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五章 古代药方 - 神医圣手

第八五五章 古代药方

“俺也要吃?”被叫做二蛋的魁梧庄稼汉十分不解的看着张阳,说道:“俺没有得病啊,得病的是俺家狗子!” “不行,你也要吃!”张阳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那,那俺吃药就是了,”听到张阳的声音,二蛋恍惚了一下,一句话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说完,他才楞了一下,为什么自己会答应的这么痛快,要知道,他从小就是很讨厌吃药的,尤其是中药,那么苦一点都不好喝。 二蛋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张阳如今已经是内劲四层中期的大圆满修炼者,加上这次在严家别院又有所收获,张阳不需要使用内劲,举手抬足之间已经隐隐会带有一丝不容拒绝的气势,这才会让二蛋无法生出拒绝张阳的心思,爽快的答应下来。 好在孙家的这父子两人只是刚刚被感染,他们身上的传染病病毒没有扩散也没有发生变异,所以十分容易治疗,如果真的扩散开来让这病毒产生变异,形成真正的瘟疫,那就算是张阳,也很难应付。 别院外,突然传来追风的一声马嘶声,车辆嗡嗡的马达声,也随之传了进来。 “又是谁来了?”严家老人与张阳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疑惑。 “出去看看。” 张阳扶着严家老人,向外面走去,而孙老头也跟着出来了,只有狗子的爹娘,不放心狗子,所以还留在屋子里照顾狗子。 今天的严家小院看来十分热闹,院门外,两辆警车、一辆救护车就停在严家的门口,而一身雪白的追风,高昂着头堵在门口,不让那些穿着警车制服与医生白大褂的人进去。 不少的村民,都凑了过来,把严家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看着那些正在跟警察还有医生对峙的那匹大白马,一遍惊叹这只白马的神骏,一遍在小声的议论严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 就当那些警察也在头疼怎么绕开眼前这只白马进入到严家小院的时候,张阳已经扶着严家老人走了出来。 看到张阳,追风这才懒洋洋的让开了一条路,这些人太烦人了,一大早的就开着那乱响的铁疙瘩来这里,本身就对那铁疙瘩不感冒的追风自然不会让这些一下车就想往院子里冲的人那么顺利的进去。 “这里是严复开的家吧?”一名警察的头头,见张阳出来之后,往前走了一步,上前询问道。 严复开,正是严梁飞已经去世的爷爷,严家老人听到这名警察的问话,连忙说道:“是,这里是。” “村东头的孙家人,一家三口现在是否就在你家中?”听到老人的回答,警察好像轻轻的松了口气,然后直接问道。 严家老人奇怪的点点头,不知道孙家的人犯了什么错,以至于这些警察都找上了他们家的家门。 “是这样,这位是县城医院的吴医生,”这名警察拉过那个一直在他身后的中年医生,跟严家老人说道:“孙家的那孩子得了一种十分危险的传染病,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让我们把他们带回医院去。” 原来是这样,严家老人听完,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看了眼张阳,然后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请不用担心了,孙家孩子的病,在吃过药之后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严家老人的话让这名警察皱起了眉头,他转过头,看着那名随行的吴医生。 吴医生这个时候才站了出来,对那名警察说道:“苏警官,那孩子的病很可能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传染病,现在他们跑出来,我认为这次要把接触过他们的人都带回去,隔离观察,确定他们没有被传染才可以!” 吴医生的话一说出口,四周围观的村民几乎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几步,生怕自己也被传染了一样。 “如果不是情况很严重,我也不会要求警方的人配合我们带病人回去,”看到这个领头的苏警察疑迟了一下后,吴医生又跟着说了一句。 这下,那名姓苏的警察不再犹豫,对严家老人说道:“就请您理解一下,配合我们的工作。” 言下之意,就是一定要带着严家的人也回县城医院接受隔离观察。 “这……”严家老人的目光,投向了张阳,她对这个警察的要求没有什么意见,可她担心张阳并不愿意跟着回去被隔离检查。 “对不起,我打一个电话。” 张阳当然不会同意被带回去隔离观察,首先孙家孩子的病情在服下药之后就基本被控制,不会造成传染,其次,他并不认为一个小小的县城医院就会有很好的条件来隔离针对这种可能造成瘟疫的传染病。 他拿出电话,拨通了郑齐墨的电话号码,郑齐墨因为姜家贩毒的事情,这时候还在北郊,忙得不可开交。 虽说郑齐墨这次是跨省办案,但这次一举搅毁一个制毒贩毒的大窝点,实打实都是他的功劳,等这次的案子结束之后回到长京,等待他的必然是无数的荣耀,很有可能,在他临退休之前,还有由副转正的可能性。 