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八章 下毒元凶 - 神医圣手

第八四八章 下毒元凶

根据姜天下所说,当初,就是那个神秘的黑袍人把这个年轻人带到了姜家,要求姜家的人收留他,当时姜家的人不愿意,还被黑袍神秘人修理了一顿,这才迫于无奈,收留了这个年轻人。 张阳看着那个年轻人,他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没有感觉到内劲的存在,也就是说,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不,你不是恩人,你是谁!!” 张阳没有说话,反倒是这个年轻人接着水牢内微薄的光线,看清了张阳,这才发现他并非是当初救下自己的那个黑袍神秘人,先是一阵恐惧,接着,又兴奋了起来,他看着张阳,问道:“你很面生,所以你不是姜家的人,这个别墅有着姜家最大的秘密,他们甚至连仆人都不敢带来,更不要说陌生人会出现在这里了,你能出现在这里,是来救我的对不对?你是恩人派来救我的对不对!” 随着年轻人使劲的挣扎,身下的流水再度响起哗哗声,而捆在他身上的铁链,也跟着绷紧了起来,限制住了他的身子。 张阳皱起眉头,一个普通人,若是被关在这样的水牢之中,只要几天就可以耗去全部精神,而看这个年轻人身下的皮肤,早已经在水中泡肿变形,可他却浑然不知,他不像左边的那个人,全靠体内一口内劲支撑,才在这阴寒的水牢之中顽强的活着,想必姜家的人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这个年轻人既保持着足够的精神头,还无法感觉到下身的痛苦。 见张阳迟迟不说话,年轻人兴奋的表情渐渐转而失望,续而绝望,紧跟着,狰狞起来,又变得十分疯狂,对张阳咆哮道:“我知道了,你不是恩人,也不是恩人派来救我的人,而你是姜家的人,想要装作救我的人,然后从我嘴里骗取下半本毒经的消息,对不对?哈哈哈,你们姜家这群忘恩负义的狗,我呸!我张林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们,亏我当初那么信任你们,你们不但不跟帮我去对付我的仇人,反而还要谋财害命,姜家,我咒你们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这人喊道最后,声音已经变形,凄惨无比,地下水牢中,顿时回荡起不得好死的回音,随即渐渐消散。 这个叫张林的年轻人疯魔一般的大吼大叫完之后,又挣扎了几次,牵动着捆绑他的铁链带动水流哗哗乱响,完全不正常。 张阳这下确定,这个年轻人,这会已经彻底神志不清,开始胡言乱语了。 也难怪,就算姜家的人没有对这个年轻人做了什么,任何一个人,被关在这样的水牢里,不出一个月,也会完全疯掉。 啪嗒,这个人挣扎了几下无法挣脱铁链后,好像彻底没了力气,终于耸下脑袋。 “叽叽叽!” 闪电看到那个年轻人,不由的叫了起来,它是在告诉张阳,这个年轻人脑子已经坏掉了。 “吱吱吱!” 而无影也跟着在一旁连忙点头,表示赞同闪电的说法。 这两个小家伙,都不愿意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水牢里多待一刻,所以它们都想早点离开这里,这不,他们就希望张阳别再搭理这个脑子坏掉的家伙。 可没等张阳有所表示,左边那个人猛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闪电跟无影,那双混浊无光的眼中,闪出一丝少有的精光,至于那个没了力气折腾的年轻人,则猛然抬起头,看见无影跟闪电之后,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一下瞪的滚圆,神智竟然有了一丝清醒,他冲张阳呲牙咧嘴道:“张阳!!!” 这下有意思了,这个神志不清的家伙,竟然会在看到无影跟闪电之后,认出自己来,张阳到要看看,这个年轻人还能说点什么出来,于是微微一笑,说道:“是我。” “张阳!张阳!张阳!”听到张阳的回应,这个年轻人接连喊了好几声张阳,那充满憎恨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说明,他是多么的想要把叫做这个名字的人,生吞活剥,千刀万剐! “我全家上上下下二十几人,你竟然一个都不肯放过,若不是那日我贪玩,没有按照三爷的要求返还沪海,否则我张家,岂不是就真的被你一网打尽,尽数全灭了!”这个年轻人拼死的挣扎,想要冲到张阳身旁,恨不能亲口咬下张阳一块肉来,只可惜,那铁链异常结实,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根本没用!” 听到这个年轻人这么一说,张阳彻底肯定,这个年轻人,就是华佗居张家的漏网之鱼! 听着这个年轻人的抱怨,张阳心底,也不由的愤怒起来! 当初华佗居张家,要不是看见自己身上的秘法恶有心生,找到轩辕龙家的人来对自己不利,又怎么会招来自己清理门户? 