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三章 收徒 - 神医圣手

第八五三章 收徒

她本来是个性子温顺的女人,被老人训斥几句,也只是唯唯诺诺的嗯了几声,脸上依然洋溢着兴奋的余韵,只要严梁飞没事,她就是吃再大的苦吃再大的亏也不要紧。 “老人家,我扶你进去看看你孙子。”张阳搀扶起老人,与唐小兰一同走进屋子里去,来到严粱飞的床边。 一进屋,就一股淡淡的药香夹杂着女人的胭脂味扑面而来,窗户朝阳,清晨的阳光洒在地面上,屋子里十分干净,严梁飞躺在本该属于他父母亲的那张床上,睁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头顶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直到唐小兰带着老人跟张阳走进房间,严梁飞的表情才有了一点点的变化,他挣扎着想起什么,可浑身传来的那阵无力感却让他根本做到自己起身。 严梁飞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但是他没有一点后悔,当初在雁鸣山别墅内,无论如何,他都要杀死姜家的人,替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报仇。 严梁飞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已经杀红了眼睛,连神智都失去了,之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更加不知道了。 严梁飞也是内劲修炼者,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那种情况,必然是走火入魔,修炼者走火入魔的后果轻则落下众生难以痊愈的内伤,重则当场丧命,而此时他却安然无恙的躺在自家的大床上,除了功力全失、内劲全无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他就知道,一定是张阳救了他。 张阳等于最后又救了他一条性命,严梁飞对张阳的感激,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别乱动,你现在只是有些虚弱,休息一下,体力自然就会渐渐恢复。”张阳见到严梁飞挣扎着几欲起身,走过去扶住他,冲严梁飞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你今后只怕要重新修炼了。” “张大哥!”严梁飞眼睛一下湿润了起来,只要自己的家仇得报,就算重修内劲,又算得了什么样的大事。 唐小兰跟严家老人倚在门口,看到严梁飞的眼泪,两个人也是默默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严梁飞,”张阳微微的顿了一下后,问道:“你愿意不愿意,加入我医圣武宗,拜入我张家的门下?” “什么!” 尽管严梁飞此刻十分虚弱,浑身无力,但听到张阳的这句话,还是激动的全身一颤,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阳,完全没想到张阳竟然会对他这么说! “啊!” 在门口的唐小兰,也清晰的听到张阳的话,忍不住惊叹了一声,接着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张阳是什么样的身份,唐小兰在老人对张阳的态度之中就猜测到了,再加上张阳的本事她亲眼所见,她根本不会想到,张阳竟然会如此看重自己的儿子,还愿意收其为徒。 唐小兰自认为自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农家妇女,可也知道,名师出高徒这个道理,自己的儿子如果能跟着张阳学习本事,将来哪怕不能修炼,也绝对不会饿死。 至于所谓的严家张家之分,她一个妇道人家,还真的没想过这些问题。 “我愿意,”严梁飞在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连忙答应下来,生怕再慢一秒,张阳就会改变收他为徒的这个想法。 不过,紧跟着,严梁飞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向他的奶奶望去,严梁飞还记得,自己好歹也肩负着严家的重担,若是排入张家,只怕奶奶会生气。 严家老人摇了摇头,对严梁飞露出一个十分欣慰的笑容来,严梁飞这才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开心的看着张阳,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我愿意!” 虽然严梁飞的声音还很虚弱,但其中的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定。 张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叮咚!” 久违的系统提示声再度响起,系统画面自动出现在张阳的面前,医圣武宗门派内的名字,除了最上面的张阳之外,下面的三个名字之后,又添加了一个名字。 四个名字之中,曲美兰的名字依然是淡淡的绿色,而闫叶飞跟李娟还是灰暗色,而先添加上去的严梁飞,也变成了淡绿色。 