一个个怒目相视。 “你们干什么,怎么出手打人!” “就是,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敢动手,欺负我们倚天派么!” 一群倚天派的小弟子们,群情激昂,盯着曲美兰大声说道。 “内劲二层!!” 又过了好一会,赵海亮回过神来,摸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下巴,顾不上搭理身边的倚天派弟子,跟着惊呼了一声! 赵海亮到底是倚天派的掌门弟子,也还算有点见识,现在回想起刚才曲美兰那一巴掌,他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 对面那个女孩,扇来的一巴掌里,明显夹带了内劲,而内劲灌入这正是内劲二层的标志,也就是说,这个女孩,起码已经达到了内劲二层的实力! 惊愕的看着曲美兰,赵海亮想明白之后,浑身冰凉,刚才说狠话的那股气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赵海亮现在也不敢再多说一句狠话,他不过才只有内劲一层后期的实力,根本不是对面那个女孩的对手。 “啊!” 那些刚才指责曲美兰的倚天派弟子们,马上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想不到,对面那个女人竟然是内劲二层的高手,对于他们这些小弟子来说,内劲二层,已经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修炼者了! “曲美兰,你的手没事吧?” 米雪看着曲美兰,这时候走过来,冷眼看了下那边的赵海亮,然后心疼的看着曲美兰,轻轻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米雪姐,没事的,不过我也没想到,他这么不堪一击。” 曲美兰看到米雪脸上的关切之情,马上露出一个笑脸,摇了摇头。 闫叶飞和李娟看着曲美兰和米雪,心中微微有些愧疚,今天这件事,可以说都是因为他们两个人而起,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也不会引起赵海亮对医圣武宗的羞辱。 似乎看出闫叶飞李娟两个人心有愧疚,米雪转过头接着就对他们说道:“有些人,就是因为眼高于顶,所以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对于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就不需要去理会他们。” 米雪这么一说,闫叶飞和李娟两人心中的愧疚才渐渐消失,两人的脸上,这才又挂上了笑脸。 赵海亮被一群倚天派弟子围着,看着远处的米雪曲美兰,米雪的话,刚才声音一点都不小,根本没有瞒着别人的意思,明显就是说给他们倚天派听的,或者说,明显就是说给他赵海亮听的,那个狗眼看人低的话,指的也就是他赵海亮! 自从拜倚天派掌门赵志成为师之后,赵海亮在倚天派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久没有被人这么嘲讽过的,米雪的话,让赵海亮的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紫。 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又被人那么轻视的嘲讽了一番,尤其对付还是两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他们倚天派的脸,可以都被赵海亮丢尽了! “你们,在这里盯着他们!” 赵海亮一只手捂着下巴,剧痛之下,对四周的倚天派弟子说了一句,他现在不敢再对米雪曲美兰说一句狠话,可不代表,他心里没有那么想过! 对身边的一个倚天派小弟子低声狠狠的说着,赵海亮接着恶毒的看了眼那边说说笑笑的米雪曲美兰等人,跌跌撞撞的走出了人群,向倚天派深处的营地走去。 这口气,赵海亮根本无法咽下,不报不行! ***************************************在属于倚天派的帐篷群中间,是一顶最大的帐篷,不过帐篷内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倚天派的掌门赵志成还有那位最近刚刚加入倚天派的长老,一大早就出去,去营地外面了。 这时候,在倚天派营地里的这顶最大帐篷内,只有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此刻坐在帐篷内,美滋滋的喝着茶,悠然自得。 