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八章 张阳不会放过你的 - 神医圣手

第八九八章 张阳不会放过你的

看到大黑狗的样子,老汉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他搂着与他相依为命多年的大黑狗,不停的帮他理顺炸起的黑毛,带着哭腔沧桑喃喃道:“大黑,大黑……” “呜………” 也不知道朴承恩刺进大黑狗的那个针管里面是什么药剂,让大黑狗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瘫软在地上,只能呜呜惨叫,被老汉抱着,它也只能伸出舌头,费力的舔了舔老汉的手臂。 它没有第一时间逃走的原因,显然是担心自己离开之后,那个家伙恼羞成怒之下,对老汉不利。 多年生活在一起,大黑狗与老汉之间早就培养出来了无比深厚的感情,它是灵兽不假,可灵兽也是有感情的。 “滚开!” 朴承恩面无表情的踹开扑在大黑狗身上的老汉,拎着黑狗的后颈,在大风衣的兜里摸索了一阵,捏出一枚药丸来。 “汪……汪汪!” 面对朴承恩,大黑狗再度露出凶相,可惜,它全身无力,叫声也是有气无力,朴承恩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把药丸送进了大黑狗的嘴中。 “汪……汪……呜呜……嗷呜……” 服下药丸之后,大黑狗的叫声,渐渐尖锐,接着,它的样子也发生了变化,他漆黑的皮毛渐渐褪色,最终变成一身灰色,而张开嘴,那一口的牙齿,也开始变长变尖,很快就变成了一副锋利的獠牙。 被朴承恩的一脚踹开的老汉,目瞪口呆的看着跟自己朝夕相伴几十年的大黑狗发生这样的变化,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匍匐在地上,终于回过神来,死死的盯着朴承恩,叫骂道:“你给我的大黑吃了什么东西,你到底要干什么,不许你拿我的大黑当试验品!!!” 老汉没有多想,反而以为朴承恩是在拿他的大黑做实验,而那个药丸,就很可能是某种最新研发的药丸。 朴承恩满意的看着大黑狗的变化,点点头,自言自语道:“灵兽幻狼,善于伪装,只可惜修为太低,否则的话,也真的很难让人发现。” 惨叫了几声,变得更像一只狼的大黑狗渐渐闭上眼睛,不再挣扎也不再叫唤。 朴承恩十分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身上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大麻袋,把大黑狗装进去之后,就准备离开。 “混蛋,你不许走!” 就在朴承恩临走之际,那老汉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下纵身扑了过来,死死的拽住朴承恩的脚,不让朴承恩离开。 “找死的老东西,真是不自量力!” 朴承恩脸上突然出现一抹戾气,他轻轻一拧,被老汉抱住的脚猛然一甩,老汉惨叫一声,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飞向房屋的墙壁。 咚! 身体与墙壁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十分响亮,其中,还夹杂着细微的骨骼碎裂的声音,朴承恩这一脚,就算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少年都承受不起,更何况是一个年迈体衰的老人呢? “噗!” 老人从墙上摔下,砸翻了摆放在墙角摞在一起的板凳,口吐一口鲜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可就是不肯闭眼。 一直跟随在朴承恩身后的乔易洪,把这一幕全部收入在眼中! 匍匐在院子一面墙上的他,双手已经深入墙砖之中,胳膊上,青筋暴起,很早的时候,他就几乎已经忍不住,要现身去拯救那个老人与那只黑狗。 乔易洪已经看明白了,这个韩国人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猎捕那只幻化为大黑狗的灵兽幻狼,可是乔易洪更加清楚,他并不是眼前这个韩国人的对手,更何况张阳在之前就千叮咛万嘱咐过他,发生事情,一定要藏匿好,然后给他打电话,交给他处理。 强忍着,乔易洪也只是想等朴承恩离开之后,就给张阳打电话,只是没想到,朴承恩竟然连那个老人家都不肯放过,那一脚之下,老人很可能当场就气绝身亡了。 以前是没有朴承恩来华夏居心不良的证据,他跟张阳都不好出手,可眼下,就是杀了他也根本不为过! 如果朴承恩没有最后那一脚,乔易洪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忍下去的,可当朴承恩踢出那一脚,作为一个华夏人,乔易洪就完全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在我华夏的领土上,何尝轮得到你一个韩国棒子嚣张猖狂! 