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二章 妖刀村正 - 神医圣手

第八七二章 妖刀村正

“阳阳,你小心一点,这个家伙手中的刀,有点古怪。”张平虏点点头,然后后退了一步,眼前这名忍者,除了手中的刀有些古怪之外,他自身的实力根本不是张阳的对手。 老爷子后退一步之后,将能量释放出体外,用能量罩将这附近的一片全部笼罩起来,与外隔绝。 这样,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一丝的能量外泄,也防止了不会被意外来到个小巷的人看见。 “叽叽叽!” “吱吱吱!” 闪电跟无影两个小家伙呆在老爷子张平虏的身旁,它们没有出手,而是在互相争执,甚至还打起赌来,赌张阳到底几招能收拾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忍者。 长京城外,那名黑袍神秘人猛然皱眉,他身边的两名银袍神秘人则面面相觑。 一名银袍神秘人蹙起眉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错愕道:“是能量罩,可竟然能隔绝掉我们的感知?” 另外那一名银袍神秘人微微低头思量,马上就想明白了为什么。 “那两个人,都有着大圆满的实力,而且,那三只灵兽,皆已经是四层灵兽,这样的实力,屏蔽掉我们的感知,不足为奇!” 黑袍神秘人站在最前面,始终一言不发。 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对身后的两个银袍人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 “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那个不知死活潜入我华夏的倭寇,已经死了。” 而这个时候,张阳手握寒泉剑,站在了那名暗忍的面前。 眼前的这名暗忍,的确是张阳所见到的最厉害的忍者,尤其是对方手中的那把巨大的血红看到,也充满了古怪。 “忍术?影分身!” 暗忍叽里呱啦的用日文大喝了一声,握住砍刀的手猛然向下一划,他的身边,忽然多出了三个相同模样的人来! “能量分身?” 身后,张平虏轻轻的咦了一声,这名暗忍,实力撑死也只有内劲四层初期的实力,可他现在使用的招数,显然已经等同于只有大圆满境界的高手才能使用的能量分身。 “不对,这并不是影分身!”不过很快,张平虏就看出来了,这个暗忍的影分身,并不像能量分身那样,这分明就是对方通过某种秘术,所制造的幻影,而这种秘术,必然跟那把血红色的巨大砍刀有必然的联系。 那些分身,除了手中的巨大砍刀之外,根本没什么实力,可以说,这名暗影的影分身,纯粹受他们手中的那把巨大血红砍刀所控制。 “雕虫小技。” 看到眼前的暗忍突然分出三个分身,同时向他冲来,张阳冷喝了一声,与这名暗忍面对面的他同样也看出了这名暗忍所分身出来的猫腻,不过对此,他不屑一顾。 张阳举起寒泉剑,身外的天地能量霎时聚集在剑身上,随着张阳舞起寒泉剑,当即化为无数道剑光,对那名暗忍的影分身招呼而去! 砰砰砰砰! 刀与剑的碰撞在电花火石之间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一时之间,暗忍发现自己的所有影分身进攻竟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对方手中的铁剑,竟然没有被自己的妖刀所砍断! 连同那名暗影的影分身在内,四个身影无功而返,张阳收回寒泉剑,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四个暗忍。 经过短暂的交手,张阳已经完全看清了对方的底细,尤其是那把刀的古怪之处。 眼前这名暗忍,之所以能跟老爷子张平虏在这小巷僵持,之所以现在能跟张阳站了一个平手,完全是依靠这那把古怪的血红砍刀。 到底不是自己的实力,跟一步一步脚踏实地领悟自然之道达到大圆满的张阳相比,这名忍者还是没有足够威胁到张阳的实力。 眼看自己无法赢过张阳,那名暗忍早就失去了当初的从容,对方目前还只是一个人动手,可如果那个老头再参与进来,他必败无疑,可若是连那三只灵兽都参与进来,那只怕,不出片刻他就会死在这里! 不过,看到对方身后的那个老头,与三只强大的灵兽都没有动手的意思,这名暗忍的心中,忍不住又升起一丝希望来。 如果能够直接使用自己最强的一招,趁对方单打独斗没有联手一起上的时机,脱身,也许并非难事! 所以他不在犹豫,连退散步,突然扬起手中的血红巨大砍刀,那砍刀,脱离这名暗忍的手心,悬在他眼前半空之中! 连同那三名影分身,四把血红的巨大砍刀静静的悬挂在半空之中。 “忍术?妖刀村正!” 大吼了一声之后,那名暗忍身上突然化为一片虚无,身影顿时黯淡透明了起来! 四把血红色的巨大砍刀,在眨眼之间合并为一! 诤! 暗忍的身影,彻底消失,竟然直接附身在了那把血红色的巨大砍刀之上,这把砍刀,顿时彷佛有了生命意义,微微轻颤,发出一股清鸣声来。 “原来是日本的至宝,妖刀村正!”