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七章 给我留下来! - 神医圣手

第八六七章 给我留下来!

乔易洪一拳打在那个偷袭者的身上,可当他的拳头砸在那虚无透明的身影上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砸进一团棉花之中,所有力道被化为无形! 他亲眼看见那虚无的透明身影一阵恍惚,接着消失不见,就好像自己所攻击的敌人只是一团能量一样,这让乔易洪如何能够不惊讶! 当然,更让乔易洪惊讶的,还有张阳到底做了什么,是如何从那四把砍刀的刀下逃脱出来的?刚才张阳的五指之间射出那个又是什么? 眼中的战斗,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让乔易洪当场错愕,他甚至以为,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在做梦! “小心!” 张阳突然大喝一声,抬起手,一道白光闪电般从手掌心射出,从乔易洪的耳边直接擦过,打在乔易洪的身后。 噗! “啊!” 在乔易洪的身后,一个虚无淡化的影子直接被打出真身来,这个全身漆黑的蒙面男人瞬间仰头倒下,连带着一声惨叫,手中的砍刀也掉落在地上! 这个人一身漆黑,穿着古怪的紧身服,而且,面部也被黑沙所遮住,而额头上,还绑着一根头带,头带的正中心,一个大大的忍字豁然在上面。 张阳的那道白光,直接在这人的身上打出一个血洞来,被打中的这个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乔易洪的身子已经完全僵硬了,他甚至连扭头看一眼偷袭自己的那个人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他就这样直愣愣的盯着张阳,长大了嘴巴,双眼瞪得滚圆。 这一次,乔易洪清清楚楚的看白光又是什么? 张阳二话不说,再次抬手,又是一道白光,径直打了出去! 这一次,这道白光则打在了乔虎的身后,这个小男孩更加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他的头顶,也有一把砍刀横立在上面了。 多亏了张阳的这一击,直接帮乔易洪与乔虎两人解决了偷袭他们的人! “忍者??” 张阳眯起眼睛,看着两个被他打伤的忍者,冷哼了一声。 从刚才在出租车中,张阳就发现了这几名蓄意藏匿在这里的几名忍者,所以他才会要求停在这里,目的,自然就是处理掉这几个不之死活的家伙。 现在解决掉两个人之后,还有三人! 这时候,没等张阳有所举动,就听见远方传来了一声马嘶之声! 一道白色残影,闪电般从远处奔走而来! 当即,一声惨叫直接响起! 原来是追风察觉到张阳在自家的门口遇到了袭击,盛怒之下,直接从别墅里跑了出来,追风一出现,一下就解决一个蓄势待发准备找时机偷袭的一名忍者,直接将其打出原形来! 马蹄直接踏在这名忍者的胸膛,让这名忍者只来得及呜呼一声,就因胸腔被一踏而碎裂,当初气短身亡。 这些忍者在四层灵兽强大的实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叽叽叽!” “吱吱吱!” 就当追风得意洋洋的把一个黑衣忍者踩在马蹄之下的时候,无影跟闪电也随后赶来,这里虽然距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但毕竟也等于是就在张阳别墅的家门口,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然逃不过这三个小家伙的感知! 闪电跟无影比不过追风的速度,所以到来的晚了一点,它们来了之后,剩下的两名忍者瞬间崩溃了。 无影张口射出一股内劲,而闪电则直接喷出了一股毒物,那两名匿形的隐者就毫无还手之力的现出身影来,倒地后一阵抽搐,当场身亡。 张阳看到这三个小家伙,微微一笑,然后走到乔虎身边,摸了摸这个小男孩的头,示意他不要害怕。 乔虎的确比想象之中还要坚强,看到这一幕,他非但没有害怕的浑身颤抖,反而两眼冒着精光,一脸兴奋的盯着张阳与乔易洪,等张阳来到他身边,他甚至还敢抬头对张阳问道:“张叔叔,你好厉害啊!” 乔易洪狠狠的咽了下口水,还没等他从之前的震惊中惊醒过来,下来的一幕更加刺激到了他的眼球! 一只雪白的白马,几乎是踏风而来,闪电的出现,紧跟着闪电般的解决了一名偷袭的忍者,接着,又出现了一鼠一貂,轻轻松松的就解决了最后的两名偷袭者! 五名埋伏在这里偷袭的忍者,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解决掉了。 乔易洪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一马一鼠一貂,绝非凡物,看样子,都是极为强大的灵兽。 