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七章 京和医院的大众偶像 - 神医圣手

第八七七章 京和医院的大众偶像

严梁飞一直目送张阳离开,态度十分尊重,这让准备看好戏的张医生与李医生两人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直到张阳离开之后,张医生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追问道:“小、小严医生,你刚才叫那个新来的实习生什么?” “我叫张大哥师傅。” 严梁飞淡淡的瞥了一眼张医生,很是郑重的对张医生连同那个李医生说道:“我已经拜张大哥为师,所以,张大哥就是我的师傅,两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不可能!” 张医生一下神情激动起来,看到严梁飞这个样子,摆明了是彻彻底底的被那个张阳给完全摆平了,根本没有任何再针锋相对的意思了。 师傅?还张大哥? 那个张阳才多大啊,竟能让严梁飞这个只比他小几岁的人如此臣服! 张医生根本无法理解,张口又要说话——“张医生!” 还是旁边的李医生最先反应过来,没等张医生多说什么,连忙在暗中踢了张医生一下。 张医生哎哟一声,转过头差异的看着李医生,那神情分明是在询问你踢我做什么。 李医生没有理张医生,而是拉着他,马上对严梁飞说道:“那真是恭喜小严医生了,我听说,那个新来的实习生,虽然特权很大,但也是真有些本事的,老王他们几个,跟我们私下里在一起的时候,还经常会夸奖这个张阳呢,小严医生跟着张阳张医生,一定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不过,我们得赶紧去换衣服了,再不然,要迟到了。”李医生话锋一转,拽着那个张医生,往自己的门诊室走去。 “嗯,那张医生李医生再见。” 严梁飞呵呵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跟着,就回郭勇给他和张阳准备的那间办公室去了。 过了一个拐角,李医生、张医生就跟严梁飞岔开路,等到两个人直到再也见不到严梁飞,这才停了下来! 张医生皱着眉头,质问道;“李泽,你刚才踢我做什么!” “你傻吗?” 这名叫李泽的医生冷哼了一声,说道:“你看严梁飞刚才的表现,分明就是不爽我们刚才所说的,他那么做,就是故意给咱们两个看的。” “什么!” 张医生差异了一下,回想起来,突然发现也的确如此,然后则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来,费解道:“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我不知道,不过,我估计跟上周末的事有关。” “周五,什么事?” 李泽摸了摸下巴,回忆道:“周五那天,有个人昏倒在咱们医院门口,当时郭院长他们都去了,可是束手无策,后来听老王说,就是这个张阳,治好了那个人,最关键的是,那个人好像还是严梁飞的什么亲人,然后张阳就带着严梁飞直接走了,那天下午,严梁飞就没来上班。接着,等周一严梁飞再上班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你不是也说,现在的小严,变得跟以前他刚来的时候都不一样了。” “你的意思是,在上周末发生了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那个新来的实习生张阳,就摆平了严梁飞?”张医生若有所思道。 李泽点点头,接着说道:“嗯,看刚才那个情况,显然是这样,以后咱们还是别再多说什么了,刚才严梁飞那样,不也是等同于在警告咱们呢。” 这个张医生皱着眉头,接连摇头,好像还是不敢相信,对此,李泽也不在多说什么,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自己以后是不会再多说什么关于这个张阳的了。 这个张阳不过也就是个实习生,而他可是京和医院的正式医生,李泽可不想因为一个实习生,影响到自己的工作,毕竟,这个开大奔上班的新实习生,怎么看,也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张阳不知道的是,早上严梁飞那一声师傅,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乎就传遍了整个京和医院的每个角落,现在,京和医生里的大多数人,都知道严梁飞,管张阳叫师傅,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护士医生,还特意去问了问严梁飞,在得到肯定答案之后,这些持怀疑态度的人,也不敢不相信了。 这下,可是让京和医院里那些看不惯张阳的医生护士门,大吃一惊。 门口与严梁飞打过招呼之后,张阳径直来到了郭勇的办公室门前,没想到的是,院长办公室的大门开着,可郭勇却暂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所以张阳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把郭勇办公桌上的那份报纸拿了起来,就坐在沙发上,安心的等郭勇回来。 拿着报纸,张阳一眼就看到了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嘴角微微上扬。 