张阳查看了一下严梁飞的名字,严梁飞的数据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十分详细。 其中,严梁飞的实力变成了零,因为他内劲全失,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不过,他的潜力值,却反而从最初九十三,一下变成了九十五,反而提高了两点,令张阳大为惊叹。 潜力值超过九十之后,每一点所代表的意义与九十点之前都要大出许多,真不愧是被先天限制住的五大体质之一的一线金瞳体,真无法想象,若是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没有先天寿命的限制,将来的成就都会达到哪一层的程度。 而最后,严梁飞的忠诚度,竟然也达到了七十九,已经比曲美兰的七十七点还要超出两点,也就是说,张阳这个收徒的决定,再一次提高了严梁飞的9点诚度,可以说,只要差一点,就达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了。 这也让张阳完全可以放心栽培严梁飞,将来严梁飞取得的成就越高,修炼的实力越强大,医圣武宗也会随着变得更加强大。 “需要什么拜师的仪式吗?”唐小兰在身后轻轻的问了一句,她以为,像张阳这样的大家族子弟,收徒一般都是很讲究的,可现在严梁飞还很虚弱,她心中既想让儿子赶紧拜师学艺,又隐隐不忍让儿子现在去做那些拜师复杂的流程。 “不用了,”张阳爽朗的笑了一声,严梁飞现在这个情况,的确不适合起床,好在有圣手系统中在,完全没必要再去做一遍拜师的程序。 张阳看了看表,对严家老人还有唐小兰说道:“我家里有许多的灵药,可以提前让严梁飞恢复体力,也好早点开始重新修炼,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先带严梁飞回长京去。” “这么快就准备走?”唐小兰恋恋不舍的问了一句,姜家被灭了之后,严家在北郊也就没有了仇人,当初送严梁飞去长京也只是为了躲开姜家人的迫害,其实唐小兰本以为这次严梁飞会留下。 不过她也知道张阳肯定会回长京去,而严梁飞既然拜了张阳为师,加入了医圣武宗,自然是要随着张阳返回长京去,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张阳竟然会在严梁飞一醒来,就要回去。 “当然没问题!” 一锤定音的,是严家老人,她虽然也很舍不得孙子离开自己,但老人更清楚哪个选择对自己的孙子将来更有帮助,能跟在张阳这样的高人身边,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十分珍贵。 “我这就帮你们收拾东西,”严家老人转过身去,用自己的身子躺着,擦了擦眼角又忍不住流出的泪水,颤颤巍巍的说道。 “奶奶!” 严梁飞眼睛一红,叫了一声,老人的身子一震,但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了屋门,帮自己的孙子收拾几件必备的衣服去了。 唐小兰忍不住转过身去,默默的抽泣。 张阳看到这一场景,鼻子有些微酸,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相信母亲若还在世,相信她对自己的爱,绝不会比唐小兰对严梁飞还少。 想到了母亲,张阳又想到了父亲张克勤,若非自己转世重生,只怕他跟父亲张克勤还会一直那样冷战下去,像眼前的一幕慈母送行的场景,绝不会出现在自己的想象当中。 “你们不用这样悲伤啊,我只是带严梁飞去长京,又不是一辈子不允许他回来看望你们,”张阳深吸一口气,压下被眼前这一幕引起的回忆,续而说道,“只要严梁飞努力,他肯定会有时间回来看望你们的。” “张……张恩人,”唐小兰不知道怎么称呼张阳,干脆就跟着严家老人一同称呼为恩人,她擦了擦眼泪,然后对张阳说道:“能不能出来一下,我些事想跟你说。” 张阳奇怪的看了眼唐小兰,然后拍了拍严梁飞,示意他好好休息,然后跟着唐小兰走出了屋门。 在屋门外,唐小兰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在昨天晚上,我妈她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只要您肯收飞儿为徒,带去长京……妈她,她——她就准备追随爸的脚步。” 张阳楞了一下,唐小兰的意思,岂不是说严加老人会在自己带走严梁飞之后,就放弃生命,去陪伴严梁飞已经去世的爷爷? 唐小兰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张阳皱起了眉头,老人这个做法,他并不赞同,逝者已去,还活着的人为什么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更何况,严梁飞今后知道了,肯定不会接受。 “我去找老人谈一谈。”张阳当即决定,去找严家老人说一说。 “严家老人,快开门啊,要出人命了!!” “严家老人,快救救我家孩子吧!!!” 就在这时,严家的别院外面,突然传来的一阵叫嚷的声音。 “好像是这村东头的孙老头他们,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唐小兰一听到这叫声,跟张阳解释了一下,马上一路小跑,向院子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