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零章,后手 - 神医圣手

第八七零章,后手

嗖~一阵冷风吹过,卷起一叶落叶,从凉亭外,飘进了凉亭内,落在了朴永俊的脚下。 从张阳出现的那一刻起,保护在石野康太郎身边的三名忍者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张阳的身上,所以,先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朴永俊这会都还没意识到那股让凉亭内空气呆滞的压力已经悄然消失。 轻若鸿毛的落叶落在朴永俊的脚下,却好像是一块重大千斤的石头,砸在了朴永俊的教授,让这个年轻人一下蹦了起来! “师傅,是灵兽,是灵兽!”朴永俊激动的一下跳了起来,在凉亭内一蹦老高! 金贤臣心头猛然一跳,而那一边,因为朴永俊这一惊一乍,彻底燃爆了这凉亭内寂静的氛围! 三名早已经在张阳强大的压力之下忍耐不住的忍者就好像是满溢的气球,一下被针扎破了一样,竟然没能忍住,抢先出手! 三名忍者几乎同时消失在石野康太郎的身边,下一刻,他们就出现在张阳的身旁! 三把明亮恍然的日本刀不约而同的砍向张阳! 张阳嘴角微扬,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他仅仅只是轻轻一抬手,一股强大的天地能量当即笼罩全身,那四把日本刀,就仿佛被卡在半空中一样,再也无法向下砍下去分毫。 三名忍者毫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震惊的意外神情,他们完全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不等这三名忍者有任何的反应,三道白光,霎时而至! 噗噗噗! 这三道白光在他们三人的胸膛口,同时炸出一多鲜血的雪花,三名忍者顿时仰翻过去,那三把忍者刀,啪嗒嗒的掉落在张阳的脚边,与那几颗人头洒落在一起。 石野康太郎眼睁睁的看着那三名忍者连张阳一招都没有抵挡得住,当即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他本身就已经快退到凉亭的台阶外面,眼下,更是直接从凉亭的台阶上,滚了下去! 抬起头,石野康太郎就看见张阳站立在眼前,冷笑的看着他,彷佛看见恶魔一般,石野康太郎大声惨叫了一声,转身拔腿就跑,那速度,简直比兔子还快! “金贤臣,金先生,我相信你们没有跟这些支那人勾结在一起,你一定要保护我,只要你保护我,不让我死,今后,我一定会给与你们大大的帮助!” 石野康太郎连滚带爬的跑道金贤臣的身旁,双手直接抱住了金贤臣的一条腿,大声嚷嚷道。 金贤臣没有理睬如同丧家之犬的石野康太郎,他直愣愣的看着张阳,脸色忽冷忽热,不知在想些什么。 “让你们暗中埋伏的人都出来吧,不要鬼鬼祟祟的藏着了。” 张阳举手抬足之间收拾了石野康太郎的三名忍者保镖后,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凉亭里面的三个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眼下凉亭里,只剩下了石野康太郎,金贤臣还有朴永俊三个人,张阳这么说的意思,无疑是在点明,在这凉亭附近埋伏的,还有其他的高手。 石野康太郎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只可惜,他低着头,抱着金贤臣的一条腿,所以没人发现他眼中闪过的那一丝阴冷。 金贤臣与朴永俊还留在凉亭内,没有任何举动,张阳看了看他们,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想隐藏实力?那我只好不客气了。” 说完,张阳抽出了寒泉剑,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凉亭的台阶下,身后,追风突然仰头,对天长啸了一声! “那是,华夏神兵!” 一直抱着金贤臣的腿犹如一条丧家之犬的石野康太郎,在张阳拿出寒泉剑的一瞬间,当即楞住了,条件反射般般的喊出了寒泉剑的来历! 寒泉剑,本身就是华夏神兵榜上赫赫有名的利器,石野康太郎能够一眼认出张阳手中的寒泉剑,显然对此有过一番十分深刻的了解。 金贤臣双瞳突然紧缩,他根本没有怀疑石野康太郎的话,因为在他的情报之中,日本方面这次来到华夏,跟韩国的目的几乎完全一致,只不过,日本方面这次本身的目标,只是掠夺几件华夏的神兵宝甲而已。 可没想到,张阳的身上,除了拥有三只强大的灵兽追随之外,还有这样的神兵利器。 金贤臣再一次被张阳身上的宝贝震撼到了,现在,根本由不得他多想了。 