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二章 惩罚与礼物 - 神医圣手

第九一二章 惩罚与礼物

陆正华把脸扭到一边去,根本不敢去看那个中年男人。 啪! 还是乔易洪忍不住,走过去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然后怒斥道:“你这个白痴,你以为你出卖了灵兽门,那些韩国人就会把承诺你的东西给你?你怎么也不想想,朴承恩进来之后,对你可曾手下留情,如果不是张先生后来赶到,恐怕你早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陆正华他在被灵兽苍鹰抓回来的时候,还试图反抗,此时伤势不轻,足见灵兽苍鹰对于这个明显背叛了灵兽门的家伙根本没有爪下留情。 乔易洪这一巴掌,又打了个结结实实,同样没有手下留情,他到底也是一位内劲三层后期的修炼者,这一巴掌陆正华也完全承受不起。 吐了一口鲜血,陆正华趴在地上,无力爬起来。 刚才他的话,也等于是亲口承认自己就是灵兽门叛徒的事实,被乔易洪一巴掌打得如此凄惨,也没有一个人去同情他。 陆正华虽然嘴上硬撑着,破罐子破摔,但他的心中,也是十分后悔,乔易洪所说的他何尝没有想过,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被当成了韩国人利用完就抛弃的棋子。 原本,陆正华是打算在朴承恩带走灵兽之后,趁灵兽门打乱之际带着朴承恩给他的支票提前前往韩国,可没想到朴承恩那个王八蛋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打算,对方带着九尾灵狐来,显然是打算要将灵兽门一网打击! 事已至此,狡辩还有什么意义呢,只要稍加追查,就会在他居住的木屋里,找到朴承恩承诺给他的大额现金支票,还有朴承恩保证在事后将他引渡到韩国,给与妥善安置的承诺。 可以说这件事早晚会被发现,反而趁着没人注意到他直接逃走还会有一线生机……因此,陆正华才会在身上毒素完全解掉之后,没有返回峡谷洞天内,而是直接逃了出去,向山下逃走。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跑多远,就被本门圣兽苍鹰发现,然后抓了回来。 灵兽苍鹰不傻,他看到陆正华慌张逃跑,就知道情况不对,峡谷洞天那么隐秘的地方,如果没有内奸是不可能被外人轻易发现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来。 陆正华的表现恰好说明谁才是内奸,对于这个险些害得自己命丧险境的家伙,苍鹰可不会爪下留情! 逃走的陆正华在它的眼中就像是地上完全暴露而慌张逃窜的兔子,想抓住他,轻而易举。 把陆正华抛下之后交给灵兽门的人之后,苍鹰也不去管他的死活,就把嘴中叼着的那青色果子扔向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在空中盘旋的时候尖叫着。 这才是它之前离开峡谷洞天的真正目的,抓回陆正华不过是途中顺手的一件小事而已。 张阳走到陆正华的身旁,蹲下身来看着他的眼睛询问道:“陆正华,你到底把灵兽门所在的秘密告诉给几个人?” 张阳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内劲,对陆正华,他直接使用了迷魂大法。 “只告诉给今天来的那一个韩国人,除了他我谁也没告诉……” 陆正华一下眼神迷离,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张阳的问题。 得到回答,张阳放下心来,朴承恩已经死在这里,只要控制住陆正华,那么就等于这个峡谷洞天还没有暴露,灵兽门也就不需要搬离这里,也就省去了那位老门主接下来的麻烦事。 “请门主放心吧,这个峡谷洞天并未暴露,只要处理好这个叛徒,那么灵兽门依然可以安心在这里居住。” 