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三章 神奇的易容术 - 神医圣手

第八六三章 神奇的易容术

挂掉电话,这个人再也忍不住,得意的露出一抹邪笑,随手将电话塞进衣兜里,然后转头看了眼身后的西餐厅,透过那透明的玻璃,他的目光正好落在张阳的身上。 然而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忍不住得意的一笑,让他原本隐藏得非常完美的气息,流露出了一分。 餐厅里的张阳突然皱眉,他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 就在刚才,张阳感觉到西餐厅的门口有一股能量波动,稍纵即逝。 这股能量波动,绝不可能是刚才离开的那几个日本人造成的,而且,这股能量波动十分的陌生。 就是这一眼,张阳与那个男人的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这个人,十分的普通,属于扔到人群之中就再也找不到他的那种人,只是他看见张阳注视过来的目光之后,眉头一皱,连忙转身,没有任何犹豫,飞快的离去…… 没有人发现,当他混进车水马龙的人群之中后,这个人越走越快,到最后,他整个人宛若一道残风,直接消失在人海之中,居然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感觉到身边的张阳有点不对,米雪担忧的拉了拉张阳,问道:“张阳,怎么了?” 张阳马上就意识到这个男人的鬼鬼祟祟绝对不正常,想了一下后,他对米雪小声说道:“刚才有人监视我们,米雪,我需要离开一下。” “啊?”米雪心头一紧,连忙抓紧了张阳的手,十分担心,在心里,她是不想让张阳离开的。 “放心。”张阳拍了拍米雪的手,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说道:“我去看一下是怎么回事。” 若不是刚才那男人泄露出一丝气息引起张阳的注意,只怕张阳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这无疑说明,这个人至少已经跟在张阳的身边不少时候了。 张阳想不通,如今在长京内,除了老爷子张平虏之外,还有什么人,能让跟踪在他的身后而一直不被察觉。 不过好在这个人最后还是露出了马脚,张阳有信心,根据这个人离开时候留下的蛛丝马迹,找到这个人。 “黄所长,今天实在不好意思了,我突然有点急事,要离开一下。”张阳立刻对黄泽说道,黄泽见张阳要走,当然没有任何意见。 “张阳你要小心点啊……” 见张阳已经拿定了注意,米雪也就不在反对,她十分相信张阳的实力,但还是忍不住要叮嘱张阳一番。 “嗯,那你跟曲美兰先回去吧。” 张阳说完,不顾四周人看他的崇拜目光,急冲冲的离开了西餐厅,认准一个方向后,大步追了过去。 这里是喧闹的街头,张阳害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所以不敢在这里太过放肆,好在那个人离开时候,不在像之前那样完美的藏匿自己的气息,在空气之中留下的能量波动残痕十分明显,所以张阳完全不怕跟丢这个人。 一个人在前面跑,张阳在后面追,尽管两人之间相差的距离十分远,可张阳死死的跟在那个人身后,渐渐地,已经锁定住了这个人的气息。 那个先前一直跟着张阳的人此时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不小心泄露了一点点的气息,就会引起张阳的注意,从而再也无法摆脱张阳的追捕。 一处弯角,眼看就要追上这个人,张阳突然愣了下,之前被锁定的气息,这一瞬间竟然消失了,不过很快,张阳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不少。 前面那人停了下来,整个身子都颤了下,整个人似乎变的很是虚弱,不过他并没有停下,并用手在脸上一抹,就从脸上揭下来一张面皮来,很快,他就在脸上又贴上了另外一张面皮,顿时,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 好惊人的易容之术! 换了面皮之后,这个人不在逃窜,而是转过身,扭头缓慢的走在街道旁边,向弯角处走去,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普通路过的人。 下一刻,张阳的身影出现在这个拐角的路口,紧跟着朝前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 扑通扑通! 那人清晰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声,可脸上不敢有任何的多余表情,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从身边经过的那一阵风。 他依靠自己完美的易容之术,惊险的躲过了张阳的追击。 张阳猛地停下脚步,他露出一抹疑惑的神情来,之前他已经完全锁定了那个人的气息,可怎么会转了过弯,那人就完全不见了? 不对! 