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五章 搬救兵 - 神医圣手

第九三五章 搬救兵

张阳的话音刚落,这个被称之为虎哥的年轻公子哥马上就觉得双腿一软,他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张阳的桌子面前。 这一幕,霎时就引起饭店里所有人的侧目! 谁都没有想到,刚才那一桌跋扈嚣张的年轻公子哥,在过去挑衅的时候,竟然会突然向对方下跪! 就连与张阳还有那桌年轻公子哥相隔最远的一桌人,都忍不住探头观看,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高城县当地人了,对那一桌的年轻公子哥深有了解,今天如果不是两家人聚会,也不会选择在这个酒店下馆子吃饭。 所以在进来的时候,他们就远在了离那群公子哥远远的地方。 他们家的小孩,拿了一个棉绒玩具,看到张阳与那群公子哥起了冲突,马上来了兴趣,想要过去看看。 孩子的妈妈马上把这孩子抱回到凳子,根本不需他过去。 张阳那边,实在太危险了,他们还没有见过谁能在高城县,让威乐虎吃这么大的一个亏。 威乐虎,也就是这个被叫做虎哥的人,是高城县首富也是高城县黑道大哥威乐海的儿子,威乐海仗着有一个在西州市市委书记的表哥,在高城县混得风生水起,黑白通吃,所以他的儿子,比起高城县县城县长的儿子魏博还要厉害几分。 在平时,魏博也是以威乐虎马首是瞻,见魏乐虎不声不响的吃了这么一个闷亏,他就算没看清是谁弄的,也知道这与眼前这一桌人撇不清关系。 马上,他站了出来,指着张阳等人,放声大骂。 “乔兄,让这些人闭上嘴巴吧,不然的话,咱们吃饭都没了胃口。” 让威乐虎吃了这么大一个闷亏的,当然就是张阳,不过他实在没有跟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一般计较,干脆让乔易洪出面,给他们一个教训好了。 反正吃晚饭,他们就会离开高城县,这几个人,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好嘞!” 乔易洪早就看这些年轻公子哥不顺眼,想要出手教训他们了,现在张阳发话,他就像是手里拿了一把尚方宝剑,要开始大杀四方了。 见张阳这边只站出来乔易洪一人,把威乐虎扶起来的魏博哈哈大笑,他们这边,赖好有十几个人,就是堆,也能堆死对方。 对于站出来的乔易洪,微博没有半点在意,可是在下一秒,他就再说不出话来了。 “你们这群杂碎!” 站起来之后的威乐虎马上恢复过来,眼见自己当众跪下丢了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忍气吞声,不等其他人动手,他唰的一下就从旁边抓起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向安稳坐在最前面的张阳。 张阳纹丝不动,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的饭,连看都没看一眼飞来的酒瓶。 砰! 酒瓶在半空中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转而狠狠的甩向威乐虎。 抓住酒瓶的,自然就是乔易洪,他不费吹灰之力的握住酒瓶,狠狠的甩向威乐虎。 酒瓶带着一股劲风冲向威乐虎,威乐虎已经看傻了这一幕,面对迎面飞来的酒瓶,他根本无处躲闪。 嗡! 酒瓶在威乐虎连脸前不到零点一公分的距离猛然停了下来,几乎已经贴在了他的鼻子上,不过酒瓶携带的劲风狠狠的刮在他脸上,像刀子一样生疼! 猛然退后一步,威乐虎一下撞在了他身后的魏博身上,两人顺势跌倒在地。 威乐虎这时候才发现,那酒瓶没有砸在他的脸上,还是半途停了下来。 这一手,就足以证明,他们眼前的人,各个身手高超,收拾他们几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公子哥完全不在话下。 乔易洪不屑的看了眼这几个公子哥,威乐虎的两腿之间,裤裆都湿了一大片,只是他自己还没察觉到罢了。 对付这样的人,乔易洪真觉得十分无聊,猛然捏碎了手中的酒瓶,他冷冷的看了眼威乐虎魏博等人,开口道:“还不滚?” 这下,魏博彻底明白了两拨人之间的差距,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无比畏惧的看着乔易洪,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扭头就跑。 一大帮子跟着威乐虎走过来的年轻公子哥,吓傻了眼,都顾不上管威乐虎,落荒而逃,一群人,逃回到自己的桌子上,还瑟瑟发抖,时不时的偷瞄张阳等人一眼,确定张阳等人没有过来报复的念头,才渐渐平静下来。 “你还不滚?” 乔易洪看了眼还在地上尿了裤子的威乐虎,冷哼了一声。 威乐虎如雷轰顶,猛然清醒过来,连滚带爬,逃回到魏博那里。 这一群公子哥,这下静若寒蝉,再也不敢说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老实的就像是在上课的小学生。 这一幕,惹得米雪曲美兰李娟三个人,哈哈大笑。 饭店里快要凝固住的冰冷气氛,也被这玲珑的嬉笑声所打破了。 “虎,虎哥,那群人,都是高手!” 魏博咽了口口水,对威乐虎小声道,其实他早就像离开这饭店了,就算外面还下着雨,他也不想跟那群人在同一个饭店里,太不安全了。 不单单是魏博,其实除了威乐虎,其他人都想走了,只是威乐虎没有动,谁也不敢动。 “我给我爹打电话了,魏博,也给你爹打电话,让他派警察来!” 威乐虎咬牙切齿了半天,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接着对魏博说道:“我就不信,他们连警察都敢反抗!” 他丢了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找回场子! “给我爹打电话说什么啊,没有理由怎么让警察抓他们……”魏博心有余悸,有些不敢打,他从心里就不想再去得罪张阳那些人了,从刚才对方不屑的态度之中,魏博已经隐约感觉到,对方显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可还敢这样做,明显是因为对方有比自己等人更厉害的背景。 “没有理由?那我给我爹打什么电话,给你爹打电话叫警察来就是了,我保证到时候你爹有理由抓他们!” 威乐虎狠狠的瞪了眼魏博,魏博马上低下头,给自己当县长的老爹打了个电话。 “那群小子搬救兵去了。” 乔易洪坐下后,小声的对张阳说了一句。 张阳呵呵一笑,随口回答道:“不用管他们,跳梁小丑而已,我们只管吃饭,等下雨势小些,咱们就继续赶路,这样晚上就能到西州市,咱们晚上就在西州市住一晚。” “嗯,好。” 听张阳这么说,乔易洪也不再去想,马上跟闫叶飞又笑谈起来。 看着谈笑风生的张阳等人,威乐虎眼中闪过一道阴狠的毒光,他已经给他爹,也就是高城县黑道老大的魏乐天打过电话,知道老爹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而另外一边,魏博也给他爹打过电话,警察也在往这边赶来…… 威乐虎相信,等下绝对可以制造出一些事来,给警察借口,把这群人全抓到局子里去,等把这些人抓紧局子里,就不愁没法修理他们了! 不过让威乐虎没想到的是,之前在张阳饭桌旁边玩耍的那一貂一鼠,这会已经消失不见。 无影跟闪电,自然是来到了饭店外面,大雨之中,终于开来了两辆面包车,从面包车上,十几个燃着五颜六色头发,服装诡异的年轻人走了下来,他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各个都是附近有名的混混,手里都还拿着一根钢筋支撑的铁棍,气势汹汹的向饭店里走去。 这些人,显然就是威乐虎的父亲魏乐天派来的混混,而另外一边,两三辆警察也已经开到了饭店门口。 不过这几辆警车一个人都没有下来,开到饭店门口后,警察的大门一直紧紧关闭着,显然是在等待什么。 那些小混混冲下车,拿着铁棍,向饭店走过来,他们的任务也十分简单,冲进饭店,把那里面的一桌人教训一顿,然后留下几个人,装作被打受伤,然后就等外面的警察冲进来,把张阳和这些留下的人都带走,不管对方怎么说,都需要去警察局一趟。 而到了那里,张阳他们就是有口也说不清,所有的罪名,自然都会扣在他们的头上。 这些,也都是威乐虎在电话里跟父亲魏乐天说好的,而魏博也显然交代清楚了事情,来的警察现在都静静的守在饭店外。 饭店老板也注意到饭店外的变化,马上捂住了嘴巴,眼看那些混混就要冲进饭店。 就在这时,还没走到饭店的小混混突然脸色一变,然后一头栽倒在雨水之中,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不等后面的小混混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他们就觉得一股怪味传进鼻子里,接着,这些人就全都不省人事,摔倒在水坑里,被瓢泼大雨淋着。 出手的当然就是闪电和无影这两个小家伙了,威乐虎与魏博的阴谋根本瞒不过张阳,随意让无影跟闪电出去,就轻松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看到那些小混混一个个都倒在雨里,外面警车里的人,一个个也是大吃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