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七章 猎捕灵兽 - 神医圣手

第八九七章 猎捕灵兽

乔易洪并没有等太长时间,很快,一辆出租车开着大灯,呼啸而至,停在这个村落的路口。 那个身穿大风衣的男人走下出租车之后,出租车掉了个头,就飞快的离开了这里,而当出租车离开之后,这片荒凉的地方再度恢复冷清。 那个穿大风衣的男人,自然就是独自一人来到华夏的朴承恩。 朴承恩四下张望了一番,接着向村口走去,他的步伐看似很慢,但只有同为内劲修炼者的乔易洪清楚,这个人的速度,已经等同于一个短跑冠军全力奔跑的速度了。 就在乔易洪全神贯注的盯着黑幕之下的那个男人走进这个村子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古怪的叫声。 “啾啾……” 乔易洪转过头,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在他的身后,有一只浑身漆黑的狐狸,与夜幕的黑暗融为一体,只有那九条高高耸起的大尾巴,异常扎眼。 唰! 一股冷风吹过,乔易洪猛然打了个寒颤,再望过去,他的身后,哪还有什么九条尾巴的狐狸。 使劲的揉了揉眼,乔易洪四顾环视,他附近,连只蚊子都没有,哪来的什么九尾狐狸。 “难道是错觉?” 独自嘀咕了一句,乔易洪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眼看朴承恩的身影已经化为一个黑点,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乔易洪也顾不上去思考刚才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把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一幕古怪画面从脑中丢开,连忙追了上去,尾随在朴承恩的后面。 乔易洪修炼的乔家心法,简直就是专门为了追踪而创立的,完美的隐藏了他所有的气息,借助夜幕的掩护,他远远的吊在那个朴承恩的身后,他有足够的自信,只要对方不是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哪怕是内劲四层的修炼者,也绝对无法发现他的跟踪——当然,在这个时候,乔易洪已经把张阳排除在外,修炼界,有几个能像张阳一样,还未到内劲四层后期,就已经领悟了自然之道,功成大圆满。 事实上,朴承恩似乎也真的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一个人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他一个人走在冷清的村落小道上,唯一一次停下脚步,也只是从自己衬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被折成四四方方的薄纸,打开看了一眼,接着再度折起来收回到口袋里,然后继续前行。 这个村落,名叫紫金村,是紫金山脚下最后一个被划入长京政府规划的村落,村里面大多数人,都已经领到了政府发放的征地补贴,从而在其他地方找到了暂时落脚的地方,不过还有几家,暂时还没有搬走。 村北的一户破旧院子里,住着一个年迈的老汉,据说这个老汉的伴偶在一年前已经去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外地打工,而这老汉所领征地补贴也就都分给了他的子女,而他则一个人留在了村里,与一条大黑狗相依为命。 老人的睡眠总是很浅,天色刚暗的时候,老汉就已经和衣躺下,睡了一觉,眼下天色暗淡,反而从睡眠中醒来,裹了裹衣服,老汉从床上爬了下来,桌子上还有点未吃完的米粥。 端着还剩大半碗的米粥,老汉推开门走了出去,院子里,那条跟他相依为命了几十年的大黑狗看上去却一点变化也没有,懒洋洋的趴在门口,时不时的仰头,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叫唤几声。 “别叫了,知道你饿了,给你。” 老汉呵呵一笑,把那半碗米粥都放在了大黑狗的面前。 这就是这个老汉几十年来的乐趣,他每次半夜起床,都会把晚上未吃完的米粥分给这条大黑狗吃。 不过今天,这条大黑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老汉端过来的米粥,飞快的扑过去把碗里的残羹剩饭吃完。 “汪汪汪!” 大黑狗一改自己先前的懒散状态,一跃而起,眨眼窜到了老汉院门的前面,对准紧闭的大门狂吠不止。 “怎么了?” 