张阳猛然蹙眉,刚才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个路人,在他经过的时候虽然步伐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当时的心跳,却不同寻找的加快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个人,虽然与张阳之前在西餐厅门口对视的那个人脸不一样,可穿着打扮,却是完全一样! 难道是易容术? 张阳猛然转身,原路返回! 那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男人猛然惊觉自己又一次被人锁定了气息,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易容隐匿失败了,当即不在有任何的保留,玩命狂奔! 不过经过这一次,他再一次拉开了与张阳之间的距离! 这个人在长京内七绕八绕,可无论怎么样,都再无法摆脱张阳的锁定,他的体力,已经有些渐渐地支撑不住了,之前还能在奔跑之中,隐匿自己大部分的气息,给张阳的锁定造成极大的影响,可现在,他等于再也无法藏匿自己的气息,被张阳追上,只会是迟早的事情。 迫不得已之下,在又一次张阳即将追上他的时候,他再一次故技重施,又一次以最快的手法,换了一张陌生的脸皮,伪装成一个普通的路人。 一路追来的张阳,再一次与其擦肩而过。 而这一次,张阳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成功摆脱了! 那个人楞了一下,随即激动起来,这一次,他发现张阳没有反应过来,而是一路超前面追了过去。 “就这实力?还号称是修炼界的第一人?我呸,看来传言果然不能信,我就说嘛,一个二十来岁的娃娃,怎么可能就达到了大圆满的境界!” 那人擦了下额头的汗珠,顺便把自己刚才仓促换上的假面皮撕了下来,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后,不屑的嘀咕了一句。 之后,他得意洋洋的朝一个方向,大步离开。 一直向前追赶的张阳,在那个人无法目视到的地方,突然停下了脚步,接着,将自己的全部气息藏匿起来! 张阳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微笑。 原来,张阳是故意与那个人擦肩而过,让他以为,自己又一次靠着那一手神奇的易容之术躲开了张阳的追击。 就在刚才那擦肩而过的时候,张阳一心二用,将自己的一丝能量神不知鬼不觉的留在了那人的身上。 现在,无论那个人逃到哪里,无论他隐藏的多么好,张阳也可以随时随地的把他找出来。 张阳倒是要看看,这个有着一手神奇易容之术的男人,到底身后还藏着什么人! 长京内,有一条十分简陋的小巷,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一些贫困家庭,眼下天生渐暗,这条小巷显得十分冷清。 小巷的尽头,是一个一排小平房,小平房前的一块空地上,有三四个孩子凑在一起玩得正是开心。 先前千方百计躲开了张阳追击的那个男人,确定了身后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拐进了这个小巷内。 当他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那几个在平房前玩耍的孩子时,这才彻底的放下了高高悬起的心,冲其中一个孩子喊道。 “虎子,别玩了,该回家做作业了。” “哎!” 正在玩耍的那几个孩子之中,一个小男孩听到了叫喊声,欢喜的脸上马上搭耸下来,他马上抬头应了一声,拍拍手上的泥土,然后极不情愿的一点点挪动脚步,回到那个男人身旁,时不时还留恋的看了一眼其他那些还在玩耍的小朋友。 这个人亲昵的摸了摸走到小男孩的头,刚想开口说话,突然浑身一震僵硬! “叔叔,怎么了?” 小男孩感觉到了身旁男人的异常,疑惑的问了一句。 那个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僵硬的笑了一下,然后对小男孩说道:“虎子,你去再跟你的小朋友们玩一会吧,叔今天还有点别的事情,咱们可能晚点吃饭,等下我会回来叫你的。” “好嘞!”听到男人这么说,小男孩根本没有多想,立马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跑回到他的那群小朋友之中,继续玩耍去了。 那个男人浑身僵硬的看着前方,在小巷口的那一头,张阳就站在那里,冲他微笑。 “你怎么不跑了?” 张阳走了过来,他看着这个自己追了一路的男人,确定他这一次,再也跑不掉了。 这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可看他的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就是被人认作五十岁都有可能。 张阳只看了他一眼,就确定这个人只有内劲三层后期的实力,不过这个人,隐匿自己气息与易容的本领,才跟让张阳刮目相看。 “我还跑得掉吗?” 他看着张阳苦涩的笑了一下,余光瞟了一眼正在那玩得开心的小男孩,无奈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