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一章 严家别院的感悟 - 神医圣手

第八五一章 严家别院的感悟

因为要在北郊多逗留一天,所以张阳第一件事还是先给米雪打了电话,通知一下,不要让米雪太过担心。 毕竟当初离开长京的时候,张阳本以为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可现在严梁飞迟迟不醒,张阳也不适合离开。 接到了张阳的电话,米雪也放心下来,男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很正常,米雪对张阳十分放心,所以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张阳一番,比如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之类的云云,就挂掉了电话。 严家虽然不大,但空出来的屋子还有很多,唐小兰特意把以前严梁飞的屋子让给了张阳,而她,则一直守在严梁飞的床边,期待这自己儿子的醒来。 终于没什么事了,张阳这才有时间打量自己在雁鸣山别墅里获得的宝贝,那本旷世毒经、白焰魔参以及被不知名兽皮包裹起来的灵兽内丹,都被张阳从帆布包里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看到那兽皮,闪电跟无影两个小家伙眼睛都直了,只可惜,因为白焰魔参就被张阳放在了旁边,让这两个小家伙想过去却又不敢过去,那样子,异常可爱。 “叽叽叽!” “吱吱吱!” 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的对张阳提出了抗议,要求张阳把白焰魔参拿得远远的,不要跟灵兽内丹放在一起。 张阳哈哈一笑,摸了摸这两个小家伙的头,对他们说道:“不要急,我不会忘记你们那一份的。” 这个灵兽的内丹,张阳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他,若单独使用这灵兽内丹,未免太浪费了一些,若是能配合其他灵药制造成灵丹,这才能发挥这颗内丹的最大作用,所以张阳并不着急。 至于白焰魔参,这个张阳真的就有些头疼了,这个东西说它是宝物它又的确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宝贝,可说它是毒物它却又是令所有修炼者望风而逃的致毒之物,怎么处理他,现在张阳还没有想好。 所以张阳的注意力,放在了那本旷世毒经上。 加上之前严家老人给他的下半本旷世毒经,整本的旷世毒经就全落在张阳的手中,毒经上,记载了许许多多的毒药配方,以及它们的药性药理,但张阳最关注的,还是上面所记载的配置解药的方子。 这本书几乎罗列了几千年来大大小小千万种毒药,其中无法解毒的毒剂更是少得可怜,大多数的毒药,都标注出来了他的解药配方,甚至,在某些毒药的记载之中,还另外标注出其他的配方来,混合使用,反而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上半本毒经之中,大多是记录了许许多多偏门的毒药,这些毒药的配方药材,十分珍贵,非常难寻,所以姜家得到了这半本毒经,却根本制造不出上面所记载的毒药,等于入宝山却空手而出,怪不得他们那么想得到下半本。 张阳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仔细的研读了一遍这本毒经,把其中大大小小的解药配方,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在这本旷世毒经之中,有很多已经被判断为无药可解的剧毒毒药,居然都标注有解毒药房,这些,都是无价之宝,张阳越是看到后面,心中就越是充满了对撰写这本毒经的涨价前辈的敬仰。 这才是这本毒经最珍贵的地方所在,想必,这才是当初撰写这本旷世毒经的张家前辈,最希望留给后人的东西,只可惜,这本毒经在世俗的人眼中,那些制造毒药的配方才是最珍贵的,白白的玷污了这本旷世毒经,也玷污了当年撰写这本旷世毒经的张家前辈的那份心意。 张阳可不会辜负那位前辈的一番心血,不知不觉,当张阳看完这本旷世毒经的最后一页,合上毒经,就听到了外面的鸡鸣之声,此时外面的天,就已经蒙蒙亮了。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虽然一夜未睡,但张阳的精神头反而更加的旺盛,也是领悟自然之道的另外一大好处,之前在雁鸣山别墅内,前后帮严梁飞压制走火入魔的内劲、帮王家家主王道临控制内劲所消耗的体力,也逐步恢复过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合上书本,张阳起身伸了个懒腰,追风跟无影两个小家伙瞧着张阳全神贯注的在看那本旷世毒经,十分无聊于是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闪电蜷着身子,呼呼大睡,而无影则躺在追风的尾巴上,小白肚皮露着,口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可爱无比。 