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二章,请收我孙儿为徒 - 神医圣手

第八五二章,请收我孙儿为徒

“老人家,你可不能这么说。” 张阳听到严家老人说的话,敏感的察觉到老人的惆怅,他知道,老人此时,求生的欲望恐怕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不用担心我,”严家老人看出张阳的担忧,摇了摇头,微笑道:“我活了那么多年,也就活出这么一点的感悟来,说给你听,你也不要嫌我老婆子絮叨。” “不会的,”张阳想到自己家的那位老爷子,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一想到之前张平虏,张阳就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苦笑,不过脸上,还挂着笑容。 “从前的时候,因为我们家老头子总是会去雁鸣山采药,这才跟藏于深山之中的王家结识,王道临跟我家老头子,那可是莫逆之交啊……一转眼,他们两人,唉……”严家老人说着说着,眼角就不自觉湿润起来,接着,她抹了下眼角,挤出一丝笑容来,继续道:“不说这些伤感的事了,王家有王家的福分,我们严家有严家的福气,这也是他们王家自己种下的因果啊!” “嗯?”张阳不知道老人怎么突然会说王家的情况是他们自己种下的因果。 “呵呵,当年姜家的人,是他们王家的人自己领进他们王家大院的。”严家老人回想起了往事,不胜唏嘘道:“王家的人,就是太过宅心仁厚,他们深居雁鸣山之中,不知道世间的险恶,当年救了姜家误入深山的一个孩子,结果招来了姜家的窥探……” “原来如此,”张阳点点头,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对了,你既然见到了王道临,也应该知道,王家的那件至宝吧?”严家老人顿了一下后,又说道:“我想,以王道临的性子,他一定把那件至宝交给你了。” 严家老人说的应该就是那颗灵兽内丹,张阳点点头。 “唉,当年王家也不懂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看,连我这老太婆都知道,他们王家有这件至宝,姜家那群阴险小人,又怎么会不窥探他王家呢。”严家老人摇了摇头,接连哀叹。 当初张阳刚从雁鸣山回来的时候,并没听到严家老人什么,反倒是在这个清晨,严家老人对王家的事情,叹息起来。 严家老人慈祥的看了眼张阳,顿了一下后说道:“王家本来只是雁鸣山的一户猎户,只因王道临的爷爷,在雁鸣山深处,救了一条花斑蟒蛇,那条花斑蟒蛇为了感谢他们王家,就传给了他们一套内功修炼的心法,并且只要王家肯搬进雁鸣山深处静修,那条花斑蟒蛇还愿意保护他们王家,这也就是王家后来全部搬进了雁鸣山之中,其实王家的别墅,并非是由王家人建造的,而是很早就不知是什么人建造的,花斑蟒蛇也只是把王家的人接到了那里去。” “也就是后来,我听完王道临说,那条花斑蟒蛇似乎修炼出了岔子,突破失败,于是留下了一颗内丹之后,就寿终就寝,若是那条蟒蛇还在,只怕姜家的人就是联合呼延家的人,也不可能攻破王家……”老人前前后后,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张阳,也把那颗灵兽内丹的由来,说了出来。 原来是一条花斑蟒蛇的内丹,张阳心中不禁在猜测,那条花斑蟒蛇到底是哪一种灵兽,如果知道是哪一种灵兽的内丹,也方便张阳今后将那颗内丹,炼化成其他灵药。 絮叨了半天,严家老人似乎也说够了,看着张阳,一下子欲言又止起来。 张阳看到老人这个样子,就知道老人一定是有事求他,于是先开口说道:“老人家,你若有什么请求,只管说就是,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绝不会拒绝。” 严家老人疑迟了一下,小心翼翼说道:“我孙儿严梁飞……他……” 张阳一下明白了老人的意思,呵呵一笑,自信道:“放心吧,严梁飞他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他清醒过来,是迟早的事情。” “哦,我知道,这一点,我完全相信医圣张家的医术,”严家老人想说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嗯?”张阳看到老人的表情,还以为他是在担心严梁飞功力全无、内劲全失的事情,这一点,他也没有办法。 