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九章 唯一的机会 - 神医圣手

第八九九章 唯一的机会

朴承恩这个时候已经背着那个装着灵兽幻狼的麻袋走到了被他一脚踢坏的木门边缘,一只脚也已经踏出了这个院子,乔易洪的怒吼声,却使得他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朴承恩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瘫软在地上、一脸乌黑的乔易洪,乔易洪此刻浑身时不时的一阵抽搐,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九尾灵狐的毒性在他的体内,已经开始蔓延开来,他这时候显然在承受无比巨大的毒发之痛。 “你刚才是说……张阳?” 朴承恩放在麻袋,带着安静伏在他肩头的九尾灵狐,一步一步的再度走进乔易洪,低下头,疑惑的问道。 “张、张阳,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易洪双眼血丝密布,牙齿打颤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尽管承受着体内剧毒蔓延翻腾的疼痛,可面对朴承恩,他也不肯让自己的气势落后分毫。 这种行为,在朴承恩的眼中,异常可笑,一个马上就要毒发身亡性命不保的家伙,不苦苦哀求自己赐给他解药也就算了,还敢在自己的面前叫嚣,难道他以为,他口中的张阳,能够在眨眼之间出现在这里,拯救他的性命,顺便解决自己吗? 乔易洪强撑着一口气,不甘示弱的瞪着朴承恩,血丝密布的眼珠都快凸出来了,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看来,指示你的,就是张阳了。” 朴承恩冷笑了一声,虽然从这个人的口中再度听到张阳的名字令他有些意外,可转念一想,他也就不觉得意外了。 如果当初在京阳四花酒店杀掉石野康太郎与金贤臣的就是张阳,那么现在张阳是指他来跟踪自己,也就没什么意外了,朴承恩的心中,再次肯定了,当初京阳四花酒店的那起命案,就是张阳所为。 朴承恩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他起先是根本打算理睬这个偷摸跟踪在自己身后的家伙,任凭他死在这里,可现在,他却想到了一个更加好的计划。 就算会长下达过专门的命令,要求他把张阳带回到韩国,可在此之前,朴承恩不介意给这个杀了自己儿子的家伙一点教训! 看了眼乔易洪,朴承恩的脸上突然多出一股笑意,而他的笑脸,落在乔易洪的眼中却不亚于是恶魔的微笑。 朴承恩伸出手,在自己风衣的另一个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一个小瓶子来,当着乔易洪的面扭开瓶盖,将里面的药丸取出来了一颗,不紧不慢的对乔易洪说道:“看你的样子,想必对那个张阳有很大的信心了,不过,我也很好奇,你口中的张阳,是否能阻止我,又是否能够救你。” 说完,朴承恩一把捏住乔易洪的下巴,撑开了他的嘴巴,把手中的药丸塞了进去! “咳咳!!” 当朴承恩松开乔易洪的之后,乔易洪连咳嗽了好几下,双手掐着脖子,想要把朴承恩喂他吃下的药丸吐出来。 可任凭乔易洪把嘴巴长得再大,再怎么干呕,那枚药丸也已经通过他的喉咙进入到他的体内! 那药丸彷佛一团虚火,在进入到他的胃里以后,发出炙热的温度来,让乔易洪彷佛觉得自己刚才吞下的是一块还在燃烧的火炭。 苦痛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乔易洪才觉得胃中那灼伤的感觉渐渐消失,当灼烧的感觉消失之后乔易洪惊奇的发现,原先九尾灵狐的毒素在他体内安静了下来,也就是说,朴承恩给他吃下的这个药丸,有抑制九尾灵狐毒素的作用。 乔易洪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猜到朴承恩想要做什么了,要么他是准备留自己一命去给张阳报信,要么……他就是想利用自己,给张阳设下什么圈套! 事实上,乔易洪的想法统统都不对,朴承恩真正的打算,更加疯狂。 “我会带着你,去猎捕另外一只灵兽,而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把长京附近的所有灵兽,一网打击。” 朴承恩指着乔易,得意的神情在他那张骄傲的脸上毕露无遗,哈哈大笑,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你不是觉得张阳不会放过我,你不是觉得张阳肯定会出现然后阻止我,那么你就跟在我身边,看一看,今晚我把长京附近这一共十五只灵兽全部抓捕到手之前,张阳能不能出现在我的面前,救回被我抓走的灵兽……也顺便,从我手中把你救走!” 