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五章 终于来了 - 神医圣手

第八九五章 终于来了

当宝马驶进长京市区之后,停在一家已经封锁起来的大酒店后,跟在他身后的出租车才超车开了过去。 这也是出租车司机按照乔易洪的吩咐,害怕引起那辆宝马车上的人注意,专门这么做的。 开出老远之后,乔易洪才让出租车司机停下车来。 顺手递过去一张钞票,乔易洪拍了拍司机的后座,笑着说道:“老王,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不过不是我说你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别再做了,万一得罪了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可没人能保护得料你。” 这个出租车司机跟乔易洪关系看来还十分不错,也清楚乔易洪私人侦探的身份,知道他以前就没少跟踪过人,这才多嘴多说了两句。 乔易洪清楚这个老王也是为他好,微微一笑,也不回答,走下车,顺手把车门关好。 往回走了大约五分钟的距离,乔易洪就凭借自己刚才的记忆,找到了那辆宝马停车的地方,只不过那辆宝马已经不再这里了。 乔易洪四下张望了一番,才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京阳四花酒店的正后面,京阳四花酒店在发生了日韩来宾暴死的事件之后,一直处于闭门停业的状态,平时根本没什么人来。 张阳知道日韩双方都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一直叮嘱乔易洪时刻注意着那些留在长京日韩方面的人的动向。 不过说来奇怪,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日韩双方都异样的保持沉默,似乎真的相信了华夏警方给出的那个双方互相残杀致死的荒唐答案。 乔易洪这几日,也都是在京阳四花酒店的门口蹲点守着,没想到,今天真的就跟着从这个酒店里出来的两名保镖,来到了长京的飞机场,看到了他们接人的那一幕。 而这,正是张阳需要他通知的消息。 另外一边,张阳意外的接到乔易洪的电话后,就一直在保持沉默。 “怎么了?” 他身旁的米雪,最先发现张阳的不对劲,连忙问了一句。 “没事。” 张阳当然不会让米雪跟着他操心,马上把这些事藏在了心里,冲米雪微微一笑,转过头,张阳望向车外,嘴角微微上扬,心中冷哼了一声。 终于来了……****************京阳四花酒店,这里早早就已经停业整顿,不再对外营业,但实际上,酒店内,还住着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当初跟着金贤臣来到华夏的那些人。 而现在,这些人都站在京阳四花酒店的大厅内,分成两排,明显是在等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羸弱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朴永俊的妹妹朴爱英,当金贤臣跟朴永俊都死了之后,这里一直都是由她做主,也正是由她,跟国内的人直接通话。 朴爱英垂下的双手十指不由的紧握成拳,牙关咬得死死的,低着头,没看到到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孩脸上全是狰狞,在等待的同时,她也在苦苦的忍耐着。 哥哥跟师傅的死,对她的打击同样很大,她当然不会相信师傅跟哥哥是死在日本那个石野康太郎跟他的保镖手中,虽然当时金贤臣没有告诉她邀请石野康太郎来的真正目的,但是她十分清楚的知道,他们跟石野康太郎,根本没有任何的矛盾,更不可能达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京阳四花酒店的大门紧闭,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也不会有人进来,不过就在这时,脚步声终于响起。 两名黑衣保镖率先走进了大厅,朴爱英听到脚步声,猛然抬头,可看到只是两名保镖之后,眼中情不自禁的闪过一丝失落,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大风衣的中年男人,缓步走了进来。 “父亲!” 朴爱英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那一刻,就再也忍耐不住,眼角一下就湿润了起来,带着哭腔,她向中年男人直接扑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扑在父亲的怀里,在师傅跟哥哥死了之后就一直坚强着不肯掉泪的朴爱英终于放声大哭。 “好了,不要哭了。” 只身来到华夏的,正是朴永俊与朴爱英的父亲,韩国朴氏集团的社长之一,朴承恩。 “父亲,你是来替哥哥跟师傅报仇的吗?”朴爱英听到父亲的话,擦干了眼泪,然后迫不及待的就追问道。 