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零章 引出长京 - 神医圣手

第九二零章 引出长京

这个男人深深的看了眼长京的方向,然后放下背包。 背包里,是一套整整齐齐的黑色紧身忍者服,而旁边,则放着许多的六角星状暗器,还有一把朴实无华的黑色日本刀。 这把日本刀,与张阳家里所藏着的那把妖刀村正,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把刀远不如张阳手中那把妖刀炫目华丽,它低调得就像是地摊上随处可见的日本刀模型。 “我们所受到的耻辱,必须由我们自己洗刷——用敌人的鲜血!” 轻轻的摸索着背包里的刀鞘,这个男人跪坐在地上,一本正经的喃喃自语。 这个人,就是潜入到华夏的日本大圆满修炼者,日本特级忍者,伊贺崎道顺! 唰唰唰! 突然之间,从远处,急速狂奔过来四个人,这四个人,每个人的背后,都背着一个大麻袋,而看样子,这四个麻袋里,都装着一个人。 “道顺大人!” 四个人停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把背后的麻袋放在身前,然后齐齐跪下,把额头贴在地上,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 他们就是日本一直潜伏在华夏的人,主要负责情报的收集工作,这一次,石野左卫门“都抓来了吗?” 伊贺崎道顺的身子纹丝不动,甚至连头没有扭过来看一眼,淡淡的问了一句。 “是的大人,按照您的指示,我们没有惊动任何人,把这四个绝对健康的魁梧大汉都给您抓回来了。” 领头的那个人回答完,站起起身,把他们四个人面前的麻袋统统打开,把撞在麻袋里的人都拽了出来。 四个大麻袋,每个里面都装着一个昏迷的庄稼大汉,这些人身上穿着的都是附近北郊村民的衣服,与伊贺崎道顺身上所穿的粗布麻衣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他们在附近抓来的村民。 “很好,弄醒他们。” 伊贺崎道顺说着,将身前将那把乌黑朴氏的日本刀拿了起来,横放在眼前,双手紧握刀柄与刀鞘,微微拔刀。 一道明闪闪的刀光出现在刀鞘与刀柄之间,足可见这把朴实无华的乌黑日本刀鞘内,所藏着的刀刃是何等的锋利。 遵照伊贺崎道顺的命令,那人弄醒了这四个庄稼汉子,等到四个庄稼大汉醒过来之后,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才看清自己站在了哪里。 “啊,我认识你,刚才就是你,把我打昏的!”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把我们弄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们到底是谁啊,这又是哪?” ……四个庄稼大汉在醒来之后,看到身旁那四个家伙,第一反应就是被人挟持了,可此刻他们身上没有绳子捆绑也没有任何手铐限制他们的自由,经过短暂的慌张之后,这几个人胆子也大了点,七嘴八舌的质问了起身边的那四个人。 虽然这四个庄稼大汉问话的时候气势汹汹,可实际上他们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毕竟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庄稼汉子,突然面对这一切还是有很大的恐惧。 把这几个人抓来的四人似乎预测到接下来要发什么,很快就躲到了一边,站在很远的地方,背过身去,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当我手握村正的时候,我不但是是大日本帝国最强大的忍者,同样也是大日本帝国最骄傲的武士!身为大日本帝国最骄傲的武士,我愿意给你们这些支那人一个机会,一个活命的机会!” 伊贺崎道顺站了起来,抽出日本刀,横在身上彷佛在严肃的完成一种仪式,他转过身,看着四名被抓来的庄稼大汉,眯着眼睛,用十分生硬的汉语森冷说道:“如果你们在五分钟之内能逃出我的视野范围,就可以活着回家。” “疯子!” “变态!” “你神经病吧!” “这里可是华夏的地盘,你还敢随便杀人!” 四个庄稼大汉在注意到还有个日本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叫骂起来,只不过,当他们看见对方手中那把明闪锋利的日本刀之后,几乎同时安静下来。 伊贺崎道顺的话十分严肃,让人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四个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 这个人把他们抓到深山老林里,还对他们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不是疯子变态那也就只能是杀人狂魔了! “救命啊!!!” 