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一章 疯狂的计划 - 神医圣手

第九二一章 疯狂的计划

伊贺崎道顺从一开始来到华夏,就没指望自己能够正大光明的夺回妖刀村正,替少主石野康太郎报仇雪恨。 他知道,自己身为大圆满修炼者,能够避开华夏方面的注意就已经殊为不易,他绝不可能暴露在华夏的城市中之中,而长京附近的雁鸣山,反而成为了他一眼看中的地方。 尤其是当他在这雁鸣山的后山之中,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简单迷幻阵法的痕迹,以及那一片曾经有人居住过的废墟后,伊贺崎道顺把这一切都当成大日本天皇在冥冥之中保佑着他。 从发现这里之后,伊贺崎道顺就在计划着,引出张阳身边的一个人,抓住并挟持他,来威胁张阳,主动离开长京,来这里与他见面。 而这里本身的那个迷幻阵法,也被伊贺崎道顺加以扩大改造,制造了一个庞大的封印结界,这个封印结界足以等他把张阳引来之后,在杀死张阳之后,还不会被华夏的其他强大修炼者发现,从容逃离。 为此,他不惜暴露日本在华夏暗中经营了多年的情报组织,来帮助他完成这一疯狂的计划。 *************************北郊县城医院,多了一位返聘回来的老中医,这个老中医,就是严梁飞的奶奶,她的手中有张阳留给他的几个珍贵药方,由她目前主持者北郊附近的瘟疫防治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 甚至还有很多附近地区的医院,包括一些大城市的医院,都曾派人来到这里,向严家老人讨取这防治瘟疫的药方,带回去预防万一。 而这一切,都带给北郊县城医院莫大的荣誉,这段时间内,送到北郊县城医院的奖状锦旗,比起之前一两年时间加起来的还要多,可以说,北郊县城医院现在远近闻名。 甚至北郊县政府里,还通过了一项扶持资金,要重新扩大修缮一下北郊县城医院,顺便引进一些先进的医疗设备,扩大北郊县城医院的影响力。 北郊县成医院的院长名叫苏守国,是个四十岁出头的老西医,以前曾在京城的大医院里工作,后来因为一点事情,被调到了他老家北郊这里的县城医院里当院长,虽然明面上是升迁,但实际上根本就是暗调,北郊县城医院的院长,也比不上京城医院的一个科长啊……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北郊县成医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得这位一直闷闷不乐的苏院长乐得嘴都快笑歪了。 对此,苏守国也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出现在严家的那个名叫张阳的年轻人,是他把手中的药方给了严家老人之后,才使得他们北郊县成有现在这样的荣耀。 苏守国虽然是个西医,但也知道这几个药方的珍贵性,那个年轻人随便给任何一个老中医,都能让这个老中医凭借这个药方赚个盆满钵满,可他偏偏给了严家老人,而严家老人根本没指望用这些药方赚钱,是纯粹为了治病救人,造福一方。 考虑到严家老人年纪已经大了,不方便在家与医院之间来回本破,苏守国还专门在县城医院里分出一间大宿舍来,作为严家老人与唐小兰临时休息的地方。 他还不止一次向严家老人提及,请严家老人引见一下那个收下他孙子当徒弟的年轻人,他是真的想跟这个叫张阳的年轻人,好好讨论一下关于西医与中医之间的学术问题,只是严家老人害怕打扰张阳的安宁,一直推脱说有机会一定引见,这让苏守国十分失落,而这也是苏守国最近唯一遗憾的事情了。 严梁飞的妈妈唐小兰也没有闲着,严家老人被返聘回北郊县城医院之后,一开始忙得不可开交,干脆就把留在家里的她也带到了北郊县城医院里,跟在自己的身旁,做个助手。 唐小兰毕竟嫁入严家不少年了,对中医的了解,不比一般的中医差,帮助严家老人对她来说,本身就是一件如鱼得水的事情。 对此,北郊县城医院的院长苏守国自然没有意见,严家到底是中医世家,现在严家的两位妇孺,都成为北郊县城医院中医科的活招牌。 在北郊县城医院工作,让唐小兰现在生活的也十分充实,这也无形之中减轻了她对自己儿子严梁飞的思念之苦。 北郊县城的瘟疫在一开始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预防与医治,根本没有形成规模,现在唐小兰与严家老人在北郊县城医院里就没有最开始那么忙了,唐小兰在下班之余,还能抽出时间,在县城里好好的陪老人逛一逛。 