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二章 被骗上山 - 神医圣手

第九二二章 被骗上山

雁鸣山范围很大,可是眼前这辆越野车驶向的方向却是一直在向山上开,车窗外道路越来越窄,而树木变得越来越多。 “还没有到吗?” 唐小兰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这一路上都是坐立难安。 “请两位再等一等,我们露营的地方在山上,比较远。” 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位上的男人转过头,微微一笑,说了一句。 唐小兰皱起的眉头就再也无法舒平了,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刚才的微笑,不管怎么看,都充满了诡异,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有朋友得了重病的焦急模样。 “你刚才说,你的那个朋友,得了什么病?” 严家老人轻轻的握住唐小兰的手,突然出声问了一句。 “瘟疫啊,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 那个男人随口回答了一句。 严家老人尽皱眉头,跟着追问了一句:“能先说说他发病的病症吗,我好仔细想想,等到了你朋友那里,应该怎么救他。” “哦,我那个朋友啊,就是今天早起起床后,突然倒下,然后怎么叫都不起来。” 回答严家老人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说话的语气也不想最开始那么焦急,完全像是在敷衍严家老人。 “一开始我们以为他只是昨晚没休息好,就没叫他,谁知到,到了中午,他也没醒,然后我们过去一看,他身上,居然长出了很多很多的红斑,身上一直都是冰凉凉的,无论怎么叫他,他都跟死人医院,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胡说!” 唐小兰听完这话,马上瞪大了眼睛,紧紧抓住系在身上的安全带,脸色有些微白,看着前面的开车的两个男人,声音也大了不少! “在刚才,你还说你那个朋友的病症是昏迷不醒,全身时不时抽搐,身子也是一阵冷一阵热,怎么到了这会,就变成身上出现红斑,身子一直冰凉,而且如同死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哦,我刚才是那么说的吗?” 那个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唐小兰,挠了挠头,到了这时候,他都懒得再圆自己说过的谎话,干脆对唐小兰笑着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哈哈哈哈!” 听到这个男人的回答,开车的那个男子哈哈大笑,肆无忌惮!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下,严家老人彻底明白,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只是老人不明白,到底是谁,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对付自己这一个孤家寡人。 “别急,等见到了我们的那个兄弟,你们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嬉笑着,对老人说道。 “你们……” 唐小兰一阵气结,指着前面的两人,大声叫道:“放我们下去,你们没有病人,干嘛带我们来这里。” “阿姨,你别太激动,这里可是雁鸣山,你要是从车上跳下去,保证当场死亡!”那个男人完全放弃了伪装,嬉皮笑脸。 唐小兰听到这话,脸色一阵惨白,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你们两个,虽然面生,但也是北郊县城附近的人吧,无论是谁让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以后警察追查起来,你们也逃不掉的吧?” 严家老人相比唐小兰,就镇定许多,她看着前面的两个男人,继续说道:“我劝你们,在没有出事之前,把我们送回去,因为无论我们出了什么事,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吓唬我们哥俩啊?” 副驾驶座位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扭头多看了一眼严家老人,然后嘀咕道:“你吓唬谁啊,你们俩,不就是一两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嘛,当我们不知道?看到没,这辆suv越野车,少说得有好几十万,都算作是对方给我们的报酬。就算你们出事了,我们只要躲一段时间,你们的事很快就会被忘掉。那时候,我们兄弟俩拿着这次的报酬,就是去国外潇洒,都没有任何问题!” “咛——” 就在这时候,越野车突然停了下来。 那两个男人打开车门,不再理睬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独自走下车去。 越野车前头,已经没有路可走了,这里,可以说已经深入到雁鸣山内。 唐小兰趴在车窗向外望去,才发现,跟两个男人交谈的,是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矮个男人,看到这个矮个男人,唐小兰突然觉得好眼熟。 “啊,妈,你看,那个好像就是前几天来咱们医院看病的日本人!” 唐小兰突然想到这个矮个男人是谁,然后叫了起来。 严家老人也透过车窗向窗外望去,看到那个矮个男人,也响起了对方是谁,就在不久前,这个男人还来她那个看过病,她对这个日本人印象挺深的。 因为这个日本人当时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的疾病,可是他还是坚持要让严家老人给他做一个全身的检查,在检查之后,这个人还邀请过她去日本当中医,当时就开出了一个十分诱人的薪酬,只不过,严家老人直接拒绝了他。 那两个把她们骗来的年轻男子在这个矮个男人面前一脸谄媚,不停的说着什么,还伸出手,指了指车里的唐小兰与严家老人。 对面的那个矮个男人时不时点点头,其中还望向了车里的她们一眼,看来十分满意。 “妈,怎么办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唐小兰一脸焦虑,现在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慌张,这个人咱们见过,还好说,只要不是针对咱们家飞儿的,都不是大事。”严家老人对生和死早已经看开,她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在长京的孙子严梁飞,是不是惹到什么仇人了,以至于他们要拿自己威胁严梁飞。 唐小兰一下子捂住了嘴巴,严家老人的猜测,同样是她心中最不愿意去想的那个可能。 “别太担心,也许不是因为咱们家飞儿呢……” 严家老人马上安慰了唐小兰一句:“你看,对方是那个日本人,说不定是想强迫自己跟着他去日本,再或者,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咱们帮助呢?也许他是个罪犯,有重病的朋友,需要咱们这些懂点医术的人帮忙呢……” 说这些安慰的话,严家老人等于也是在自我安慰,只是在这个时候,越野车外,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那两个男人从矮个的男人手中拿走了两个本子后,一脸灿烂的笑容,转身走向越野车,可就在这个时候,两把尖刀,突然刺透他们的后背,从前胸膛穿透而出! “啊!” “啊!” 车里,严家老人与唐小兰不约而同的尖叫了一声,那个人下手太过果断,很明显,从一开始他就没准备把她们骗到这里来的两个男人的命! 两个见钱眼开的男人闷叫了一声,跌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那个矮个日本男人冷哼一声,从这两人的尸体上走过,还特意的在这两人的脸上狠狠的踩了一脚,走向越野车。 打开越野车的后门,他笑嘻嘻的看着车里的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严家老人抓住唐小兰的手,缓缓从车里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个矮个的日本男人,严家老人尽全力的保持自己的冷静,出声询问道:“你把我们骗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如果先前没有发生杀人的那一幕,严家老人还是能够安慰自己,可当出现人命之后,这就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绑架案。 现在,严家老人的心中充满了一个更大的猜疑,难道说,姜家还有人活着,并且找到了这些日本人,来向自己报复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严家老人在心中已经决定,找机会就咬舌自尽,绝对不会给对方威胁到自己孙子一丁点儿的机会! “两位还是放轻松吧,跟我们走,只是我们大人想见见二位而已。” 矮个男人很客气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此时,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别无选择,只能跟在这个矮个的男人向前走去。 当几个人离开之后,树林子里,突然多出了好几个人来,他们利索的把那两个男人的尸体拖走,也把停在那的越野车处理掉了。 总之,这一路来的痕迹,都被他们清理掉了,就算有警察带着猎犬上山,也绝不可能追到这里来。 矮个的男人把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带到了后山之中,看到这里的废墟与燃烧过的痕迹,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相互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绝对的震惊! 现在,她们不约而同的都联想到是姜家的人来复仇了。 “小兰,找机会,我们直接自尽,一定不能给这些人威胁咱们家飞儿的机会!” 严家老人站在唐小兰的身边,一脸决然,尽量不引起那个矮个日本男人的注意,对唐小兰小声嘀咕道。 唐小兰的脸色虽然同样很差,但听到老人的话,依然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