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一章 你姓姜? - 神医圣手

第八九一章 你姓姜?

使用罂粟壳作为调料熬汤,这还不是让张阳更为震惊的,让张阳更加感到震惊的,是这家饭店的老板,究竟是怎么获得这些罂粟壳的。 这家饭店在京和医院的附近开了也有一阵子了,如果没有罂粟壳的来源,就算有一天之熬一锅汤卖完即止的方式,也需要大量的罂粟壳来制作调料熬汤。 自从华夏结束了外国的侵略战争之后,打击控制最严苛的,正是鸦片毒品这种东西,要知道,在之前华夏遭外国人侵略的时候,鸦片这种毒品,就是曾经敲开我华夏大门的一把铁锤,任何熟知华夏历史的华夏人,对鸦片这种邪恶的东西都充满了憎恨! 这也是张阳冷青着脸的一个重大原因,这家饭店的老板,到底是在哪里获得罂粟壳这样的东西呢? 作为医院的护士,潇小可以说对罂粟壳这东西完全不陌生,在听到张阳说出这汤的原料之中有罂粟壳,她瞬间就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米雪情不自禁的抓紧了张阳的胳膊,看着桌上的汤,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现在她就在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喝。 苏展涛李亚还有胡涛三个人听完张阳的话,也愣住了,他们就算不知道罂粟壳的功效,但罂粟这两个字他们是完全听得明白的,相对最清醒的胡涛一个冷颤,酒意顿时散去了大半。 唯一一个喝了一大碗的王辰还晕乎着,不明白张阳说了什么,看着张阳拦着不让他盛汤喝,还不满意的要过去从张阳手中抢走那一盆汤,可他先前喝的太多,才一起身,就觉得一阵天花乱坠,眼前一黑,双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呼呼睡着了! 胡涛还想起身拦住王辰,见王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他哈哈一笑,也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苏展涛跟李亚喝得也不少,眼下都是大脑相对清醒一点,可手脚全用不上力气。 这时候,饭店的老板终于推开了雅间的门,带着那个小服务员一并走了进来。 这是个一脸横肉的家伙,大概有个三十岁上下,不过那一身横肉少说也要有个二百来斤,一米七五的个子,看上去就是个凶神恶煞的主,这要在外面,肯定能吓唬住不少的人。 “几位客人,对小店的菜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没关系,直接说,只要您说的有道理,小弟我做主,给你们就免去这顿饭的饭钱,算小弟我请客,跟各位交个朋友!” 饭店老板倒是把话说得滴水不漏,若是其他问题,也许就这么三两句话,就哄过去了,不过没等张阳等人说话,那个小服务员最先不乐意了,他心里也是十分的不满张阳等人的态度。 这个小服务员之前把张阳等人当贵宾对待,最后还亲自端汤上二楼给他们送过来,就算最后没有小费,好歹夸他两句,他也会很高兴,可张阳却冷着脸,说这汤有问题,还要叫老板过来,他心中当然是十分不满意。 “老板,他们非说咱们饭店最出名的玄武汤有问题!”那个小服务员好像找到靠山一样,连忙对他的老板告状道。 “闭嘴,有你说话的份么!” 老板猛然沉下脸,对他的服务员他是一点都不客气,凶了这个小服务员一句,然后直接推了他一下,把他赶出了雅间。 “啪!” 紧跟着,这个老板直接关死了雅间的门。 可他只有先前关上雅间门的动作有些粗暴,关上门之后,转过身面对张阳等人,马上堆起了笑脸,弯着腰低着头,笑呵呵道:“真是让几位客人见笑了,我们这的服务员,文化素质低,几位还请多多包涵。” 张阳冷笑着,没有回答,目光却盯到了这老板身后的雅间门上面去了。 老板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张阳,看似这个老板只是把那个不懂事的服务员赶出了雅间,之后随手一关门,可他这一关,分明就是把门锁死了,接下若是不出什么问题还好,一旦出了问题,他也能把这包间里的人堵死在里面,外面的人一时半会也进不来更意识不到里面出了什么问题。 眼下张阳等人,除了两个女的跟张阳之外,其他人都喝晕得躺地上的躺地上,躺椅子上的躺椅子上,真有事情这老板自信也能摆平眼前的人。 张阳明白,这也是这个老板听到他们说汤有问题,心里有鬼,才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你们的这个汤,是不是用罂粟壳做调料了!” 潇小最单纯了,她也根本藏不住事,本身这个老板一进来,她先是被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不敢说话,可后来有张阳等人在身旁,加上这老板低声下气,这才有了点勇气,生气的对这个老板说道。 