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九章 好日子到头了 - 神医圣手

第九三九章 好日子到头了

那警察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等着看好戏的威乐虎与魏博两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不知道张阳给这个警察看了什么证件,但是这个警察的态度,却让他们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打完电话的葛先生看着眼前戏剧性的一幕,也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他专门给几个朋友打电话,就是想着要帮帮张阳,但看现在这情况,似乎不需要他帮忙了。 乔易洪看到张阳拿出的那个证明,哈哈一笑,彻底放下心来,他知道那是黄龙士在他们临出行之前,给张阳的身份证明,有了这个证明,就等于张阳是国安的人,代表国家办事,这里的县城警察又怎么敢难为张阳! 这个带队的警察马上给自己的上司也就是县城警察局的局长打了电话,说明了这里的情况,紧跟着,县警察局局长马上打电话联系了高城县县长魏鸣,也就是魏博的父子。 天空中倾盆大雨虽然有减缓的趋势,可还下的很大,但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县长与警察局局长以及几个政府要员,全部冒雨开车赶到了这家饭店。 在来的路上,魏鸣还曾专门打电话向国安局确认了是否有张阳这个人,在得到回复之后,他浑身直冒冷汗,坐在车里,后背都湿了一片。 “魏伯伯!” “爸!” 威乐虎与魏博看到魏鸣走进来,马上叫了一声,不过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魏鸣走进饭店之后,二话不说,走过去对准自己的儿子魏博抬手就是两个大嘴巴! “混账东西!” 这次,他可顾不上手下留情,两个耳光上去,魏博左右脸颊马上浮现起两个手掌印来。 打完之后,魏鸣顾不上管魏博怎么样了,马上过去,对张阳客客气气的说道:“是国安的张先生吧,实在是抱歉,我教子无方,让您见笑了。” “你好,我就是张阳。” 与魏鸣握了握手,张阳微微一笑,他明白,定是魏鸣在来之前,就与国安局联系过确认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一进饭店才会先教训了自己的儿子向自己示好。 “看来贵县的治安并不怎么好,刚才在饭店外面,有好多拿着铁棍的人,昏迷不醒,好几辆救护车来了才带走他们。” 说着,张阳还不忘看了眼威乐虎,笑容诡异。 顺着张阳的目光看了眼威乐虎,魏鸣马上明白张阳的意思,皱眉道:“张先生真是一眼就看出了我们高城县的问题,不错,最近我也在为这些事情头疼,不过请张先生放心,我们已经有了对策,接下来我们马上就会进行彻底的扫黄**,把高城县的黑势力一网打尽!” 魏鸣的身边,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顶着一个大啤酒肚,身上还穿着警服,看来就是高城县的警察局局长,听完魏鸣的话,他马上点头,满脸堆笑,附和道:“不错不错,我与魏县长早就在研究对策,如何才能够将高城县的所有黑社会势力一网打尽,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 两人的意思,明显是要把威乐海威乐虎父子当成弃子,用来堵枪眼。 不得不说,他们很会演戏,如果是应付上面下来暗查私访的人,这套弃车保帅的方法至少能够保住他们的位置,至于魏乐海,只要不乱说话,等事情平息下来,过个几年从监狱出来,一样还是高城县黑道的大哥大,不过可惜,这次他们遇到的是张阳。 高城县已经蛇鼠一窝,乱成一团,只要上面用心彻查,无论是县长魏鸣还是这个大腹便便的警察局局长,屁股都不干净。 “铃铃铃!” 张阳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黄龙士打过来的。 在电话里,张阳向黄龙士简单说明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还重点描述了一下高城县魏乐海黑白通吃的事情,隐隐指出这里黑白勾结。 黄龙士听完之后,马上保证,会彻查高城县,以国安局掌握的能量,对方高城县一个小小的县城太过多余,不过只要黄龙士随便差一些资料然后送到上面,自然会有人来查魏鸣他们。 