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五章 各方势力的反应 - 神医圣手

第八七五章 各方势力的反应

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张阳最终将妖刀村正与白焰魔参的放同一个密封的盒子内,收藏在炼药室的一个角落里。 将白焰魔参与妖刀村正放在同一个密封的环境下,白焰魔参自然会吸收掉妖刀村正所释放出来的妖邪戾气。 被密封在盒子内,没有人发现,妖刀村正刀身上所隐隐冒起的血红之光,都被白焰魔参吸收掉了,原本洁白的白焰魔参,渐渐的呈现出一丝微红,而原本从白焰魔参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再度浓稠了几分,密封的盒子边缘,出现了一层白霜。 等着张阳把妖刀村正收好之后,老爷子也告辞离开了。 一夜耽搁,此时,天际的一角,出现一抹鱼肚白,天色,已经略微蒙亮。 老爷子离开了张阳的别墅,脚下便从未停下片刻,不过一会,就已经离开了长京城,来到了长京城外,一处可以俯览到长京大半面容的小高坡之上。 “咦,奇怪,我明明感觉到了,怎么一个人影也没有?难道已经走了?” 张平虏站在小高坡上,面露疑色,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四顾张望了一番,确定这附近一个人影都没有,张平虏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咦?” 可就在离开的前一刻,张平虏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他低下头,目光集中到脚下的土地上,脚下的这片土地,他看到了一个浅浅的脚印,好像是有人故意踩出来的一样。 张平虏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转过身,老爷子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好像是在对别人说,又好像是在对自己说,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华夏,沉寂的时间似乎太久了,以至于,那些曾经对我华夏蠢蠢欲动的人,又忘记了当初的教训,阳阳,我期待,你修炼到内劲五层的那一天……” 这一夜,长京城内,似乎还是很平静,但在某些地方,绝不平静。 韩国首尔,一处华丽的豪宅内,十几个穿着韩服的男人,跪在地上,他们的面前,是一张巨大的薄纱屏风,而屏风后面,则是一个满头花白的老人。 “大人!” 在沉寂了许久之后,这十几个人之中,终于有一名男子往前挪动了几步,跪在了众人的最前面,直接面对屏风。 “金贤臣,死了?” 屏风后,老人的声音没有丝毫的颤抖,虽然略显沧桑,但却充满了威严。 “是。” 暗暗咽了一口口水,跪在最前面的男人只回答了一个字,却已经满头大汗。 “意思是,我们的计划,被华夏的人,发现了吗?” 老人的声音,始终不紧不慢,但带给所有人的压力,却徒然剧增。 回话的男子根本不敢去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他只能低着头,忐忑不安的继续回答道:“回大人,应该……没有!” “什么叫应该!” 那苍老的声音徒然拔高声调,所有人,几乎同时把已经低下的脑袋又下垂几分,无一人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老人的声音隐隐在房间内回荡,许久,老人才再度开口,继续问道:“给我最准确的回答。” “是!” 先前那名回话的男人猛然松了口气,开口继续回答,这一次,他再也不敢用任何诸如可能、应该、也许之类的词语。 “回大人,金贤臣在昨日,才传回国内消息,在华夏长京城内,他发现了三只至少三层以上的灵兽,而这三只灵兽,却在同一个人的手中,这个人,名叫张阳,是华夏近期崛起的新一代修炼天才,才二十岁出头,就至少有着内劲四层的实力,而且,有传闻说,他已经是华夏最新的大圆满修炼者,从而被誉为修炼界的第一人。” “而根据金贤臣的回报,他认为那三只灵兽,都已经追随了那个名叫张阳的人,而也就是在同一天,这个张阳,与日本方面这次在明面上的代表,石野财阀大少爷石野康太郎在一家餐厅发生了冲突。” “也就是在当天,金贤臣邀请石野康太郎前往他们所居住的京阳四花酒店,并且撤去了所有人,只带了朴永俊一人与石野康太郎见面,而事后,是因为石野康太郎的属下久久不见石野康太郎离开京阳四花酒店,这才引起注意,发现石野康太郎与几名忍者,同时暴毙在京阳酒店的后花园。” “根据现场情况,当时没有任何外人介入,场面看上去像是金贤臣与石野康太郎发生了冲突,从而两败俱伤。” “你信吗?” 