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九章 阴谋 - 神医圣手

第八五九章 阴谋

虽然郭勇相信他肯定不是张阳的对手,但毛主席都曾说过,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朱道奇身为长京大学医学院的副院长,是主要负责这次中外医学交流活动在长京方面的负责人之一,所以郭勇才会专门给朱道奇打电话,就是为了重点了解了一下朴永俊这个来自韩国峨山医院的高材生。 对于这次即将到来的中外医学交流活动,郭勇可是十分期待张阳的表现呢! 挂掉电话之后,郭勇沉思了片刻,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吩咐道:“把小严叫到我办公室来。” 除了郭勇,医院里没人知道严梁飞已经从郭勇的家里搬了出去,并且住进了张阳的别墅里,而严梁飞已经拜张阳为师的这件事情,整个京和医院也只有郭勇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张阳最近都没有来医院,打张阳的电话又永远都是关机,所以想要找到张阳,目前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严梁飞。 不管怎么说,郭勇总要先通知一下张阳,有一个来自韩国峨山医院的高材生,想要挑战他。 另一面,朴永俊离开了京和医院之后,直接打车回到了一家名为京阳四花酒店的宾馆,这次中外医学交流活动韩国方面来的人,都居住在这家酒店。 这家四星级的酒店在长京并不算十分出名,朴永俊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家酒店唯一的原因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也是一个韩国人。 进到酒店之后,迎宾小姐立刻冲朴永俊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还不忘弯下腰,表示欢迎,这让在京和医院受到冷落的朴永俊心情一下好了起来。 “哦霸!!!” 这时候,一个在酒店大厅内的高瘦女孩突然向刚进门的朴永俊扑了过来。 “妹妹~” 朴永俊看到扑过来的女孩,露出一抹笑容,伸开手,准备给这个扑过来的女孩一个怀抱。 不过,这个冲他扑过来的女孩来到他的面前之后,却是一脸焦急,说道:“哥哥,快点,师傅在你的房间里等着你呢,他好像十分生气。” 朴永俊的笑容一下凝固在脸上,听到妹妹的话,他也不敢再多耽搁,连忙返回房间。 这个女孩口中的师傅,就是这次带领他们韩国方面的主要负责人——金贤臣,他同样也是朴永俊在峨山医院的第一个导师,对于他,朴永俊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金贤臣大约有四十多岁,此时就坐在朴永俊的房间内,板着一张脸,好像从来都没笑过似的,在等待着朴永俊回来。 当朴永俊刚刚打开自己的房门,金贤臣就坐在背对着大门的沙发上。 “老师。” 朴永俊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关上了房门,不敢多说一句话。 金贤臣冷着一张脸,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我去京和医院,找那个张阳了。”朴永俊不敢欺骗老师,没有任何隐瞒的把自己今天的行为告诉了金贤臣。 “结果如何?”金贤臣没什么反应,而是继续问道。 “没见到人!” 朴永俊想起今天在京和医院受到的冷落,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来,强忍着压制下来,继续说道:“这个在长京十分出门的年轻医生,好像有这不小的特权,听他们的院长说,他一周只上半天班,所以学生没有见到他。” 啪! 听到朴永俊的话,金贤臣狠狠的拍了下旁边的桌子,然后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朴永俊,怒斥道:“朴永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这次借着医学交流活动的名头来长京的真正目的!” 从金贤臣的身上,朴永俊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头低得更低了,不敢回答一句! 如果张阳在这里,一定能够发现,这个金贤臣,居然还是一个有着内劲三曾初期实力的修炼之人,而朴永俊,也有着内劲二层中期的内劲修为。 这次中外医学交流活动,韩国方面来的人,居然每个人都是内劲修炼者,就连之前朴永俊在大厅外见到的那个韩国女孩,也是一个已经修炼到内劲一层后期的人。 “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这次的鲁莽行动,很可能暴露了我们这次的真正目的,引起华夏方面的人注意,那对我们今后的行动,将产生许多不必要的麻烦!”