老汉不知所措的看着异常的大黑狗,在他的印象里,这条大黑狗是一条很不寻常的狗,它不像别的狗那样,没事乱窜,到处发情,或者跟其他狗撕咬争斗,相反的,它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趴在院子里,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从来不愿意多浪费一点体力动弹,老汉年轻的时候甚至还想过,如果他们家没有收养这条大黑狗,也不知道它这个懒样子能活多久。 至于像今天这样,大黑狗一改往日温和的模样,变得凶残不已,对门狂吠,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一个身穿大风衣的男人一脚踹开了老汉家院子的木门,那扇看似结实的木门在这个男人的脚下,如同薄纸一般,不堪一击。 老汉错愕的看着这个破门而入的男人,啪嗒,手中的半碗米粥也惊撒在地上,那青瓷碗,当即摔成两半。 大黑狗呲牙咧嘴,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原本平滑光溜的黑毛根根炸立。 “一个两层灵兽,却甘愿在俗世里摸打滚爬,真是暴遣天物!” 破门而入的朴承恩看着对他虎视眈眈的大黑狗,接连摇头叹息。 根据朴承恩的话,这条跟老汉相依为命多年的大黑狗,竟然就是长京附近,唯一一只二层灵兽。 灵兽对危机都有天生的嗅觉,这才是这只大黑狗,突然暴起,对门狂吠的原因。 只不过,朴承恩的这段话,身旁的老汉根本就听不懂,因为朴承恩刚才那番话,本身就是用韩语所说,可就算老汉听懂了他所说的话,也听不懂什么叫灵兽,什么叫暴遣天物。 老汉唯一能看懂的,就是这个半夜三更传进别人家大门的家伙,绝对不怀好意。 “你,你到底是谁,干嘛闯进我家,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个老汉虽然年纪很大了,走路时间长了都需要停下休息很长时间,但并不意味着他懦弱不敢反抗,要知道,这个老汉年轻的时候,也曾参过军,虽然年迈,但华夏军人的气魄,还尚存一二。 朴承恩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个老汉的存在,他是内劲四层中期的修炼者,哪怕是二层三层的修炼者站在他面前,也难引起他的注意,更何况眼前这个只是一个年老体衰的老头呢? “这里,没你什么事,请滚开!” 朴承恩骄傲的仰着头,微微皱眉,斜视了一眼那个在旁边如同蚊子般烦人的老头,用并不是太流利的汉语对老汉厉声喊了一句。 在朴承恩看来,这就已经是他给与这个老头最大的荣耀,他这次来此的目的,一是为了收拾掉这紫金山上的几只一层灵兽,而则是来带走这只隐藏在俗世之中的二层灵兽。 眼前的大黑狗,看似普通,但落在朴承恩眼中,绝不普通。 金贤臣在来到长京之前,就已经耗费了大量的财力人力,这才在这个村落里找到了这只大黑狗,甚至可以说,长京政府会大力推动紫金山风景区的改建,也有韩国财阀的一部分投资的缘故。 可以说,其实这次金贤臣来到长京,就会在中医交流活动结束后返国的时候,来这里带走那只大黑狗,不过可惜,他意外的死在了自己居住的地方,这个任务,也只能落在朴承恩的身上。 “你给我出去!” 老汉听到朴承恩的话,火冒三丈,这个人原来不是华夏人,而是个外国人,一个外国人,竟然在华夏的地盘上破门而出,还敢理直气壮的对主人说没你什么事,让主人滚,这口气,老汉哪里能咽得下去? 老汉四下张望了一番,就看到横立在院墙上的那个扁担,他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吃力的举起扁担,接着狠狠砸向朴承恩! 咚! 朴承恩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老汉根本反应不过来,那扁担直接砸了个空,巨大的惯性使得老汉一下重心失衡,眼看就要跌倒在地上。 是那只大黑狗,一跃而起,扑到了老人的身下,这才让老人免去了这重重的一摔。 “老老实实跟我走吧!” 朴承恩飞快的用汉语对大黑狗说了一句,趁这个时机往前踏了一步,攥足内劲,一个针管出现在手心之中,他飞快的出拳,一拳打在大黑狗的头上,顺势,也将手心那一记针管扎在了大黑狗的脖颈上。 “汪……” 大黑狗狠狠一摔,就以内劲将朴承恩的拳头连同那根针管反弹出去,不过接着,它就觉得一阵晕眩,哀嚎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老汉也从大黑狗的身上滚了下来。 它毕竟也只是一只二层灵兽,与朴承恩正面对抗本身就没有胜算,更何况朴承恩这样本身还是偷袭。 不过其实它在发现朴承恩到来的时时候,如果直接逃走,那朴承恩想要抓住它也绝不会这么轻松,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大黑狗从未想过逃走的事情。 “大黑!” 老汉看到朴承恩锤了大黑狗一拳,反而顾不上自己腰间的疼痛,情绪一下失控,扑到了大黑狗的身上,十分凄惨的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