张平虏脸上露出一抹错愕来,这时候,他终于看出了这把古怪妖刀的来历,是日本历史上很早就闻名的妖刀村正! “阳阳,你要小心!”张平虏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下张阳。 张阳冷哼一声,猛然绷直身子,寒泉剑脱手而出! “想跑?” 张阳一眼就看出这名暗忍的真正目的,对方祭起妖刀村正,目的,根本不是要跟张阳拼死一战,而是要斩开屏蔽在四周的能量结界。 铛! 寒泉剑径直射向妖刀村正,死死的压在那柄恒悬在半空之中的巨大火红色妖刀,不让它抬头! 张阳抬起一只手,指向妖刀村正,一道白光滕然打出! 惊天一剑第一式,能量实体化! 噗嗤! 被寒泉剑死死压制住的妖刀村面对即将而来的白光,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声,接着,一道鲜血顿时喷洒在妖刀村正的刀刃之上,那遁入虚无与妖刀村正二合为一的暗忍直接被打出了原形! 这名暗忍,第一次脸上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来,他摔倒在地上,看着张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鲜血喷洒到的妖刀村正刀身突然大震,寒泉剑也随之一阵颤抖,只可惜,妖刀村正依然无法摆脱寒泉剑的压制,尽管它发出无尽的怒吼,可依然无济于事。 “#¥%%@#¥……” 那名暗忍面露惊恐,眼中充满了绝望,他看着张阳叽里呱啦就是一堆鸟语,那意思,无非是在惊讶张阳的实力,以及张阳刚才出手的那一招。 他的全身,都被鲜红的血液殷红,倒在地上,显然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如同一个废人。 张阳根本没有理睬他,他看着那把在寒泉剑压制下拼命挣扎的妖刀村正,缓缓的走了过去。 随着张阳的接近,那把妖刀村正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张阳眼中精光一闪,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诤! 寒泉剑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之声,宛若龙吟,剑下的妖刀红光再度大盛,苦苦抵抗。 张阳伸出手,握住了妖刀村正的刀柄! “吼吼吼!!” 妖刀村正在被张阳接触到的那一瞬间,突然传出一阵鬼吼狼嚎的声音来,就好像有无数冤魂厉鬼同时尖叫一般,刀身一阵猛颤,紧接着,平静下来! 就连那鬼哭狼嚎的吼叫之声,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妖刀村正,彻底放弃了抵抗,寒泉剑见妖刀村正不在抵抗,也回到张阳的手中。 被张阳我在手心的妖刀村正,刀身上的血红光芒渐渐褪却,巨大的刀身彷佛退化一般,渐渐缩小,最终,露出它原本的朴实刀身来。 真正的妖刀村正,其实,与一般忍者手中所拿的日本刀并无差距。 “噗……” 当妖刀村正彻底恢复正常,那么暗忍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他死死盯着张阳,浑身僵硬,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绝望与无法置信的惊讶。 死不瞑目。 “他已经死了。”张平虏这时候才往前走了几步,站到张阳的旁边,一边打量着那把妖刀村正,一边费解的问道:“阳阳,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阳收起寒泉剑与妖刀村正,转过头来对老爷子说道:“老爷子,先回我家去吧,我路上慢慢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张平虏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来,在那名暗忍的身上倒了一滴透明的液体,随即,不再理睬他,跟着张阳回家了。 身后,那名暗忍的身体在接触到那一滴透明的液体之后,豁然发出滋滋的响声,接着,他的尸首诡异的消失在小巷之后,片刻之后,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返回到张阳的别墅之中,米雪、曲美兰、严梁飞还有闫叶飞李娟夫妻都在等着张阳,而乔易洪与乔虎则忐忑的待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一声不吭。 张阳回来之后,米雪第一个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往门口跑去,给张阳开门。 打开门,米雪一下就扑进张阳的怀里去了,这时候她才发现,老爷子张平虏就在旁边。 米雪当即就羞红了脸,虽说是老夫老妻了,可当着家里长辈对面亲热,米雪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