就这条漏网之鱼,才会自称医圣张家的后人,在姜家招摇撞骗! 张阳怒目对视,望着那年轻人,问道:“这么说,米雪的毒,是你让姜家的人那么做的?” “哈哈哈,不错,就是我!”那个年轻人听到张阳的话,不由哈哈大笑,接着又恶毒道:“我就是要让你也尝尝,至亲之人,死于非命的那种感觉,是何等的撕心裂肺!” 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初给米雪下阴花之毒的真正元凶! 米雪,无疑就是张阳的逆鳞,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对米雪下手,这彻底激怒了张阳! 地下水牢之中,那阵阵阴风霎时被堵在铁门之外一样,以张阳为中心,他身上的那股煞气一下散发出来,硬生生卷起一层一层的无形漩涡。 张阳站在漩涡的最中心,死死的咬着牙,杀机外泄,整个地下水牢,已经被张阳庞大的杀意所填充! 左边那个一直在旁观的老人,这下彻底长大了嘴巴,看傻了眼睛。 而那个年轻人,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仍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哈哈,你没想到吧张阳,当初华佗居张家,还有一个人没有遭你毒手!” “我隐姓埋名,到处寻访名师,就是为了将来有一日,能报仇雪恨,哈哈,老天怜我,又一次我差点死在荒郊野外的时候遇到了恩人,他不但救了我,把我随手安排进了姜家,姜家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发现他们竟然那种只生长在南疆的阴花,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懂得怎么使用阴花之毒!” “起先我求他们,他们还害怕得罪人,根本不敢,幸好当初我聪明,在恩人离开我之前,我就从恩人那偷来了半本毒经,这群人,一看见毒经,眼睛都直了,哈哈,我让他们去下毒,他们果然就不再拒绝了!哈哈,米雪不是你最爱的人最亲近的人吗?那我就让你好好看着,她是怎么死的!我也要看看,你到底对她也能不能下得去手!” 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恩人,显然就是那个黑袍的神秘人,而且,他也知道阴花这种毒对人的影响,他这么做,不可谓是不恶毒! “你,该死!” 张阳猛喝了一声,整个人如闪电般探出,在那水池之上一掠而过,单手一下就抓住了那个年轻人的头,猛然向上一提! “啊啊啊!!!” 这个年轻人马上发出一声无比凄惨的恐怖叫声,他的身体被铁链牢牢固定在墙壁上,而此时头顶传来了巨大的向上拉扯力,他所受到的疼痛,又岂是什么药物能够压制的? 噗! 张阳直接像拔草一样,硬生生的把这个年轻人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拔了下来! 当场,鲜血就源源不断的从这个年轻人身上喷涌而出,活生生的像一个喷泉! 张阳在半空中,举起这个年轻人的人头,一拳补了上去! 又是咚的一声! 那人头就像是一个水球一样,狠狠的砸向墙壁,当场破裂,那一堆如同烂泥的血肉骨骸四溅开来! 那阴寒的水池,顿时就被鲜血染红了半边,并且,慢慢的连带左边那人的一半水池,也跟着殷红起来。 跳回到水池边,张阳缓缓呼出了好几口气,这才卸去了胸中的那口闷气! “叽叽叽!” “吱吱吱!” 闪电跟无影在一旁看着张阳,两个小家伙的脸上全是担忧的表情,它们见张阳有所平静,立刻就叫了起来。 “我没事了,”张阳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对无影跟闪电勉强的笑了笑,但在他心中,却想到离开这里之后,一定要再好好的查一下,呼延家的人是否还有漏网之鱼,像眼前这种事,绝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当初若非张阳发现的早,很可能米雪就会因此而遇害,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彻底杜绝,对待敌人,绝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黑袍神秘人! 张阳立刻又想到之前在别墅门前见到的那个黑袍神秘人,若早点知道这些,当时他就是拼着两败俱伤,也不会放任他离开! 若不是这个黑袍神秘人带着这张姓小子来到姜家,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给米雪下毒的事情! 那个黑袍神秘人,也算得上是一个帮凶! 今后,若是再遇到那个黑袍神秘人,张阳一定会让他给出一个说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