问完,朴爱英才察觉到一点不正常的地方,她探出头,向身后张望了一番,然后错愕的看着父亲朴承恩,差异道:“父亲,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舅舅,还有叔叔他们呢!” 朴承恩皱了下眉头,没有理睬朴爱英,而是对大家说道:“好了,除了朴爱英还有那天负责执勤的人之外,其余的人可以下去休息了。” 话音刚落,十几个不相干的人马上离开了酒店大厅,只剩下金贤臣带来的那些亲信,这些人,不少都是后来被救醒过来的,张阳当初对他们并没有下死手。 很快,大厅内只剩下了几个人,朴承恩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皱着眉头,接着又问了一句:“我让你们时刻注意着日本方面,有消息吗?” “日本方面没有任何动静,除了日本驻华大使馆一直坚信杀死石野康太郎的凶手另有其人,要求华夏方面找出杀人真凶之外,就再无其他实质性的举动。” 回答朴承恩的,自然是他的女儿朴爱英,朴爱英在金贤臣死了之后,马上接手了金贤臣在华夏安排的所有人手,这些也是通过那些渠道得来的消息。 朴爱英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来的只有父亲一个人,但只要父亲是来帮哥哥跟师傅报仇的,这就可以了。 “没动静?” 朴承恩并不满意,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他们丢失了国宝妖刀村正,理应比我们更加着急才对,现在日本方面如此安静,这并不合理啊!” “父亲,为什么叔叔跟舅舅没有跟来,如果叔叔跟舅舅一起来的话,就算杀人凶手长了翅膀,也逃不出去啊!” 朴爱英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又问了一次,在她的印象里,叔叔跟舅舅还有父亲,是韩国修炼界最天才最厉害的人物,如果是叔叔、舅舅和父亲三个人联手,完全可以把长京整个掀翻过来,找到杀人的真正凶手! “住嘴!” 朴承恩猛然叱喝了一句,他盯着朴爱英,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威严来。 朴爱英一下闭上了嘴巴,死死的抵着嘴唇,虽然不说话,但那倔强的模样,还是在无声的抗议父亲的沉默,渐渐的,她根本抵抗不住从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脸色也渐渐变得惨白。 大厅内,那些还站在朴爱英后面的人,脸色更加的差,甚至还有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唉。” 许久,朴承恩轻轻的叹了口气,那压在众人身上的巨大气势也随之消失不见,这时候,朴爱英跟那些人的脸色才有所好转,跌坐在地上的那个家伙也连忙起身,虽然浑身发抖但还是坚持站在那里。 朴承恩看着朴爱英,并非是在谴责自己的女儿不懂事,而只是在感叹,有些事情,是朴爱英根本无法解除到了,他这次能来华夏,就已经十分不容易,朴爱英的叔叔跟舅舅,是韩国的大圆满修炼者,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牵扯到韩国官方的态度,如果贸然进入到华夏来,是不可能不引起华夏方面的注意的,更何况,华夏除了政府之外,还有无数的名门大派,世家子弟,稍有不慎,就会引起许多的麻烦。 “这次的事情,会长已经有了决定,我们都无权改变。” 朴承恩缓缓开口,接着说道:“这次我来,主要是带回金贤臣发现的那三只灵兽,顺便,邀请张阳,去我们韩国。” “父亲,那个张阳,很可能就是杀害师傅跟哥哥的凶手啊!” 他的话,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朴爱英,更是脱口而出! 朴爱英站直了身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再度重复了一遍:“父亲,许多证据都说明,潜入京阳四花酒店,杀掉石野康太郎还是师傅跟哥哥的,很可能就是这个张阳,会长怎么可能让邀请张阳去韩国!” “混账,会长的决定,是你我可以质疑的么!” 朴承恩猛然起身,一巴掌打在了朴爱英的脸上,一个鲜红的手掌印,落在朴爱英的脸上,朴爱英惨叫了一声,直接摔到在地上,可见这一巴掌根本没有手下留情。 “行了,这里现在由我做主,接下来,你们分别来我房间,向我说明当天发生的情况,哪怕在你们执勤的时候有一只苍蝇飞过,也要报告给我!” 对剩余的人说完之后,朴承恩冷漠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朴爱英,补充道:“你马上把关于那个张阳的所有资料,都送到我的房间来。” 接着,朴承恩头也不回,直接走进了电梯,回到了那间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房间内。 到了房间里,一个黑影,才从他的披风之中,窜了出来。 看着那个黑影,朴承恩自言自语道:“好歹把你这个小家伙偷偷的带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