其中一个庄稼大汉突然大喊了一声,拔腿就跑! 第一个人逃走后,紧跟着,第二个人二话不说也马上往雁鸣山外面跑去。 第三个人与第四个人仅仅疑迟了一下,跟着反应过来马上抬腿就跑。 没有一个人选择留下来去实验伊贺崎道顺所说的话是否属实,这四个人相续的往雁鸣山外逃窜。 “跑的还不够快啊……” 五分钟稍纵即逝,伊贺崎道顺身为大圆满修炼者,感知与目光均超过超过了普通人太多太多,四个魁梧的庄稼大汉虽然拼命的逃走,可短短五分钟时间他们又能跑多远。 伊贺崎道顺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无比邪恶的笑容来。 唰! 他高举日本刀,脚下的速度瞬间飞快加速,四个普通的庄稼汉子就是提前五个小时逃走,也不可能逃出一个大圆满修炼者的手心。 伊贺崎道顺没有一点身为大圆满修炼者的骄傲,即使面对四个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华夏农民,他都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在他眼中,这四个普通的华夏人与野兽牲畜无疑,杀野兽牲畜,本身就不是件会让人产生罪恶感的事情。 那把日本刀每次手起刀落,都有一个庄稼大汉失去逃跑的能力,随着背后一股鲜血喷涌而出,脸色泛白,瘫软在地上,不一会,就气绝身亡。 分别处理了这四个人的尸体之后,伊贺崎道顺才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大人……” 就连替他办事的那四个人也不明白,像伊贺崎道顺这样强大的人,为什么偏偏隔几日,就需要这样杀死几名华夏人,用这些普通人的血祭奠他的刀。 这也只有伊贺崎道顺自己清楚,他想要在雁鸣山上掩饰住自己的气息,不被华夏的其余强者发现,就必须要依靠一个封印忍术,把雁鸣山内的能量波动封死,不会流传出去。 而这个封印忍术,就需要普通人的鲜血作为引子,这才是他来到雁鸣山之后每隔几日就要杀死几个华夏人的真正用意。 今天的四个人,已经是第三波人了,也是最后一波人了,他已经成功的把雁鸣山封印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在这里,他自信自己就算使出全部力量来,也不会引起附近的任何大圆满修炼者的注意,虽然这个效果只有几天,但对于他来说,足够了。 “你们查到妖刀村正的消息了吗?” 收刀之后,伊贺崎道顺的目光重新落在那四名为他办事的人身上,轻轻的问了一句。 “大人……没有关于妖刀村正的任何消息……” 这四个人之中领头的那个人往前站了一步,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 伊贺崎道顺眉头微皱,露出不悦的表情。 “但是大人!” 看到伊贺崎道顺皱起的眉头,那人心中咯噔跳了一下,接着用最大的力气大声吼道:“韩国人的动静,属下已经查到了,而且,还有一条关于张阳的消息传来!” 伊贺崎道顺眉头微微平缓,重新跪坐在地上,将合上刀鞘的那把日本刀横放在身前,闭上了眼睛。 “韩国这次来到华夏的人,名叫朴承恩,是死在京阳四花酒店的朴永俊之父,他来到华夏之后,一连数日都没有动静。” 那人飞快的说完关于韩国方面的消息,接着说道:“而就在今天,我们得到线报,华夏国安局的修炼者,去了张阳的别墅。” 伊贺崎道顺听到最后一句话,猛然挣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国安局的那些修炼者轻易绝对不会露面,可今天露面,就足以说明,韩国那些家伙已经被对方抓住了把柄,呵呵,自大的韩国人,到底是忍不住出手了……” 伊贺崎转念一想,就分析出来这个消息所透露出来的真相。 “米雪,曲美兰,严梁飞,闫叶飞李娟夫妻……”伊贺崎道顺默念了一遍张阳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突然问道:“你们觉得,张阳身边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中,谁最容易被我们抓住,然后逼迫张阳不得不离开长京,亲自到雁鸣山这里来?” “大人!” 那个人大吃一惊,十分为难的回答道:“在长京内,这几个人之中,无论是谁,我们都不可能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把他们抓来啊!” “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伊贺崎道顺微微眯起眼睛,轻声说道:“我们不需要在长京里动手抓人,但我们可以把他们引出长京,然后再动手抓人。” “如果情报没有错误,那么严梁飞似乎有两个亲人,就在居住在雁鸣山的附近北郊县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