张阳呵呵一笑,然后走出屋门。 到底北郊只是个小县城,一出屋门,一股凉爽的微风扑面而来,比起城市内混浊的空气,这里的空气不知要清新多少倍。 张阳深吸一口气,伸展双臂,感受着农家小院所独有的清凉舒爽。 不过片刻之后,张阳突然皱眉,他察觉到一股淡淡的杀意,而这股杀意,竟然是来自他的体内。 一股暴戾的情绪,在心底蠢蠢欲动,不停的在影响他的想法,让张阳突然生出一股把眼前一切都破坏掉的情绪来!。 这么美丽的清晨,如此清新的空气,眼前洁净的小院,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引起这样的感觉! 张阳自觉到不妙,立即盘膝坐下,凝神打坐。 难不成自己在无意之中,中了阴花之毒? 张阳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自己也许很可能在不经意之间被姜家的人下了毒,姜家人下阴花之毒的手段,张阳没见识过,但他们居然能给米雪下毒而让自己无法察觉,这点就足以说明他们下毒手法的厉害之处。 不对! 经过凝神打坐,张阳很快就消弥了心中那股暴戾的情绪,接着,张阳检查了一下自身,自己并无任何中毒的迹象。 张阳蹙起眉头,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他在反思,自己为何会突然生出这股暴戾的情绪。 如今张阳虽然只是内劲四层中期的修炼者,但因为对自然之道的领悟,让他提前进入到大圆满的境界,也因为对自然之道的领悟,他绝没有走火入魔的可能,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带着严梁飞从长京离开,一路奔回北郊,再到后来找上姜家,之后进入雁鸣山,灭姜家,入水牢,杀张林救王道临,最后一把大火,烧毁那充满罪恶的别墅,一幕幕,如电影般浮现在张阳的眼前,飞快闪过。 哗! 自己暴起杀死张林的那一幕,定格在张阳的脑海之中! 张阳终于找到了自己这股暴戾情绪的由来! 张林临死前的愤怒、憎恨,自己听完他所说的话之后,心中腾起的那股怒火,以及自己之后暴起杀人的手段,就是他此刻心中这股暴戾情绪的由来。 人与动物不同,人懂得喜、怒、忧、思、悲、惊、恐七种感情,所以会有色、声、香、味、触、法六种欲望。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坚定不移的守护,都有自己的七情六欲,就比如张林,对张阳的憎恨源于张阳灭了他华佗居一家,而华佗居一家因为贪图张阳的秘法而加害张阳却被张林自然而然的选择遗忘,所以他憎恨张阳憎恨的理直气壮,一点都没意识到事情的最初因果。 而张阳,最在意的就是米雪,他之所以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张林,就是因为张林触及到了他的逆鳞,而华佗居的张家,若非是要加害张阳图谋秘法,又怎么会招来灭门之灾? 天理循环,因果报应! 这些,不正是生命的延续,是生命的意义? 我们每个人,生活在这世界上,不是为了枯心修炼,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为了自己,为了保护我们最爱的那些人! 张阳心中忽然有所感悟,忍俊不住,于是仰起头,长啸一声! 一口浊白的气体猛然从张阳的口中吐出,带着那声刺破耳膜的长啸之声,冲向空中,然后消散无形! “恭喜你……”严家老人不知合适,出现在屋门口,她看着张阳,心中五味交杂。 她虽然不知道张阳这是在做什么,但从张阳那喜悦的表情加上之前张阳的表现就能看出来,张阳这一定又是修为又所精进。 这时候的张阳,比起一天之前她见到的那个张阳,更加的神秘了且不一样了。 张阳收回心神,之前那股暴戾的情绪早就不翼而飞,而他对自然之道的领悟,再度深刻了一层! 可以说,张阳此时的心境,在不知不觉间,豁然拔高。 这次顿悟带来的好处,更是直接提高了张阳的心境,可以说他已经完全做好了突破内劲四层后期的准备,而突破,也只剩下了时间的问题。 看到严家的老人,张阳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来,上前一步,扶着严家的老人。 “人老了,就不那么容易睡着了,在从前,我家的那老头子,每日早晨,都会拉着我都会来这院子里,呼吸上一口新鲜空气。”老人看着张阳,心生感慨道:“他总是说,每天早上多呼吸这一口气,就能让我们多活好几天,你说,这人呐,活那么久,又有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