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七章 生死一线! - 神医圣手

第九二七章 生死一线!

雁鸣山外,追随张阳气息而来的张平虏,与同样发现不对追赶而来的国安黑袍人黄龙士在进入雁鸣山之后,意外的碰面了。 张阳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是从这里开始行踪不定,无法准确判断方位,两个人只能减缓速度,仔仔细细的在这附近搜索,这才导致他们两个人从不同的方向追来,最终却聚在了一起。 “是张前辈!” 黄龙士看见张平虏,马上拱手打了个招呼。 张平虏远远就看到了黄龙士,只是因为他现在太过关心张阳的情况,从而忽略了其他。 “这里应该被人设下了一个阵法!” 张平虏皱着眉头,碰到黄龙士,就说明他们寻找的方向没有错,两个大圆满,当然不可能弄错张阳留下的能量气息! 就在张平虏话音刚落,整座雁鸣山突然轰鸣震动起来,好像有山崩地裂的架势,四周的树木左摇右晃、一时间,林子沙沙作响,脚下还时不时传来隆隆震动之声,一大堆的鸟雀冲天飞起,逃命死的离开雁鸣山,而就在前方,无数的爬虫蟑螂,野兔山鸡,纷纷从山上冲了下来! 雁鸣山的能量气息就像是一个气球,本身所有的能量都藏在气球内,无法泄露出去,可突然之间气球内的能量不断爆发膨胀,薄薄的气球根本容纳不下这膨胀的能量,一下子破裂,造成了无与伦比的能量气息,这才引起雁鸣山这飞鸟走兽疯狂逃窜的奇异现象! “好大的能量波动!” “好大的能量波动!” 张平虏与黄龙士同一时间惊呼了起来,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不再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冲向雁鸣山的后山,这能量波动最集中的地方! 毫无疑问,这突然出现的能量爆发,必然与张阳有关! “黄龙士,为什么日本的大圆满修炼者会藏在北郊,你们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一群废物!” 老爷子张平虏在狂奔之中,顶住这如海浪一般涌向他的能量波动,一边对黄龙士怒极而斥! 张阳不但是医圣张家最有希望突破内劲五层的传人,还是最年轻的大圆满修炼者,当今修炼界的第一人,可以说,医圣张家未来百年的兴盛都系在张阳一个人的身上,老爷子这才不顾黄龙士的身份背景,对其怒斥,他也是太担心张阳的安危,这才这样。 能造成如此巨大能量波动的,自然只有破天剑法的第二式,在龙家平原的时候老爷子就知道张阳使用过这一招,可现在张阳竟然再次使出这一招,那对手绝对也是大圆满的修炼者。 如此处心积虑把张阳引出长京,这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必然就是那个潜伏进华夏的日本大圆满修炼者。 狠狠的瞪了黄龙士一眼,老爷子脚下再次加快了速度,急速向雁鸣后山掠去。 黄龙士也是想到了这一点,面对老爷子张平虏的指责,面露羞愧,无言反驳,因为这一切本身就是他的失职。 对付外国潜入华夏的修炼者,一直都是他们的责任,可现在,他仅仅在长京针对日本大圆满布下天罗地网,可没料到对方的阴谋,才造成这一切,如果张阳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必须服全部责任。 可是在羞愧自责的同时,黄龙士心中也是震惊不已,那个日本大圆满显然是在这里布下了可以遮掩大圆满气息的阵法,但是现在,这个阵法却硬生生被暴走的能量从内部破坏,张阳一定使用了五层的进攻手段,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张阳实在太可怕了! 黄龙士咬了咬牙,马上也加快了速度,紧紧跟上张平虏! 当雁鸣山的能量泄露出去的同时,遥远的长白山、银龙山,同样有所反应,只是很快归于平静。 在野人山中,两只正在戏耍的鹦鹉猛然停止嬉戏,竖直了身子。 “又来了,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是哪个五层强者出来了?” “最近好像外面好像很热闹啊?那个人不可能这么高调吧?算了,不管咱们的事……” 两只鹦鹉慢慢的说着,它们只是疑惑了一下,然后就不再讨论这个事情。 现在除了张阳突破五层之外,也没有什么能引起它们的关注了。 长京郊区,那个漆黑的洞穴里,侧卧在一块大石头上昏昏欲睡的人突然睁开眼睛,脸色的惊讶转而变成了愤怒。 “混蛋小子,我让人警告你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吗……咦,不对,这群杂碎竟然还敢踏进我华夏领土!” 这个人眼中闪出一道精光,山洞内顿时有快大石头砰然碎裂,连山洞整体都跟着摇晃了起来。 “找死!” 这人嘀咕了一句,坐直身子,闭上了眼睛。 一个在长京街头闲庭信步的老头突然转身,拐进一个没人的小胡同里,接着,他整个人都消失在小胡同里! 雁鸣山后山悬崖,张阳高高跃起,停在空中,手中的剑直指地上拼命奔向悬崖的伊贺崎道顺。 追风也意识到张阳这一剑的威力,为了躲开波及,马上带着无影跟闪电,驮着严家老人与唐小兰飞快后退。 “哈哈哈,张阳,杀了我,他们两人也活不下来!” 伊贺崎道顺再奔向悬崖的同时,还不忘向半空之中的张阳出言挑衅,他也意识到,自己就算逃不到悬崖闫叶飞李娟两个人质的旁边,只要张阳落剑下来,他会死,但他们也必然会坠落悬崖,一同陪葬! 只要张阳有一丝犹豫,落剑的威力就会大大折扣,甚至还有可能被他自己这一剑所聚集的恐怖能量反噬,而伊贺崎道顺绝对能够利用忍术之中的遁术躲开。 一旦张阳受伤,实力必然大损,那时候就只能任他摆布了,伊贺崎道顺的脸上,露出狰狞且阴险的笑容! “张先生,不要管我们了!” 仿佛也看出张阳此刻的处境微妙,李娟尽管被绑着,仍在不停挣扎,冲张阳大喊。 “张先生,快动手啊!!!” 闫叶飞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是他自己自不量力,才带着李娟独自来到雁鸣山,没想到自己最终成了拖累张阳的累赘。 这一瞬间,时间似乎过的很慢。 张阳悬在空中,手中的剑转瞬之间就要向下冲去,可就在这剑出手之前的瞬间,他的感觉十分奇妙。 伊贺崎道顺的阴险狰狞,闫叶飞的懊悔不已,李娟的赴死心切,他们的脸都凝固浮现在张阳的眼前,一一闪过。 “去!” 手中长剑,化为一道炙热的光芒,携带气吞万里之势,毅然决然的刺了下去! 看到剑刺了下来,伊贺崎道顺阴险狡诈的笑脸猛然凝固在脸色,狂奔的双脚也定在原地。 他双目之中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猛然放大,看着那如针尖般的剑锋一点点的靠近,一点点的变大,张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股压缩到极限炙热无比的天能能量以剑尖为重心,变成了大半个椭圆形的能量壳,不断的压缩着与伊贺崎道顺之间的距离! 轰隆隆!!! 伊贺崎道顺就像是一个钉子,被狠狠的砸进脚下的大地里,想逃也逃不掉,而这片土地也随之裂开,露出无数道如龟背背面的裂纹! “不!!!” 伊贺崎道顺终于露出绝望之色,大吼之声撕心裂肺。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咚!!!! 随着张阳手中剑势落下,整个悬崖出现了一面光滑的裂缝,半边悬崖与雁鸣山错位分开,然后开始堕入深渊! 悬崖最前方的闫叶飞李娟两人早已经被这巨大的能量震昏了过去,可是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知足的微笑,头朝下,随着悬崖堕入深渊。 刺下这一剑,张阳猛的抬头,双眼紧紧盯着闫叶飞李娟两人,不顾手中寒泉剑所积累的能量是否释放干净,猛然抽剑,硬生生摆脱向下挥剑的巨大惯性,连踏几步,跟着向下坠落的悬崖冲向闫叶飞李娟两人! “我不允许你们死,你们怎么敢死!” 不费吹灰之力砍开绑在闫叶飞李娟两人身上的绳子,张阳一手揽住一个,使出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大喝一声,将两人同时抛向前方! “阳阳!” “张兄!” 