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九章 不错,就是我 - 神医圣手

第八六九章 不错,就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凉亭内的石野康太郎大惊失色,他第一反应就是躲到了自己身后的三名保镖身后,对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他根本不可能忘记,就在数个小时之前,在那家西餐厅内,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连扇了他数十个耳光,让他当众出丑,几乎无地自容,而自己先前十分信任的藤井一郎等三名保镖,却连对方一个羸弱的女徒弟都打不过,最终,他却被逼着向对方还有那个女人道歉,这种耻辱,几乎已经成为石野康太郎此生的噩梦! 为了洗涮这个耻辱,石野康太郎在回去之后第一时间就查出了那个人的身份,令石野康太郎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动手打他的人,早已经罗列在他父亲某个重点关注的名单之上,石野康太郎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那个人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修炼者,就叫做张阳。 得到这个人的消息之后,石野康太郎完全不顾藤井一郎等人的劝说,甚至把他父亲告诉他要暂时忍耐的话当做耳边风,直接动用了他父亲特意安排在他身边暗中保护他的五名上忍,直接前去张阳的家中埋伏偷袭,石野康太郎认定了,只有杀了这个叫张阳的男人,才能洗刷他所受到的屈辱! 至于张阳身边那个美丽的女人,石野康太郎也早就想好了无数种侮辱那个女人的方法,日本人,在折磨女人方面,一向很有办法。 可是现在,石野康太郎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被金贤臣这个老家伙给坑了! 这里是京阳四花酒店,可以说,这里完完全全就是韩国人的地盘,在这里,石野康太郎竟然会听见那个如同魔鬼一样的声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被他派去埋伏张阳的五名上忍,已经全部失败,而且无一生还,最重要的是,对方还与韩国人勾结在了一起,这一次邀请他前来,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圈套! 石野康太郎认定了金贤臣已经与那个张阳勾结在了一起,他躲在三名保镖的身后,抬起手,指着金贤臣愤怒的大声吼道:“金贤臣,你敢害我,你以为把我引到这里,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我吗?那个张阳,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挡在石野康太郎身前的三名保镖几乎同时从身上抽出早已在身上藏好的窄长微弯的日本刀,与此同时,他们身上黑色的西服同时脱落,露出这穿在西服内的黑色紧身忍者服! 这三名保镖,实力远比藤井一郎那三名保镖要强大得多,而且,当着三名保镖手握日本刀对准了金贤臣之后,从这三名保镖的身上,散发出了强大的气场,几乎让凉亭内流动的空气为止冻结! 朴永俊脸色惨白,在这里,他的实力也只比石野康太郎强了不少,可面对那三名充当石野康太郎保镖身份的三名忍者,他的实力,就有些不够看了。 金贤臣脸色铁青,没想到这次保护在石野康太郎身边的,直接就是三名高级忍者,尽管他可以勉强抵抗这三名忍者联手释放出来的强大压力,但令他更加震惊的,还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到底怎么潜伏进京阳四花酒店的后花园的! 要知道,他今晚邀请石野康太郎来到京阳四花酒店,就早早已经把自己的人都安排守候在四周,不让闲杂人等进来,这个声音的主人能够进来,那么岂不是就说明自己安排在四周守候的人都已经被人解决了? 还有,从石野康太郎的反应之中,金贤臣几乎已经猜到,这个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了! 金贤臣狠狠的咬着牙,他一遍四顾张望,时刻警惕看着凉亭外的四周,一边对石野康太郎说道:“石野先生,请冷静一点,我们发誓,我们绝对没有跟任何人勾结在一起,今天晚上,我们绝对是充满了诚意邀请你来的!”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石野康太郎根本不信金贤臣的话,他躲在三名脱掉西装露出黑色忍者服的三名忍者身后,一点一点的悄悄后撤,当即,已经从凉亭的中间,退后到凉亭的入口之处。 凉亭内的气氛已经冰寒到极点,可到现在,金贤臣还没有看见那个声音的主人出现,而现在,眼看石野康太郎就要在那三名实力深不可测的忍者保护下退出凉亭,金贤臣已经是进退! 金贤臣知道,如果今天让石野康太郎离开京阳四花酒店,那么就算离开京阳四花酒店的石野康太郎能够安全的回去,到时候,石野康太郎肯定会认为自己跟张阳勾结在一切,对韩国接下来的计划,将会是致命的打击。 