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九章 你才是真正的医圣张家传人 - 神医圣手

第八四九章 你才是真正的医圣张家传人

杀了当初想要下毒谋害米雪的元凶,也灭了身为帮凶的姜家,接下来,在这幢先后被灭了两门世家的别墅里,再没有张阳什么事了。 不再去想那个黑袍神秘人的事,张阳终于露出愉悦的笑容来,这一次,绝非勉强。 “叽叽叽!” “吱吱吱!” 感受到张阳心中的愉悦,闪电跟无影两个小家伙也跟着开心起来,一左一右窜上张阳的肩膀,开心的叫了起来,为张阳找到了下毒元凶而高兴。 张阳伸手摸了摸肩膀上的闪电跟无影,笑着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早就想离开这个阴暗的地方了,听到张阳这么说,自然十分开心。 眼看张阳跟闪电无影转身就要离开,先前那个一直在旁边观看,与张林一同被锁在地下水牢里的老人终于忍不住了,抢先开口:“年轻人,等一等!”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又或者是在这地下水牢里被锁了太长的时间,老人的声音无比生涩,而且异常沙哑。 张阳停下准备离开的脚步,转而望向那个之前一直被他忽略的老人。 在之前,这个人一声不吭,所以在处理了华佗居张家的漏网之鱼后,张阳也不准备去管这个老人。 看样子,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你是谁?”张阳看着他,直接问道。 “你真的杀了那个自称是医圣张家的后人?你就不怕姜家的人报复你?要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也有姜家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老人没有回答张阳的话,而是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不难看出,老人对张阳,还保持着某种莫名的怀疑。 张阳皱了皱眉头,然后不悦道:“如果你想让我救你,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眼下,张阳没耐心跟这个老人纠缠什么,无论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姜家的人关在这里,都与张阳无关,虽然张阳已经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但最终是否救他,还要看自己的心情。 这个人,没有跟张阳讨价还家的资格。 老人盯着张阳看了又看,那双混浊的眼睛有点点精光,似乎在思考张阳的话。 张阳见这个老人还有所犹豫,当即转身,抬腿作势就准备要走。 老人见张阳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要走,当即慌了,他已经被灭关在这个水牢之中太长时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了,所以他连忙喊道:“等等!” 旋即,老人立刻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我就是这别墅原先的主人,被姜家灭了满门的王家家主,王道临!” 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张阳转过身,从新走进老人的那半边水池,他之前就在猜测,这个满身伤疤的老人会是谁。 这幢别墅原先就是北郊王家的,是后来姜家鸠占鹊巢,不但灭了王家上下三代人,还霸占了王家的基业,但之后,直到张阳到来,这别墅内除了姜家的直系亲属之外,再没有一个外人,甚至连个奴仆都没有,这就足以说明姜家对这栋别墅的保密措施严密到什么程度,而会被关在这里的,除了被那个黑袍神秘人带来的张林,也只可能是原先王家的人了。 与张林关在一起的,居然是原先王家的家主,王道林。 “之前的一切,你也看见了,我来这里,是找他报仇的。”张阳淡淡的说出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听到张阳这么一说,老人混浊的眼中,精光越来越多,他舔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态度一下软了下来,对张阳哀求道:“年轻人,老夫可否求你一件事情?放心,绝对不是难事,只是帮我转达一个消息。” “传达一个消息?”张阳小小的吃了一惊,他本以为,这个被姜家囚禁于此的王家家主会请求他救他出去,没想到,他却只要求自己替他转达一个消息。 “嗯,是的,只是帮我去北郊,给一户人家传达一个消息,”老人再三犹豫,接着狠狠一咬牙,好像是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心,对张阳说道:“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我可以送你一枚四层灵兽的内丹,作为报酬!” 四层灵兽的内丹! 听到这句话,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立刻双眼放光,叽叽吱吱的叫了起来! 