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四章 阴差阳错的意外(下) - 神医圣手

第九二四章 阴差阳错的意外(下)

“喂,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正当这几个地痞混混一样的小年轻在张阳的别墅前鬼鬼祟祟的小声嘀咕时,闫叶飞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同行的还有李娟。 “啊?你,你们什么时候站在我们后面的!” 突然出现的闫叶飞把这几个看上去就不想正经孩子的小混混吓了一条,他们甚至不知道闫叶飞跟李娟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的。 闫叶飞和李娟也知道最近的长京不够太平,所以格外注意这里附近的可疑人等,今天一大早,他就发现这几个小混混在别墅外面徘徊。 “你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我注意你们好久了,从刚才你们就这鬼鬼祟祟的。” 闫叶飞皱着眉头,冷声追问道,他虽然还没有加入医圣武宗,拜张阳为师,但从内心深处已经把张阳当成自己的师傅,这些人在这里鬼鬼祟祟他当然要过来质问一番。 “我们是来找人的!” 在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几个小混混很快就镇定下来,然后对闫叶飞理直气壮的说道。 “找人?你们找谁,这里有你们认识的人吗?” 闫叶飞也愣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这几个小混混,这附近住着的就只有张阳跟他,对方既然是来找人的,那又能找谁? “我们来找一个叫严……飞的!” 先开始说话的那个小混混说道一半,突然卡主了,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叫严什么飞,闫叶飞的突然出现,吓得他一下想不起来了,只能含糊糊弄过去。 “找我?” 闫叶飞愣了一下,他没听清这个小混混说什么,还以为对方说的是自己。 就连那个小混混也楞了一下,他看着闫叶飞,一脸疑惑,他虽然忘记付他钱的那些日本人到底让他来找严什么飞,但是也还记得对方说的是一个比较年轻的人,可眼前这位,明显已经上了岁数。 “你认识这个吧?” 虽然有所疑惑,但是这个小混混还是从身上拿出来了一个香囊,问闫叶飞道:“交给我的人说了,你看到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 闫叶飞看了看那个混混手里的拿的香囊,满脸陌生,这时候,李娟也凑过了过来,看到是女人专用的香囊,还暗中掐了闫叶飞一下。 “我不认识这个香囊啊,更不认识什么女人!” 闫叶飞苦笑了一下,连忙小声对李娟解释了一句。 不过对面的那个小混混根本没理睬闫叶飞说什么,只是马上把香囊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说道:“对了,那人还转达给我一句话,那个女人在北郊的雁鸣山上,必须你一个人来,一旦到今天中午十二点,还见不到你人,或者你带着其他人来了,那个女人就死定了!” 说完,这群小混混马上一哄而散。 “是严梁飞!” 闫叶飞跟李娟在听完对方的话之后,对视一眼马上就明白了他们真正要找的人是谁! 他们十分清楚,严梁飞本身就是北郊人,而他的妈妈跟奶奶都在北郊县城里,那这个香囊,不是严梁飞母亲的就是他奶奶的。 也就是说,对方把注意打到了严梁飞的家人身上! “我去抓住那些混小子!” “别去了!” 闫叶飞眉头尽皱,马上就要去追那些逃走的小混混,只是他被李娟拦了下来! “对方都不敢亲自来,就说明他们怕我们,而他派来的这些小混混连名字都搞错了,明显什么都不知道,你抓住他们也问不出什么来!”李娟还能保持冷静,看着闫叶飞,急速分析道:“现在当务之急,是通知张先生,告诉他这件事情!” “对,我马上就打电话通知张先生!” 闫叶飞马上拿出电话,拨通了张阳的电话,边打还边往张阳家的别墅走去! 张阳的电话,已经关机,根本打不通,张阳这个时候带着严梁飞正在手术室内抢救发生车祸的司机,当然不可能把电话带在身上。 闫叶飞冲李娟摇了摇头,两人已经站在张阳别墅的大门外,这时候,恰好曲美兰正在院子里,也看到了他们。 “曲小姐,你快开门,我要找张先生,有十分重要的事情!!” 闫叶飞大声叫道,曲美兰一脸疑惑的过来打开门,不知道闫叶飞跟李娟两人为什么如此着急,只能先告诉他们张阳的行踪。 “师傅他一大早就带着严梁飞去京和医院了,听说好像是在医院那发生了一起车祸,情况严重。” 闫叶飞与李娟愣在门口,听到曲美兰的话,他们这才明白,为什么怎么打都打不通张阳的电话,现在就连严梁飞也不在家里。 