当时严梁飞走火入魔,全靠自己压制,若是在长京还好,当初少林送来的那颗大还丹,正好是克制这类走火入魔的灵丹妙药,但当时情况危急,根本没有时间让张阳回去取药,所幸后来找到了白焰魔参,依靠白焰魔参的特殊药性,这才化解了严梁飞走火入魔的弊端。 不过张阳自信,严梁飞就算一时内劲全失,只要接下来倍加努力,重返内劲二层,只是时间的问题。 看到张阳的表情,严家老人倒是也慌了,接连摆手,说道:“我没有一点怀疑医圣张家的意思,我知道,就算我家飞儿他内劲全失,也不会对他今后造成任何影响,有修炼心法在,飞儿他一定还可以修炼内劲。” 张阳点点头,老人这点倒是说的不错,那严家老人,到底想求什么呢? “我想要求恩公的——” 严家老人闪过一丝绝然,紧跟,一下跪了下去,对张阳说道:是请恩公收我家飞儿为徒!” 张阳大吃一惊,严家老人犹豫的,竟然会是这件事情,这个事情,等回到长京之后,不用别人说,张阳也会把严梁飞收入医圣武宗的。 完成了拯救严家的任务,严梁飞对张阳的忠诚度已经达到了70点,再加上严梁飞还是一个拥有一线金瞳体的修炼天才,张阳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人的。 “快起来吧老人家,”张阳哭笑不得,连忙搀扶起老人家,可严家老人就是不肯起来,执意跪着,大有一副张阳不答应她就不肯起来的架势。 “我也没说我不同意啊。”张阳无奈的说道:“老人家,就是您不说,等严梁飞醒来之后,我也会收下他为徒的,到时候,我还怕您不愿意呢!” “真的?”严家老人眼中全是喜悦,激动道:“这是真的吗?医圣张家,不是想来只传自家子孙,而且传男不传女的吗?” 原来严家老人也知道张家的这个规矩,这才为求张阳收徒这件事而感到难以启齿。 张阳呵呵一笑,对严家老人说道:“张家的确有这个规矩,但是我创立了一个门派,名叫医圣武宗,是可以收徒的,目前,除了严梁飞之外,我已经收了一名南疆的女子为徒。” “这是真的!”严家老人听完,再次激动起来,高兴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到老人如此高兴,张阳不得不提前说道:“不过入我医圣武宗,便不能一心二用,需一心为我,这一生之中,生是我医圣武宗的人,死是我医圣武宗的魂,那时候,严梁飞可就不能再代表严家了。” 这本身就是张阳对加入医圣武宗人的要求,当初对待闫叶飞、李娟夫妇,就是因为他们两人在这一点上有所犹豫,才让张阳放弃了收他们两人为徒,否则的话,闫叶飞、李娟夫妇,也不需要吃那么多的苦头,最后还被困在龙家当一名普通仆人。 听到张阳这么说,老人没有一点反对,而是接连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 严家老人一点也不觉得张阳的话有什么不对,起身之后,对张阳又说道:“我家老头子死的早,飞儿他父亲也陪着老头子一起去了那边,我严家本身就只剩下这孤儿寡女,这些日子来,让我那儿媳妇一直照顾我,我也是于心不忍,我们两个女人,唯一的希望,也就是飞儿这孩子,只要这孩子能有出息,无论我们怎么样都可以的,不能代表严家,就不能代表吧,那又有什么关系,加入医圣武宗,这可要比当一个小小的严家家主,强了不知多少倍,今后再有些成就,不一样可以光宗耀祖,他父亲,他爷爷,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无比欣慰的。” “妈!妈!” 老人的话刚说完,屋子里,突然传来唐小兰的叫声。 “怎么了!”老人猛然一紧张,起身就想往屋子里去。 张阳也跟着皱了了一下眉头,唐小兰一直都是陪在严梁飞的身边,她这时候叫的这么慌张,难道是严梁飞出了什么事情? “飞儿他醒了,飞儿他醒了!” 这时候,唐小兰出现在屋门门口,看着老人,喜极而泣的喊道。 原来是一直昏迷的严梁飞清醒过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严家老人猛地松了一口气,接着轻声的斥责了一下唐小兰:“飞儿醒了,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吓了我一条,害的我还以为飞儿出来什么事呢!” 说这话的时候,严家老人还特意悄悄的看了眼张阳,生怕张阳因为自己之前怀疑严梁飞出事而生气,要知道,就在刚才,她还亲自对张阳保证,相信自己孙子绝不会有事情呢。 严家老人有这样的反应,也只是人之常情而已,对此,张阳并没有在意。

下一篇   第八五三章 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