老板一脸的媚笑凝固在脸上,脸上的横肉不自觉的颤抖了两下,他眯起了眼中,眼中的凶光笔直的落在潇小的身上。 这个老板一不笑,那凶悍的样子自然占了上风,潇小好不容易鼓起的一点勇气一下子漏光了,连忙躲了躲,往米雪身边靠近了一点。 米雪当然不会怕这个老板,她的身边,就是张阳,只在在张阳面前,她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 到底是个小女孩而已,一上来就这么说,不是摆明了让这个老板明白,他们都知道对方在汤里弄的那点猫腻,这样一来,不也是逼着对方不客气吗?如果没有自己,就算发现了这个汤里有问题,他们今天只怕也出不去这个雅间大门了。 张阳心里想着,接着站了起来。 对面的那个老板,显然已经忍不住了。 “这位小姐,你说话可要注意着点,什么罂粟壳,我可什么都听不懂!”老板阴沉着脸随口反驳道,接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站起来的张阳。 “打电话吧潇小,报警,让警察来一查就都清楚了。” 张阳把手中的电话递给潇小,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敢!” 那老板看到张阳把手机递给潇小,马上面露凶光,一个撤身就要冲到潇小的身旁! 只可惜,他还没迈出一步,张阳随便轻轻一抬手,这个老板马上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来! 说到底,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跟张阳之间的差距太大,张阳出手,也只是懒得浪费时间,否则的话,专门为了阻止他而出手都可以说是抬举了他。 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就在米雪跟潇小的旁边,这个老板,是怎么样都不可能伤害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他怎么做,都是徒劳的挣扎而已! 一旁,潇小已经打通了警察厅的电话,告诉了对方这里的情况。 可是接下来,潇小的脸色就变了,她抬头看着张阳,焦急道:“警察根本不信我的话,他们挂电话了!” 张阳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个结果。 “哈哈,哈哈哈!” 莫名其妙摔倒在地上的老板马上发出一阵大笑,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摔倒在地,但也没意识到这是张阳的所作所为,听到潇小的话,他虽然疼得起不来身,但还是想要得意的笑几声。 听到这个老板的笑声,张阳马上明白了,这附近的警察肯定跟这个老板有不小的关系,这才会听到是他的饭店,连信都不信。 而且,张阳还想明白一件事,这个老板之所以要先把那个小服务员赶出去,肯定就是通知后厨处理证据去了! 张阳冷笑一声,从潇小的手中接过电话,对倒在地上的老板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把我们拖在这一段时间,就算等下我们出去了,把警察叫来,你们也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处理干净了?” 老板死死的盯着张阳,一声不在坑,他艰难的挪了下身子,那二百斤的体重直接堵在雅间门口,要出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张阳也没有强行出去的打算,他又拨了一个号码。 “喂,是郑厅长吗?” 张阳这个电话,直接打给了郑齐墨郑副厅长,而听到郑齐墨的名字,那个饭店的老板脸上唰的一下变得无比难看! “你认识郑齐墨那个挨千刀的!” 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马上拼死挣扎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刚才的冷静,可他被张阳打中了穴位,现在根本站不起来,原地挣扎了几下,就气喘吁吁。 张阳把情况说明白之后,就挂掉了电话,郑齐墨处理完北郊的事情之后,就回到了长京,现在等于是半休息状态,就等着拿他那一张缉毒状元的奖状。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 直到现在,这个老板才真正的慌张起来。 “你认识郑齐墨?“张阳眯起眼睛,他看到这个老板在听到郑齐墨的名字之后方寸大失,敏锐的察觉到一件事情。 罂粟壳……憎恨郑齐墨,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之后,张阳只得到了一个答案。 随即,他走了过去,蹲在这个老板的身前,冷漠的问道:“你姓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