魏鸣与那位警察局局长在听完张阳打电话之后,面如死灰,他们十分清楚,张阳的这一通电话,代表着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事实上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等张阳他们一离开,没多久他们在高城县种种恶行就被人揭发,魏博还有这个局长以及好几个人,都从自己的位置上被拉了下来,至于魏乐海,更是直接关进了监狱,再也出不来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时候,张阳看了眼饭店外面,外面的大雨已经式微,渐渐稀疏,太阳都出来了。 不再理睬魏鸣他们,张阳带着米雪他们就准备离开这家饭店,前往西州市。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那位葛先生专门拦住了张阳,希望能跟张阳交一个朋友,顺便邀请张阳到西州市做客。 他也是从刚才张阳救治那个小孩的手法上看出,张阳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医生,而且中西医双面精通,这样的人才,才能让他动惜才之心,出门打电话找人帮张阳。 这位葛医生的背景也不一般,这一点从那些西州市的公子哥看到他的表现就能够看出来。 其实这位葛医生来高城县,就是来高城县这里考察这里的医师,顺便会选出两名才华出众的年轻医生,送出国留学,好好锻炼栽培一番,提高他们的医术,而他选择的两名医生其中一位就有先前那位卢医生。 对这位葛先生,张阳就客气许多,婉言谢绝了葛医生的邀请。 葛医生有些遗憾,最后随口问了一句:“小伙子你到底是哪家医院的医生,这个方便告诉我吗?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找你好好交流一下。” “我在长京的京和医院实习。” “实习?” 葛医生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张阳还是一个实习医生。 “啊,难道是长京那个‘多发性敏感型哮喘的改善和治愈’、‘免疫排斥’和‘单基因致病突变治疗’这三项科研课题的主要负责人,张阳张医生?” 跟在葛医生身后的那个年轻人,一下联想到了张阳的身份,飞快的追问道。 张阳在长京所申报的三个研究课题,在医学界掀起了很大的动静,不过是因为张阳不愿意高调曝光,所以才一直没有大肆宣传他,这个年轻人能够认出张阳,一个是因为张阳的名字,另一个就是因为他曾在一本医疗杂志上见过张阳的侧面身影,那本医疗杂志据称还是在某个场景下千辛万苦才偷拍到的半个身影。 葛医生听完,眼前一亮,看着张阳,惊叹道:“你就是长京的那个张阳!” 要知道,他在西州市也没少听过关于张阳的事情,当初张阳即将实习的时候,他们西州市也有好多医院派出了自己的医院代表,想把张阳请回来,不过都无功而返。 张阳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在这里会被人认出来。 听到那个年轻医生的话,饭店里的人马上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虽然听不懂这些研究课题,可从这些也能感受到张阳是个多么厉害的医生。 尤其是那些警察,听完之舟一个个面面相觑,在之前,他们竟然还怀疑张阳是否有医师资格证书,可没想到,人家随随便便一个研究课题,都是能在国家排上名的科研项目。 张阳等人此行的目的只是顺路去常州乐山大佛看一眼那如花的山水风景,不可能留在这里耽误时间,所以才婉转谢绝了葛医生的邀请。 不过在向葛医生告别的时候,张阳顺便看了那个卢医生一眼,微微摇头,而从这张阳这个动作,葛医生马上就明白过来。 其实葛医生自己也知道,刚才这个卢医生也不是没有办法救治那个孩子,可他却不敢冒风险动手,最终眼睁睁的看着这孩子因气管堵塞而窒息身亡,这其中显然是害怕救不活那个孩子,在葛医生面前丢了面子,这种人只顾自己的利益,完全没有医德。 叹了口气,葛医生在心中把这个卢医生从自己的名单之中划去了,这样的人,不值得花费力气去栽培。 那位先前还趾高气昂的卢医生,看到张阳望向自己,葛医生对自己也是皱眉摇头,马上就猜测到,自己接下来恐怕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最起码,他出国留学参加培训的事情,肯定泡汤了,当即双眼失神,一下瘫坐在凳子上,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告别了葛医生之后,张阳带着米雪等人回到了车上,两辆悍马缓缓发动,离开了饭店。 看着呼啸而去的两辆大悍马,还留在饭店里的那些人不少人脸上都露出羡慕的表情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看张阳的年纪,不过才二十多岁,不但学业有成,而去事业成功,身边又有美女陪伴,这让谁看到了,都会羡慕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