要知道,自从严家报了姜家的血汗深仇之后,严家老人就有轻生的念头,好在张阳故意把预防和治疗瘟疫的药方留给严家老人,才使得老人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可唐小兰还是害怕老人再度想不开,所以一有时间,就会拉着严家老人离开医院散散心。 北郊县城也不算大,大家基本都互相认识,走在大街上,不少人都能认出严家老人与唐小兰来。 “这不是严家的老中医吗?又带着您儿媳妇出来转啦?” “来来来,老中医,你看上我这什么了,我都给你打折,成本价卖你,不赚你钱!” “老中医,来尝尝我的面吧,放心,不收你钱!” ……街上的小贩们看到严家老人与唐小兰,都十分热情,这让严家老人与唐小兰心中充满温馨的感觉。 摆脱掉这些热心的人们,老人与唐小兰走在返回县城医院的路上,今天天色不早了,。 “严家老中医,严家老中医!” 就在老人与唐小兰路过一个无人的路口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声。 转过头,严家老人看到出声叫住他们的,是两个陌生男子,这两个人,气喘吁吁,看样子是一路跑来,才追上的他们。 “请问,你们就是北郊县城医院的严家老中医吧?” 追上严家老人后,其中一名年轻男子开口询问道。 严家老人点点头,唐小兰奇怪的看着这名男子,然后轻声问道:“请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拦住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的这名男子得到回答,马上激动起来,张开嘴,话都说不出来,还是他旁边的那个年轻男子,马上开口哀求道:“老中医,我们是外县的人,路过这里。可是昨天晚上在雁鸣山山脚露营的时候,我一个兄弟好像就是得了瘟疫,白天醒来之后就昏迷不醒,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还时不时浑身抽搐,好像中邪了一样!我们听说这附近就属你治疗这种病十分拿手,这不才赶紧来这里找您,没想到,我们还没到县城医院,就在这里看见了您二位!” “是啊是啊!”刚才那个一脸激动的男人马上点点头,附和道:“开始我还害怕这么晚了,来了也找不到您二位呢,可现在就太好了,能不能请您二位马上跟我们去一下雁鸣山山脚,救一下我那个兄弟!” 唐小兰疑迟了一下,现在天色渐暗,从这里到雁鸣山,还需要好长的一段路,就算打车过去,到雁鸣山之后,天都黑了。 严家老人却没想那么多,她听完这两个男人的话,马上紧张询问道:“那个人在雁鸣山?情况严重不严重,你们那里还有人看着他们?” “有有有,我们还有一个兄弟守在那里,而我们俩也是实在没办法,不敢拖延下去,才来找您的!” 那男人猛地点头,对严家老人说道。 “走,人命关天,快带我去看看!”严家老人听到对方的描述,知道对方的病情不能再耽误下去了,马上开口道。 “妈,咱们的药都还在医院,还是让他们把病人送到医院来比较好吧?”唐小兰疑迟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两个人有些古怪。 “别这样啊,我们就是害怕那兄弟有什么意外,才不敢动他,还是请老中医跟我们走一趟吧!” 其中一个男人听到唐小兰的话,马上有着焦急,立刻说道:“我们有车,来回很快的,只要老中医跟我们过去,确定我们那兄弟没事,我们就拉着他跟您二位回县城医院!” “小兰,走,先过去确定病人的病情再说别的!” 严家老人根本不在意车途的颠簸,就像对方所说,人命关天,这件事马虎不得! 唐小兰见老人如此坚持,也放弃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跟着这两个男人走到了路口对面的一辆黑色suv越野车上。 当两人上车之后,那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前的慌张焦虑,全部消失。 不得不说,这两个男人拿捏的时间十分到位,选择拦住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的地点也十分隐秘,当时看见严家老人与唐小兰的人,根本就不多,没有人在意。 一辆连车牌都是伪造的黑色suv越野车,呼啸之间,驶出了北郊县城,向雁鸣山驶去。 当车辆驶进雁鸣山范围之后,车速还没有丝毫减速的趋势,唐小兰在车内后排座位上,越发坐立不安。 就连严家老人,也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