听到张阳的回答,老门主松了口气,放下心来,刚才陆正华的话他也听到了,峡谷洞天的秘密没有暴露,这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灵兽门这下子可以免去搬迁的颠沛流离之苦了。 知道不用搬走,灵兽门众人也是一阵欢呼,毕竟要寻找到这样一处风青水秀又环境适宜的峡谷洞天根本不可能是容易的事,要知道,很多福地洞天,早就被其他门派所占据,这里没有暴露,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前辈,可以把我们本门的叛徒交给我们处置吗?”那个被称作小七的中年人走过来,对张阳恭敬的说道,他的目光还停留在陆正华的身上。 见到灵兽门要处置自己本门的内奸叛徒,张阳当然没有意见,点点头后就将陆正华交给这个中年人,然后站到一边,等着看灵兽门准备如何处置这个叛徒。 张阳让开后,那个中年人马上招手,带两个人把陆正华压了下去。 “将陆正华压入圣巢,罚他负责圣巢的每日清理打扫,此生不得再踏出圣巢一步!” 面对灵兽门众人,中年男人在得到老门主的首肯之后,面对大家朗声宣布了关于陆正华的处置。 “什么!” 听到这个处置,乔易洪大吃一惊,当即不忿的喊道:“你们没有弄错吧?这个人可是出卖了你们灵兽门,差点害得你们颠沛流离的家伙啊!” “唉……” 灵兽门众人纷纷叹了口气,对于乔易洪的喊声,没有任何的表示。 就连张阳都露出疑惑的神情来,这样处罚这个卖国求荣的家伙,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我们灵兽门,有惩罚自己门内叛徒的方式。” 当陆正华被带下去之后,老门主看出了张阳等人的疑惑,旋即解释了一句,不管怎么说,陆正华都是灵兽门的人,要处置这个叛徒也应该按照灵兽门的规矩来。 乔易洪还是有些看不过去,认为这样惩罚实在太便宜陆正华了。 “刚才所说的圣巢,应该就是那只三层灵兽苍鹰的巢穴吧?”张平虏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老门主马上点头,他们所说的圣巢,自然是圣兽苍鹰的巢穴,这只灵兽苍鹰的巢穴,就在前方悬崖峭壁的半山腰上。 张平虏抬头看了看前方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壁,心中大概也猜出了陆正华今后的下场。 张阳也抬起头,看到了对面峭壁之上那个小黑点,那里就是灵兽苍鹰的巢穴,看到这巢穴的位置,张阳也明白面对陆正华余生将是什么样的惩罚了,这个惩罚,也不算便宜他了。 这峭壁那么陡峭,只要陆正华敢试图攀岩峭壁逃出去,以他的实力只能落个跌下悬崖粉身碎骨的下场,永远不可能逃出生天,留在那里为一只飞禽打扫巢穴,绝对是生不如死的事情。 等到中年男人处置完陆正华,老门主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开口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随这几位前辈离开峡谷洞天,我不在的日子里,由陆七带着大家继续修行,希望大家能够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忘记俗世的烦扰,不要再想陆正华一样被俗世所诱惑!” 老门主的话石破天惊,就连陆七都没想到这一点,灵兽门众人一阵骚动。 “我又不是不回来,只是随这两位前辈去办一些事情,办完就会回来。”老门主皱起眉头,再度开口。 灵兽门众人,这才安静下来,陆七的目光在老门主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重重的点点头。 处理完这件事,老门主望向张阳与张平虏,现在他没有了任何顾虑,如果张平虏需要,他现在就愿意随张平虏走一趟,去见一见那些隶属国家的修炼者们。 “等一等,老爷子你看,那只苍蝇嘴里好像还叼着什么东西!” 张阳突然指着上空,对老爷子张平虏说道,张平虏抬头一看,那只苍鹰扔下陆正华之后,依然在半空盘旋,鹰目紧盯着无影跟闪电,叫声尖锐,它一直在跟无影和闪电在交流。 “叽叽叽!” “吱吱吱!” 