内丹本身就是一只灵兽全身最精华的所在,,一般的来说,能够凝聚内丹的,只有四层以上的灵兽,而且,也并不是每个四层的灵兽都能够在体内聚集起内丹,大多数灵兽的全身精华,还是以精血的形式存在,由此可见,内丹可要比精血等级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一只四层灵兽的内丹,它的珍贵,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没想到,王家竟然还有一枚四层灵兽的内丹,听到这句话,张阳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姜家会灭了王家满门之后,还唯独留下这个王家的家主,想必,姜家的人一直没有杀他,就是为了从他的口中,获得那枚灵兽内丹的下落。 看到张阳迟迟没有回答,老人有些着急了,连忙对张阳说道:“你还犹豫什么,放心,我绝对不会害你,一枚四层灵兽的内丹,换你跑一趟腿,这笔交易,怎么都划算!” “你要我传达什么消息?”张阳没急着答应下来,反问了一句。 见张阳松口,老人急忙道:“在北郊县城的最西边,有一户姓严的人家,他们家世代行医,是这一片有名的老中医,你到了之后随便打听一下就会知道,你帮我去他们家,告诉他们家的家长,就说王家王道林告诉他们的,姜家已经准备向他们严家下手,让他们赶紧远离北郊!” 张阳听完之后楞了一下,原来王道临要说的,就是去告诉严家的人,姜家已经对他们下手了,看来王道临还不知道,姜家早就对严家下手,如今的严家,也只剩下严梁飞一个男儿了。 看来,北郊的王家与严家之间,关系密切,没想到王家都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王道临心中所想,还是要去通知严家。 “年轻人,你能否做到?”老人越来越急,连带着,捆在他身上的铁链也跟着晃动起来,“你之前杀了那个张家的后人,动静那么大,姜家的人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我知道你实力强大,但姜家如今毕竟有呼延家作为后台,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他们还勾搭上了魔门,年轻人,你答应老夫,就速速离去,不要被姜家的人发现啊!” 这个老头被关在这里太长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的事情,比如千年大世家呼延家在一夕之间彻底被灭,又比如在顷刻之间,蒸蒸日上的姜家,也被人寻仇上门,灭了满门。 张阳没有回答老人,而是抽出的寒泉剑,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身轻如燕,在水面上蜻蜓点水了几下,向老人掠去。 唰唰! 两道白光闪过,老人惊骇的发现,那将自己固定在墙上的铁链,竟然应声而断,那被固定在墙上的双手,终于恢复自由,而他整个身体,再也不受控制的向水面栽去! 就在老人以为自己要栽入水中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拉住了他,一股巨大的拉力随之而来。 哗! 水面随着老人拔出水面而卷起一阵波浪,眨眼之间,王家家主就被张阳带回到了水池岸边。 长期被侵泡在那冰寒的池水之中,王道临的双腿早已经形同虚设,而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皮,看着王道临,张阳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王道临身上的伤,时间太长,根本不好医治,若非他以自己的内劲护身,只怕他早就死在这地下水牢之中,根本坚持不到张阳的到来。 张阳心中,不由的佩服起这个老人来,他受这么大的罪,竟然也只是为了能找机会通知严家的人,免受姜家人的迫害。 而脱离了水牢束缚的王家家主王道临,看着张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起先就没指望这个专程来水牢报仇杀人的年轻人会救他,在他看来,他能替自己向严家转达一下消息,就已经足够。 可没想到,这个实力吓人的年轻人,竟然直接救出了自己……他,就真的一点都不畏惧姜家,畏惧姜家身后的呼延家与魔门吗? 老人的脸上,满是忧愁。 张阳不知道老人心中所想,只是见老人一脸忧愁,没有丝毫被解救的兴奋,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说道:“你不用担心姜家,姜家的人,已经死完了。” “什么!死完了!”王道临不敢相信的惊呼一声。 张阳随即点头微笑道:“对,至于姜家的后台,呼延家与魔门,你也不要担心,呼延家族已经被彻底灭门,而魔门已经等同残疾,如今自顾不暇。”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道临难以置信的看着张阳,旋而看了看之前削铁如泥的寒泉剑,又看了看闪电与无影,突然难以抑制自己激动兴奋的情绪,双目之中再无半点混浊。 “你,你,你才是真正的医圣张家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