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四章 姜家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 神医圣手

第八四四章 姜家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见到神秘人向自己走来,严梁飞顿时如临大敌,浑身肌肉紧绷,异常紧张! “别紧张。”张阳轻声的说了一句,这神秘人先前密音入耳说得很明白,他不与张阳一战,只是因为还不到时候,在将来,他们迟早还会再见面,既然不到时候,张阳也期待将来时候到了,再与这人见面之时,能够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姜天下这才清醒过来,眼见那人就要离开,这才后知后觉的大声吼道:“前辈,前辈你不要走,你要是走了,我姜家怎么办!” 说着,姜天下不顾一切的冲下去,想要拦住那个神秘人,这个神秘人,可是他们姜家如今唯一的救命稻草啊! 可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却被张阳一句可否敢来一战,吓得直接跑掉了! 姜天下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指望自己能冲过,赶在神秘人离开之前,让他回心转意,帮助他们姜家度过眼前的难关。 可严梁飞眼疾手快,抢先一步挡在姜天下的路上,狠狠的一拳打出,不让姜天下有任何的机会追过去! 姜天下好歹也已经修炼到内劲三层,严梁飞的这一拳,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可是因为心急那个神秘人,生怕再慢一步那位神秘人就真的走掉了,这才面对严梁飞这一拳,躲闪的十分仓促。 就在这个当口,神秘人与张阳几乎是擦肩而过,而就在这一瞬间,张阳以同样的密音入耳,传给那个神秘人。 “若你来姜家取走的,是那半本旷世毒经,那我不会让你走,你我之间,还要一战!” “放心,那本毒经,我没有任何兴趣,它就在姜天下的手中,今天,还不是你我一战的时候。” 神秘人哈哈怪笑着,大步走出了大门,张阳最终还是没有阻止这个神秘人的离开,他选择相信神秘人的话,原因无它,像神秘人这样的高手,根本不屑撒这种谎。 神秘人走出了别墅大门后,那黑色的斗篷瞬间与外面的山林环境融为一体,整个人当场就消失在别墅的门口,再也看不见半点踪迹。 看到神秘人的身影消失在别墅外面,被严梁飞纠缠住以至于失去了最后机会的姜天下当即一阵失神,严梁飞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又是一拳挥出,这一拳,结结实实的锤在姜天下的肚子上,姜天下吃痛弯腰,大吐一口苦水,紧跟着,严梁飞又是全力一脚,把姜天下踹翻了过去! “姜家,是到了你们血债血偿的时候了!”严梁飞眼看大仇得报在望,不由得激动起来,仰天长啸。 “你们不能对我姜家怎么样,你灭了我姜家,呼延家不会放过你的,我姜家,已经跟呼延家结盟,我们是呼延家的盟友!”姜天下绝望之下,脱口而出,指望能搬出呼延家来,能让严梁飞跟张阳能够有所顾忌! 姜天下也知道呼延家已经被人灭掉,否则的话,他最近也不会频频联络魔门的人,尤其是对曾经在他姜家嚣张跋扈的那个神秘人如此礼待,可姜天下并不知道,灭了呼延家的,正是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严梁飞也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对姜天下的话毫不在意,毅然道:“你们姜家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见到严梁飞丝毫不顾及自己所说,恐怕是早就知道呼延家已经被灭的消息,姜天下顿时面如四灰。 而这时,那些还留在别墅门前的姜家人看到神秘人走了,家主姜天下又被打翻在地,对方连听到呼延家的名号都没有丝毫的顾及,任谁也知道姜家再无任何希望,他们顿时如同一盘散沙,一个个投鼠忌器四下逃命奔走逃命,可眼前阳与三大灵兽就守在门口,姜家的那些人他们谁也逃不出去,当下,也只剩下身后逃进别墅里一条路。 看到姜家的人全逃进别墅里面,张阳也就不在担心了,这别墅通往外面,只有一条路,而张当初王家的人就是因为无路可逃,才被他们姜家找上门后,满门尽灭。 果然是天理循环,没想到才过了没多久,同样的命运,就落到了他们身上。 眨眼睛,眼前在别墅破碎的房门前,就只剩下姜天下与姜安国两个内劲三层的姜家当代支柱。 