闫叶飞把刚才那些小混混的话转达给曲美兰,曲美兰听完也慌张了起来,马上问道:“那怎么办啊……” 闫叶飞看了眼表,从这里开车到北郊雁鸣山还需要几个小时时间,最关键的是,对方根本没有说清楚人到底在雁鸣山哪里。 “这样,曲小姐,你现在去医院找张先生,告诉他这个事情,我陪着我老公先去雁鸣山寻找,我们电话联络!” 闫叶飞身旁的李娟突然拉了拉闫叶飞,然后对曲美蓝把自己的安排说了出来。 曲美蓝想了想,这的确是现在最合适的办法了,马上点了点头,接着指着车库里的奔驰对他们俩说道:“师傅今天早上出门的急,没有开车,你们就先开车去吧,反正我也不会开车,我打车去找师傅就可以了!” “好,我带着我妻子先去雁鸣山找那群人,曲小姐你速度去京和医院通知张阳!” 事不宜迟,闫叶飞也顾不上许多,拉着李娟坐进张阳的奔驰车里,驱车离开。 奔驰呼啸而出,直奔北郊雁鸣山而去。 车里,闫叶飞紧握方向盘,急的手心都出了汗,身边的李娟不得不安慰道:“别着急,张先生最近只得罪过日本与韩国方面的人,这次的幕后黑手,不是韩国方面的人就是日本方面的人,而乔先生不是还盯着那些韩国人,所以我估计,这次的事情跟那些日本人脱离不了关系!”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雁鸣山,找到那些人,先不要让那些人投鼠忌器才好。” 闫叶飞没想那么多,他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李娟看着车外,也沉默了下来,只是脸上还带着些许的愁云。 其实李娟让曲美蓝通知张阳,而她和闫叶飞去北郊雁鸣山,这是一个很冒险的计划,因为她和闫叶飞现在连内劲一层的实力都没有,一旦在雁鸣山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们很可能也会陷入进去,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曲美蓝不会开车,肯定不可能一个人前往雁鸣山,而且就算她去了也没有用。 不过李娟跟闫叶飞都不知道的是,当他们的奔驰一离开长京,就有人盯上了他们,一直尾随着他们的奔驰,跟在后面。 开了一个多小小时的车,闫叶飞才注意到,自己的身后,还有一辆黑色越野车一直跟着他们。 同时,李娟也注意到了后面的黑色越野车。 “不用管他,如果是那些幕后黑手的话,反而好了,等到了雁鸣山,他们自然就会带着我们去找到严梁飞的家人。” 李娟小声的在闫叶飞耳边说了一句。 闫叶飞点点头,又抓紧了点方向盘,他现在只希望去京和医院的曲美蓝能够快点找到张阳,也只有张阳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才有办法救出严梁飞的家人,以及很可能同样陷入险境的自己。 似乎是越野车发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也不在掩饰,飞快加速,冲到了闫叶飞的奔驰前面,然后急速停了下来。 闫叶飞马上也踩下刹车,这才没有撞上去。 那辆越野车上走下来两个个子都不是很高的男人,过来敲了敲奔驰的车窗,当闫叶飞与李娟走出奔驰后,他们明显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车里竟然是两个人。 “是张阳的车,没有错。” “那不管了,先带回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短暂的交流了一下。 而闫叶飞跟李娟同时皱起了眉头,李娟果然没有猜测,这两个人交流所用的语言,就是日语。 另一边,曲美蓝打车赶到了京和医院,一进医院就到处追问张阳在哪里。 张阳的名字在京和医院可以说早就名声远播,就连很多病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十分有钱而且医生高超的医生,见到曲美蓝这么着急找张阳,马上就有一位护士走出来,对她说道:“你好小姐,张医生现在正在手术室,不方便接待其他病人。” “不不不,我不是病人,我是他的徒弟。” 曲美蓝马上摆手,然后说道:“师傅他还在手术吗?可以麻烦你带我去手术室门口吗,我在那里等就好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师傅!” 那名护士奇怪的看了眼曲美蓝,显然是难以相信张阳还有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徒弟,不过她还是带着曲美蓝来到了手术室外。 曲美蓝看着手术室上亮着表示紧急的红灯,双手紧紧搅在一起,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