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六章 我认输 - 神医圣手

第九一六章 我认输

看到黄龙士转眼就落入下风,三名银袍人按耐不住,都有冲进去帮忙的冲动,无影跟闪电在一旁叽叽吱吱的一阵叫唤,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他们的头上,这是,三个银袍人才冷静下来,浑身大汗淋漓,比起正在比武切磋之中的黄龙士张阳,还要狼狈。 张阳与黄龙士的战斗显然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最精彩的地方! 一个侧步,张阳抬手伸出五指,五道能量凝聚掌间,飞速射出! “噗嗤!” 黄龙士脸色大变,再不敢硬抗,连忙躲闪! “能量实体化!” 张阳的必杀一招,就暗藏在这里,这也是张阳敢以半成巅峰状态下的实力与黄龙士切磋的信心所在! “来的好!” 虽然有些狼狈,但黄龙士稳住身形,马上几拳打出,能量劲风呼啸而去! “啪!” “哒!” “轰!” 黄龙士的能量劲风与张阳的实体化能量猛然撞击,荡起一层余波,使得张阳与黄龙士两人飞速后退,各自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 张阳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他现在毕竟只有巅峰时期的五成实力,使用这些招数,损耗还是十分大的,一点也不轻松。 相比之下,黄龙士也十分凄惨,他的黑袍斗篷已经凌乱不堪,露出他的全部面貌来,这黑袍斗篷也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衣服,因为当初张阳与华飞天切磋的时候,这一招打完,两人的衣服都已经破烂不堪了。 “痛快!” 再度大喝一声,黄龙士脸上带着无比畅快的表情,浑身上下的骨骼彷佛都在摩擦尖叫,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 张阳哈哈大笑,随手从地上拾起一根枯枝,冠以内劲,使得这跟枯枝猛然间彷佛迸发了第二春,徒然增长了几公分来。 “黄兄,你可要小心了,接招!” 张阳手中树枝剑成,随手一抖,破天剑法在体内飞速运转,一股磅礴的天地能量在树枝尖端划出一个漂亮的白圈,白圈内,能量充沛。 破天剑法,第一式! 那股带着五层剑技的破天剑法势不可挡的冲向黄龙士! “又是五层技能?” 黄龙士的脸上,第一次在战斗中出现苦涩的表情,张阳这一招,招式华丽而且威力巨大,五层剑技,又其实说笑? 庞大的能量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直指黄龙士,黄龙士无处躲闪,只能一分为四,使出能量分身来,这才对抗抵抗了四面八方而来的能量剑气。 每个分身都有黄龙士注入的能量,足以以假乱真,可这一招早已对张阳不起作用。 剑气稍稍改变方向,破天剑法的精妙,又岂会如此轻易的被人挡住! 局势猛然转变! 围住黄龙士的剑气突然凝聚在一起,重点攻击其中一个分身,逐一破之! 眨眼之间,剑气化为三个方向掠过,黄龙飞的三个能量分身,猛然间被剑气搅了个粉碎! 黄龙士的能量分身,在一招之内,完全被张阳所破! 能量分身与破天剑法本身就不是一个层次之内的找书,一接触就被完全摧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如今张阳的破天剑法已经比起从前更加熟练,完全能够达到这个效果。 只剩下黄龙士本尊面对凝聚成一股的破天剑气,根本无处逃窜! “砰砰砰砰!” 连续的爆炸声响起,黄龙士无处躲闪,只能以能量对抗,可他的能量在境界上是敌不过五层剑技破天剑法,所以很快,张阳的破天剑气就突破了黄龙士的能量,攻击到了黄龙士的身上! 嗡!!! 就在破天剑气即将划破黄龙士身上的黑色斗篷,刺破黄龙士的身体时,张阳一声冷喝,太阳穴手臂上,青筋爆张! 破天剑气闷热感一顿,停在黄龙士的身前! 张阳还没忘记这只是一场比武切磋,如今黄龙士完全落入下风,败在破天剑下,再打下去也就没有了必要,更何况,黄龙士身上的黑色斗篷长袍,防御能力未必就比得过华飞天身上的黄金小马甲,不停下来,黄龙士肯定会在破天剑侠受到重伤。 想要在最后关头停下进攻,这就更加考验张阳对天地能量的控制以及破天剑法的熟练掌控了! 好在最后,破天剑气还是停在了黄龙士的面前,没有前进一步,伤到黄龙士,这让张阳还是松了口气。 等到那足以威胁他的剑气消失,黄龙士一下跌坐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脸色通红,不停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他抬起头,看着前方的张阳,无奈道:“我认输!” 