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七章 度过难关 - 神医圣手

第八四七章 度过难关

张阳小心翼翼的把白焰魔参从保险箱内取了出来,连同那半本旷世毒经一同放进随身的帆布包里,随即起身,叫上无影,一同原路返回。 没有张阳在旁边,严梁飞体内絮乱的内劲全靠那两枚银针压制,根本无法压制太长时间,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重要,张阳可不愿意亲眼看见一个修炼天才就此遗憾终身。 张阳返回的速度,要比来时还要快了一倍,不一会,就赶回到严梁飞的身边。 “叽叽叽!” 闪电看见张阳回来,顿时开心的叫了起来,看到张阳脸上洋溢的笑容,它也知道,张阳是满载而归,在心中,不由的好奇,张阳到底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张阳蹲在严梁飞的身边,从帆布包里取出白焰魔参,顿时,淡淡的清香就与从严梁飞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混合到了一起。 看到张阳拿出来的东西,激动的闪电当场错愕,一下躲开老远,瞪大了圆鼓鼓的眼睛,看着张阳,反应与当初第一眼看见白焰魔参的无影,几乎一模一样。 “吱吱吱!” 无影立刻对着闪电就笑了起来,它都忘记了自己当初见到白焰魔参也是这幅表情。 而闪电看到无影幸灾乐祸,顿时不乐意了,示威性的冲无影扬了扬爪子,可惜无影只顾着笑,没有理它。 张阳没有理睬这两个小家伙之间的互相打趣,而是用寒泉剑,十分小心的从那一整根白焰魔参上,割下了大约木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块来。 成熟的白焰魔参药效十分恐怖,这么一大块,就是对付一个有着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都绰绰有余,像严梁飞这样因为走火入魔才晋入内劲二层后期的修炼者,用量一定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拇指甲这么大的一小块,对严梁飞来说,也绝不是小量计了,张阳捏开严梁飞的嘴,把白焰魔参直接喂了进去。 白焰魔参的本身药性就是吞噬修炼者的内劲,不需要任何的加工配制,所以直接服下,当场就可以看到作用。 那一小块白焰魔参在张阳的帮助下,顺利被严梁飞咽下,吞进肚子里去了。 张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双手搭在刺入严梁飞太阳穴的银针尾部,缓缓的抽针。 白焰魔参的药效刚刚进肚,全面药效的爆发还要有一小会儿,这时候,张阳缓缓拔针,他体内被压制平静下去的内劲顿时看到了苗头,霎时絮乱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严梁飞体内不受控制的内劲,白焰魔参的药性被大大激发,在张阳的感观之下,严梁飞絮乱的内劲刚刚窜起,就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吞噬掉了一样,就好像是刚刚燃烧起来的火苗,哗的一下就有一大盆水从天而降,扑灭了火苗。 见到白焰魔参的药效起了作用,抽出银针之后,张阳紧张的盯着严梁飞,时刻注意着他体内絮乱的内劲。 一开始,严梁飞体内的内劲还要快过那吞噬的速度,隐隐有苗头要冲破全身经脉,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失,但渐渐的,后劲不足,那絮乱暴起的内劲再不敌被吞噬的速度,一点点的被消磨下去。 大约一刻钟之后,张阳就在严梁飞的体内,察觉不到什么内劲了。 这还没完! 张阳猛然皱眉,没想到,自己已经十分小心的控制用量,但还是低估了白焰魔参的药性,就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小块,此时不单单吞噬掉严梁飞体内的所有内劲,还有没吃饱的感觉,在吞噬严梁飞的生命力! 看来之前听闻白焰魔参只会吞噬损伤修炼者的内劲这个说法也不是完全正确,若修炼者的内劲不足,以白焰魔参的药性,还是会损失修炼者的生命。 当即,张阳猛然抓起严梁飞的双手,把他拉来起来,接着以掌对着,直接将自己的内劲渡进他的体内,帮其消耗那白焰魔参吞噬内劲的药效! 源源不断的内劲通过相贴的手掌传进严梁飞的体内,并且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在严梁飞的体内存下一丝一毫,可见,白焰魔参的药性霸道之极! 又过了一刻钟,张阳才感觉到,吞噬内劲的那股强大药效,迅速开始虚弱,这则说明,白焰魔参的药性,已经过去了。 