啪! 乔易洪一脚狠狠的踏在这院子的墙壁上,高高跃起,居高临下对准朴承恩,俯冲过去,以脚尖对准朴承恩的头,一脚狠狠踏去! 这一刻,乔家内劲心法疯狂在体内运转,他不再藏匿气息,也没有留一份的余地,眼中,更是只有朴承恩一个人! 朴承恩的嘴角,微微上扬,在乔易洪从墙壁上一跃而起的时候,他就已经露出了一个微笑! 面对乔易洪充满愤怒的那一脚,朴承恩不躲不闪,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眼看,这一脚就要踹在朴承恩的头上,乔易洪甚至联想到了朴承恩被他踹到在地,然后将其暴打一顿的美妙场景。 “啾啾!” 那个古怪的叫声再度响起,乔易洪脸色猛然大变! 这次,他肯定自己没有看花眼,最初在紫金村口,他是真的看到了一只拥有九条尾巴的狐狸。 因为,在他面前,那只浑身漆黑,却拥有九条雪白尾巴的狐狸,就出现在他的脸前! 砰! 在乔易洪的脚尖距离朴承恩不到半个手臂距离的时候,九尾灵狐一头撞在乔易洪的胸口,让乔易洪下坠的身子猛然改为横冲,他的下场,跟那位老汉一模一样,直接撞到了身后的那面墙壁上。 轰! 这一撞,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院子墙壁轰然倒塌,乔易洪半边身子当场被埋在碎砖石土之中。 好在乔易洪修炼多年,三层后期的内劲十分充沛,在撞到墙壁的那一瞬间,全身内劲帮助他卸去了一大半的力道,才使得乔易洪只是嘴角溢出一条血丝,其余并无大碍。 可是,在九尾灵狐那一撞的瞬间,乔易洪清晰的看到,从九尾灵狐的口中,吐出一股黑雾,那黑雾,显然带有剧毒,全部都被乔易洪吸进了肚子里,这,才是最致命的。 “在紫金村口,我的小家伙就已经发现了你跟在我们的后面,我没有当场把你抓出来,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跟着我是想做什么,你以为,我不抓你出来,我就不知道你在附近了吗?” 朴承恩缓步走了过来,抓住乔易洪的衣领,轻轻松松的将其从碎砖石土中拽了起来。 “说,你到底是谁,受谁指使跟踪我!” 朴承恩突然大喝一声,声音之中,也夹杂了一丝内劲,只是他这夹杂内劲的威力,跟张阳相比,差距太远,张阳在声音之中夹杂内劲,已经等于使用迷惑术,能够让人直接说出他所知道的一切,但朴承恩的大喝,得到的,只是乔易洪一口浓痰! 面对面的时候,乔易洪才认了出来,这韩国人,就是金贤臣的顶头上司,韩国朴氏集团隐藏在幕后的社长之一,朴承恩。 当然,朴承恩也是知道,金贤臣在长京找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私人侦探,叫乔易洪,只是很可惜,乔易洪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经过易容,并不是以前的样子,所以朴承恩没有认出眼前的人就是乔易洪。 但对于朴承恩,乔易洪懒得说一句话,回应给他的,只有自己的一口浓痰! 轻松躲开乔易洪吐出夹杂着血色的浓痰,朴承恩冷哼了一声,耐性也已经所剩无几。 他的身上,还有一些药丸,这些药丸之中,也有麻痹神经消弭内劲的药丸,当然,这些药丸都是针对他今晚要猎捕的灵兽,而并非是乔易洪,对于乔易洪,朴承恩根本舍不得浪费一颗药丸。 “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说,那你干脆就跟着这个老头,一起去死吧!” 朴承恩阴沉下脸,一下将乔易洪甩到地上,反正他已经中了九尾灵狐的毒,不过片刻就会毒发身亡,最关键的是,九尾灵狐的毒并非一下发作,而是先堵塞呼吸道,接着会引起皮下血脉爆裂,可以说,在死之前,乔易洪还会承受极大的痛苦,那痛苦,可以说跟千刀万剐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朴承恩不在理睬乔易洪,转身过去,把变回原形的灵兽幻狼塞进麻袋然后捆绑好,背在背上,而那只实力更为强大的九尾灵狐,则窜到了朴承恩的肩膀上。 “小家伙,接下来咱们就是要去抓那只三层灵兽了,抓了它,我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哈哈哈哈……” 朴承恩亲昵摸了摸九尾灵狐,张狂大笑,得意的不可一世。 身后,乔易洪的脸色已经变得乌黑,听到朴承恩刚才的话,他猛然惊觉,朴承恩显然不准备收手,而是要再去猎捕另外一只灵兽! “你们这些该死的棒子,偷我华夏魁宝,别得意的太早了,张阳不会放过你的!” 乔易洪强忍着身体内如白蚁咬噬的疼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对朴承恩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