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四章 没钱治病的母女 - 神医圣手

第九四四章 没钱治病的母女

一路游山玩水,两天后张阳他们乘坐的游轮才抵达渝城市,连坐好几天船,虽然大家兴致极高都不累,但是也不能一直坐船前往乐州,干脆到了到了渝城之后,又在此逗留了一天。 由张阳带着大家到处散步逛街,参观游玩这座美丽的城市。 渝城还有个名字,叫做山城,意思是这是一座建立在山上的城市,风景独特,出去站在外面的街道上,抬头看去有很多建造在山上的房子,层次感非常的明显,因此在这里有很多知名有趣的经典。 上一次,张阳和龙凤与半路上遇到的蜀山李家子弟李长风就是在渝城分开,在渝城待着的时候大多是三个人在一起喝酒探讨修炼,都没怎么游玩,这一次,张阳也趁这个机会,跟米雪他们好好的把渝城逛了一遍。 米雪他们从未来过这里,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也觉得大开眼见,这里的人文风景与习俗都与长京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次出了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之外,还多了追风,相比那两个小家伙,追风可是要抢眼球的多,一路上,不少人都对他们频频侧目,看着追风露出羡慕的眼神。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这次在渝城游玩,他们什么宝贝都没有发现。 但转念一想,张阳也随之释然了,如果那些绝世奇宝那么容易遇到的话,那这些宝贝早就烂大街,也就不再被人当宝了,他能够连续两次捡到大漏,收获千年玉茯苓和玉斑灵菌,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再想遇到什么宝贝,就显得太贪心了。 一天时间,根本逛不完渝城知名有趣的景点,所以张阳等人第二天又逛了一上午,在渝城一家有名的酒店吃过午饭之后,张阳才决定下午开车上渝城高速,直接前往乐山。 这一天半时间,大家玩得十分尽兴,等饭菜上来,更是口味打开,一桌子人,风卷残涌,就把满满一桌子菜扫荡一空。 吃饱饭,大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休息一会,聊聊天消消食。 这时候,张阳突然想起了蜀山李家最有名的猴儿酒,酒虫一下就被勾引起来。 猴儿酒可是上等的好酒,酒香味醇,它的美味绝对是喝过一次就忘不掉,只可惜,这次出来没有带上一谭来。 “咦,外面怎么了?” 当张阳他们正准备离开酒店出去开车的时候,酒店外面,突然聚起了不少人,都在奔向不远处的一个路口,似乎在那里有什么事情发生。 乔易洪过去随便拉住一个路人问了问情况,回来对张阳说道:“那边是渝城一家有名的医院,好像是有个病人因为掏不起医疗费,所以医院拒绝治疗,病人的家属在医院门口哭闹呢。” 张阳皱起了眉头,不管是现在这个年代还是几年以后,因为支付不起医疗费用而被医院拒绝治疗的事情有很多,每次有媒体曝光,都会引起很大的社会舆论,给医院这个治病救人的地方抹黑,也让有着天使之称的医生们很是难堪。 “走,过去看看。” 张阳说着,带头向医院那边走去,这种事情,如果他没有遇到就算了,既然遇到了,就肯定不能放任不管。 前面已经围了不少的人,张阳他们过来像挤进去,也不是很容易。 人群里,吵吵闹闹的,已经把这家渝城医院的大门堵死,里面吵吵闹闹的,场面十分混乱。 不得已,张阳只能暗中使用内劲,这才轻松的挤开周围围观的人群,来到最里面。 到了里面之后,他才看到,是一个中年妇女,跪在医院的大门前,嚎嚎大哭,而她的面前,躺着一个浑身微微抽搐的小女孩,大概就只有十三四岁,还是花朵般的年纪。 医院的医生还有保安这时候都站在门口,几名保安在这个中年妇女身旁不停的劝说着她,可她就是不肯离开。 那几名医生,也是面露不忍,躲在最后面,不愿露头。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吧,她才十四岁啊,你们就可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 那位中年妇女见四周的人越聚越多,哭嚎之声也越喊越大,声音都已经沙哑,变了音,但仍不肯停下,更不肯让那几个保安带走她。 “这位大婶,您不要这样好不好,您这样,我们也很为难的啊!” 一名保安也在苦口婆心的劝着这位中年大婶,可他说的话,完全不起作用。 “真是个可怜的人啊……” “那孩子到底得的什么病?” “看样子,好像是小儿麻痹吧?