屏风后面,老人闭上了眼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直接告诉我你的怀疑。” “是!” 男子脸上,露出一丝阴冷,接着说道:“属下认为,这一切,都是这个张阳所为,也只有他,拥有这个实力,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京阳四花酒店,杀掉金贤臣与石野康太郎。” 老人听完这名男子的报告,缓缓起身,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朴承恩啊,我知道,你在悲伤你的儿子,死于非命。” 老人缓缓的走到最前面那个男人的身旁,停了下来。 “属下不敢,那男人猛然伏下身子,额头贴地,大声说道:“朴永俊身为我大韩子民,早就做好了为我大韩牺牲的准备!” “呵呵。” 老人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两声,不在理睬这一屋子人,缓缓向外走去,直到他走到了最后一排的人身旁,这才顿了下身子,不带一丝色彩的说道。 “华夏灵兽,皆发源于我大韩地界,流落在外,理应带回。那名叫张阳的年轻人,很有可能,就具有我大韩血脉,是我韩国人,如此,才能说明,为何他可以获得三只无比强大的灵兽同时追随。” “朴承恩,改变我们最初计划,你去,把这个年轻人,以及他的三只神兽,给我带回韩国来。” “是!” 那个跪在最前面,名叫朴承恩的男人马上应诺下来。 “不……” 老人突然皱眉,跟着改变了一点自己的说法:“先不要着急,你这次前去华夏,先隐藏身份,时刻注意日本方面,他们丢了国宝妖刀村正,会比我们着急。” 说完,老人飘然离开。 “是!” 所有人平时伏下身子,恭送老人离开。 日本东京。 一处府宅内,一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的面前,正是一把漆黑的日本刀。 “伊贺,我能感觉的到村正此刻正在哭泣的那颗心!” 中年男人对着眼前的这把日本刀,轻轻开口:“康太郎死了,村正丢失了,都是我的失误!” 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回应。 “主人,是少主不听您的话,否则的话,他绝不会身死,属下肯定,这次的事,绝非那些韩国人所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这间屋子内,明明只有这一名中年男子,可是,这声音,却根本不是从这中年男子嘴中所发出来的。 在这名中年男子的身后,一个虚无的身影渐渐出现,最终,化成一个身穿黑色紧身服的忍者,单膝跪在地上,面对那名中年男子。 “伊贺,华夏方面已经在暗中给了我一个解释,那就是康太郎与韩国代表金贤臣私下发生争斗,从而失手误伤,导致双方均已经死亡。” 中年男人伸出手,将眼前的日本刀连同刀鞘举了起来,盯着那把刀,缓缓说道:“这则说明,华夏这次,是绝对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但也同样说明,杀了康太郎夺走村正的,另有其人!” “主人,伊贺怀疑,这一切,都是少主先前要对付的那名叫张阳的人所为!”那名忍者低着头,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而现如今,伊贺的忍术八歧大蛇已经修炼圆满,所以伊贺愿意亲自前往华夏,找出真凶,夺回村正!” 碰! 霎那间,那中年男人抽出了眼前的那把酷似妖刀村正的漆黑日本刀,带着刀鞘,一刀划下,就劈开了摆放在眼前的刀架! “八嘎!” 这名中年男人死死的咬着牙,脸上露出一股狰狞的可怕表情来,许久之后,才缓缓平复下自己暴戾的情绪,平淡说道:“伊贺,眼下,各国都已经得知这次事情,你前去华夏,先不要轻举妄动,以找到村正为主要目的,而村正如今在谁手中,那谁就是真正杀死康太郎的凶手,我要你,把他的头颅以及村正一同给我带回日本!” “是……” 话音刚落,那名黑衣忍者,再度化为虚无,消失在中年男人的身后。 …………这一夜,发生在京阳四花酒店的事情,通过各种不为人知的渠道,传到了华夏附近的各个国家之中。 一时间,那些对华夏还有所图谋的国家,几乎同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都在静静观望。 本来马上就要公开的中外医学交流活动,也因此而呆滞下来。 对此,处于漩涡中心的张阳,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一点改变。 同样的,张阳也在等着,给那些还敢来华夏的家伙,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