当然,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情况,如果石野康太郎这次死在京阳四花酒店,或者是离开了京阳四花酒店之后,被人杀死,才是对韩国这次在华夏的行动最致命的打击! 金贤臣甚至觉得,自己这次深夜邀请石野康太郎前来京阳四花酒店,根本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凉亭内,朴永俊根本没能力做出反应,而金贤臣则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生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而石野康太郎一直躲在三名忍者完美的保护之下,同样警惕着那个还没有出现的人。 三名忍者一声不吭,保护着石野康太郎,一面掩护着石野康太郎缓慢后退,一面警惕着眼前的金贤臣,以及,刚才那个说话的人。 凉亭内出现短暂的寂静,双方陷入僵持之中,原本应该相谈甚欢,甚至最后达成完美协议而勾结在一起的日韩双方,竟然被张阳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破坏得一干二净。 “吱吱吱……” “叽叽叽……” 一只小老鼠,从凉亭外越过栅栏,翻进凉亭之内,瞪着那双圆溜溜的黑色眼珠,站在一根凉亭柱子旁边,左右摇头,看着僵持之中的金贤臣与石野康太郎双方。 又一只白色的小动物,从黑幕之中一跃而出,落到了先前出现的那只小老鼠旁边,原来是一只小貂,而凉亭内那三名忍者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却对这两个小家伙没有任何作用。 这两个小家伙,自然就是无影跟闪电,它们最先出现在凉亭的后面,等于封死了凉亭的后方。 看到这两个小家伙,最先震惊的是那三名保护在石野康太郎身边的忍者,当无影跟闪电出现之后,他们如临大敌,再也不敢后退一步,而金贤臣发现无影跟追风之后,眼中的震惊,再也难以掩饰! “灵、灵兽!”金贤臣震惊之下,几乎脱口而出,紧接着,他的眼中,露出无比贪婪的目光来,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处境,忘记了石野康太郎与那三名忍者就在凉亭的入口处。 嗒、嗒、嗒! 寂静的夜幕下,一阵马蹄声缓缓响起。 凉亭内,金贤臣与石野康太郎等人几乎同时扭头,凉亭外,那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一个雪白色的身影慢慢出现! 那是一匹通体雪白的神马,充满灵气,任何看过它的人都不会忘记它的那股骄傲神韵。 而骑在这匹白马身上的,则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手中,拎着一个大黑布袋子。 “是你!” 看到这个骑在白马上的年轻人,躲在三名忍者身后的石野康太郎眼中几乎能冒出火来,这个人,就是白天在那家西餐厅里将他狠狠羞辱了一番的那个人! 张阳骑着追风轻轻松松的就进入到京阳四花酒店的后花园之中,而在一路上,他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至于金贤臣之前安排在四周守护的人,对他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 闪电与无影两个小家伙在到达了京阳四花酒店之后,就一路冲到了前面,那些守护在这后花园凉亭外的人,见到这两个小家伙,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一口毒雾毒昏过去。 也就是说,眼下,除了凉亭内的金贤臣朴永俊还有石野康太郎以及那三名忍者之外,再没有一个人见到张阳。 今晚之后,无论金贤臣、朴永俊以及石野康太郎这几个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人联想到张阳的身上去。 “不错,就是我。” 骑着追风缓缓接近凉亭,张阳从追风的身上翻了下来,站在凉亭的台阶前,随手一抛,将手中的黑色布袋子扔了出去! 黑色的布袋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可还没落地——唰! 挡在石野康太郎身前的一名忍者突然动身,瞬间出现在凉亭的台阶下,手中紧握的日本刀顺势挥下! 噗! 咕噜噜……黑色的布袋子直接被一分为二,接着,五个人头同一时间从布袋子里散落出来,然后掉在地上,四下滚开! 金贤臣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目光从那一鼠一貂身上挪了过来,可就看见了那匹浑身雪白的神马,当即,无论是那五颗散落的人头还是下马之后的张阳,都吸引不料他一丁点儿的目光,他的目光,全停留在追风的身上! 而待石野康太郎看清这五个人头之后,他愤怒的脸上霎时变得一片惨白,而他那双先前还愤怒得可以喷火的双眼,这时候已经变成了无尽的恐惧!

下一篇   第八七零章,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