我听说是因为她缴不起昂贵的治疗费,医院不愿给那孩子做治疗的。” “哎呀,我认识她,她不就是城北街那个扫大街的女人吗?” “原来是她啊,怪不得缴不起医疗费用……”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其中竟然还有人认出了那个在医院门口哭喊的中年妇女,知道内情的人们忍不住低头,唉声叹气。 他们也没办法,毕竟是因为这个女人缴不起住院费,医院不给治疗,这也没有什么错误。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之声,张阳已经明白了眼前的情况,转而望向地上的那个小女孩,他眯起眼睛,扫视着那个小女孩,已经在进行着望闻问切之中的望诊。 “老公,那孩子好可怜啊,这位大婶,也是个苦命的人呐。” 米雪抓住张阳的胳膊,她虽然不知道这对母女的身世,但也听说是因为对方缴纳不起住院费,这才无法接受治疗,同情之心马上就涌了上来。 她知道张阳医术高超,一定有办法救那个女孩,所以一双大眼睛看着张阳,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放心吧,这个女孩的病,我能治。” 张阳微微一笑,经过简单的望诊,他已经初步了解这女孩的一些情况,想治疗她的病,并不难。 “让开,都让开!” 就在张阳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医院大门口的人群突然分开,一个梳着整齐背头的中年医生,穿着白大褂,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 先前那几个躲在人群后,面露不忍的医生,看见这个中年医生,马上就跟猫见了耗子一样,又往人群里躲了躲,还有几个年轻医生,悄悄的退出人群,回到医院里去了。 “你们都不上班了吗?在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那中年医生出来之后,先是往身后看了一圈,目光重点落在那几个还没回医院的医生身上,冷声说了一句。 这几个还没走的医生静若寒蝉,马上乖乖的转身,往医院走去,不过他们还时不时的扭头,看了看那位还在嚎嚎大哭的中年妇女,面露内疚。 等这里的医生都走掉之后,只剩下医院的保安,中年医生这才冷哼一声,摆起了官架子,对那些保安训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就这么一对母女,你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摆平,现在这里聚了那么多人,对我们医院的名望有多影响你们知道么!你们难道不知道,等下常院长就会陪着咱们市的几个领导过来么!” 几个保安叹了口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说话,他们也不忍心强行赶走这个中年大婶。 中年医生现在也知道周围围观的人那么多,这件事已经不好处理,但等一会,就是渝城市市长等几位领导来渝城医院视察的时间,这件事必须马上处理,否则就会让渝城医院在市领导面前丢大人。 所以在训斥完保安之后,他马上走了出来,站在那位中年妇女的身边,故作姿态,一脸惋惜的柔声劝说道:“这位大婶,真不是我们医院不给你女儿治病,只是看病花钱,这也是我们医院的规矩,您这样,不是让我们大家都难堪嘛?” “袁主任,我求求您了,救救我女儿吧,医疗费我一定会想办法凑出来的,可是刚才那些医生不是也说了,我女儿这病,不能耽误,耽误久了,可就没得治了啊!” 那中年妇女见到这个中年医生,马上扑了过来,抓住他的一条腿,跪在地上,哭喊着的同时,就要往地上磕头。 这中年妇女在这家医院给女儿看病的时候,听说过这位姓袁的医院系主任,知道他权利很大,只要他发话,就能先给自己的女儿治病,再缓缴医药费。 袁主任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一脸为难,扶着这位中年妇女,马上说道:“你千万别这样,这也不是我们医院狠心,你也知道,之前你女儿的医药费,还欠着没缴,要不你看这样行不,你先回去凑医药费,只要你凑够了,把之前的医药费结了,我们就先继续给你女儿治疗,这样行不?” 这个袁医生表面说得滴水不漏,在大家的面前,也保住了医院的形象,不过,说到底,他还是不愿给这个女孩治疗。 中年妇女听完,瞬间绝望了,于是放声痛哭,如果她能凑来医药费的话早就缴了,也不需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求医院给她的女儿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