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四章 正大光明的教训机会 - 神医圣手

第九一四章 正大光明的教训机会

并非是张阳故意为难这些隶属国家的修炼者,只是因为他们之前的种种不作为令张阳感到十分的费解。 自己刚刚阻止了朴承恩的阴谋,从紫金山一回来,他们就找上门来,这说明他们早就知道了韩国人来华夏猎捕灵兽的事情,可他们却没有丝毫的作为。 虽然理解他们的苦衷,但这并不代表张阳会原谅他们的不作为。 在语言态度上,张阳自然会对他们有所轻视,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还真的想揍这群人一顿,教训教训这些冷眼旁观的家伙。 张阳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在那三名被银色长袍斗篷遮住半边脸的人,这三个人,在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被张阳看清了底细,三个内劲初期的修炼者,以张阳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无视。 这个三个人看来是在国家机构里面待的时间太长了,养尊处优惯了,才因为无法忍受张阳的轻视露出怒容来。 眼前这几个人之中,唯一值得张阳注意的,只有眼前的这名黑袍神秘人,不过这次相见与上次相见的情况一样,张阳无法看清这名黑袍神秘人的真正实力。 不过两人相隔的距离这么近,张阳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大圆满修炼者之间的熟悉感觉。 “呵呵……” 黑袍人呵呵一笑,顿时打破了客厅里古怪的气氛,那三名银袍人无意之中流出的压力,被这一笑轻松打破。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应该是张平虏老前辈告诉你的吧?” 侥有兴趣的打量着张阳,黑袍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张阳此时的虚弱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看来,在此之前,张阳肯定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联想到在洞穴内那人曾经说过的话,黑袍人大抵已经猜到,是什么使得张阳此时的实力还不及往日的一半。 黑袍人开口后,身份地位明显不如黑袍人的三名银袍人冷哼了一声,后撤了回去,客厅内的气氛这才稍稍有所回转。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隶属华夏国安局天字号黄龙士,代号a03,很高兴与你见面,医圣张家传人,医生武宗的掌门人,张阳先生。” 黑袍人伸出手,看着张阳,他原先的声音就像是由机器发出的电子合成声,略带一丝沙哑的同时还会在耳边引起阵阵回鸣,丝毫不带一点感情色彩,可现在说话的声音十分正常,看来在之前,他都是以假声来说话。 遮住大边连的斗篷微微扬起,露出他的大部分面容来,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快四十岁的样子,面部线条刚毅,是一个很有军人气质的男人。 张阳点头笑了笑,然后伸出手,与对方握在了一起。 对方清楚的知道他一切消息,这点他并不意外,只不过如此说来的话,为国家服务的欧阳世家根本就不知道国安局之中还有这样一群人,华夏对修炼界的掌控并非是很弱,只是国家没有严格控制修炼界,任由修炼界的人自行发展而已。 张阳与黄龙士的手不过才微微接触,随即马上分开,这一握,两人的心中都是一震。 趁着握手的机会,黄龙士仔细的探查了一下张阳的身体,他猛然发现,张阳体内空虚的内劲,在以一个十分疯狂的速度恢复着,只怕不到天黑的时候,张阳就可以恢复到自己内劲四层中期,内劲大圆满的实力,最让他震惊的,是张阳体内的内劲,有隐隐突破的迹象。 张阳现在已经是内劲四层中期,一旦突破,那就是四层后期,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圆满修炼者,以张阳现在的天资,足以想象,等到那时,张阳就会是修炼者大圆满之中的第一人,那些早早就达到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也未必是张阳的对手。 真不愧是从古至今最杰出的修炼天才啊……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年纪,怪不得能够引起那个人的注意,张阳实在是越来越让人震惊了……黄龙士看着张阳的目光,充满了古怪。 一方面,他也是对张阳的天赋眼红不已,十分羡慕;另一方面,他又在心暗暗庆幸,华夏能够出现这样一位年轻的天才,也是整个国家的福气,华夏后继有人啊! 