受白焰魔参的药性影响,严梁飞此刻其实就已经等同于一个普通人,张阳帮助严梁飞度过那吞噬的药性之后,绝不能多渡入一丝自己的内劲到严梁飞体内,否则的话,严梁飞体内如果有残余张阳的内劲,对今后重新展开修行也会是一大障碍。 所以张阳一边感受着那股吞噬的药性减弱,同时一边减少了渡入严梁飞体内的内劲,让两者始终保持一种平衡,也幸亏张阳对自然之道的感悟让自己大到了大圆满境界,对内劲的使用得心应手,若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比张阳做得更好。 最终,在吞噬的药性彻底消失的时候,张阳也停止了对严梁飞体内渡入内劲,没有多余渡入严梁飞体内一丝内劲。 撤去了内劲的渡入,与张阳贴掌相对的严梁飞顿时就失去了吸力,啪嗒一下径直仰头倒了过去。 张阳额头上,满是汗珠,要时刻注意渡入严梁飞体内状况,还要分毫不差的控制渡入他体内的内劲程度,这也绝不是一件轻松的小事情,对张阳控制内劲的考验极大。 长吁了一口气,顺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张阳浑身一轻,严梁飞这下也等于彻底度过这次难关,也没有留下走火入魔的后遗症,以他的天赋加上那一线金瞳的修炼体质,重新修炼内劲只会是事倍功半,今后,在自己的帮助下,不出半年,张阳就有把握让严梁飞恢复到内劲二层的实力,甚至在一年之内让严梁飞突破三层,也不无可能。 接下来,严梁飞只要好好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就能生龙活虎了的又蹦又跳了。 张阳抱起严梁飞,走出别墅,而追风就在别墅外面,盯着别墅的大门,不让任何一个人有可能逃出去。 看到张阳出来,追风长嘶一声,踱步走了过来。 “追风,你先把严梁飞带回严家,交给他妈妈跟奶奶,我还要留在这里。”张阳把严梁飞交给追风带回严家,但他还要留下,因为他还要再回别墅,去地下的水牢,见一见那个要给米雪下毒的张家“后人”。 追风听完张阳的话,转过身,驮着严梁飞,长嘶一声,然后就飞奔离去。 张阳把追风跟无影留了下来,随他一起去地下水牢,见那个自称张家后人的年轻人。 之前在千万地下藏宝阁的时候,张阳在地下那一层之中就感受到了潮湿的雾气,加上还隐约有水流的哗哗声,那时候张阳急着找到针对严梁飞走火入魔的灵药或者秘法上,没工夫一探究竟,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再回想起来,地下水牢,显然也在那地下的一层。 这一次,张阳轻车熟路,很快就到达了地下那一层,藏宝阁在下了楼梯后左拐的房间内,而水雾最浓的,却是这一层的前方尽头,那水流的声音,从是从尽头传来。 阴暗的地下无法阻止张阳的目光,张阳带着无影跟闪电,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一扇大铁门,横在了前面,挡住了去路。 砰! 抽出寒泉剑,张阳一剑划下,锁住铁门的铁索就被劈成两瓣。 吱——推开铁门,张阳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在前方三四步外,是一个十分大的水池,在水池的正中间,有一面墙壁,将其一分二,而左右两边的墙壁上,各有一人,被铁链固定到墙上,而下半身则全部被水池中的水所淹没。 左边的那个人,看上去非常苍老,披头散发遮住了大半边脸,骨瘦如柴,而且裸露在水面上的身体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疤,浑身上下竟然很难找到一块完整的皮肉,这个人显然被关在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他之前必然也受过极为残酷的严刑拷打。 至于右边的那个人,则年轻许多,而且也没有左边这个人身上那么多的伤疤,倒是显得细皮嫩肉,一看就是没收到过什么苦。 当听到铁门被劈开的声音之后,两人几乎同时把目光投了过来,而左边的那个老者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进到水牢里来的张阳,接着就垂下头,不再理睬。 而右边的这个人,当场就激动起来,他用力仰起头,露出那张满是憔悴的脸来,难以压制自己的兴奋,对张阳喊道:“恩人,是你吗恩人,你一定是来救我出去的对不对!” 恩人? 张阳眯起眼睛,注意力集中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很明显,他就是姜天下口中那个被神秘人带来的张姓年轻人,就是他,自诩是医圣张家的传人,也同样是他,还得米雪被姜家人下了阴花之毒,差点就出了意外。 看样子,这个年轻人是把张阳当成了那个把他带到姜家来的黑袍神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