郑齐墨可不会忘记,他的这个功劳,等于是张阳送给他的,所以接到张阳的电话,尽管他十分疲倦,但还是很开心的。 听到张阳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张阳的要求,郑齐墨相信张阳的医术,既然张阳都说了没有问题,那情况肯定就不会像那个吴医生说的那么夸张。 接着,张阳把电话递给了那名姓苏的警察,不知郑齐墨对这个苏警察说了什么,只是当电话挂掉之后,那名苏警察就不在坚持要带严家的人跟张阳回县城医院接受隔离观察。 吴医生见苏警察不再要求严家的人跟着回医院配合治疗,知道一定是张阳的那一通电话起了作用,不禁恼怒道:“这是渎职……” 苏警察无可奈何的看着他,没想到他还在这里不依不饶,十分尴尬。 “吴医生,你看一下这副药方,是否针对那孩子的病情有效果。”严家老人不知什么时候,从儿媳妇唐小兰那里拿回了张阳所开的药方,伸手递给吴医生。 吴医生半信半疑的接过药方,起先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接着就被震惊到了,双手抓着药方,还郑重其事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黑框眼镜,戴好之后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 药方其实很短,但他足足看了五、六分钟,接着,不可置信的说道:“这,这不是古代预防瘟疫的度瘴散?” 张阳倒是暗暗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有人能认出他的药方。 这个吴医生说的没错,张阳之前所开的药方,正是张家的某个祖先,根据晋朝一名叫做葛洪的名医所著的《肘后备急方》一文中,关于治疗、预防瘟疫的度瘴散药方所改进的。 吴医生能认出这个药方来,也是亏得他家里有许多关于古代医学的书籍,他没事就喜欢翻阅,这才一眼认出,这个药方吴医生一改自己之前的态度,对严家老人一下恭敬起来,问道:“老人家,这是您写的药方?” 严家老人一点都不意外这个吴医生看完药方之后,态度瞬间就改变了那么多,这可是医圣张家传人写出的药方,又怎么可能差到哪里去? “不是我写的,是这位张医生。”严家老人很是骄傲的指了指张阳,说道:“这位就是我家飞儿在长京拜的师傅,张阳张医生。” 吴医生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中的药方,生怕这张药方有一点的折损,他看着张阳,有些不敢相信。 这样的一个古老药方,竟然会出自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手中。 “年轻人,这个药方既然是你写的,那老君神明白散、避温病散等《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药方,你也知道了?”吴医生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他看着张阳,问话的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张阳点点头,这些药方,他自然是知道的。 “吴医生,这个药方怎么了?”苏警察看到吴医生的这个态度,不明白为什么吴医生在看到那个药方之后,态度会转变的如此多,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付药方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吴医生看到之后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担心,他顾不上回答苏警察的问话,接着就对张阳说道:“那你能不能,把这些药方告诉我?” 不等张阳回答,吴医生就自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懊恼道:“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这样的药方,自然是十分珍贵的。” 张阳看了眼严家老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笑道:“没有关系,北郊县城里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被传染这种疾病,我之后会把药方留给严家老人,今后,北郊县城可以配合严家老人,在北郊做好防疫工作。” 张阳的话一说完,全场都愣住了,尤其是严家老人,更是不敢相信的望着张阳,不知道张阳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人家,我要带着严梁飞会长京去,药方留给您,你来配合县城医院,预防这场可能流行起来的瘟疫。”张阳专门对严家老人说道。 只有不知何时出现在院门口的唐小兰,才明白张阳这么说的用意。 严家老人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而眼下张阳这么说,就是要让严家老人接下来有事可忙,为了治病救人,严家老人断然不会再有轻声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