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三章 阴差阳错的意外(上) - 神医圣手

第九二三章 阴差阳错的意外(上)

“你们想自尽,只怕都自尽不了。” 在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前面带路的矮个男人突然转过头,对她们两人微笑说道:“我劝两位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这个矮个日本男人并不知道这片废墟以前居住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原先在这里居住的人与严家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如果他知道的话,就会理解严家老人会什么会这么想,但是他虽然不知道,可严家老人对唐小兰的声音再小,也逃不出他的耳朵。 矮个日本男人有这个自信,因为在这里,还有一位修炼圆满的大人,日本特级忍者,传说之中最强大的大日本帝国武士,伊贺崎道顺! 一想到这位在日本享有盛名的武士,矮个日本男人突然露出一脸狂热的崇拜,他警告完严家老人与唐小兰之后,对着废墟,直接跪下,然后猛然低头,大声喊道:“伊贺崎大人,您要找的两个人,我已经给您带到了!” 严家老人与唐小兰互相对视一眼,听到对方所喊出那个大人的名字,她们才发现对方居然也是个日本人。 不过不管对方是不是日本人,严家老人求死的心意一绝,她一直就是在等对方不注意的机会。 “小兰!” 严家老人突然松开唐小兰,大喝一声,然后猛然冲向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一头扎了过去,势必要装死在这块石头之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那个矮个日本男人还跪在地上,根本来不及阻止! 唐小兰在老人松开她手的一瞬间,就已经明白老人的意图,她马上狠下心里啊,看到另外一旁的一颗粗壮大树,伸出头,狠狠的撞向那个大树! 两人几乎同时分开向两个地方撞去,矮个日本男人就算来得及也只能救下其中一个人,另一个人绝对会当场撞死。 只是那个矮个日本男人看到唐小兰与严家老人的举动,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根本不害怕着两个人撞死在这里。 就在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即将撞到眼前的石头与大树时,她们俩突然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拽了回来,一个精瘦的日本男人突兀出现在她们两人的身旁,就像是分身一样,分别把她们俩重新拉回在一起。 “在我面前,你们就算想要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拦下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的,自然是修为大圆满的伊贺崎道顺。 看着伊贺崎道顺,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心中滕然升起一股无力感,对方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她们从心底相信,这个男人真的有这样的实力,她们就算想自杀,都无法自杀。 这种感觉,他们只在张阳的身上感觉到过,不过,眼前的这个人,跟张阳相比,十分的阴冷,不像张阳那样,能让人有十分自然的亲切感。 “我把你们请来,就是请你们暂时在这里呆上一天。” 伊贺崎道顺看着这两人,微微一笑。 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对视一眼,忽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伊贺崎道顺微微一笑,然后对那个还跪着的矮个男人说道:“把她们带下去吧,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吗?” “嗨!” 矮个男人再度狠狠点头,然后说道:“属下一定会避开其余人,把这两人的情况透露给严梁飞,把他引到这里来。” 伊贺崎道顺点点头,接着说道:“一定要注意说辞,不要过分威胁严梁飞,否则的话,他一定会不计后果的告诉张阳,这就会破坏掉我们的计划,记住,必须保证是只有严梁飞一个人来雁鸣山,等我抓住了严梁飞之后,就不害怕引不来张阳了。” 矮个日本男人听到伊贺崎道顺的话后,露出为难的神色,伊贺崎道顺的要求对于他来说,无疑十分困难,本身他以为,把严梁飞的妈妈和奶奶抓来之后,直接威胁严梁飞独自过来就可以了,但是按照伊贺崎大人的要求,显然不能这样做,至少不能那么直接。 可是具体要怎么做,那能保证尽量把严梁飞一个人引到雁鸣山上来呢? 矮个日本男人起身后站立了好久,绞尽脑汁,都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不过伊贺崎道顺根本不打算给这个属下任何的提示,冷冷的看了眼地上昏迷之中的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砰的一下,整个人都消失在这片废墟之上。 眨眼间,这里就只剩下矮个的日本男人一个人。 他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挥了挥手。 