《日韩代表,双双暴死京阳四花酒店!》 这件事,已经被人发现,但没有人往他的身上怀疑,报纸上的内容,杂七杂八,不过都没什么重点。 “张阳,你来了啊!” 郭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阳抬起头,郭勇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一沓报纸,他看着张阳,差异的问了一句道:“,看来你也注意到了这个新闻,这不,我又去把其他家的报纸也拿了回来。” “这些报纸有什么好看的。”张阳放下报纸,微微一笑,继续道:“不过今天的确有个震撼的新闻。” “是啊,这新闻,可真够震撼的,唉……对了,张阳,你可能不知道啊,这次在京阳四花酒店发生的那一场人命案,死者双方都是我们这次中外医学交流活动的日韩代表。” 郭勇脸色突然露出一份十分可惜的表情来,哀叹着说道。 “前些天不是告诉你了,这次韩国方面有个叫朴永俊的家伙,还曾专门找上咱们医院,指名点姓的要挑战你呢,好像死的人里面就有这个人。” “那些韩国人啊,太自以为是了,一个人就直接跑来找我,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张阳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对于那些来华夏意图不轨的家伙,张阳可没什么好感觉。 “算了,反正在这个件事消停下来之前,中外医学交流活动怕是不可能正常举办了,所以这个让咱们医院出名的机会,就白白浪费掉了。”郭勇说到这个,脸上全是遗憾,简直就像是在谴责这些家伙死的真不是时候。 “好了,我去换衣服上班。”张阳站了起来,告辞离开。 郭勇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张阳就已经走到了门口,于是乎他连忙叫道:“喂,张阳,那你来我办公室,是要找我干嘛?”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 张阳哈哈一笑,离开了郭勇办公室,他来郭勇的办公室,本身就是准备跟郭勇打听一下中外医学交流活动接下来的情况,听到郭勇说中外医学交流活动将无限延期,他的目的自然就已经达到了。 这也就是说,日韩方面,接下来也只会派人暗中来到长京,这样的话,让乔易洪时刻注意着这方面就可以了。 “张,张医生。” 张阳一路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突然间,一个轻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张阳扭头一看,是一个长相甜蜜的女护士,张阳认得这个女护士,她叫潇小,还有个叫笑笑的外号,在京和医院的护士人群里,人缘十分不错。 “怎么了,萧护士,你找我有事吗?”张阳轻轻的点头示意,疑惑的问道。 “啊,那什么,张医生……”潇小显然没想到,张阳竟然还认识他,而且还能叫出她的名字,脸颊上滕然泛起一丝娇红,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却只憋出来一句话。 “我能请你签个名吗?” 这次,反而轮到张阳哭笑不得了,他看着潇小,无奈道:“萧护士,我又不是什么名人,要我的签名,有什么用啊!” “啊,不是,不,是,哦不是!” 潇小反而自乱了阵脚,是不是的,说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一着急,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认真去工作吧。”张阳看着这个小护士,摇着头,笑着说了一句,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张阳离开的背景,潇小好久才平静下来,摸着微微发红的脸颊,懊恼的跺了跺脚,自言自语道:“哎呀,我明明是想问张医生你有没有女朋友呢……” …………张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严梁飞趴在桌子上,不知看着什么,一直在嘿嘿嘿嘿的傻笑。 “喂,小严你干嘛呢!” 张阳走进严梁飞,轻轻的拍了下严梁飞! “啊,师傅!” 严梁飞根本没意识到,张阳已经走了进来,被张阳这么轻轻一拍,吓得直接从自己的椅子上碰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 张阳注意到,严梁飞手中,是一张粉红色的信纸,而在办公桌上,还有一个粉色的信封,上面画着不小心形的符号。 顿时,张阳明白过来,估计是那个小女生写给严梁飞的情书呢。 现在这个年代,网络都还没有发达起来,情书本来就是男女之间传递感情最常见的一种方式。 张阳没有多想,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看着吓得惊魂不定的严梁飞,乐道:“你看你,至于吓成这样子嘛,对了,你记不记得,当初咱们离开你家的时候,你妈妈唐小兰还曾专门叮嘱过我一句话,你不是一直都还不知道你妈妈叮嘱了我什么。” “对啊,师傅,我妈当时到底给你说什么了啊,为什么之后我觉得我妈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严梁飞的好奇心马上被挑了起来,连忙追问道。 