而姜天下堂堂一个内劲三层高手,却被严梁飞这样一个内劲二层初期的年轻人,抓住机会,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至于姜安国,也已经被张阳之前那虚无化形的一击吓破了胆子,毫无反抗之心,没有当即逃走,一则是在伤心姜生的死,二则也是心底还有一丝反抗的念头,支撑着他没有逃走。 没有了那个神秘人,剩余的姜家,再无一个能拿出手的人物,接下来,也根本用不着张阳出手。 没了神秘人那个巨大的威胁之后,闪电与无影两个小家伙再也无所禁忌,见严梁飞出手之后,也迫不及待的出手。 姜天下翻身被打倒之后,无影一下蹿了过去,一口内劲喷出,直接打在了姜天下的丹田之上,只是一击,就完全废掉了姜天下。 而闪电,则在姜安国站起来准备反抗的一瞬间,一口毒雾吐到了他的脸上,姜安国仓促不及,一口把毒雾吸了个实实在在,当场双眼一翻,毒发身亡! 而被废了的姜天下,再也不是严梁飞的对手,被冲过来的严梁飞骑在身上,啪啪啪啪十几拳打了下去,姜天下生生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好了,我还有话要问他。”张阳这时候,走过来,拦住严梁飞,对他说道:“姜家还有人逃进了别墅里去,我让闪电跟无影跟着你,去抓住他们!” “好!”严梁飞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姜天下,随即站起身来,看着那空洞洞的别墅,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姜家,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说完,闪电与无影跟着严梁飞,就冲进了别墅里面去了。 张阳接着对追风说道:“去守着门口,不要让任何人逃出去。” 追风仰起头,退到别墅的大门口,警惕的盯着四周,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逃出去! 张阳蹲下身子,看着奄奄一息的姜天下,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这时候,也该是算算他们姜家与张阳之间的恩怨了,张阳还要从姜天下口中,问出到底是谁,竟敢对米雪下毒。 姜天下奄奄一息,连开口说一句求饶话的力气都没有,这也没法回答张阳的问题。 而这难不倒张阳,张阳只是连点了姜天下几个穴位,接着渡入一丝内劲到他的体内,就激起了姜天下的潜力,让姜天下如同回光返照一样恢复了神智。 这种手法,对人体的伤害极大,哪怕是对内劲四层的高手来说,也等于是透支生命力,一旦使用,将来恢复之后,必然会造成无比严重的后遗症,实力大损不说,更是会极度缩短寿命,更何况姜天下只是内劲三层的高手,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种手法的后遗症。 但这原本就不在张阳的考虑范围内,他弄醒姜天下,就是为了问出自己想问的东西,等问出来之后,姜天下是死是活,也都会交给严梁飞,让严梁飞报仇血恨。 清醒过来的姜天下看到张阳,满目恐惧,挣扎着就想逃走,可张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不带一丝感情问道:“说,当初你们有没有对一个叫米雪的女孩,施了阴花之毒!” “米雪?阴花之毒?”姜天下先是一愣,接着如捣蒜般接连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姜天下还想讲条件?张阳当即皱了下眉头,他懒得费事,干脆直接使用迷魂大法,这也省得姜天下耍诈,有所保留。 中了迷魂大法,姜天下一下老实了起来,回答道:“是,我们姜家在之前的确受人之托,对一个叫米雪的女孩下过阴花之毒。” 张阳眼前一亮,瞒过自己对米雪神不知鬼不觉得下毒果然是姜家人做的,姜家与米雪一向无冤无仇,对她下毒,一定是受人所托。 想到这里,张阳立刻厉声问道:“说,受何人之托!” “是一个张姓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自称医圣张家的后人……” 姜天下的回答,远远出乎于张阳的意料,没想到,委托姜家对米雪下毒的,竟然会是一个自称张家传人的年轻人? “他现在人在哪里?” “就在别墅地下水牢的牢房里……当我们把他手里的那半本旷世毒经骗到手之后,就把那个年轻人关在了地下水牢。” “那本旷世毒经,现在在哪里?” “在别墅内的藏宝阁内……” “藏宝阁?在什么地方?” “就在……”姜天下还没说完,突然双目一瞪,浑身一震抽搐,昏死过去。 张阳探了探他的鼻息,原来是姜天下的潜能已经耗尽,无法再支撑他保持清醒,此时的姜天下,渐渐的闭上眼睛,整个人再无一点生机,彻底身亡。