赵海亮捂着肿起的半边脸,跌跌撞撞的走进这顶帐篷,没看到掌门他们,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在看到那位正在喝茶的中年人之后,眼前的一亮,马上走到这位中年人的面前。 “大师兄!” 看着那位正在品茶的中年人,赵海亮虽然略显狼狈,但还是很恭敬的弯腰鞠躬,不敢直视这个中年人。 这个人,原来是倚天派掌门赵志成的大弟子,怪不得赵海亮看见他,是这个样子。 听到赵海亮的声音,那个中年人品了口茶,缓缓的抬头,瞥了眼赵海亮,这才看到他的狼狈样子。 “嗯?原来是海亮啊,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这位中年人再度把目光投向眼前的茶杯,接着又拿起来放在嘴唇边,轻轻的吹了吹。 “大师兄……” 赵海亮捂着脸,一下子跪在中年人面前,突然痛苦起来! 茶杯在中年人的手中一顿,那中年人这才把目光离开茶杯,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赵海亮,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也难道中年人面露不解,要知道,这里根本没什么一线大世家或者大门派,在这个营地里,都是些二流三流的小门小派,而其中,他们倚天派本身就是最强大的门派,而赵海亮现在弄成这样,显然是被欺负了,这个中年人实在想不出来,在这里还有谁有这个本事,不顾他们倚天派的面子,如此欺负他们倚天派的弟子。 “大师兄,是,是昨天来的那群人,那个什么医圣武宗的人!” 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赵海亮哭着说道,说着,他把手拿开,让中年人看到他肿起的半边脸,又哭着补充道:“大师兄,我不过就是忍不住,在他们面前夸了咱们倚天派几句,可是对面居然那么嚣张跋扈,一点都不把我们倚天派放在眼里,仗着自己厉害,直接就给了弟子一巴掌,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中年人手中的茶杯,突然撒出了几滴茶来,此时的他,已经满脸阴沉,盯着赵海亮,冷声追问道。 “师弟,师弟不敢说……” 赵海亮声音一下小了起来,犹豫不决的,不敢再说下去! “只管说!” 中年人猛然一瞪眼,中气十足的问道! “他们说,咱们倚天派,不过就是个末流小门派,他们听都没听过!”赵海亮心中暗暗一喜,可脸上还是沮丧着,泪痕都没干,接着就说道:“他们还说了,咱们倚天派的人,个个都是狗眼看人低,自己眼高手低,不知道天高地厚,还说,还说咱们倚天派的人,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个垃圾门派,就敢来昆仑,窥视万年齐宝,叫咱们赶紧滚回峨眉躲起来,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赵海亮说着说着,就来了劲头,更是添油加醋的把当时米雪曲美兰的话转述给这个中年人,还不忘多说几句,把倚天派贬低得更是一文不值! 啪! 那个被中年人端在手心的茶杯猛然摔到地下,碎成一地的玻璃瓷片,那茶叶茶水,当即就洒了一地! “混账!” 猛喝一声,中年男人站了起来,死死盯着赵海亮,问道:“这话到底是他们说的,还是你说的,嗯?” 这个倚天派的大师兄活到这把年纪,早就过来那个被人随便一煽动就不管不问不顾一切的年纪,赵海亮说得那么可怜,但他也没有全信。 这其中,也是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那么一个连听都没听过的门派,敢这么贬低侮辱他们倚天派! 赵海亮退了一步,看着中年人,心头一惊,接着脱口道:“师兄,师弟不敢说谎……不过的确是师弟招惹他们在先……” 说着,赵海亮又哭着坦白说道:“师兄,师弟不过是看那个门派里,有几名年轻美丽的女子,一时心痒,这才忍不住去炫耀自己……请师兄恕罪啊!” 中年人一脸怒气,这才微微有所缓和,赵海亮这么说,他才有些相信,昨天他就在掌门赵志成的身后,也看到了那群人,知道他们那里的确有几个美丽年轻的女子。 不过,他更清楚,掌门赵志成对那群人里的乔易洪十分上心,而且今天一早,还把对方约了出去。 “师兄,就算我不对在先,可是那群人也不能这么侮辱轻视咱们倚天派吧!” 赵海亮看着中年人,见对方没有动身的意思,咬咬牙,接着又说道:“对了师兄,对方那群人里,还有以前咱们倚天派的弟子!” “嗯?你说什么?” 中年人皱起眉头,看着赵海亮,疑惑道:“你是说,对方的弟子之中,有咱们倚天派的弟子?” “不错,大师兄,您还记得闫叶飞李娟这两个人吗?” 赵海亮激动起来,马上说道。

上一篇   第九五一章 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