张平虏与黄龙士在这最后的一刻,终于赶到了后山悬崖,就看到两个人如同导弹一样向他们冲来! 随手接下闫叶飞与李娟,黄龙士才看到,张阳此刻就躺在那已经被劈开了的半边悬崖上,顺势下坠。 张平虏完全顾不上许多,急速掠向悬崖,可惜当他冲到悬崖断的边缘时,张阳已经坠落向下面深渊太深,无法营救。 “阳阳!!!” 张平虏趴在悬崖断壁边缘,伸出一只手悬在峭壁之外,撕心裂肺的大吼了一声。 强行收起剑势,赶去救闫叶飞李娟,对张阳身体的影响实在太大,张阳这时候只觉得浑身无力,他现在躺在不断下坠的半边悬崖上,除了大口喘气什么都不想去干。 听到老爷子的吼声,张阳想要回应,可张开嘴,就吃进去了一口冷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阳阳别怕,我来救你!” 老爷子张平虏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马上就要跳下悬崖,追上张阳,想办法把他救上来! 黄龙士接过闫叶飞李娟,看到张平虏要纵身跳崖,马上飞奔过去,死死拽住张平虏,大声说道:“张前辈,如果你跳下去,医圣张家可就连一个大圆满都没有了,你可想过这一点!” “滚开!” 张平虏猛然一愣,随即大怒,一巴掌打在黄龙士的脸上,直接把黄龙士打退好几步,然后转身就要继续跳崖。 就在这时,一道如风般的黑影刹那掠过黄龙士与张平虏的身边,抢先一步纵身跳下! 张平虏与黄龙士两人都没有看清这个黑影是什么人,就觉得一股大力推来,把他们推离悬崖好几步远。 “张阳,我来救!”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悬崖下传进张平虏与黄龙士的耳中,黄龙士大吃一惊,这是什么人! 老爷子就没想那么多,他马上趴在悬崖边,向下望去。 那个黑影,在以更快的速度,急速下坠,转眼,就到了张阳下坠的位置上,一把拎住张阳的衣领,身影一顿! 他与张阳竟然同时止住了下坠之势。 “看!” 黄龙士也凑过来,他马上就发现了有一道铁链,深入悬崖这头,另一头通向那个黑影,老爷子显然也看到了这跟铁链。 张阳与那人在止住了下坠之势后,开始飞速向悬崖上升。 发现自己被救,张阳想要扭头看清是谁救了自己,不过那人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两旁的风呼呼吹来,让张阳无法说话,连身子也无法动弹。 “不能说话就不要说话,听我说就是了!” 救下张阳的那人仿佛能够猜出张阳想问什么,直接以传音入耳的方式对张阳说道:“我不是让黄龙士警告过你,不要去使用那些不属于你的力量,你以为这么频繁使用不属于你的力量对你没有任何伤害?告诉你,今后你只怕再也无法突破五层,所以今天过后就不要想着去国外报仇了!” 那人先是恼怒的埋怨了一通,马上改口道:“但是,这件事本身与你无关,连累了你,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需要帮助,让黄龙士转告我,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说完,张阳只觉得身体一飘,他整个人已经离开了悬崖外的深渊,飞向张平虏等人! 一把接住张阳,张平虏接连后退几步,才轻轻放下张阳,马上替其检查身体。 等张阳被救上来之后,那个人影咻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黄龙士错愕的再度望向深渊之下,那里哪还有什么人! “那个人到底是谁?” 黄龙士转头问了一句,刚才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可他就是看不清对方是谁,他完全无法想象,还会有这么厉害的修炼者,能够从他跟张平虏两人之间,跳下悬崖把几乎必死的张阳救了上来。

下一篇   第九二八章 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