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零章 国家的补偿 - 神医圣手

第九三零章 国家的补偿

在知道孙子严梁飞必须在三十五岁之前突破内劲三层,才能破除他的寿命大限后,严家老人也就放弃了让严梁飞专修医术的想法,不过她还是请张阳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给严梁飞,省得让严梁飞分心,毕竟现在她与唐小兰都安然无恙。 对于这个要求,张阳痛快的答应下来了,一开始他也担心这个消息会影响严梁飞,所以在离开京和医院的时候才会专门传音入耳给曲美兰,让她不要告诉严梁飞真相。 接下来,张阳把严家老人与唐小兰送回到北郊县城医院,而老爷子张平虏带着闫叶飞李娟,也把遗落在雁鸣山脚下的奔驰找到了。 等送走严家老人和唐小兰,张阳就离开了北郊县城,闫叶飞李娟也早就开着奔驰在等候他了。 “老爷子呢?” 张阳发现车里只有闫叶飞李娟两人,老爷子张平虏已经不在这里了,随即问了一句。 “他老人家坐不惯汽车,所以自己独自回长京去了,说是要帮黄龙士对付那些日本隐藏在华夏的毒瘤。” 闫叶飞马上解释了一句,张阳听完点点头,老爷子不喜欢拘束,早些回长京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之后,你跟李娟来我家,我给你们洗髓丹,帮你们重新修炼。” 听到张阳的话,闫叶飞跟李娟两人都再度惊喜得流下泪来,他们苦尽甘来,现在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回到长京别墅,曲美兰一直在门口掌望,她已经从医院回来了,这会神情紧张,还在担心张阳与提前前往雁鸣山的闫叶飞李娟两人。 当她看到张阳的奔驰之后,眼前猛地一亮,马上打开门,迎了出去。 车里,张阳、闫叶飞、李娟三个人安然无恙,一点事情都没有,这让曲美兰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公子,一切都顺利,大家都还平安吧?” 张阳刚把车停下来,曲美兰就迫不及待的在车窗外问了一句。 “放心吧,大家都平安无事,接下来,也不需要再担心日韩那些人的报复了。” 知道黄龙士他们接下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动作,长京以及华夏接下来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张阳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不再去想这些事。 事实上,张阳与闫叶飞李娟前脚回到家里,黄龙士后脚就出现在张阳的家中,他的手术,还多了一个文件夹。 “张兄,这个给你。” 黄龙士出现在张阳的家中后,直接把文件夹递给了张阳,张阳皱眉看了看,随即问道:“这个是什么?” “国安的特殊证件,是上面专门批下来,属于你的特殊证件。” 黄龙士解释了一下,然后打开了文件夹,文件夹里,有一个四四方方名片大小的薄卡,这张薄卡上贴着张阳的照片,还写着张阳的名字,张阳的名字下面,则有一个编号a04,除此之外,干干净净的再没有别的东西,而卡片的背面,印着国家安全局的标志与徽章。 除了这张卡片之外,还有一张纸质奖状,奖状上写得十分模糊,大多都是一笔带过,没有写明张阳因为什么而受到褒奖,只是最终说明了一下,因此而特备破格给予张阳这样一个和黄龙士一样的国安局特殊身份。 “张兄,有这个身份证明,今后你做事会方便许多,最起码一般的警察和地方政府,在看到这个之后,都必须无条件的配合你。” 黄龙士给张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身份的作用,这个身份就是因为张阳消灭了潜入华夏的大圆满修炼者,通过层层特批,专门发给张阳的,这也是在奖励张阳的同时,拉拢张阳,所以,这个身份才会在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批复下来了。 知道这是国家对自己的一些补偿,张阳也就没有推脱,直接收了下来。 见张阳收下后,黄龙士就立刻告别离开了,要对付那些潜伏在华夏的外国修炼者,他还有很多事要忙,这次来张阳家里,就是专门送这个身份证明的。 等黄龙士离开之后,张阳还专门叮嘱了曲美兰闫叶飞李娟三个人,不要把今天的事说给严梁飞听,就只当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到了晚上,严梁飞从京和医院下班回来,什么异常都没察觉到,一回来就是满脸兴奋,激动的不得了。 