马上从外面就进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就是之前帮伊贺崎道顺抓人的那四个人,他们走过来,把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带了下去。 “等等!” 矮个日本男人突然出声,他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四个人停了下来后,他走了过去,在唐小兰腰间,系着一个十分旧的香囊。 他在华夏生活的时间很长,知道华夏有一种民间习俗,一般女子身上佩戴的香囊,都很特别。 矮个的日本男人推测道,如果这个香囊对于唐小兰来说十分重要,那么严梁飞一定对这个香囊一定不会陌生,拿着这个香囊勾引严梁飞,他未必就不会上当! “下去吧!” 把香囊握在手里,矮个的日本男人随即向山外走去。 离开雁鸣山之后,那个矮个日本男人直接开车,向长京连夜赶去。 长京内,也有他们日本的情报组织,到了那里,把香囊交给他们,让他们去头疼怎么吸引严梁飞一个人前往雁鸣山吧。 反正伊贺崎大人的目标只有一个,抓住严梁飞,然后逼迫张阳一个人独自前来,这个过程只要时间拿捏好,张阳一定没有时间找帮手帮忙! 长京,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玲玲铃!” 第二天一清早,张阳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拿过电话,张阳才发现是京和医院的院长郭勇打过来的,自从他开始在京和医院实习之后,郭勇很少在他不上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看得出来,这一次郭勇一定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找自己。 “喂,郭院长?” “张阳,是你吗?是你不是?” 电话那头,郭勇的声音果然无比着急,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张阳奇怪的问了一句。 “快来医院,医院这里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个货车司机,应该是疲劳驾驶,就在我们的医院的门口与一辆轿车差点碰撞在一起,两辆车分别撞在了路边的墙上,而车祸双方两人的伤势,只怕马上需要做开颅手术,可是这个手术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咱们医院的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你快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够降低手术风险!” 果然是有事情,郭勇才会如此着急,开颅手术不是一般的手术,需要主刀的医生必须有超高的医术与心理素质,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患者死在手术台上,京和医院毕竟只是一家普通的私立医院,医疗设备以及医生的整体水平,都不是十分的高超,无法独自完成这种超高水准的手术,但是现在两个重伤患者就在京和医院的门口,就算转移到附近的大医院,也根本来不及了。 郭勇也会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求助张阳,希望这个屡屡给他奇迹的年轻人,能够有办法,至少保证这两个人不会死在这里。 他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从张阳的别墅到京和医院,只要速度够快,绝对来得及,至少要比转移重伤患者到大医院,快无数倍时间。 张阳不在疑迟,挂掉电话之后,背上自己的帆布包,顺便准备了一些药丸后,马上叫着刚刚起床的严梁飞,立刻动身前往京和医院。 这时候,严梁飞才刚刚起床,早饭都没有吃,可看到张阳的表情,他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也不敢浪费时间,马上跟在张阳的身后。 这一次,张阳都没有开奔驰,直接带着严梁飞骑着追风,向京和医院奔驰而去! 以追风的速度,到达京和医院不过是转眼的事情,这才能保证张阳在最短时间到达京和医院。 医者,以病人为重,这个时候的张阳,已经顾不得追风被发现之后应该怎么解释了,不过好在除了京和医院的门口,大清晨路上没有多少人,张阳到了京和医院附近后,就提前从追风背上下来,带着严梁飞大步走进京和医院的大门。 而院长郭勇,一直就在门口,看到张阳这么快就赶来,来不及惊讶张阳的速度,就拉着张阳向手术室跑去,严梁飞紧随其后。 两个人飞快的换了衣服,跟着郭勇走进了手术室中。 另外一边,在张阳家的别墅外,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外面盯着张阳家的别墅。 “严梁飞一般都是在这个时间出来去京和医院上班,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着他。” “东西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都准备好了!” “对了,你说那些日本人到底要干嘛啊,我听说这家别墅里的人很厉害呢,他们得罪那些日本人了吗?” “别废话,做好咱们的事,事后有钱就行了,这些有钱人之间的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