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零章 堕落的灵兽(下) - 神医圣手

第九一零章 堕落的灵兽(下)

张阳拿出的药丸正是他去京和医院实习之前,在家中炼制出的那些普通药丸,这些药丸本身就具有固本培元的作用,给这些受到能量余波伤害的人服下,不但能够消除能量余波对他们身体造成的影响,还对他们的内劲有增加的神奇作用。 “门主大人,您终于醒了!” 先前那位请求张阳酒醒这些昏迷灵兽门人的中年人见老人面色红润,恢复正常,马上过来激动万分的说了一句。 “小七,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怎么觉得体内的内劲充沛了不少?” 老人恢复正常后,看了眼还在给其余人分发药丸的张阳,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个中年人。 “门主大人,是这几位前辈救醒了你们,还慷慨施舍给我们这些神奇的药丸。” 中年人连忙解释了一句,他只是闻到那药丸散发出来的清香就觉得心旷神怡,知道这个药丸必然是十分珍贵,因此对张阳他们能够拿出如此珍贵的药丸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谢的话才好。 老人自己就服下了一枚药丸,深知这药丸的重要性,单凭对方能够慷慨解囊送出药丸,先前私闯他们灵兽门的事情就足以一笔划过,更何况这些人似乎还真的是来帮助他们的。 当然,就算他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张阳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早已超过他的认知,要知道灵兽门不过是一个藏在山中的小门小派,仗着跟一只三层灵兽有些关系,受其保护在深山老林里修身养性。 他在刚才就已经认出伤害他们圣兽的那只灵兽就是传说中的九尾灵狐,只是他也没想到那只九尾灵狐竟然会接连异变,实力一次比一次强大,隐约之中老人甚至想到了一件关于变异灵兽的秘史,那只九尾灵狐异变之后全身戾气的样子,与那段秘史所记载之中的变异灵兽十分类似。 当张阳给所有灵兽门人发完药丸之后,就回到了张平虏的身边,朴承恩已经死在这里,而九尾灵狐也葬身在那边的峭壁溪水后的大坑之中,这里的危险也就解除了。 韩国这次只来了一个人,下次也许就会来两个三个,张阳心中已经决定,等下要跟老爷子说一声,让老爷子见那些隶属国家的修练者们的时候带上他,他也要跟对方好好交流一下。 对方既然身为国家机器为华夏服务,就不能再对此坐视不理了,要知道,还有丢失了国宝妖刀村正的日本,一直还没有人出现,张阳绝对不相信,那些日本人愿意把这口气咽进肚子里而不报复。 还有,那些修炼者既然隶属国家,想必一定知道韩国人到底是怎么对待这只九尾灵狐,让对方非自然异变,沦为魔兽。 乔易洪在一旁,打开了装着灵兽幻狼的麻袋,把九尾灵狐的解毒药丸喂了进去,现在这里没有事后,他准备把这只被朴承恩抓走的幻狼先还给紫金村的那个老汉,相比他老人家一定十分想念自己的大黑狗,不过就是不知道等老汉见到这个威风凛凛的幻狼,还能否认出这就是自己的大黑。 这只幻狼不但中了九尾灵狐的毒,还吃下了朴承恩专门配置的麻醉药丸,虽然服下了解毒药剂,可还处于昏迷状态,没有醒来。 “几位前辈,既然来到我灵兽门,可否到我们的寒舍一坐?”那位身为灵兽门门主的老人似乎看出张阳等人有离开的意图,连忙上前一步,出声询问。 “不劳门主客气了,我们这次来,也只是为了对付这个企图在我华夏领土上胡作非为的家伙,现在解决了他,这里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张阳抬头看了看天,天空月亮开始落下,而太阳正在缓缓升起,天色渐明。 这个时候张阳估计米雪也快醒了,为了不让米雪醒来后发现自己不在身边而焦急,所以他婉言拒绝了零售门门主的邀请。 “阳阳,灵兽门的紫金茶很出名的,我们留下喝一碗茶再走,也不迟的。”老爷子突然应下灵兽门门主的邀请,只是在说话的时候,还在暗中对张阳使眼色。 灵兽门门主听到张平虏的回答,眼前一亮,转而望向张阳,希望张阳回心转意。 张阳皱了皱眉头,老爷子这么做,显然是别有目的,只是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想做什么,不过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那留下喝杯茶的时间还是有的。 