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九章 日本人,来了! - 神医圣手

第九一九章 日本人,来了!

“还有什么事?” 张阳看着黄龙士,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不清楚的。 “日本的国宝,妖刀村正,是否在你的手上?” 黄龙士盯着张阳,突然问起了村正刀的事情。 张阳点点头,这件事没有必要瞒着黄龙士,而且,在经过韩国朴承恩这次的事情之后,张阳已经不打算被动防守,他已经决定要把妖刀村正在自己手上的事情公开出去,吸引日本那群修炼者,直接找上门来。 日本跟韩国一样,对华夏的灵兽神兵这些瑰宝虎视眈眈,张阳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要直接引出华夏的日本修炼者,也就是那些藏头露尾的忍者,一一击杀之,不给他们在华夏肆意妄为的任何机会! “果然在你手里!” 黄龙士点点头,他早已猜到妖刀村正就在张阳的手中,问一下也只是为了确认而已。 毕竟在长京,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掉石野康太郎与金贤臣的,只有张阳有这个实力。其实京阳四花酒店的那起凶杀案,就有他们的人在旁边协助调查。 包括这次朴承恩的死,都只能是白死,韩国这一次,损失惨重。 “你突然问我妖刀村正的事情做什么,日本方面通过政府向我华夏施压了?”张阳反问了一句。 黄龙士摇了摇头,然后严肃的对张阳说道:“既然妖刀村正在你的手上,那么我必须要提醒你,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一次,日本方面潜入华夏了一个大圆满修炼者。” 日本有大圆满修炼者潜入华夏的事情,是绝对的机密,这种事情放在以前,都是由黄龙士这些隶属国家的修炼者出面解决,不会让华夏的修炼界有任何的察觉。 华夏在驱逐走那些外国侵略者的时候,就与这些国家有过明确的协议规定,不许外国的大圆满修炼者,再踏上华夏领土一步。 只是这一次,这个日本大圆满修炼者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在进入华夏之后,直接隐匿了所有的气息,让黄龙士他们无处寻找,这个日本大圆满修炼者,就好像彻底消失在华夏的领土上一样,销声匿迹,到现在都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 虽然黄龙士他们不知道这个潜入华夏的日本大圆满修炼者到底潜入华夏躲藏在哪里,但他们清楚,这位大圆满修炼者来华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一切,还要提起一个人,石野康太郎,日本石野财阀的直系第一顺位继承人! 就是这个白痴一样的日本大公子,在日本有着绝对重要的位置。日本的修炼界与华夏不同,在日本,所有修炼者被称之为忍者,而所有的忍者,都是为了日本的各大财阀效力,就如同华夏古代的封建制度一样。 石野康太郎是石野财阀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身边,自然有极其强大的忍者暗中守护,黄龙士他们曾调查到,在石野康太郎的身边,有一位实力强大的暗忍,最关键的是他手中拿着日本国宝,妖刀村正。 可是,在石野康太郎死在京阳四花酒店之后,那名暗忍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而那把妖刀村正,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这件事,曾让黄龙士他们废了不少功夫去查,可在京阳四花酒店的附近几百里范围内,他们都找不到那名暗忍的尸首。 如果妖刀村正在张阳手中,那么黄龙士已经可以断定,那名守在石野康太郎身边的暗忍,就是被张阳处理掉到,张阳是医圣张家的传人,手中的好东西绝对不少,想让一个人彻底消失,也是完全做得到的。 这一点黄龙士就猜错了,因为彻底让那个暗忍消失的,不是张阳而是老爷子张平虏。 “你是说,从日本来了一个大圆满修炼者?” 张平虏眯起眼睛,盯着黄龙士,书房内的温度马上降低了几度。 黄龙士点点头,然后说道:“既然妖刀村正在你的手中,那么我想那位隐藏在华夏不知哪里的日本大圆满修炼者,目标肯定就是张兄你,所以,还请长兄你多多注意,小心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不过,既然我已经知道妖刀村正就在你的手中,那么接下来,我也会留在长京之中,坐等那个日本人自投罗网。” “三位大圆满修炼者坐镇长京,我就不信,这个日本人还能掀起什么浪花来!” 黄龙士这么说,也是在预防万一,日本不是不知道华夏严禁其他国家的大圆满修炼者潜入华夏,可这个日本大圆满修炼者,还是义无返顾的潜入华夏,必然有所依仗,但是现在有三位大圆满修炼者坐镇,这就让黄龙士放心不少。 这样大的阵势,还真是给了那个日本大圆满修炼者天大的面子! 张阳点点头,无论出于哪方面的考虑,这个日本人,都必须让他有来无回! 黄龙士带着灵兽门的老门主随着那三名银袍人离开了张阳的别墅,老爷子张平虏因为要去通知修炼界谨防外国修炼者的消息,随后也跟着离开了。 别墅里,一下安静下来。 张阳独自走到地下炼药房,在一个角落里,把藏着妖刀村正的那个密封盒子拿了出来。 妖刀村正此刻与白焰魔参放在一起好长时间了,按照当初老爷子张平虏的推测,只怕这把妖刀上的妖气,已经被白焰魔参吸收的差不多了。 没有妖气的妖刀村正,也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日本名刀而已,除了摆放在博物馆里供人参观之外,再无任何价值。 “呵呵,也不知道,你来了之后,能否把这把已经没有任何妖气的妖刀带走……” 张阳一只手搭在盒子上,微微一笑,自言自语了一句。 “但只要你敢来,我必然会让你,有来无回!” 长京外,在与北郊县城的交界处,是一座大山,也就是雁鸣山。 雁鸣山后山深山之中,有一大片空地,这里有被火燎原的痕迹,而这里,正是当初姜家霸占王家别墅的地方。 此刻,这片废墟之上,突然多了一个男人,他背后背着一个旅行包,而身上穿着的,却是跟北郊县城普通农民一样的粗布麻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