张阳听到这句话,绷紧的全身一下子松懈下来,也跌坐在地上,他赢得可也一点都不轻松啊! 哗! 那原先笼罩在张阳与黄龙士四周的白雾一下子消弭在空中,两人战斗之中参与的能量一下子宣泄而出。 无影、闪电还有追风三大灵兽倒是没什么感觉,可就苦了那三个跟着黑袍人黄龙士来的银袍人,战斗的余波猛然冲在他们的脸上,就好像刀子划过一样,让他们无比难受。 可是最让他们难受的,还是黄龙士所说我认输的那三个字。 没想到,让他们引以为豪的黄龙士,国安局之中极富盛名的黄龙士竟然会输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黄兄,你只是没有全力厮杀而已,如果是真的生死相见,以我现在不到一半的实力与你对抗,必死无疑。” 张阳虽然赢了黄龙士,但同时心中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敬佩,对方所学所使用的,全都是必杀的军队招数,军队招数,讲究一招之敌,根本不是以切磋或者是表演的目的存在,将军队的招数再冠以大圆满修炼者的能量,所爆发出来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这也是黄龙士照顾张阳如今只有不到巅峰时期五成实力的缘故,所以一开始有所保留,手下留情,才给了张阳喘息的机会。 到最后,张阳若不是有着五层强者的技能破天剑法,以境界的差距压制对方,那么的话他还真的不是黄龙士的对手,所以张阳最后尽管赢了黄龙士,但还是说了那一句话。 这绝非是张阳赢了之后故意显摆,嘲讽黄龙士,而是在诉说一个真正的事实。 黄龙士知道张阳的意思,所以也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表情,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对张阳说道:“不要谦虚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我黄龙士又不是输不起!” 黄龙士哈哈大笑,不以为然。 反倒是那三个不明情况的银袍人,把张阳的话当成了讽刺,面露不悦,看向张阳的目光十分的不友善。 “在你我比武切磋之前,你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吧?”黄龙士停止了笑声,突然问了一句。 张阳点点头,事实上的确如此,“那不就得了!” 黄龙士猛地一拍大腿,然后大声说道:“你只有巅峰时期一般的实力,就打得我差点没命,怎么不是我输?这一场比试,我输得心服口服!” “不过这一战,打的真是痛快,就算输了,我也是非常高兴的!”黄龙士的脸上,全是说不出的兴奋。 而那三名银袍人听到黄龙士说张阳以不到自己巅峰时期一半的实力与之切磋,猛然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之前获胜还能说张阳是侥幸使用高级剑法打败黄龙士,可张阳只用一半的实力与黄龙士这样一个大圆满修炼者打,就算输了,也是虽败犹荣,更何况现在还赢了黄龙士。 “你这剑技,是五层技能吧?” 黄龙士休息了一会,然后开口,询问张阳。 张阳点了点头,如实回答道:“不错,这剑技名叫破天剑法,是我偶然之中得到的一门高级剑技,也是属于五层强者的剑技。” “真是个上天眷顾的天才啊!” 黄龙士得到答案之后,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然后紧紧盯着张阳,朗声说道:“说实话,我真的很妒忌你啊!” “哈哈……” 张阳在打斗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出黄龙士的来历必然与华夏军方有关,而此刻再听到对方如此坦率的话,不由的哈哈大笑,一时间,对黄龙士的好感急速增加。 “不过张阳,你必须听我一句劝。” 黄龙士突然严肃下来,对张阳说道。 “什么?” “你没到五层之前,一定要尽量少使用五层的技能,否则的话对你今后晋升五层强者有难以想象的影响。” 黄龙士想到那个人要他转达的话,马上重复了一遍之前就说过的话,而且还生怕张阳不在乎,还补充了一句。 “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 “好吧,不过我也劝告你,以后找我们别那么嚣张,非得让我们亲自上门找你们!” 张阳呵呵一笑,回答了一句。 “那只是一个笨方法而已,你要知道,我们隶属国家直接对国家负责,必须在修炼界保持我们的神秘,这可不是我们故意摆架子。” 黄龙士瞪着眼睛,无可奈何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