而张阳经过这一握,更加肯定了黄龙士也是一位大圆满修炼者,而且对方掩饰自己功夫的能力,比起少林的施方、华家的华飞天还要厉害。 双方都已经知根知底,也就没有必要相互隐瞒,不过黄龙士看到张阳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心中突然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他修炼到大圆满之后,就一直在为国家做事,修炼就也放了下来,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突破,可当他看到张阳之后,浑身兴奋的颤抖,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发出无比尖锐的呼喊声。 隶属国安局之后,哪怕黄龙士有大圆满境界的修为,也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终日披着这件连面容都撤去大半的黑色斗篷,冷眼旁观华夏修炼界这么多年来,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有。 修炼者都有自己的傲气,黄龙士本以为自己常年在国安局之中早已将这股傲气磨掉,可现在见到张阳,他才明白,他的傲气,从头到尾都没有被磨掉,只是深深的藏匿在心底,正是张阳太过优秀的天赋成功的将这股埋藏多年的傲气激发出来。 好斗之心,是他们这些人绝对不能有的东西,但是现在,难道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黄龙士不想错过。 要知道,那个人虽然表现出对张阳的好奇,但也没说不允许他试探一下张阳,想必他与张阳比试一下,也不会引起什么后果……黄龙士突然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来。 张阳早就感受到了黄龙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战意,可又不明白,为什么黄龙士直到现在还在苦苦压制这股战意,想战又不敢战,犹豫不决。 看来黄龙士虽然在俗世生活,可心性还是不够,他顾忌的太多,所以说话做事就会十分犹豫,不够果决,就算有着大圆满的实力,也要打折许多。 张阳在心性上的锻炼,就要远远超过黄龙士,而他也看出来了,如果黄龙士一直压抑着与他比试一番的念头,一定会影响他今后的修炼,大圆满修为来之不易,一点点瑕疵都会导致修为不进反退。 既然黄龙士无法说出口,张阳干脆就替他说了出来。 “我们出去吧,我家别墅的院子很大,足够我们切磋一下了。” 与黄龙士切磋不像与华飞天切磋,那时候华飞天是敌是友都分不清楚,可黄龙士身份使然,注定这只是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所以张阳尽管现在实力还没有恢复,也不惧一战,更何况,他也想看看,这位隶属国家的大圆满修炼者,到底拥有一个什么程度的战斗力。 “切磋?!” 张阳的话一下说道黄龙士的心坎上去,上次在北郊雁鸣山,他是为了一个任务专门前往,那时候归心似箭,没时间与张阳多交流,可眼下,他本身就是奉命来与张阳接触的。 “大胆,你以为你是谁,就敢跟我们大人切磋!” “你这小娃娃,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我说他为什么如此看不起我们,原来是个有点虚名就得意忘形的自大自恋之人!” 三个银袍神秘人听到张阳提出切磋的意思之后,马上冷嘲热讽起来,他们几个根本看不出张阳的真正实力,但对黄龙士的实力却深知肚明,在他们看来,张阳是绝对打不过黄龙士的,他敢主动提出切磋,根本就是在自讨苦吃。 “闭嘴!” 黄龙士猛然回头,狠狠的瞪了眼三名银袍人,双幕之中精光一闪而过,三名银袍人马上就觉得有个大锤子狠狠的在他们心头上锤了一下,当场脸色惨白,浑身虚汗淋漓。 也幸亏黄龙士抢先出手,如果张阳存心要教训着三个银袍人,随便看他们一眼,释放出来的压力,都会远远比黄龙士所释放出来的伤害还要大,黄龙士这么做,也是在保护他们。 转过头,黄龙士看着张阳,表情无比严肃,郑重其事的站直了身子,点点头,然后说道:“当初在北郊,我就说过你我一战,还不到时候,不过现在虽然同样不是时候,可时机也差不多了,好,在我们谈事之前,不妨先切除一下。” 黄龙士不在犹豫,一时间豪气冲天,体内能量疯狂涌现出来,看得出来,与张阳切磋对他来说具有的诱惑力十分大。 “好,外面请。” 张阳点点头,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走出了。 就算他此时的实力恢复得还不到巅峰时期的一般,但黄龙士心境不够,束手束脚,实力也不可能完全发挥出来,两人一战,张阳还是很有希望战胜的。 这么正大光明教训这群人的机会,张阳自然是不会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