看到闫叶飞李娟都在,他就更来劲了,马上把大家拉到一起,跟大家说今天白天在京和医院发生的那场车祸,当然重点描述了一下手术室之中,张阳妙手回春,硬生生将那两个车祸重伤的司机从鬼门关拉了出来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那可是开颅手术,其中一个司机在手术中还一度因为脑膜中动脉出血与头盖骨骨折引起的硬脑膜窦汇破裂,造成大量喷血,当场就把我们一圈医生都看傻了,所有人都认为必死无疑,是师傅亲自进行了静脉血管缝合手术,才救了这司机一命!我一直以为师傅你只是中医无敌,没想到,师傅你的西医也是如此精湛,静脉血管缝合手术啊,这哪怕是在国际上,也是一场被记录进教科书的巅峰手术!” 正当严梁飞激动无比的描述着白天发生的那一场手术时,张阳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郭勇亲自打过来的。 今日早上的那场手术经历了两个多小时,只是因为后来张阳听到了关于严家老人的事情后,才急忙离,甚至都没有跟郭勇打个招呼。 “张阳,你今天怎么离开也不给我说一下,你知道你今天完成的手术,在长京造成了多么大的轰动吗?你居然能在我们京和医院的医疗设备那么落后的情况下,完成这样精湛的高超手术,可你怎么能在手术之后就失踪呢?我一直到现在,才打通你的电话……” 郭勇这时候打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但话语之中的意思,却充满了对张阳的褒奖。 伤者因脑膜中动脉出血与头盖骨骨折引起的硬脑膜窦汇破裂,所造成的大量喷血,虽然是静脉,但是大静脉破裂,所以止不住血,几乎就已经是死亡的人了,而要止住出血,就必须缝合只有一毫米粗细的静脉血管,一旦无法缝合,就会造成手术中患者死亡。 这样的手术,就是一般的大医院,在依靠精准先进的医疗设备下,都没有多少成功几率,起到提高成功率的,还是主刀医生的水平与心理素质,而在这种情况下,张阳能出色的完成这个手术,再加上院方刻意的宣传,自然会引起轰动。 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手术对张阳来说,并没什么,在重生之前,他本身就是有名的中西精通,只是这一世,他更多的还是使用中医来治病救人,可当时的情况,直接进行手术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所以张阳才会选择开颅手术,至于临时出现的意外,需要精准控制对静脉血管进行缝合,对已经大圆满的张阳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至于这个手术会给张阳带来多么大的荣誉,张阳并没有想那么多,在答应了郭勇明天一定会去京和医院一趟后,郭勇才挂掉了电话,停止了对张阳的骚扰。 ……这几天,张阳帮助闫叶飞喝李娟服下了洗髓丹,完成重塑身体的过程,接着,还拿出了早就为他们俩准备好的传承丹,给他们服下。 经过重塑之后,闫叶飞和李娟马上就感觉到了身体与之前的不同,他们的体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尤其是在服下传承丹之后,他们的体内,马上聚起了一丝的内劲。 当闫叶飞与李娟在体内凝聚起自己的一丝微弱内劲后,他们两个三四十岁的成年人,竟然抱在一起放声大哭,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这让一直陪在张阳身旁的米雪看到,都完全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这么兴奋。 米雪是张阳的妻子,修炼有张阳帮助,当然不会像闫叶飞李娟那样吃尽苦头,可以说,米雪是除了张阳之外,最轻松的人了,她每天只要跟张阳双修,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修炼,所达到的效果也远远超过很多人苦修的效果,这一点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见到闫叶飞李娟因为可以重新修炼那么激动兴奋,米雪这几天也对修炼变得十分上心了…… 米雪本身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达到了内劲二层初期的实力,现在这样努力,已经隐隐有突破达到二层中期的迹象。 她上心修炼的结果,就是张阳这几天,过的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幸福,这其中的乐趣,当然是无法跟外人言语的。 见到米雪这么努力,张阳十分开心,而且在双修之后,他还会暗中给米雪准备一些灵药服下,用来固定米雪的内劲修为,顺便帮助她提高肉体的强度,更加适应变强之后的身体。 在某一个夜晚的疯狂之后,米雪终于得偿心愿,修为不知不觉中,突破了二层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