面对苍鹰的尖叫,无影跟闪电马上仰头回应了几声,半空中盘旋了好久的苍鹰这才附身冲了下来,将嘴中的带着一个青涩果子的银白色树枝抛向无影。 无影轻轻一跃,就接过那青色果子,然后跟闪电一起跑到了张阳的身边,把这个果子递给张阳。 “叽叽叽!” 无影举着果子,对张阳很无奈的叫道,它的意思是在说,这只苍鹰目前能拿出手的宝贝就这么一个果子了,所以就把这个果子当成答谢咱们的礼物。 一旁的闪电兴致也不是很高,这只苍鹰就给了一个果子,根本不够它们几个分的嘛。 “这是高山云果?”张平虏看了一眼这个连接着青色果子的白色枝干,当场震惊道。 高山云果是一种只生在在高入云霄的悬崖峭壁上的灵果,只有在峭壁上最接近云层的地方,才能生长出这样的果子来,而且,采摘这种果子,需要极为苛刻的时机,必须是大雾天气,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月亮还未完全落下,山间云雾最浓的时刻,采摘下来才能保证高山云果的灵气不会因采摘而流失,当然,当高山云果摘下之后,灵气就不会逸散,只要不咬破果皮就可以保持很长的时间。 可以说,高山云果是吸收了天地之间能量而生长出的能量果实,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修炼者恢复损耗的内劲,比如当修炼者耗尽自己的内劲之后,吃下这枚果实,就等于满血满蓝原状态复活,内劲会一下子充满这名修炼者的丹田,作用神奇! 听完无影的话,知道这是苍鹰对他们的答谢,张阳也就不客气的从无影手中接过这个青色果子,收了下来,之后他望向天空中的苍鹰,大声的道了一个谢谢。 苍鹰在空中盘旋了两圈,满意的叫了两声,然后俯冲下来,落在灵兽门人的身后,还亲昵的蹭了蹭灵兽门门主。 灵兽门门主羡慕的看着张阳,他知道,这是苍鹰为了感谢张阳等人的营救,打败了那只九尾灵狐而报答他的礼物,以往灵兽门就没少受过这只苍鹰的恩惠,当然那些恩惠比起这颗高山云果来就要差很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高山云果的生长条件十分苛刻,并不是每个悬崖峭壁上都能够生长出这样的果实来,灵兽苍鹰能找到这样的果实作为报答,也只能说是张阳的运气太好了,恰巧这只苍鹰发现了这枚高山云果已经成熟可以采摘,就作为礼物答谢张阳了。 张阳把果子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帆布包里,并不舍得马上吃下,虽然他现在就处于内劲空虚的虚弱状态,但以他的恢复速度很快会回到巅峰,这颗果子现在吃的话就太浪费了,还是留到关键时刻再吃也不急,。 比如今后如果再遇到像这只变异九尾灵狐一样强大的对手,迫不得已使用了能量爆之后,没能杀死对方而让对方逃走,就可以服下这枚高山云果,瞬间恢复内劲,也就等于有了第二条性命! “阳阳,我们走吧。” 见张阳又获得一个宝贝,张平虏心中也是十分喜悦,接下来他还想带着灵兽门的老门主去见国安局的修炼者,所以此地不宜久留。 “好,乔易洪,我们走吧。” 张阳点点头,然后叫上乔易洪,牵着追风与张平虏平排走在前面。 因为那只幻狼还没有醒,所以乔易洪也只能重新把它装进麻袋,然后背着跟在张阳身后。 “老爷子,我跟你一起去见那些人吧!” 张阳跟老爷子张平虏走在一起,就是想说这件事。 “阳阳,不是我不带你去见他们,是他们一向十分神秘,行踪飘忽不定,就连我,也只能先行通知他们的办事处,然后等他们来找我。” 张平虏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些人的后背可是国家,这可要比什么门派世家的名号响亮多了,华夏的世家门派就是再多,不还是都属于这个国家,所以这些人才会有底气如此对待一位大圆满修炼者。 “不过不要紧,那些人的反应一向很快,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上我,到时候,我会带着他们去你家里说这件事。” 老爷子也知道张阳有话对那些人说,所以马上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