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六章 九尾灵狐 - 神医圣手

第八九六章 九尾灵狐

朴承恩要的资料,很快就被人送了上来,最带着一份薄薄的文件而来的,则是他的女儿,朴爱英。 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憔悴的朴爱英,朴承恩敲了敲桌子,示意朴爱英把张阳的资料放在桌子上。 朴爱英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朴承恩面前的桌子上,与那些人送上来关于那天晚上的报告放在一起,然后抿着嘴,倔强的站着,没有立刻离开。 “你还不出去?” 朴承恩稳坐在桌子前,冷淡的说了一句,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女儿不肯离开是因为什么。 “父亲,难道真的要去邀请张阳到我们韩国吗?” 朴爱英想到了死去的哥哥,还有他们的师傅金贤臣,眼睛一红,再度出声询问道,她私下紧握的拳头,显然对那个很可能就是杀人真凶的张阳十分憎恨。 “我说过,那是会长的意思,而且,会长认为,张阳很可能拥有我大韩民族的血脉,所以需要请张阳回去,认祖归宗!” 朴承恩皱着眉头,已经很不耐烦,而听到高朴承恩的话,朴爱英脸色唰得变得苍白,那紧握的十指情不自禁的松开,颤抖不已。 听到这话,朴爱英就知道,哪怕哥哥跟师傅真的是被那个张阳所杀,只要张阳肯回韩国,那么父亲非但不会怪罪张阳,反而会把张阳当做贵宾对待。 跌跌撞撞的离开朴承恩的房间,朴爱英面如死灰,失魂落魄的她并没有看到,有一个黑影,一直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冰冷的注视着她,直到她离开房间,才缓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九条雪白的尾巴高高扬起,在它的身后随风微摆。 当它走出阴影的时候,它的全部样貌,才暴露在柔和的灯光之下,这只跟随朴承恩从韩国来到日本的灵兽,竟然是一只九尾灵狐,而这只九尾灵狐,相比其他的九尾灵狐又有不同。 一般的九尾灵狐,通体雪白,九条尾巴起码是身长的两道三倍,而这一只九尾灵狐,却只有九条尾巴通体雪白,但身子,却是乌黑一片,它的九条尾巴,不但长度超过了身体的四倍,而且每一条都要比一般的九尾灵狐的尾巴还要粗一些,这只九尾灵狐,完全可以用尾巴把自己的身子包裹起来。 朴承恩拿起朴爱英送来的文件,打开之后,粗略的浏览了一遍,噗嗤一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那个拥有九条尾巴的灵兽说话。 “张阳,个人实力估计在四层初期以上;跟随在张阳身边的灵兽,天马追风、狐尾貂闪电、寻宝鼠无影,实力不祥,估计已经是四层灵兽……这样一点都不详细的资料,怪不得金贤臣这个家伙会输的那么惨,小家伙,看来还需要委屈你在这里待几天,让我去试探一下这个张阳的底细,再做计划……当然,也不要紧,我们可以先解决其他一些小问题……” 说着,朴承恩随手将手中张阳的资料文件扔到桌子上,然后起身,拉开桌子上的抽屉,将里面所有的书籍纸张全部扔开,抽屉的最底端,铺展着一张精美的壁纸。 朴承恩伸出食指,用指甲扣开了铺展在抽屉下的壁纸,当壁纸被掀起来之后,壁纸下那一张超薄的白纸才露了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记满了韩文。 这其实是金贤臣的一个小习惯,他相对于保密措施更安全的保险箱一类的东西一向毫无安全感,反而喜欢把最重要的东西藏在相对显眼的地方,恰好,朴承恩就知道金贤臣的这个习惯,所以他一下就找到了金贤臣在华夏那么长时间所收集到的全部资料。 这张纸上,按照灵兽级别,无一巨细的记录了长京附近的灵兽分布,以及其所在的势力情报。 在朴承恩全神贯注的盯着这张记录满韩文的薄纸时,那只九尾灵兽一跃而起,跳到了朴承恩的肩膀上,探出头,好奇的盯着朴承恩手中的那张薄纸。 “十三只一层灵兽,一只二层灵兽,一只三层灵兽……小家伙,这几天,我们就先拿它们开刀吧。” “啾啾……” 被朴承恩昵称小家伙的九尾灵狐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肩膀上,随意叫了两声,巨大的尾巴时不时的划过朴承恩的脸颊,其中还有一条尾巴,温柔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 朴承恩伸出手,摸了摸伏在他肩膀上的九尾灵狐,将手中的白纸折好,收在自己的衬衣口袋之中,然后舔了下嘴唇,冷哼一声,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 “嘿嘿……嘿嘿嘿嘿……” *********************一连几天,蹲守在京阳四花酒店的乔易洪都没发现这里有任何的动静,除了前两天从韩国来的那个人之外,这里一入往常般平静,紧闭大门,毕业整顿的牌子还挂在外面。 “这些韩国棒子,也不害怕赔钱?” 乔易洪也不知道对方这样一个大酒店停业一天要损失多少,可想必也不会是小数目,他嘀咕着,再度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张阳的号码。 张阳自从上次得到乔易洪的通知后,手机就没有关过机,以保证乔易洪每次想要联系上他的时候都能够打通电话。 “韩国这几日都没有任何动作,前几天来到长京的那个人自从进到京阳四花酒店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过。” 乔易洪通过手机,简单的把目前的情况汇报给张阳。 从一开始,张阳就没指望乔易洪一个人就能盯住日韩两方面的人,有妖刀村正在手,张阳并不怕日本方面来人隐藏起来,所以他只让乔易洪专门盯住韩国方面。 而令张阳奇怪的则是日本方面到现在还毫无动静,反而是韩国方面,终于派来了一个人,这也是让乔易洪十分不明白的地方,因为那个人进到京阳四花酒店之后,就再也没人出来过。 挂掉了电话,乔易洪抬起头,天色已暗,看来今天又是平安无事的一天。 不对! 就在乔易洪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双眼猛然一紧! 正前方,一个身穿大风衣的陌生男人从京阳四花酒店旁边的那条街上走了出来,一个人站在街道的路口,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乔易洪对这身风衣一点都不陌生,前几天,就是这个人,被京阳四花酒店的保镖从长京机场接回到酒店里来。 “终于忍不住要露出马脚来了吗!” 乔易洪的身体微微有些兴奋,他不动声色记下了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等这辆出租车走远之后,他一抬手,一辆出租车随即从远处的路口呼啸而至。 这个出租车司机正是那天乔易洪跟踪到机场姓王的那个人,当乔易洪上车之后,他随手伸出一只手,跟着问道:“这次追哪辆车?” 乔易洪轻车熟路的递过去一张钞票,指着停在前面那个路口等待红绿灯的出租车说道:“就是这辆,车牌号j1170!” 99年的那时候,出租车虽然不像现在集体公司化管理,有统一的规章制度,但这时候有些出租车内也已经安装了对讲机,在同一片地区相互熟悉的出租车司机都会包成一个小团体,利用车里的对讲机互相联络,这样一来既可以可以保证他们消息互通,以方便他们更快的掌握哪里有人需要打车或者哪里堵路,又可以节约时间赚更多的钱。 而在这片地段上行驶的出租车,可以说没有老王不熟悉的。老王眯着眼,给自己点了根烟,拿起了车里的对讲机,随口说了几句,乔易洪知道,这是这些司机为了节约时间,很多路名或者车号都用好记的代号所取代,所以一般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没一会,对讲机里就传来了回应,挂掉对讲机,老王转过头对乔易洪说道:“那个人去的是长京市郊区,紫金山风景区。” 紫金山风景区是长京最近规划的一个风景区,目前还处于规划拆迁的初期,在那里还有一些村落并未完全搬迁,暂时还是一片荒凉。 乔易洪不明白那个人去紫金山做什么,于是在沉思了片刻之后,放弃了给张阳打电话的打算,而是直接对出租车司机说道:“老王,抄近道送我去紫金山!”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老王疑惑的看着乔易洪,没有立刻发动车。 乔易洪点点头,态度坚决。 当到达紫金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来,皎洁的月光成了这里唯一的光源。 这里大部分地区已经开始规划,到处都是废墟,即便是跟乔易洪熟悉的老王,也不敢把他送得太远,达到紫金山最近的一个村落口之后,就放下乔易洪开回去了。 因为乔易洪抄的是近道,所以他远比那个韩国人更早的到达这里,早早的,乔易洪就找好了藏身之地。 这附近荒郊野地,那个人来这里,也只能是到这个村落里来,只是也不知道,他一个韩国人,要来这里找谁呢? 他决定再等一等,待看清这个韩国人到底要来这做什么,再给张阳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