金贤臣怒不可歇的对朴永俊说道:“无论这次你去找那个张阳的结果如何,对我们的目的来说都毫无益处,赢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万一输了,你让我们把脸,放到哪里去!” “学生不会输的!”朴永俊被金贤臣训斥了一顿,听到最后,终于忍不下去了,抬起头,对金贤臣说道:“那个张阳,一定是个沽名钓誉之人,京和医院,只是长京众多医院之中普普通通的一家私立医院,他如果真的如传闻之中那么厉害,又怎么会选择这样一家医院?还有,在华夏,大多有特权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有一个有好背景,我听说,这个张阳上班下班,都是开着一辆豪华奔驰,这就足以说明,他在京和医院的特权,也跟他的背景有着不小的关系。” 朴永俊是韩国朴氏集团的二公子,还是峨山医院最年轻最优秀的主治医生,在韩国集众多光环于一身,韩国任何一家杂志跟媒体都不会吝啬任何赞美给他。 同样,他也被许多师弟师妹们称之为韩国最有潜力的内劲修炼者,二十七岁的年龄,就已经修炼到内劲二层中期的程度,在韩国同龄人之中,的确是最优秀的了。 可以说,朴永俊这一生,都是在夸奖与称赞之中长大的,可到了中国之后,师父金贤臣就对那个名叫张阳的实习生表示出了不同以往的重视,反而忽略了自己,这才是让朴永俊忍不住心生要提前去会一会张阳的想法与冲动来的真正原因。 而当他去了一趟京和医院之后,对这个从未谋面、却大搞特殊化的实习生张阳,也就更加的不屑了。 所以他坚信,张阳绝对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家伙。 想到这里,朴永俊十分自信的对金贤臣说道:“学生认为,他之所以会这么出名,纯粹是被人吹捧起来的,面对这样一个徒有虚名的人,学生绝不会输!” “你以为,那个张阳,单纯的只是一个医生?”听到朴永俊的话,金贤臣反而冷笑了一声,然后反问道:“你以为,我们来了之后,调查这个张阳,仅仅只是因为他是这次华夏方面最出名的年轻医生的缘故吗?” “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朴永俊这下不明白了,他之前来到华夏之前,就知道师傅一直在关注着华夏方面的事情,难道师父还发现了什么? “这个张阳,也是一名内劲修炼者!”金贤臣面无表情的看着朴永俊,说道:“我们的人查到,在这个人的家中,有三只灵兽追随着他,你说,这样的一个人,能简单吗?” “三只灵兽?”朴永俊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金贤臣,满目震惊! “不错,想想我们这次来的真正目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重点的关注这个小小的实习生了吧!”金贤臣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中也多了一丝贪婪跟妒忌。 “是,学生知道错了。”朴永俊再度低下头,毕恭毕敬的认错到,不过谁都没有发现,在朴永俊的眼中,那抹妒忌的火焰,燃烧得比谁都旺盛。 “好了,你也不要着急,日本方面的人,就在昨天也已经到达长京了,等下我就会放出消息去,吸引那些日本人的注意,就先让那些日本人去试探试探这个张阳好了,而我们,则要以大局为主啊!” 长呼了一口气,金贤臣的语气终于缓和下来,他面对这个年轻人,毕竟是韩国朴氏集团的二公子,对于他,自己也没办法太过严厉,但毕竟这里不是韩国,加上他们到来的真正目的并不能引起华夏方面人的注意,所以他必须要敲打敲打自己的这个得意弟子。 “是,”朴永俊一直低着头,恭送自己的师傅金贤臣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等金贤臣离开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朴永俊再也不愿掩饰自己眼中因妒忌几乎可以喷火的目光。 “张阳……三只灵兽……” 金贤臣嘴角嘀咕着,一想到师傅说的追随张阳的三只灵兽,他的眼中,同样冒出一股极为贪婪的目光来。 **********郭勇通过严梁飞把中外医学交流活动的事情告诉了张阳,张阳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反正他现在属于京和医院的实习生,如果有需要,他不会拒绝郭勇的请求,代表京和医院参加这次中外医学交流活动。 在他转世重生之前,像这样的活动他原本就参加过无数次,对此早已经轻车熟路,谈不上任何害怕。 而现在,张阳更加有信心,会让那些外国来的医生们,见识到华夏源远流长的医术,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外国人不敢在轻视华夏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