震惊之下,乔易洪心中一阵恍然大悟,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韩国的那些人,一来就会死死的盯住张阳! 这样三只灵兽,不就是那些韩国人此行来到华夏的目标吗? “闪电,追风,无影!” 张阳轻轻的叫了一声,追风收回马蹄,不屑的看了眼地上的黑衣忍者,然后仰着头,回到了张阳的身边。 闪电跟无影也紧接着回到张阳的身边,叽叽吱吱的叫着,在向张阳邀功。 眼下,受伤最轻的反而是最早被张阳打伤的那两个偷袭乔易洪乔虎叔侄两人的黑衣忍者了,他们之所以会受伤最轻,完全是因为张阳想要留下一两个活口,好套问出一点东西来的缘故。 可是这两忍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张阳故意放过的,眼见这次偷袭失败,于是这两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捏碎了早就藏在身上的一个暗器! 嘭,嘭! 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如平地炸雷,两股白雾直接腾空而起,把这两个受伤最轻的忍者笼罩在内! “还想跑?” 张阳眼神一下冷了下来,他朝前伸开手,五指同时发力,一层白雾霎时弥漫在那两团腾起白雾的四周,隔绝了那一片的小天地! “给我留下来!” 张阳冷喝一声,五指猛然向下一抓! 咛! 一个刺耳的摩擦声在耳边响起,从张阳指尖那弥漫而去的白雾攸然紧缩,急剧凝聚,化为一条白色的绳子,直接捆住了那爆炸的白雾。! 咚! 就在同一时间,两名黑衣忍者被这凝聚成绳硬生生的拽出白雾,张阳一下就破掉了这两名忍者最后逃命使用的土遁之术! 张阳离开乔虎的身旁,有追风无影还有闪电在,乔虎的安全也就得到了绝对的保障,至于乔易洪,好歹他也是一名内劲三层后期的修炼者,除了因为不熟悉这些忍者诡异的进攻方式所以差点吃了大亏之外,他的实力,也根本不容小觑。 眼看张阳向自己走来,两名忍者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任务失败,在加上眼见逃走无望,所以他们同时咬碎了嘴中藏在牙齿缝隙间的毒药,这也是这些忍者惯用的方法! 早在这两个忍者互相对视的时候,张阳就猜出了他们的意图。 在医圣张家传人的面前,想服毒自杀?做梦! 张阳冷哼一声,在这两个忍者腮帮子耸动咬碎牙齿见毒药的那一瞬间,闪电般出手,数枚银针直接刺破这两个忍者的紧身忍者服,封死了他们身上的几个大穴位! 两名忍者已经咬碎了毒药,对于张阳的出手他们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来,在这两名忍者看来,毒药已经咬碎,顺着他们的喉咙流淌而下,那么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无法阻止他们的死亡。 两名忍者闭上了眼睛,等待毒发的瞬间,他们藏在牙齿之间的毒药,向来都是见血封喉,只要咬碎,破坏了密封好的毒药,毒性就会立刻发作。 一阵冷风吹过,两名忍者还察觉到了风追过眼皮的感觉。 没死! 两名忍者的心中,猛然大骇,那见血封喉的毒药,居然失去了作用,他们根本没有立刻身亡! 睁开眼睛,两名忍者就看见了张阳望向他们的寒冷目光,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的余光发现,在他们的身上,多出了几根泛着银光的白色银针,刺进他们的身体之内,不但让他们丧失所有的行动能力,而且还封死了他们体内的所有能量。 “说,你们的主子,现在在哪。” 张阳淡淡的问到,对于这两名忍者,他根本没有任何耐心,直接使用了迷魂术。 派他们来的人,不用想张阳也知道是谁,所以,张阳直接就询问那群日本人如今所在的地方。 两名忍者开始还想抵抗,可当他们看到张阳的目光之中,突然多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来,他们就发现,自己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了。 “主人受到韩国的邀请,现在已经在前往京阳四花酒店的路上。” 京阳四花酒店? 张阳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一家韩国人所开的酒店,似乎那些韩国方面来的人,就居住在这家酒店里。 难道说,那些以往根本不愿跟日本人多交流的韩国人,这次是要准备要跟这些日本人勾结在一起了? 得到答案之后,张阳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抽回了刺入这两名忍者身上的银针。 当银针拔出之后,两名忍者马上就感觉到一股窒息感,那许久未曾发作的毒药,终于在银针被拔出之后,毒性发作! 五名被派来的忍者,无一生还。 张阳冷冷的看了眼这几具尸体,没有任何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