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二章 一个都不要放过! - 神医圣手

第八九二章 一个都不要放过!

听到张阳的问话,这个饭店老板脸色一变再变,很快就遮掩住自己最初的那股暴戾之气,露出一个笑脸来,看着张阳,回答道:“这位客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承认?不要紧,等下警察来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张阳伸出手,轻轻松松的把这个两百来斤的老板拎到一旁,然后顺手一推,那锁死的门就跟着打开了。 二楼很冷清,而楼下大厅内则吵吵闹闹,也就是说,除了他们龙翔厅之外,剩余三个雅间都空着,而很显然,最先出去的那个服务员已经禁止再有客人上二楼,所以二楼发生的事情楼下一无所知。 警笛很快在饭店外响了起来,几名带枪的警察冲了进来之后,一下就控制住了一楼的场面,那些服务员包括后厨的人都没想到,警察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带头的,是一个快五十岁的中年警察,对他张阳一点都不陌生,他就是郑齐墨郑副厅长,这一次接到张阳的电话后,直接带队,包抄了这家饭店。 张阳听到饭店外警笛响起的时候,就知道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于是返回到包间内。 包间里,那个饭店老板满头大汗,显然是想挣扎起身,可是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挣扎,但就是用不上任何力气!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这老板也听到了警笛声,他再难保持之前的镇定,看到张阳走进房间后,大声叫喊着。 张阳根本不理他,而是过去,把喝醉的王辰从地上扶了起来。 “张阳,外面怎么样了?”米雪担忧的问了一句。 张阳冲米雪微微一笑,说道:“郑副厅长专门带队来了,这家店无论有怎么样的后台,也无济于事。” “郑副厅长,是那个缉毒英雄郑齐墨郑副厅长吗?”一旁的潇小,在听到张阳的话之后,眼前一亮。 “你认识这个郑副厅长?” 米雪差异的看着潇小,不明白潇小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 潇小点点头,然后说道:“当然啊,前段时间电视里还天天播出关于这个郑副厅长的新闻,他啊,跨省侦破了一起巨大的种植加工罂粟毒品案,是咱们长京现在有名的缉毒英雄呢!” “这么厉害?” 米雪听到后也是十分惊讶,要知道,毒品带来的利润相当巨大,参与毒品制造走私的人,一般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跟这些人打交道,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一般的警察,都不会主动去招惹这些人,那个郑齐墨,也只是一个警察厅的副厅长,可不畏危险,率领武警跨省缉毒,这样的人,当然是英雄! 张阳在一旁听到潇小的话,默默一笑,也没有解释什么。 当初在北郊,姜家最厉害的力量无疑是那些修行者,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是很难对付的,如果没有张阳把他们困死在雁鸣山的别墅里,郑齐墨率领武警去抄他们姜家的大宅院必然不会那么顺利。 但这些事情,张阳根本没必要拿出来炫耀。 哒哒哒……脚步声在雅间外响起,郑齐墨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警走了上来,看到雅间内张阳等人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阳!” 郑齐墨看到张阳,马上露出笑脸,大步走过来,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张阳,一脸的春风得意,看来最近那个北郊毒品案带给了他一份很大的功劳,而郑齐墨也十分清楚,这份功劳是谁送给他的。 所以在见到张阳之后,郑齐墨的态度不是一般的好。 “张阳,你帮了我这么很大的一个忙,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谢你呢!” 张齐墨说的很大的忙,自然指的就是张阳向他揭发北郊那起毒品案件的事情。 潇小看到郑齐墨跟张阳居然关系这么好,有些惊讶,开始他也只以为,张阳只是跟郑齐墨认识,是因为举报了这件饭店使用罂粟壳做调料熬汤,这才会引起对方的重视,可眼下,这个郑副厅长对张阳,那可不是一般的热情。 “郑厅!” 这时候,一个武警跑了上来,走进雅间里,面对郑齐墨马上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道:“在后厨,我们找到了废弃的罂粟壳,对方正准备将这些垃圾处理掉,结果被我们的人抓了一个先行!” “人赃俱获!