乔易洪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如同火炭的那枚药丸不但让他的胃充满炙热感觉,而且还令他的嗓子无比干涸,现在的他,就是只想说一个字,都无比艰难。 可当他明白了朴承恩的真正用意之后,他的身子,反而更加森寒,一股凉意顺流而上直冲脑门。 乔易洪十分担心,如果没有自己通风报信,那么张阳能够及时发现乔易洪的阴谋吗?还能够及时的阻止乔易洪吗? 长京附近的灵兽,也许还有不少像那只大黑狗一样隐藏在一些普通人的家里,那么朴承恩去猎捕灵兽,难道会放过那些普通人? 暗暗的看了眼被乔易洪一脚踢开的老汉,那名老汉现在还趴在地上,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呻吟着,连起身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如果还有唯一的希望,那就是今早的通知到张阳,乔易洪的手,暗暗触碰到裤腿,在裤兜的那个位置,有一个鼓起的东西,而这东西就是他与张阳联络用的手机。 这就是乔易洪现在所有的希望,现在乔易洪心中所想的,全是要怎么避开朴承恩的眼睛,打电话通知张阳! 朴承恩肯定不会给乔易洪打电话通知张阳的机会,而眼下,乔易洪唯一的机会,就是朴承恩太过骄傲自大,没有搜他的身,对他的防范意识并没有多么强烈。 “现在,如果你不想马上死在这里,跟这个老头陪葬的话,那就起来,跟着我。” 朴承恩看着乔易洪,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他根本就没想过,乔易洪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出什么花招来。 看着乔易洪没什么动作,朴承恩冷笑了一声,不屑的补充了一句道:“想清楚了,是死在这个荒凉的地方,等待明天被人发现,还是选择跟着我,期待你的那个救世主张阳能够及时赶来救你,我给你的药丸,撑死能抵抗住九尾灵狐的毒十分钟时间,而现在,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 乔易洪并没有沉默太长时间,他抬起头,从地上站了起来,顺手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回答了一句。 “我跟你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得到乔易洪的回答,朴承恩一阵狂笑,接着,他从刚才的那个瓶子之中再倒出三粒药丸,抛给乔易洪,然后指着门口的麻袋,对乔易洪说道:“吃下这三颗药丸,然后去背着那个麻袋,跟在我的后面,我带你去见识见识隐藏在长京附近的那只三层灵兽!” 乔易洪接过药丸,张口吞下,那灼烧的感觉再度于他的胃中翻腾,乔易洪捂住胸口,全身蜷缩,在地上接连翻滚了好几圈,直到那灼烧的感觉消失,才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不知不觉得来到那个老汉身旁。 乔易洪看了眼他身边奄奄一息的老汉,忍住朴承恩递给他药丸带来的疼痛,沉默不语的走过去,拎起院子门口的那个麻袋,背在背上,然后紧紧跟随在朴承恩的身后,走出了这个院子。 当两人离开之后,这个破旧的院子,一下寂静下来,唯一发出声音的,也只有那个奄奄一息的老汉。 “大黑,大黑……” 老汉趴在地上,身上的疼痛像是浪潮一样一阵一阵的袭来,几次令他疼得失去了意识,可就凭借这胸口的那一股气,老汉坚持着没有晕死过去,嘴中还一直在念叨着他的那条大黑狗。 “喂?喂!乔易洪,是你不是乔易洪?说话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出现在这院子里,让老汉渐渐清醒过来,恢复了一些意识,睁开眼,他赫然发现,在他的眼前,在那跌倒的櫈子后面有一个漆黑的长方形东西,它还散发着微薄的光亮,而那个声音正是从这个东西上发出来的。 老汉虽然生活在长京郊区,这里也不是很发达,但还是认识这个东西,他知道这个东西叫做手机,是最近几年市区里流行起来的一种便携带式电话,他有一次着急与他在外的子女联系时候,还曾借用他们村长的手机使用过。 有手机,就可以报警! 老汉彷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时老泪纵横,他几乎认定了,只要打通警察的电话,报了警,那个私闯别人宅院的外国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个希望使得老汉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毅力来,挣扎着往前挪动身体。 现在的老汉,根本顾不上去管这个手机是谁丢在这里的,只要让他打通警察局的电话,报了警就行! 幸好电话距离老汉并不远,使得他没有费太大力气就勾到了那个手机,将手机抓在手里。

下一篇   第九零零章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