看到张阳点头,灵兽门门主的脸上马上浮现一丝喜悦,他连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转身对那个中年人吩咐道:“小七,快去准备上好的紫金茶,招待这几位前辈!” “是!” 那个中年人领命之后,马上带着几个人离开了,这个峡谷洞天本身就是他们灵兽门的地盘,在这里什么地方能猜到最上乘的紫金山茶叶,他们十分清楚。 闪电跟无影还在仰头望天,两个小家伙看着那只苍鹰离开的方向,望眼欲穿,好像在等待那只苍鹰归来。 张阳、张平虏还有乔易洪三人跟着灵兽门门主走进了一间木屋之中,老人拉开一张椅子,坐在桌子前,请张阳三人坐下之后,那个被老人唤作小七的中年人端着四杯茶走了进来。 “这几位尝一尝,用着峭壁溪水所泡的上等紫金茶。” 老人挥挥手,然后对张阳等人说道,看到老人的手势,中年人马上退出了木屋,木屋里就只剩下老人与张阳三人。 “老门主,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张平虏身为长期居住在长京的大圆满修炼者,对于灵兽门的存在并不陌生,这个老人不知道张平虏,但是并不意味着张平虏不知道他。 “是这样的,我是想询问一下,关于那只九尾灵狐的事情,几位是否知道?”老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张平虏,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继续客套的打算,直接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关于那只异变的九尾灵狐的事情?”张阳听到老人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趣。 “你知道什么就说吧。” 张平虏平静的看着灵兽门门主,这个老人身为灵兽门门主,虽然内劲修为不高,但对于灵兽的了解,比起他来也只多不少。 “两位,在我们灵兽门的《灵兽志》一书中,记载了一段秘史,一段关于灵兽异变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恰好与那只变异的九尾灵狐,有相似之处。” 老人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看着张阳等人,再度问道:“那么几位是否听说过,灵兽堕落沦为魔兽的事情?” 张阳眼前一亮,就在刚才,他从圣手系统的任务栏上,看到了沦为魔兽的事情,而这个老人,显然知道更多关于灵兽沦为魔兽的事情。 “你知道这些事情?” 见张阳有兴趣,老人也渐渐不再忐忑,放开了话头。 “是的,就在那段秘史之中,有人研究出了一个方式,使用灵兽互相厮杀,用类似南疆养蛊的方式豢养灵兽,以生死威胁灵兽激发自己的最大潜力提高实力,再配合特殊的药物饲养,经过这个过程之后存活下来的灵兽,被称之为堕落的灵兽。 “而在存活的堕落灵兽之中,有很低很低的几率会出现一只变异灵兽,使其充满暴力的杀戮情绪,而当灵兽变异之后,杀光眼前的所有生物,就会在它的体内凝聚出一枚灵兽内丹。用这种方式,就算是二层灵兽,都有可能凝聚出灵兽内丹,这样的灵兽,已经没有自己的灵性,与野兽无异,所以被称之为魔兽。而根据记载,服下这种灵兽内丹的内劲修炼者,可以直接提高自己的内劲修为。“老人一口气说完,端起身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继续道:“我看到刚才那只九尾灵狐,与记录之中未完全的堕落灵兽完全一样,而当它完全异变,我就更加肯定,有人在使用这种伤天害理的方法饲养灵兽。” 张阳与张平虏面面相觑,灵兽门门主所说的这件事,是连他们医圣张家都不曾听说过的事情。 至于他所说有人在使用这种方法饲养灵兽的,那自然是在指那些韩国人! 张阳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青筋爆涨。 “怪不得这些韩国修炼者突然来到我华夏大肆猎捕灵兽,难道说按的就是这个心思?”老爷子张平虏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对灵兽门门主说道:“不行,你得跟我走一趟,去见一些人,把这件事告诉给他们!” 老爷子所指,自然是要带灵兽门门主去见见那些隶属国家的修炼者,想要在全国范围里防范韩国修炼者偷猎灵兽,就必须引起他们的注意。 “没有问题,我可以跟您去。” 灵兽门门主一口答应下来,不过紧跟着面露苦涩,接着泄气道:“不过几位前辈能不能缓几天,等我处理完本门藏身之地暴露的问题,再随几位离开,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