三大灵兽就已经让金贤臣望眼欲穿,可眼下,张阳拿出了寒泉剑,这分量,就更加的不一样了! 彷佛下定了什么决心,金贤臣终于不在沉默,他轻轻的往前走了一步,指着张阳,沉声道:“看来你知道我们还留有后手,那么,你还敢如此直撞这里,是否我需要夸奖你一句技高人胆大呢?” “废话真多……” 张阳轻轻的嘀咕了一句,他抬起头,对着凉亭轻轻的叫了一声:“追风,无影。” 听到张阳的叫声,早就按捺不住的追风与无影两个小家伙,叽叽吱吱的叫了一声,转身从新跳出凉亭外。 看到追风跟无影两个小家伙离开凉亭,金贤臣露出急切的神情来,他生怕这两只灵兽逃走了,所以当即大喝了一声:“结阵!” 一阵沉默。 张阳微笑的看着金贤臣,只是摇头,似乎在惋惜。 而当金贤臣吼完之后,却发现凉亭外毫无任何变化,不禁大吃一惊,他心头猛然一跳,接着,不信邪的又大喝了一声:“结阵!” 依然毫无任何回应。 “叽叽叽!” “吱吱吱!” 这时,黑暗的夜幕之中,闪电与无影两个小家伙重新出现在张阳的身边,冲着张阳得意洋洋的叫嚷着。 张阳点点头,闪电跟无影,已经在这短暂的片刻之内,解决掉了金贤臣自以为是的埋伏。 “你以为,偷偷的学了一点华夏奇门遁甲的皮毛,就可以在华夏的地盘上,肆意妄为了?”张阳看着金贤臣,充满不屑的嘲讽道。 显然,对于金贤臣暗中早就准备的后手,张阳一清二楚,所以金贤臣的后手,还没来得及露面,就被无影跟闪电在黑暗之中解决掉了。 金贤臣似乎不相信张阳的话,急促的大声连喊了结阵十几次,可无一例外,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下,金贤臣再也难以保持刚才的那份从容淡定了!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厉害!”金贤臣浑身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就连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些许的颤音。 张阳不在理睬金贤臣,转而看向另外一个年轻人,朴永俊。 “听说,你曾去京和医院,专门找我,只为了切磋一下。”张阳满脸真诚的看着朴永俊,认真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夸奖你有勇气呢,还是夸奖你愚蠢。” “混蛋!” 朴永俊怎么可能听不出张阳话语之中的嘲讽,他身为韩国如今最出色的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藐视,他的傲气,瞬间战胜了他的理智! “不要!” 金贤臣猛然惊觉不妙,刚想要伸手拦下朴永俊,可惜,为时已晚,朴永俊一跃而起,直接冲向张阳! “我要找你切磋的,可不止是医术!” 朴永俊那张帅气的脸上已经满是狰狞,他冲向张阳,全身内劲已经在体内沸腾! 他以为自己的速度很快,只可惜他不知道,在张阳的眼中的,他的速度比起那放慢了十倍的慢镜头,还要慢上无数倍。 啪嗒。 张阳根本不屑出手,身后的追风冷哼一声,一股能量闪电般从鼻腔中弹出,朴永俊什么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冲出的半途之中,昏迷在凉亭的台阶上,然后顺势滚到了台阶下面,彻底昏死过去。 “不堪一击,也敢来华夏献丑?” 张阳失望的看着前方,终于一声重重的叹息,他实在想不明白,就这样的一群跳梁小丑,也敢来贪图华夏的灵兽神兵? “如果你们再没有别的什么手段,那么今天,我就只好把你们都留在这里,省得你们继续祸害我泱泱华夏了!” 张阳摇了摇头,决定不再浪费时间。 可就在这时,先前那个如同丧假之犬的石野康太郎,缓缓的站了起来。 砰! 一记手刀,实力微弱到完全可以不计算的石野康太郎,竟然生生的打晕了拥有内劲三层实力的金贤臣。 此刻,凉亭内,就剩下张阳与石野康太郎两人。 ***************长京城外,一处荒野野外的高坡上,站立了三个人,其中之一,赫然就是张阳曾经在北郊雁鸣山姜家的别墅前,所见到的那个黑袍神秘人。 而另外两个人,则是身披了一身银白色的斗篷披风,他们望着灯火辉煌的长京城内某处,沉默着。 “就是这个人吗。”其中一个银袍神秘人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听到这个银袍神秘人的话,另外那一个银袍神秘人,轻轻的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不错。” “不行,还要等一等。”这时,那名黑袍神秘人皱眉,说了一句。 这句话,一锤定音,话音落地之后,另外那两名银袍神秘人还想说什么,可只是张张嘴,就什么也没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