好,好,好!” 听到这名武警的报告,郑齐墨一激动,接连说了好几个好字,而一旁,那个满脸横肉的饭店老板在听完之后,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也不再挣扎,浑身瘫软下来。 “这个就是这件饭店的老板?” 郑齐墨也注意到了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张阳点点头,指着他说道:“郑厅长,你等下要注意查一下,我怀疑他跟北郊的那起毒品制造加工案,也有关系!” 张齐墨眼前一亮,看着张阳,双眼炯炯有神。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姜家的人?” 张阳点了点头,郑齐墨马上激动起来,北郊那个毒品制造加工案,他虽说一举将对方的老巢缴毁,可对方最大的几个头头也就是姜家的人统统消失不见,没抓到一个,可这个饭店老板如果真的就是姜家的一条漏网之鱼,这也等于是彻彻底底的在他侦破北郊毒品案上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张阳没有告诉郑齐墨所有的事情,姜家的人都已经死在雁鸣山的那个别墅里,而那间别墅,也等于是姜家种植罂粟的大本营,那里早已经被张阳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带回去,好好审!” 郑齐墨并不知道这些,他还指望从整个饭店的老板口中,得到姜家人的线索。 跟在郑齐墨身后的武警马上把这个老板从地上抓了起来,然后带下了楼。 这时候,郑齐墨才注意到雅间里,已经喝得七荤八素的苏展涛李亚王辰等人,他对苏展涛王辰李亚也不陌生,王辰李亚就不说,尤其是苏展涛,是如今省长家的公子,跟张阳可以说是一个级别的身份。 到底都是长京的公子哥,相比之下张阳就更加低调了,苏展涛好歹曾跟着他的老子在一些场合露面过,可张阳就从未跟张克勤公开在一起露面过,长京体系内,其实知道张阳是省委书记张克勤儿子的人,并不多。 看到是这几个人,郑齐墨有些为难了,按理说,接下来是需要请张阳等人都去警察厅录一下口供,他也知道张阳不喜欢麻烦,所以只是想着请张阳的朋友随便去几个录下口供就可以了,可现场的不管是哪一个,背景都不一般。 似乎是看出郑齐墨的为难,张阳直接开口说道:“郑副厅长,我们陪你回去录一下口供吧,只是眼下我这几个朋友都喝醉了,所以想请你的手下开我们的车带我们回去。” “好,没问题!” 郑齐墨正愁要怎么跟张阳说这个问题,眼下张阳自己说了,那他当然是求之不得。 说完,张阳带着米雪跟潇小就先下去了,跟着,郑齐墨就叫了几个武警,把苏展涛李亚王辰胡涛四个人弄上了他们自己的车子。 等把这家饭店贴好封条之后,郑齐墨这才带队收工,返回警察局。 在回去的路上,张阳没有跟米雪潇小在一起,而是做到了郑齐墨的副驾驶座上。 “郑厅长,如果这个饭店的老板真的是姜家的人的话,会怎么处理他?” 张阳随口问了一句。 “哦,那就要看这个饭店老板跟姜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了,如果他配合调查,帮助警方抓住漏网的姜家其余人,那么他的罪行自然会减轻,眼下,已经有好几个帮助姜家的人通过这种方式,争取到了减刑的政策。” 听到郑齐墨的回答,张阳皱起了眉头,被郑齐墨抓住的那些人,都是姜家的帮凶,而姜家的人,会内劲的才是核心,他们都已经死在了雁鸣山的别墅内,这个饭店老板,撑死也是个姜家的远方亲戚,是从犯的关系。 可以说,按照现在华夏的法律,那些被抓的人不是主犯,争取到减刑之后,很可能被判了十年二十年,就又会放出来。 “郑厅长,我希望对这些人,严加处置,一个都不要放过!” 张阳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句话,才是张阳这次跟随郑齐墨回警察厅录口供的真正目的。 他这么做,也是替郑齐墨考虑,那些人,是郑齐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才一举抓获,根本来不及抵抗,今后如果放出来,对郑齐墨来说也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张阳没有忘记,之前这个饭店老板在听到自己电话里称呼郑厅长后,就条件反射的想到郑齐墨时候的那表情,这无疑说明,他对郑齐墨的憎恨已经积怨很久了,不难想象,将来只要有一天,他一定会报复郑齐墨。 这更是让张阳下定决心,要借助法律的手段严惩这些人——无论他们是不是姜家的人,只要是参与姜家毒品案的,一个都不放过! 张阳可没有忘记,在雁鸣山那栋别墅的地下水牢里,见到的那个华佗居张家的漏网之鱼,对敌人,他早就决定,必须要斩草除根,以防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