张阳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然后看着严梁飞说道:“你妈妈啊,就是叮嘱我,让我照看着你,如果有好女孩,就让你赶紧带回家给你妈妈还有你奶奶看看。” “我妈他怎么跟你说这个事啊!” 严梁飞先是一愣,接着,又不好意思起来。 张阳瞥了几眼严梁飞拿在手中的粉红色信纸,眼神促黠。 看了下手中的信纸,严梁飞恍然大悟,连忙冲张阳摆手,说道:“师傅,我冤枉啊,这可不是给我的!” 严梁飞一个箭步走到张阳的面前,把手中的信纸递给张阳,连忙说道:“师傅,这可都是给你的啊!” “给我的?”张阳还真没想到,这是给他的。 严梁飞见张阳不信,连忙举起信纸,指着给张阳看第一行,第一行上面,写得正是张阳的名字。 接着,严梁飞连忙拉开张阳办公桌的抽屉,在抽屉里,还有好几封类似的情书,看的张阳一阵无语。 看来在张阳没有来上班的这段时间里,有不少人偷偷的光顾过他跟严梁飞的这间办公室。 严梁飞一阵得意,对着张阳说道:“你看吧,师傅,你现在可是咱们京和医院出名的大众偶像呢!” “胡说八道什么!” 张阳无奈的皱起了眉头,冷着脸,轻轻的叱责了一句。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 严梁飞拿着手中的粉色信纸,对张阳说道:“师傅,我可得先坦白,这不是我想看的,是师娘专门叮嘱过我让我看的!” “米雪?”张阳楞了一下,看着严梁飞,诧异道:“她让你看的?” 严梁飞重重的点了几下头,然后义正言辞道:“是啊,我告诉了师娘说咱们医院里经常有人给你塞情书,然后师娘就叮嘱我,要我每一封都拆开看看,看看师傅你有没有瞒着师娘偷偷做什么。” 说完,严梁飞还心虚的看了眼张阳,他说的前半句话没有错,他的确是把这件事告诉给米雪了,可后半句话,就完全是在为自己刚才偷看的行为做掩护,因为米雪还真的没有特意叮嘱他,米雪对张阳,可是完全信任的,不过是他自己实在好奇,加上今天这一封还扔到了他的桌子上,这才偷偷的打开了这封情书,看了起来,只是没想到,一下就被张阳抓了个现行。 “好了,把这些都替我处理了!” 张阳也不说破严梁飞的那点小心思,严梁飞最近白天上班晚上修炼,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的,这种事,也等于是帮他放松放松,反正张阳也不在意这些事情。 “好嘞。” 严梁飞见张阳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堆起了一个笑脸,把张阳抽屉里的情书也掏了出来,捧在一起,然后一同扔进了垃圾桶里。 “今天,小严,你去手术室帮忙,不许偷懒!” 张阳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对严梁飞说道。 严梁飞刚刚倒完情书回来,楞了一下,那张笑脸马上晴转多云。 “不是吧,师傅,今天我去手术室?” “不错,而且,今天一整天,你都要呆在那。”张阳点点头,说道:“做手术是最需要全神贯注的,无论是对你学医,还是晚上回去修炼,都很有帮助。” 严梁飞苦着脸,近似乎哀求的看着张阳说道:“那师傅,也不用一整天呆在手术室吧,今天的手术安排可是满满的啊!” “这对你也是个锻炼,去吧。” 张阳根本不为所动。 “那师傅,我等下去好不好……”严梁飞还有所期待。 “不行。” 张阳轻轻的挑了下眉头,摇了摇头。 “好吧……” 严梁飞知道张阳的态度不会改变,只得答应下来。 走出办公室门之后,严梁飞才开始懊悔,怎么就去偷看那些给师傅的情书了呢,这下好,师傅让他今天一整天都待在手术室,肯定是在惩罚他。 认命了的严梁飞,只好苦着脸,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往手术室走去。 张阳待在办公室里,看着被扔了一垃圾桶的情书,他又想起了路上碰到的那个莫名其妙叫潇小的女护士,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京和医院,远不像他重生之前所待着的那些医院,严肃死板,并且死气沉沉,一点活力都没有。 反倒是在郭勇带领下的京和医院,这里的医生护士,虽然八卦了一点,但给人的感觉,却特别活跃乐观点,一点都不像其他医院那么死气沉沉。 医生护士也是人,张阳觉得,郭勇这么领导也不是没有好处,如果一个医院内的医生护士都能够每天开开心心的,那么他们在工作之中也会加倍努力,并且,把这种快乐、乐观的情绪传递给病人患者。 这也许就是郭勇的领导特色吧! 张阳站起身子,离开了办公室,按照当初郭勇的安排,在各个门诊部之间挨个走了一遍,看看哪里需要他的帮助。 张阳与严梁飞的办公室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上,一个身影,偷偷的在门口观望了一番,见没有人,就侧身走进了办公室。 这个人的手中,还拿着一封信,径直向张阳的办公桌走去。 只是半路上,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的目光,停留在办公室桌角的垃圾桶上。 里面,全是信封,只有一个信封,是打开的。 这个人从垃圾桶里捏出那一张唯一被打开的信纸,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猛然凝固。 她站直了身子,咬着嘴唇,把手中的那张信纸,揉成一团,狠狠的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